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活在二战年代 > 第四十九章 临汾 新

第四十九章 临汾 新


  高月明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抬头望着天说:“今儿天气不错啊,万里无云啊,就是气味儿差了点儿。”
  我知道他说的气味儿指的是太原那边飘来的焦糊味儿,冬季北风多,逃跑的路上一直都是这气味儿。
  我:“呵呵,又想岔开话题。得勒,反正我也是猜的,您说不是就不是啦,又不是逼供。反正这儿您也不是最大的官儿,或许我可以和那个少校聊聊这个,兴许人家感兴趣呢。”
  我起身向前走了几步。
  “站住,谁让你走了?”高月明说。
  我假装闻了闻自己的衣服,说:“嗯?不是您吗?”
  他捡起地上的一块石头扔了过来,我慌忙一躲,没中。
  “我才是指挥,我才是这儿最大的官儿。”他倔强的说。
  我很无奈,走到他旁边蹲下。
  “太明显了,我知道您想说我没打过几天仗,是,我知道我最没发言权,但我也不傻呀。”我压低声音继续说:“这么些天里,您一天至少像这样原地休息三回,就算后面的日军斥候是用趴的也跟上了吧,您说您把他们打怕了,这我信,但事实是,您老人家根本就没在乎过他们,您是在等,等日军的主力。”
  高月明突然恶狠狠地指着我说:“这种扰乱军心的话,你再敢乱说小心我毙了你啊。”
  我小心把他指我的手指挪开,他又指着我,我再次小心挪开。
  我:“我猜对了您就说我猜对了就好了嘛,您是此地儿最高指挥官,您说了算,军令如山,您让我们去哪儿我们就去哪儿,谁让我们都是当兵的呢?我只想让您有时间不妨回头看看我们这些人,诶,您四处拉拢了的这些人,东北军,晋绥军,中央军哪个部队的都有,您要真觉得我们能挡住日军的第五师团我也无话可说。”
  高月明看了看我,眼神没有一丝的犹豫,然后他对着我身后喊道:“都休息够吧?该上路了!”
  郝老四扣着鼻屎过来给我搭话:“你把他咋了?咋感觉他气呼呼的呢?”
  我:“他生气了?还算有点儿效果。”我看着在眼前走得飞快的妖孽。
  郝老四:“什么效果。”
  “军机不可泄露,你还是不知道的好。”我故作神秘的说。
  两天后,我们行至临汾修整,这个小县城的老百姓基本上都已经跑光了,但是还是有一些店面开着,他们看到我们这伙人就像看到日军一样害怕,害怕中还夹杂着愤怒。
  城内还有不少的伤兵在大街上躺着,有些人已经死了,高月明开始继续忽悠那些还能动的败兵入伙。
  队伍里的有一些伤兵伤口已经发炎化脓,这些天一直在队内当义务卫生员的何晓寒,让我陪她去找一些药。
  我和何晓寒在主街边儿发现了一间还没关门的药材铺。
  掌柜的是一个老头,看见我们就摆摆手说:“你们走吧,这里啥也没有了,早就被抢光了。”一脸的不耐烦。
  何晓寒:“大爷,我们不是来抢您,我们有钱,我们是来买药材的。”说着她就往桌上放了两个银元。
  我诧异的看着她:“你,哪来的钱?”
  何晓寒:“高连长给的呀,再说,没有钱,我们怎么买药啊。”
  我看着我手里的枪,其实我一开始是打算学雷震那货留下一两颗手榴弹抵钱的。
  掌柜的老头看着我们两个,可能觉得也不像坏人,说:“你们稍等一下。”
  然后他去了屋后面,等了十分才回来,手里拿着一小捆药材说:“这些天北边来的当兵的,一来就到处乱抢,我这小铺子早就空了,这些是我早年珍藏的名药,切碎捣成泥涂上伤口上,熬成汤服用也行,你们拿着快点走吧。”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拿的应该是三七。
  何晓寒:“那太感谢您了,这些钱您都拿着吧。”
  说着她又拿出三个银元放在了桌上。然后对一旁吃惊的我说:“我们快走吧。”
  出门,我对她说道:“你知道你给的钱能买多少东西吗?”
  她笑嘻嘻的对我说:“不知道,能用就行了呗。”
  我们回到修整的地方,看着高月明一脸苦闷的脸,应该是今天揽客的效果不太好。
  我:“怎么了?生意不顺利呀。”
  他嗯了一声。
  我:“那很正常呀,别人做生意就是要钱,您是要命啊,还是死赔的那种。对了,忘了给你说,我也很缺钱,借几个银元花花呗,不多我就要五个。”
  他突然一脸贱笑的看着我:“你吃醋了。”
  “呵呵,我有钱买醋吗?还吃醋。”他越是不正经,我就越觉得他不可说服。
  没有恐惧是骗人的,只是在经历了那么多次恐惧后,我就会开始思考那些恐怖经历的价值,我没有在雨夜中被日军的“特种兵”用短刀刺穿心脏,也没有被拦路的土匪砍掉头颅挂在旗杆上。那些经历只会让我对他人的死亡越来越麻木,而我,并没有因此变得勇敢。
  出于对城内伤兵的考虑,高月明决定当天留在县城内,以便明天可以带更多的人离开。
  当天晚上,我爬起来找到值夜的高月明,他在火堆旁烤着一个土豆,他看了一眼说:“怎么不睡了?”
  我:“被日本斥候盯着睡不着。”
  他淡淡的说:“放心,没有追这么远的斥候,间谍倒是有,要不要都在再脱一次检查一下裤衩?话说,你从那天开始,裤衩就没换过吧。”
  我:“呵呵,你换了吗?扯那么远好吗?”
  高月明把烤好的土豆分了一半,递给一起值夜的卢大胖。然后对我说:“有什么心事你就说,我很乐意当你的聆听人啊。别都闷在心里,年纪轻轻地,会得病的。”
  我:“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直说了,我刚帮你想到了一个你想要的地儿。”
  高月明看了看我说:“哦?我想要的地儿?什么地方?说来听听。”
  “潼关。”我淡定的说。
  高月明眼光一闪,问道:“为什么是潼关?”
  我:“因为很出名,哦,现在可能还不出名,但是今后的几年它会很出名。”。
  高月明咬了一口土豆说:“嗯,三省交界,背靠黄河,易守难攻,眼光不错,是个防守的好地方,莫非你以前读过军校。”
  我说:“没有,我只是学过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