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异时空之娱乐先锋 > 第270章 有没有兴趣玩一票

  一夜无梦,林峯醒来已是上午十点多种,难得休息,睡得倒也足够时长,再过两天就要开赴东港拍戏,就不会有这么好的得闲时间了。
  并没有出门的打算,今天还得为陆依萍和章芷萱写歌,她的新专辑里没有适合上春晚舞台的歌,再说那毕竟是属于“金美朵”的专辑,已经是过去式。
  不过却是没有咨询陆依萍是否有要想上春晚的意思,昨天只顾着跟纪嫣然说家人和春晚表演小品的事,忘记问陆依萍了。
  她与纪嫣然同期出道,算起来已是娱乐圈中的老人,春晚舞台也是上过不少次的,如今加盟到公司来,少不得要为她安排一些合适有影响力巨大的演出。
  床上起来洗漱过后,林峯吃了份不知算早餐还是午餐的三明治,时间临近中午,坐在客厅沙发上给陆依萍打去电话。
  而此时,陆依萍已经在泛海拍完几场戏了,相携出现在片场的还有纪嫣然,今天并没有她的戏,一起过来的自然要到片场来了,权当是支持郝有财的工作。
  片场,接下来拍摄的戏是陆依萍饰演的道明臺载着李志超饰演的金丝草开着跑车追逐道明寺的路戏,为了将戏拍的更富有观赏性,剧组花钱租来了一台红色法拉利,拍摄经费预算是足够的。
  陆依萍真的很适合这种优雅又傲气的角色,道明臺这个神话集团千金大小姐,那气质还真不需要去演,隐隐有一股华贵自然天成之意。
  追逐戏还没开拍,林峯的电话就打了进来,正好无事的陆依萍拿过手包取出电话来,一见是林峯打来的电话不由皱眉向纪嫣然看了一眼,只见她和郝有财坐在监视器前说着什么。
  接通电话。
  “林峯,要是让嫣然知道你给我打电话,你说她会不会吃醋?”
  陆依萍一向不改对林峯的语气,想当初第一次见到林峯也是这个语气,或许这就是她故来的性格使然。
  昨天晚上林峯也有给纪嫣然打电话,她就躺在房里的床上,可以说林峯与纪嫣然说的每一句话她都听得非常清楚,姐妹间也没什么可避讳的。
  直到两人通话结束,纪嫣然把内容复述于她,这让她有些不太明白,林峯怎么突然想搭档纪嫣然上春晚表演小品,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能整得来吗?
  当然,这也只是她所想,至于林峯能不能整得来,那不是她该考虑的问题,上春晚对于很多人来说可能是一个诱惑,但对她来说却不是这样,出道十年她已经八次登上这个舞台,为此也是牺牲不少时间与家人团聚。
  早还在“金美朵”之时,她就做过打算,今年是无论如何也不会上春晚,好不容易结束了十年长约,今年就要给自己放个长假,好好与家人享受一下齐人之乐。
  这个林峯也真是,明知道自己还纪嫣然在一起,有事找自己不可以直接打纪嫣然的电话,然后就当是与自己有事说,再把电话转交自己吗?
