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苍度 > 第十二章 废物?无赖?

第十二章 废物?无赖?


  不二峰的弟子们失望,是女弟子。
  看着山涧处的那座竹屋,和躺在椅子上晒太阳的少年,有刚入山门不久的小师妹问道:“小师姐是不是看错了,这么好看的子,怎么可能是不会修炼的废柴呢?”
  有不少女弟子也产生过的法,但随便认识到这不过是自己骗自己罢了。
  不说小师姐从未走眼,单单这少年身上的气息,与平人便无半点区。
  说给境高深的人看,就连他们都能看出,人无修为。
  是个普人罢了。
  但是,的好看。不是简单的眉眼如画,帅气逼人,而是他看起来,让人觉得十分舒服。
  就感觉人本来便该长成这样。
  帅的合理,但不极致,便加。
  曾有不少师妹状着胆子去竹屋看他,问他愿不愿跟自己一同尝试修炼。但人却又极不风,理都不理。
  虽因又人贴上了高冷的标签,但久而久之,专门去找他说话的女弟子便少了。
  一连半月,竹屋终于是到了无人问津的地。
  近日众人聚于,是因为有人要找少年的麻烦。
  来的人是内门大师兄,叫吴桐,也是目前叶小的师。
  不二峰内弟子众多,不可能一个都有剑圣大人亲自导的资格。但吴桐身为内门大师兄,在众弟子中威望也是极高,叶小第一师便是他,可见极重视。
  叶小也是不负众望,在半月之内已经连破两境,甚至有望在月底成功突破聚息境重!
  这般度,便是当年的小师姐都不逞多让!
  如的小黑瘦子,也在山上成了人尽皆的“小师弟”。
  可这个小师弟,天除了在吴桐的严厉导下,发奋修炼之外。还要山上山下,来赶,一天趟,从不间断!
  一都要跑出去半个时辰,这一天时间,单单这事儿,便浪费了两个多时辰!
  有多人好奇他到底在干嘛?跟上去发现,居然是为山下这个废物烧火饭?!
  甚至有时还要洗衣叠,浪费的时间久!
  不少人劝过他,这事儿哪有修炼来的重要?
  然而叶小却一如既往认的答:“生的事重要些。”
  大家都怀疑,这个生是他么人?授业恩师?这半月以来,也没见过人他读书写字之的事,多半都是叶小深夜苦读。救命恩人?这家伙,就算救了叶小一家老小,也不至于剩余大半辈子都让人伺候着过吧?这些生小事儿难道自己不会?
  半月观察下来,众人得出了一个极令人愤恨的答案。
  苏迟纯粹是自己懒的动,而叶小也纯粹是自己乐干。
  这是么道理?
  修炼天给一个废物端茶倒水?
  看着日渐消瘦的叶小,吴桐实在是忍不了了。虽然之前小师弟过自己多,但还是必须要跟这个废物谈谈。
  “苏师弟。”
  苏迟正在午睡,一旁有个猿猴在树上跳来跳去,像是抓蚊子。
  “苏师弟?”吴桐走近了些,嗓门变高。
  苏迟皱了皱眉,丢下手中的松针,睁开睡眼:“有事?”
  这刚过辰时,还没到饭点啊?
  吴桐愣了一下,显然平日里师弟们对自己都十分尊重,对方这种态度,他不习惯。
  “关于叶小的事,跟你商量一下。”
  小师弟几过,要态度好些,所以吴桐尽量克制。
  叶小的事大多已经决,所以剩下的都是小事、破事。
  所以苏迟翻了个身:“不感兴趣。”
  吴桐呼吸有些急促:“是你吃饭的问。”
  吃饭是大事,苏迟睁开眼。
  “叶小是承剑大会的重点培养对。”吴桐醒道,承剑一事关到一个剑修的命运,这事的轻重你应该心里有数吧?
  苏迟听叶小讲过,点了点头,“所以?”
  吴桐开门见山:“所以他不能给你饭了。”
  苏迟也微微皱眉:“那我吃么?”
  “吃野菜?抓生鱼?摘子……这些都随你,好好一个人,不二峰这么大,还能饿死你不成?”吴桐说罢,便欲甩袖离开。
  哪苏迟愣在当场或是痛悔下山的况都没有发生,都没就给出了答案:“这可不行。”
  吴桐站住了,眼中一抹剑忽隐忽现:“你说么?难不成还要我专门给你请个厨师?”
  看着对方杀气腾腾,苏迟脸上却无半点惧:“那厨艺的话要跟他一模一样,关于我的喜好也要尽早学会。”
  吴桐握紧了拳头,却又松开。
  小师姐早就讲过,叶小肯上山的理由全在这个废物身上,如一剑杀了。叶小会不会叛出师门不说,心灰冷耽误修行恐怕避免不了。
  这家伙是不怕死,吴桐败了,有些为难,换了种商量的口吻:“一天三顿行不?”
  苏迟摇头:“我容易饿,白天要吃四顿,晚上夜长,一顿夜宵是正好。”
  吴桐眼皮微抽:“那我让他在山上好派人送下来?绝对原汁原味。”
  “不可。”苏迟说的极为认,“山太长,就算你们会飞,一趟下来也吹凉了,而且饭后茶讲温度,你们把握不好。”
  “那……”吴桐咬紧牙关,尽量不让自己疯狂,“那我跟山上批,请你去山顶住!就排在叶小的洞府!这样行了吧?”
  苏迟过猿猴递来的一枚洗干净的青,咬了一口,含糊不:“这儿住惯了,我比较认床,怕晚上睡不好……”。
  吴桐崩溃了。
  上怎会有如无赖的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