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异时空之娱乐先锋 > 第266章 不会是做梦吧?

  张群安这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林峯过后给家里打了通电话,是老妈刘慧香接的电话。
  对于儿子提议让他们夫妻上盛京过年非常热心,其实早在国庆节期间夫妻就有这个这个计划,只是一时忘记提出来了。
  儿子没想到这个时候递来热炕头哪能不随意,本来还想找个什么茬要到盛京旅游来着,顺便跟儿女们一起过个年多好。
  几分钟时间里,老妈刘慧香就做出了愉快的决定,携同老公一起上盛京过年,还确切的告诉林峯,后天就上盛京去,老妈做事一向风风火火的。
  对自己这个老妈,林峯一向拿她没办法,或许是一种亲情的溺爱,在她面前一般都说不上话,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好在她是一个贤惠善良的妈妈。
  爸妈决定到盛京来过年,自己还应该跟妹妹说一声,还有纪嫣然,她会不会也留在盛京一起过年,或者也让她把爸妈叫到盛京来不是更好。
  说时迟那时快,林峯刚结束与老妈的通话,就给纪嫣然拨打了过去,不一会儿就传来了一个温柔的声音。
  “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这才想起纪嫣然和陆依萍今天要去泛海,这会儿应该是在飞机上,看心急的把这事给忘了,林峯尴尬的伸手拍了下额头。
  叹气暗骂自己忙昏了头,这事根本不需要那么急好吗,晚上再说又有什么关系。
  起身离开座椅,林峯向着录音棚走去,想要吴雨霏带周艺伟上春晚还得跟她商量一下,若是不愿意也不能勉强。
  两人本来在专辑里又对唱《祈祷》,这首歌是非常适合登上春晚舞台的,连歌都不用从新写过,让他们唱这首现成的歌不就可以。
  录音室里,吴雨霏还在录制《蛋炒饭》这首歌,一向以柔美唱腔示人的她,对这首说唱歌曲还不得要领,即使有林峯为她录制的小样做参照,还需要细致斟酌一二。
  林峯挥挥手示意自己有事要跟她说,让她先停下歌曲录制工作,吴雨霏在他出现那一刻,目光就看向过去,还真是找自己说话的。
  难道是自己在歌曲录制中有不对的地方,在录音室内向刘小杰打出一个暂停手势,随后没几秒钟摘下头上的耳麦走了出来。
  “怎么啦林峯,是不是我哪里唱错了?”
  吴雨霏开始录制专辑以来都是百分之两百的用心,非常用心的熟悉林峯为她录制的音乐小样过后才开始录歌工作,应该是不会有错的,对自己的音乐知识还是很肯定的。
  “没错啊,这怎么会这么想,我找你有事说,外面坐着说吧,小杰辛苦了,先休息一会。”
  林峯表情一愣,从哪里看出自己进入录音棚是挑错的,对自己这么不自信吗。
  摇摇头告诉她自己是有事要说,也不能站着说话不是,提议到外面沙发上坐着再说,顺便也让刘小杰休息会,这小子这段时间接二连三的录音工作也是累坏了。
  大厅的会客沙发,林峯亲自为吴雨霏到了杯温水,录制歌曲中需要保持嗓音的温润。
  “有事?”
  吴雨霏本是很随意之人,见着林峯如此亲为,想也知道接下来要说的事与自己有关,开口询问。
  “雨霏姐,刚才春晚总导演来过公司,让公司出三个节目上春晚,姐姐是否愿意上春晚舞台?”
  林峯轻声道出事情缘由,春晚总导演登门相求,公司里上春晚的人也是有的,这个机会还是先询问她是否愿意参加。
  同为华夏儿女,吴雨霏也在娱乐圈里混迹十余年,哪能不知道春晚的概念,即使就是在她人气巅峰时刻都没有受到过春晚的邀请,这真是个让人意外的惊喜。
  只是吴雨霏也知道春节是个什么节日,为了登上春晚舞台放弃与家人团聚这样好吗?
  一时间,吴雨霏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拿主意,心里很想答应下来,一个艺人如此努力是为了什么,不就是想让众人认可自己,对自己努力工作的回报嘛。
  认真观看林峯的表情,就好像只等自己点头就能上春晚一样,真不知道该如何选择是好,和老公回宝岛陪孩子们过年,还是舍弃与孩子们团聚上春晚舞台。
  自己本是成名已久的明星,登上春晚舞台无疑会给自己的事业增添更上一层楼的机会,这件事自己现在也还拿定主意,还是想着跟老公商量一下再做决定的好,他才是一家之主。
  “林峯,这事有些太突然,能上春晚舞台是每个艺人的梦想,我也不例外,只是你知道宝岛那边还有一大帮孩子,我先跟信树商量一下再做决定可好?”