  这要是让纪嫣然看到了,指不定以为自己和林峯两人之间有什么呢。
  “她不会,因为我心里只她又怎么会吃醋,打电话给你是想征询你的意见,春晚你带章芷萱去唱首歌怎么样?年后不是有她主演的电视剧开播嘛,公司想借助春晚这个舞台为她做宣传。“
  林峯讶然一笑,纪嫣然怎么可能会因此而吃醋,两人之间的爱情哪能这么牢靠,她也不是一个使小性子的女人,想到打电话来并不是为争论吃醋的问题,还是说正事要紧。
  章芷萱与张佳宜主演的《蜗居》二月就可以杀青,正在同步剪辑制作的电视剧三月中旬肯定能登陆卫视播出,趁春晚这个机会造星是林峯既定的心里计划,还需要陆依萍这样天后级别的人给带一带。
  ”哎呀,林峯,我首先声明不是我不愿意啊,我已经有七、八年没跟家人一起过年了,今年我不太想上春晚,当然如果公司需要我还是会服从安排,实在不行明年再跟家人一起过年也是一样的。“
  陆依萍条件反射般就作出回应,今年不上春晚是她几个月前就做出的决定,只是那个时候并没有想过如今会加盟林峯的公司,想着与“金美朵”的十年合约结束就先休息一段时间,既是那样自然也不会有上春晚的机会。
  进入娱乐圈真的要牺牲很多的私人时间,就像自己这样,为了保持人气努力工作,十年里已经有七、八没跟家人一起过年了,甚至都很少回家,要不宣传路过家乡都不会刻意挑选时间回家一趟。
  这就是艺人,在人前风光,谁人晓得你身后之事,这都是牺牲个人时间与亲情换来的,只要林峯不是特别需要自己上这个舞台,回家陪父母亲人们过年那就雷打不动。
  陆依萍与纪嫣然相比要幸福很多,父母亲对她关爱有加,也不是家里的独女,家里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妹妹,家中排行第二,一家人很是齐乐融融。
  因为工作,她已经失去了很多亲情的温暖,现在的她相比于过去已经有了很大的自由空间,也不在热衷那些名气,随着年龄的增长,让她更加渴望家人的亲情关怀。
  “哦,是这样啊,我能理解,咱们在娱乐圈里就是走南闯北,风里来雨里去,那今年你就回家里陪家人过年吧,带章芷萱上春晚的事你就不用管了,我让菲儿去。”
  林峯没想到陆依萍都有好几年时间没陪家人过年了,也是不忍心在让她上春晚,牺牲亲情陪伴不是他所想,还是让她与家人团聚一起过个好年,上春晚就让林菲儿与章芷萱组合好了。
  其实,林峯很能理解人,要不是爸妈愿意到盛京来过年,他也会推辞上春晚舞台的,开玩笑,过年不是在家里陪父母,还能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事,名气那都是虚无飘渺的东西,有什么可追逐的。
  陆依萍与“金美朵”十年长约刚结束,想来她也是想好好休息一段时间,要不是选择加盟自己的公司,估摸着她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休息,也可以说是自己的出现打乱了她的计划。
  如果不是自己出现在这个世界,又与纪嫣然结下良缘,想必陆依萍是肯定不会与自己有什么交集,说不定还会与“金美朵”这家音乐界的航母续约呢。
  “林峯,谢谢你的理解,真不是我不愿意上春晚,也知道这样的机会难得,实在是我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跟父母亲一起过年了,真的很想他们,希望你能谅解。”
  陆依萍还是有些不太好意思,刚加盟公司就对老板安排自己上春晚的好意思给拒绝了,自从有了春晚这个舞台以来,估计自己会是第一个拒绝上春晚的机会吧。
  春晚舞台和父母亲之间,她选择了后者,事业可以努力拼博,亲情却需要陪伴。
  不过还是希望林峯能谅解自己,毕竟现在是人家公司旗下的艺人,对于老板的安排只要违反合同规定条例还是应该服从才是,更何况还是春晚这个有利于名利的舞台,那么多人向往、渴望一举成名的舞台被自己拒绝了。
  “别想那么多,我为什么说公司就是一个大家庭,大家都是兄弟姐妹情,就能知道我更看重亲情,牺牲亲情去换什么名利那不是我的风格,不存在谅解的问题,你只管按照内心所想去做,公司每一个人都会支持你。”
  林峯安慰道,自己在公司里每次都强调大家庭,就是对亲情、友谊的看重,名和利、钱和财都不过是身外物,与亲情和家人相比那根本就是无足轻重。
  又多说了几句,两人才结束通话,林峯从中回过神来,他是真没想到陆依萍有此决定,只能让妹妹带章芷萱上春晚了,之前并没有想过要让菲儿上春晚,公司里也只有她可以选择了。
  等晚上她回家来再跟她说吧,她是肯定会顺从安排,需要考虑的是该写什么样的歌适合她们两个女孩去唱。
  ......
