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苍度 > 第七章 落榜的书生

第七章 落榜的书生


  着眼谁挡没用的霸气少女,又了一旁气的吹胡子瞪眼却又无可奈何的老剑修。
  叶小七许是在苏迟欺负惯了,居觉这声“小叶子”没难听。
  没敢周围人的眼光,身跟了上。
  林父子站在台上,着这略显滑稽的一幕,却怎笑不出来。
  不二峰一是首峰,地超。
  没到叶小七这个聚息境一的伙进,而且还像是引了仙师们的争抢?!
  “这个伙,纯属狗屎运!”林应有不服,低声骂了一句。
  林主连忙拉了拉袖子,心里却是恨铁不成钢,若非场上人眼杂,他恨不一巴掌拍死这个小王八蛋!
  “以就是同门了,们年龄仿,以尽走近……”
  坐在台的林琅自是注到了这一切,不过目光却还是快在了气急败坏的老剑修身上:“陆师莫急,这面不还有两的嘛!”
  说罢,朝台上挥了挥手。
  林主迅速应过来,高声喊:“一!青阳镇王!王开芳!”
  台一阵轰动,不过这般轰动不乏有一男人故哄。甚至有几个还吹了口哨,笑容淫荡,导致自婆娘揪了耳朵。
  来王开芳在青阳镇,名声是极为。
  林主在到王的人上台,未露出丝毫不喜,而两人还在台上寒暄了几句,显极为熟络。
  “王开芳,十八岁!聚息境八!”
  结宣读出来,引一众仙师纷纷侧目。
  山灵气稀少,往年测灵,有聚息境六以上便是罕见。单凭青阳镇这俗世小镇的资源,就修到八境界,自当资质上佳!
  至于十八岁的年纪,在动不动就几百上千岁的修士眼中,跟刚出生没什区!
  王开芳引入内的是暮迟剑气,主动选择的是暮迟峰。
  暮迟峰上女修,必是早在测灵便打算了!
  王开芳的测灵结出来,众人的热更是推到了极点。
  聚息境八居不是压轴,剩,会是怎样的神仙角色?
  坐在台的顾小小却似乎不感兴趣,是往椅子上一躺,继续发呆。
  叶小七站在一旁不尴尬,日里有个先生独自发呆,他习惯了。
  上台的,自便是书生。
  书生步伐有蹒跚,来是腿脚有不变,一瘸一拐的样子配着身旧布衣,给人一极为寒酸的感觉。
  书生站在台上,手却没有碰石头。
  是停脚步,腰杆微微挺,气势便浑一变。
  一白色的气链在周围无端生出,渐渐凝成气旋。
  叶小七搁着数丈远,居心底产生了一压迫感。
  灵气露,隐隐成势!
  众仙师着台上的书生眼神微异,这是纳元境才会有的迹!
  自幼在青阳镇长大的林琅皱了皱眉,率先站:“敢问,阁是青阳镇哪的人?为何我一未曾听过?”
  书生了他一眼:“青阳镇杨林村,高,高运。”
  林琅没有什印,右边。
  青阳镇长是一脸苦笑:“我是上个月才查到的档案,他十年长安考功名,连考未中,这才乡。”
  众人听完脸上的更为精彩,科举考试的要极为繁琐,一般不高中的秀才,要上年,才参一届的科举。
  “连考届,这般坚韧的子,倒是极适修剑。”老剑修满脸赞赏,不住点头。
  林琅微微拱手,对方和自己是同境界,自当这一礼:“高兄,以的修为资质,早已满足了上剑峰修炼的资格。是不……阁心里可有选的剑峰?”
  台民众不懂境界,是跟着一阵叫。居自己选山头,不亏是压轴的角儿!
  书生却没丝毫,着林琅,忽问:“是青阳镇人?”
  林琅点头:“青阳镇林琅,现在是两断峰弟子。”
  “两断峰啊……”书生微微苦笑,双肩往拖拉了几分,身上的穷酸气更。
  “两断峰主,还是莫云山?”
  ……
  苏迟坐在院子晒太阳,躺椅旁碎了一地的叶子。
  黑米粥不顶肚子,黄瓜久了会变酸。
  他有饿了。
  自己身上的这破儿他已推算出了大概,再深入的细节没有义。而且现在已经巳时了,说的鸡蛋面条在哪?
  苏迟有不耐烦,说民以食为,这大怎疏忽?
  身,出院。
  “聂老,确伙不会出岔子?”青阳镇的街上,一个浑身长满黑色长毛的怪人站在中央,声音却如野猫叫春一般尖锐难听。
  “心吧,就算老高不够硬,七魂阴阳阵却已经布了!到时几个混鸟剑修一个跑不了!”称作聂老的是个挑着扁担的侏儒老汉,佝偻着身姿,就和七八岁的孩童没有区。
  这两个单单卖就不像东的怪人,站在街上,却没有引民众恐慌。
  有孩童追逐打闹,撞在了黑毛怪人的身上,却的穿了过。
  孩童身一僵,像是打了个激灵,回过头来了一眼。
  什没有。
  小孩儿挠了挠头,朝地上吐了口唾沫,继续追赶大队。
  有长毛怪人站在地,嘴里还叼着一块半虚半实的微光,是小孩儿年的寿元。
  聂老着怪人满脸厌恶,若非行需要以神魂状态潜行,他怎会带上这个丧尽良的王八蛋?
  “真人测出来的确是落在了青阳镇……这剑修的怎滴生的这?怎什玩儿落到他们地界上了!”聂老说着冷哼一声,愤愤不。
  长毛怪人却是没有搭话。
  他着面走过来的少年,嘴里口水。。
  少年眉眼如画,一身洁白的袍不染尘埃。
  着就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