  吴雨霏内心急速回转,每逢佳节倍思亲这是古来就存在的,这些年来一直都陪同收容所里的孩子们过年,那些孩子就跟自己亲生的没什么两样,难道要放弃今年陪同他们过年的准备。
  还是得跟老公商量一下再说,他是家里的男人,自己做什么决定还是想征询他的意思,也相信他能为自己做出正确的选择,就像他是自己这辈子唯一正确的选择一样。
  “嗯,你先跟信树大哥沟通吧,无论你做出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的,当然,如果你做出登上春晚舞台,我希望你能带上周艺伟,你们不是正好有一首合唱歌曲,都不用再替你们写歌了。”
  林峯点点头回应,吴雨霏的反应是正确的,说明她内心非常爱这个家,爱她的丈夫,俗语说的好娶妻当娶贤,她处处都能想到丈夫是自己的肩膀,这是件让人很羡慕的事情。
  无论她做出什么决定,自己都应当支持这样一个女人,一切以家庭为先。
  也告诉她自己的想法,如果愿意登上春晚希望她能带上公司里的周艺伟,春晚这个面向全球华人的舞台,露个脸就能让全世界华人记得,自然是个宣传的好机会。
  周艺伟和林菲儿主演的电视剧马上就要杀青了,正在进行同步后期剪辑制作的工作,想必最晚二月中旬就能登陆各大卫视播出,有春晚舞台的铺垫也能聚集不少人气。
  “行,我知道,只要跟信树商量过后做出上春晚的决定,我们都按你的安排来。”
  吴雨霏没有迟疑的点头说道,上晚会舞台这个心声已经在萦绕在心里,只要自己透露一丝想法,老公都一定会支持自己,不是说她对孩子没有了母爱之心,两件事并不冲突的。
  也没在和林峯说话,她就起身准备离开,其实心里对上春晚舞台这件事荡起了波澜,上春晚还是回家陪孩过年?
  其实,林峯只是先向她这么一提,如果她最终选择不去春晚,还可以进行其实组合,比如让陆依萍带周艺伟,林菲儿带章芷萱,总之就是一定要带上这两人,因为他们的都将面临着主演的电视剧上线,一切都是为了宣传。
  把选择题留给吴雨霏去烦恼,她最终做出什么决定并不重要,自己还是提前与周艺伟和章芷萱做沟通,也省得他们提早做出其他安排,选择回家过年什么的。
  林峯和张群安道了声,又在前台处告诉黄玉英,自己今天不会再回公司,要是有什么事可以打电话给他,另外等吴雅妮从外面回来公司就让她给自己打来电话,需要知道她今天的调查结果。
  匆匆走出公司,不多时,地库里驶出一辆小Smat,在公司里众人选择购买“别摸我”为代步车时,林峯依旧还是最爱这个行动方便的“小不点”。
  他要先去往东五环外,那里是袁帆的《蜗居》剧组拍摄地,从她的剧组组建到拍摄快要结束,自己这个公司老板还只是去过一次剧组,多少显得有些不称职。
  不过谁让自己前段时间也在拍戏,做老板的总归是很忙的不是吗?