  且说湘南长阳市,湘南电视台里正在录制节目的何玉涵从昨天晚上开始就一个劲的打喷嚏,也不像是感冒的样子,也不似过敏什么的,突然间就连连打喷嚏。
  进入2004年了,在过去一年时间里,以他为主的综艺娱乐节目”快乐向上“再一次赢得全车收视冠军,主持”快乐向上“这档节目以来,已经蝉联收视冠军宝座七年时间了,真有些高处不胜寒的感觉。
  还有一个月时间就要过中国旧有农历新年,这个月里还需要录制三档节目,然后就可以给自己放大假休息了,湘南卫视今年没有申请到春晚举办指标,于是也就没有他们这些主持人什么事,乐得享受逍遥年。
  一号演播厅舞台上正在录制的节目正是”快乐向上“,这是为下周六准备的节目,之后还有两期节目的录制,年前的工作也就收官了,一年的工作如于勤也终于勤。
  也不遗憾的事情,记得纪嫣然和林菲儿来”快乐向上“录制节目的那一期,私下里林峯可是答应了自己要再来节目的,可惜一直也没有等到合适的档期。
  直到他与纪嫣然电影都上映了,也都没有来成”快乐向上“,为此,他还在电话里呢哝了几句林峯,说好的要上自己的节目怎么又变卦了呢,好说歹说把林峯弄得有些无地自容。
  不是林峯没有时间,而是他不想上综艺节目,觉得上综艺节目是一件很累的事情,而纪嫣然也同他有一样的想法,本来还想过要去”快乐向上“节目宣传《失恋33天》来着。
  网络引起的热议让林峯选择了放弃这个想法,还是专心的休息为下一部电影做准备的好,因此也就没有再次登上”快乐向上“的综艺舞台。
  《失恋33天》登陆各大院线,何玉涵带着妻子一起走进电影院观看,两张票还是台里的工作人员订购的,他是应承了对方一顿大餐才骗到手的,
  网络的热议话题,何玉涵怎么可能不会去关注,还在自己的博客中进行了推荐,对这部电影到底有何值得期待的地方要一观为证,选择凌晨时间第一场观影。
  本以为影院里看电影的人不会太多,毕竟已经是凌晨时间,谁会为了看一场电影而不睡觉,估计是除了自己之外就没别人了吧。
  哪成想进入放映厅,居然已是满员入座,而一场电影看下来也是令人引发所思,这本是一场小清新的爱情喜剧,没想到居然有人红着眼,显是落下了泪来。
  对电影,何玉涵只觉得林峯自编自导自演很有才华,这部小清新爱情喜剧之所有能引起热议,就是因为它比较符合现实社会中青年男女对待爱情观的理念,抓住了大家的心理。
  观影回到家中,也没有急着上床入睡,而是坐在电脑前为《失恋33天》写下一篇观后感发布在自己的博客上,作为全国闻名的主持人,关注他博客的人何其多,一时间也是引起了大讨论。
  这就是名人所能引起的效应,一篇电影观看感,道出《失恋33天》体现出来的社会现实,和爱情男女对待爱情观的理念不一。
  中断节目录制进行休息的时间就快结束,何玉涵拿着手中小抄稿缓缓走向舞台,此时助理却拿着手机过来找他,说是林峯有事要找他商量,助理自然不敢怠慢没挂电话就拿了过来。
  ”林峯,你这家伙可是难得给我打电话,是什么事要跟我商量?“
  何玉涵已经从助理口中得知是林峯打电话找自己商量事情,也不会含糊客套直接问道,把事说完这边还等着录制节目,不过林峯打电话给他这是第一次,也不是要商量什么事。
  自己倒是有给林峯打过几次电话,每次打电话过去,不是在片场就是在录音棚录歌,也都没有说上几句暖心话就匆匆挂断了,没想到这家伙还打电话来找自己商量事情,看来是需要自己帮忙了。
  ”何老师你好吗?上次分别都好几个月不见了啊,你也不来盛京,让我好有机会宴请你啊。“
