八一中文网 > 轮回之蓦然回首 > 第八章:歌舞伎町

第八章:歌舞伎町


  宿区歌舞伎町,是东京内有名的风月娱乐场。是R黑会聚集的地方。在R,黑会是的民间组织,掌着地秩序。金羽带着拉拉走进歌舞伎町,这里的空气中像充斥着暧昧和诱惑,于现在是白,这里的气氛还没有完全的现出来,可就算是如,拉拉眼的一切震撼到了,毕竟他才是一个不过18的少年,华夏的民俗民风又与这里有着大的差。以是可以的。
  “我们来这里什?”拉拉有待的问。
  “找工作!”金羽淡的说。
  “找工作?咱们在这找到什工作啊?”拉拉不的问。在国招工作,语言是大的问,于刚刚来到R,在语言方面肯还是达不到沟无阻。以拉拉才不。
  “干嘛,跟我走就是了。”金羽自信的说。
  “吧。”拉拉说。虽这嘴上答应了,是拉拉心里还是打鼓的,虽和金羽一见如故,又处融洽,不示拉拉就真的完全信任金羽,毕竟才认识几,而且彼不是了,在这个陌生的环境,保护自己才是为要的。“就先是什况吧,实在不行就闪人。”拉拉在心中嘀咕。
  《香阁》这是一间会的酒吧,和周围的店面一样,是皮肉买卖的。是金羽不是一间酒吧。金羽带着拉拉推门走了进。现在是上午,酒吧还没有的开始营业,以店内有昏暗,走到吧台找了一个子示拉拉坐,“金羽,来过?”坐拉拉问。金羽笑着了一眼拉拉没有说话,他不骗自己的兄弟,更不真实的况告诉他,索就不说话了吧。就在这时一穿着旗袍的女孩走了过来,大这金羽二人说:“对不,我们现在不营业。”
  “我们不是来消费的,我们来找人。”金羽回答。
  “们找谁啊?”女孩问到。
  “找艾达姐。”金羽说。
  “找我们老板?们是什人?”女孩警惕的着金羽和拉拉。
  “金羽...”拉拉在一旁小声的询问金羽。金羽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眼神,
  着说:“帮我传个话就行,的不需要。”
  “告诉艾姐,T湾竹帮。会白的。”金羽神秘一笑。
  女孩邹着眉头金羽,犹豫了一,什话没说就走了酒吧的深处。而金羽则身走吧台,拿了几拉拉不认识的酒,和一汁调了来。调完两酒,旗袍女孩回到吧台,见金羽两个杯子到吧台上,露出了疑惑的。“这个小男孩在调酒?”心里琢磨着。着金羽酒倒入马尼鸡尾酒杯中,马尼杯(MartiniGlass)是一倒锥(V型)的带柄玻璃杯,用来盛装“鸡尾酒王”马尼的一典型杯子,是见的鸡尾酒杯,马尼杯的容一般不大,不适用于酒调众的鸡尾酒。,于状独,而不宜倒太满,否则杯中的鸡尾酒容易溢出来。以比较适女士,受女士们的欢迎。首先映入眼中的是杯底的一抹深红,随是淡淡的蓝色,配着吧台的灯光,在昏暗的酒吧显的晶莹剔透。的旗袍女孩上尝一尝个中的滋味了。着金羽打开了二个调酒器,酒倒入了一个普的古典鸡尾酒杯(俗称底杯)中。金羽抬头,着女孩问到:“怎样?”。
  “来不错,就是这二杯。”女孩如是的回答到。
  “我问老板边怎样?”金羽着女孩会错,无奈的笑了笑。
  “哦,老板请进。”女孩应过来急忙说。
  “请带!”金羽。
  欧的装饰风格,宽大的办工桌面却一扇中的屏风,一侧的窗户站着一身穿白色衬衫,黑色喇叭裤,脚上是一双鱼嘴高跟鞋(“乀”字高跟鞋受女的喜爱)的女人,从的着装就可以出这是一个气场大且冷艳,内心火热的女人。当,金羽不需要读,以为金羽已经认识久了。听到声音转过身,依靠在窗边,双手环胸,对旗袍女孩说:“莹莹先出吧。”。女孩点点头,退了出。
  艾达大着眼的两个男孩,是金羽,为拉拉从进门到现在现出的拘谨与含羞证了他就是一个普普的男孩而已,而金羽则不同。帅气的脸庞,修长匀称的身材,虽一身运动装却掩盖不住他的气质,金羽略微抬右手举着的酒,眼中带笑的对艾达说:“要不要尝尝。”。
  “啊。”艾达较有兴趣的笑。
  金羽迈步走近艾达,绅士的递上酒杯。“请。”
  “谢谢。”轻轻的酒杯举到自己的面,酒,杯子,金羽的举止,每一个细节艾达留到了。慢慢的酒送进口中,闭上了眼睛,味着。对面的金羽自信的着细细味中的艾达。
  “这酒是调的?”艾达睁开眼睛问。
  金羽盯着艾达的眼睛,点了点头。
  “,我喜欢。”艾达深深的金羽说。像是个小女孩到了心爱的洋娃娃一般。
  “喜欢就,何不喝完?”金羽问。
  “不急,美的不应该转瞬即逝,要懂珍惜。酒是如,他是如”艾达。
  “哦?还比如什是如呢?”金羽听出了艾达的弦音,却不紧张,追问。
  “比如?呵呵,比如生啊!”艾达像金羽逗笑了,一手拿酒一手抱胸的笑。“觉呢?”这时候艾达脸上笑容逐渐收敛。
  “金羽...”拉拉这时候感觉到艾达的变,小声醒。
  “没。”金羽回过头用手拍了拍拉拉的肩膀。
  “呵呵,小弟弟,姐姐的玩笑吓到了?”艾达又恢复了的笑容。
  “拉拉,先出我吧,一会我找。”金羽对拉拉说。
  “哦,”拉拉两人的谈话搞迷迷糊糊,答应着转身出了门。。
  刻房间内剩金羽跟艾达两人,彼就这着对方,谁没主动说话。艾达回手将酒杯到了窗台边,迈步来到办桌的方,倚坐在桌边,再金羽说:“说吧,谁派来的。”。在艾达来,这个来年纪不大的男孩自己的底细,显就是受人,是不幕人的目的到底是什。索就对方的虚实。
  听到艾达的话,金羽面色一,着走到了办桌的椅子上坐了来。抬头仰着艾达,说:“我还是先说说在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