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绝世武魂 >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与佛有缘 第二爆
    “弟子从许老口中得知,我乾元宗乃是阴阳大帝墓葬的入口线索之一,而想要进入阴阳大帝帝葬,必须先来湖底寺庙www.shukeba.com。”
  
      “弟子,恳求赐教!”
  
      当陈枫说完之后,忽然,金色佛陀雕像之上,有金光璀璨,缓缓而出。
  
      这金光,变成一道灵蛇模样,绕着陈枫转了好几圈,不断的触碰着陈枫,似乎是在试探什么。
  
      陈枫就这么坦然地站在那里,灵蛇触碰了好久,一开始还颇为凶恶,到最后竟是变得非常温顺起来。
  
      绕着陈枫转了两圈,在他身上蹭来蹭去,神色有些亲昵。
  
      好一会儿之后,才有些依依不舍的回到了佛像之中。
  
      而这时候,陈枫骇然看到,佛像竟然开始颤栗。
  
      片刻之后,轰然碎裂,化为齑粉。
  
      而在这一片齑粉之中,一支金色降魔杵,安静的躺在那里。
  
      降魔杵不大,也就是巴掌大小,上面篆刻着无数法符,福散发着神圣的光芒。
  
      在降魔杵旁边,还有一块小小玉佩。
  
      玉佩轰然碎裂,而陈枫面前竟是出现了一段影像。
  
      影像之中,乃是一名二十余岁的俊朗青年,剑眉星目,目光凌厉无比,霸气十足。
  
      陈枫与他目光对视一眼,几乎就忍不住心中一颤,赶紧偏开。
  
      有一种被刺伤的感觉!
  
      陈枫骇然,这只是一段影像而已,自己也并未真正与他双目相交,竟然就会如此。
  
      此人如果真身存在的话,到底会强大到什么程度?
  
      只怕一个念头,就足以让自己粉身碎骨!
  
      俊朗青年身穿帝王袍服,头戴通天冠,看起来尊贵无比,显赫之极。
  
      他居高临下,俯视着陈枫,陈枫枫感觉自己面对着一段影像就像是面对一座万丈高山一样。
  
      庞大的力量压下,竟让他忍不住想要下跪。
  
      但陈枫心中豪气万丈:“我连天地都不跪,我又岂能跪他?”
  
      他强撑着身子,忍着那几乎要将他全身骨骼压断的庞大压力,硬生生的撑住,始终没有弯下去。
  
      这身穿帝王袍服之人,缓声说道:“你既能来此处,想必便是与佛家有缘,与我有缘。”
  
      陈枫心中掀起惊涛骇浪,原来此人竟然就是阴阳大帝!
  
      阴阳大帝继续说道:“我当初之所以能够成就如此之功业,乃是因为我少年之时在山中偶遇佛陀,得传授无上真法!”
  
      “所以,想要得到我传承之人,必须与佛家有缘。”
  
      “而你,”他伸手微微点向陈枫,而随着他这一点,陈枫身后骤然出现了一尊大阿修罗法相。
  
      正是他领悟的那法相。
  
      陈枫一惊,大修罗法相怎么会自己出现?
  
      阴阳大帝又缓缓开口,本来他的神色一直冷峻无比,而此时嘴角健身稍稍露出一丝和缓的笑意。
  
      他看着陈枫,淡淡说道:“虽说你的法像,并不是佛陀,但大阿修罗,乃是我佛门护法,与我佛渊源深厚。”
  
      这明明只是一段影像而已,却似乎拥有莫大威能,似乎能够感知到陈枫真正的情况
  
      “所以,你获得了进入帝葬的资格!”
  
      说着,他双手轻弹,一阵光芒泼洒入陈枫体内。
  
      然后,阴阳大帝的影像骤然消失。
  
      而那降魔杵,则是落于陈枫手中!
  
      陈枫心中狂喜,真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若非自己修炼过贝多罗叶金经金经,根本就无法进入光罩。
  
      而若非自己领悟的法相乃是大阿修罗,则根本无法得到进入阴阳大帝墓冢的资格!
  
      陈枫往降魔杵之上看去,却发现上面竟然也有地图。
  
      陈枫来不及细看,赶紧将降魔杵收起。
  
      而这时候,小雷音寺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
  
      很快,房屋坍塌,金色光芒也是直接消失。
  
      外面的那光罩,也是摇摇欲坠。
  
      终于,片刻之后,光罩彻底破碎。
  
      无数湖水顷刻涌入,哄的一声,陈枫直接被这些激荡的湖水给带出了水面!
  
      此时,距离陈枫刚才进入湖水之中,时间不过是过去了不到半个时辰而已。
  
      前山的杀戮依旧在继续,陈枫能够看到浓烟滚滚而起,更是能够听到喊杀之声惨叫之声隐隐传来。
  
      陈枫满眼仇恨,向着前山看了一眼,然后,却是头也不回的,向着东北方向狂奔而去。
  
      那个方向是许老告诉他,乾元宗年轻出色弟子逃跑的方向。
  
      而姜月纯,花如颜等人,也都在那支队伍里面。
  
      此时,苍茫群山之中,一支队伍正极为慌张的向着东北方向逃跑。
  
      这支队伍人数大约有三四十,多半都是二十岁以下的年轻弟子,一个个脸上还有次带着一些稚嫩。
  
      他们都是满脸大汗,脸上有的还抹着不少飞灰,看上去黑乎乎的。
  
      更有许多人,此时身上带着伤口,鲜血侵透了衣衫。
  
      这些人既受伤又狼狈,他们一边向东北方向逃跑,一边不断向着来路的方向看去,脸上露出极度的愤怒和悲伤之色。
  
      而队伍之中,还有两个女孩,却是颇为特殊。
  
      这两个女孩儿年纪都不大,一个还不到十岁一个人就是十二三岁的样子。
  
      但是他们脸上没有丝毫的慌张,反而充满了自信和希望。
  
      这两个女孩儿,正是姜月纯和花如颜。
  
      “公子一定会回来救我们的是吗?”花如颜向姜月纯问道,似乎想要求证一般。
  
      姜月纯重重地点了点头,目光之中充满了笃定:“师父一定会来救我们的,他绝对不会弃我们于不顾!”
  
      这时候,队伍之中一个声音忽然响起:“还你们的师父你们的公子一定会回来救你们?救个屁!”
  
      他她看着姜月纯和花如颜,恶毒说道:“咱们遭逢大难,也没见你那狗屁师父来救,还把希望寄托于他身上?简直就是可笑!”
  
      “要我说,他根本就已经把这个事儿给忘了,人家进了紫阳剑场,修炼强大功法,去享福了,哪里还会记得你们?”
  
      他这番话,把姜月纯和花如颜气的满脸通红,怒声说道:“冉长陵你胡说,师父绝对不是那样的人!”
  
      “我胡说?哈哈,你看看你自己没长眼睛吗?你看到你师父的踪迹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