  林峯并不如何玉涵那样开门见山,他还是客套的说了这么一句话,与何玉涵之间的友谊算不得深,交流也不是太多,只能说两人互有好感,将来或许有可能会引为知己,现在却还没到那个情份上。
  ”得,得,得,有事就说事,我这边可还等着录节目呢,没空给你说那些客套的。“
  何玉涵笑骂道,客套的话自己还能少听了不成,既然是要找自己商业事情的就赶快说事的好,别耽误节目录制时间,那些客套话还是放在肚子里别掏出来了。
  ”好吧,是这样的何老师,我跟嫣然搭档上春晚表演小品,小品是谈话类型,需要一个主持人为媒介,所以我就想起你来了,有没有兴趣咱们三人去春晚舞台走一遭?“
  林峯收起肚子里的客套话,既然大家都很忙那就捡重要的说,把上春晚表演小品的事一说,至于何玉涵会不会同意,至少得问出来,如果他有意,自己再把剧本给你发过来。
  以何玉涵的名气登上春晚,只要有合适节目那还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只是要看谁能请得到这尊大神了。
  ”等等,你说什么?你和嫣然上春晚表演小品,不让嫣然好好唱歌,你脑袋进水生锈了吧?“
  何玉涵高声喝止说道,这要演的哪一出,纪嫣然是歌手出身,上春晚不是去唱歌而是去演小品,这不是要作死的节奏嘛,这个林峯是不是发神经了。
  放着一个天后级歌手不去唱歌,而是干起自己不熟悉的领域工作,演小品你当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是个人都能上春晚晚小品,一出差错不得被全国人民给骂死才怪。
  ”水是进了点,生锈还不至于,这是我和嫣然商量过后的结果,就差一个谈话主持人,就想问何老师有没有兴趣咱三人一起搭档玩一票?“
  林峯也不缺乏幽默,顺着何玉涵的话就认了下来,还是把话题落在小品表演上,剧本已经写出来,纪嫣然也同意陪自己上春晚表演,就只差主持人这个媒介,何玉涵无疑是最佳人选。
  ”过年我倒是没没安排,上春晚我还真没考虑过,小品有剧本吗?你先发给我看过再答复你成不?“
  何玉涵心想着是什么样一个小品让林峯和纪嫣然做出如此疯狂举动,心里也是有些好奇,过年自己这边还没有安排,对林峯的邀请他还是有些心动。
  对于上春晚舞台,这是他从来没想过的事情,如果林峯创作的小品剧本足够好,陪他们两人玩一票也不是不行,还是等看过剧本再说,不打无准备的战。
  ”行,我马上发到你邮箱,看过后请尽快给我答复,你要是不同我们俩玩,我也好再去寻下一们主持人。“
  林峯一听他的口气就知道他有些松动,答应马上把小品剧本发给他,还让他看过剧本后尽快做出答复,自己和纪嫣然合作不怕请不到合适的主持人。
  尤其是随着《失恋33天》的上映,以两人的影响力哪能请不来有影响力的主持人,一个谈话类型的小品,只需要主持人问几句话就可以,还能在春晚这个大舞台上被全国观众熟知,这机会是得来全不费功夫。
  ”好你个林峯,想气死我是吧?快发过来,看过后我自然会做出决定,用得着你在这里作威胁嘛。“
  何玉涵气不打一处来,自己剧本都还没看到呢,就跟我说不怕请不到别的人合作,这不明摆着我不行自有别人行嘛,赤裸裸的威胁人啊。
  作为主持人出现在一个小品里,上春晚的舞台,好像还不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