  元旦三天假期,马路上车辆有些多,都是趁这个知假时间出行,有选择与友相聚,也有选择逛街的,路上行驶的车都是正在出行前往目的地之人。
  二十多公里路程,林峯用了近五十分钟才来到袁帆的剧组,片场是一栋很大的政府办公楼,看样子是剧中人物宋思明的办公场地。
  有时候真的很佩服拍戏的人,也很佩服创作剧本的人,什么样的地名和事都能想得起来,关键是还能想得丝丝相扣,也不知道他们的大脑是怎么想事情的。
  眼前这栋大楼是一个官方办事机构不会错,处片都显现出官场的沉稳气息来,不过为了配合电视剧的拍摄,门口还竖起了电视剧里的名牌,同样庄重的而沉稳。
  林峯下车前已经打过电话,袁帆带着剧中主创人员在大楼内四层,其中一间就是宋思明的办公室了,今天拍摄海藻前来给宋秘书送邀请函的戏,这都是把有关在这栋大楼里的戏集中拍摄的。
  四楼,有一间办公室门外站着许多人,看着就感觉很忙的样子,不用问也都知道那就是拍摄场地了,林峯迈步走向前去。
  宋思明坐在自己办公椅上,手中端着一个高端不锈钢保湿水杯,眼神柔情的盯着眼前的海藻,对这个初入社会的女孩,他是越看越喜欢,让他不再年轻的心似乎又找到了初恋般的感觉,内心冲动。
  “人之所以慷慨,是因为拥有的比付出的多。人的贪念就在于得到的太容易。”
  两人似乎在讨论什么话题,应该是海藻对人生起了什么质疑,做为过来人又算是成功人士的宋思明给她解惑。
  “好深奥,怎么听都有种哲学的感觉。”
  海藻坐在椅了上回应,她手中还拿着一个瓷娃娃,它叫梦游娃娃是奈良美智的作品,是限量版发行的,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得到的范本。
  就在海藻进入宋思明办公室的时候一眼就瞧见了这个可爱的梦游娃娃,对它可是喜欢的紧,又怕夺人所爱把玩几下就放过,她的这一行为都被宋思明瞧在眼里。
  于是就把这个与海藻有几分相像的梦游娃娃送给了她,事实上也是要送给她的,那是他路过一个路边店铺时一眼相中的,也是因为与海藻有几分相似,非常的可爱才决定买下来送给她。
  这场办公室的戏台词有些多,不过两人配合起来倒是很默契,近十分钟的戏居然都没有NG,一条拍过,对张佳宜来说可能不会是什么难事,没成想章芷萱这个小姑娘能成长得这么快。
  林峯对她倒也刮目相看了,这个自己不经意从中影集团那边捡来的演员,如今演技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未来的发展非常值得期待。
  “咔,这场戏过了,给你们五分钟休息和准备时间,马上进行第147场戏的拍摄。”
  袁帆一直坐在监视器前,剧组成立几个月以来,大部分的戏都已经拍摄完成,剧中几位主演也是配合得愈加默契,像刚才这样十分钟的戏不出错那是常见的事,大家几个月的相处增加了友谊之外,默契度也在看涨。
  “咦,林峯你怎么过来了?”
  张佳宜本想坐在椅子上记背台词的,只是他是面向办公室门口的位置正好看见林峯与场务人员一起站在门外,那张比之别人帅气不少的脸一眼就被他认出来了。
  这真是难得,几个月下来戏都快拍完了,林峯还是第二次来到剧组,这个小年轻老板也真是太神经大条了,关键是他也能信任自己这些人不给他整砸了。
  他这话一出口,也提醒了坐在椅子上记背台词的章芷萱,紧随着回过头来看向门口,果然看见公司老板就站在众人中间,对着室两两人微微发笑。
  “你好,老板。”
  章芷萱也有些意外,今天是老板的电影在院线上映时间,也是元旦放假时间啊,不在家里休息怎么还来了剧组,说来还真是有一段时间没见着老板了,只觉得他是越来越帅气了。
  “嗯,佳哥,袁导、芷萱,还有各位你们都辛苦。”
  林峯从人群中挤进了办公室这才微笑着说道,刚才在门口看了近十分钟的戏,对张佳宜的演技那真叫一个佩服,不愧是在影视圈里摸爬滚打了二十年的老演员。
  与剧组里的场务们打过招呼,正好也是休息时间,可以跟几人说会话。
  “林峯,你没事跟来剧组做什么,不会是不放心过来视察的吧?”
  袁帆从监视器前的坐椅上缓缓起身相问,还带着些许嘻皮笑脸的表情,林峯不可能是来视察的,不过也不耽误开句小玩笑不是。
  之前林峯突然给自己打来电话询问剧组在哪里,她也没上心直接到剧组的地址告知,没想到一个小时之后他居然来到了剧组,这多少让她有些意外,也不知道林峯为何事而来。
  ”视察根本没那个必要,有你和佳哥在我还能有什么不放心的,我是来找芷萱谈点事。“
  林峯笑着摇头回应,对剧组他从来没有不放心过,袁帆是一个很经验的导演,剧组在她的掌控下能有什么事情发生,再说是自己让张佳宜主管这边剧组的事,说好的放权于他,过来剧组完全只是找章芷萱说春晚的事。
  ”找我?“
  章芷萱食指指着自己问,老板到剧组是来找自己的,为什么事?
  不仅是她有些纳闷,就是张佳宜和袁帆也一副疑问的表情,林峯来剧组只是要找章芷萱谈点事?还以为他是过来剧组巡视的,毕竟他马上要前往东港那边拍戏,不放心剧组也是应该的。
  三个人都用疑惑的目光看着林峯,等着他继续说下去,到底是要谈什么事。
  ”不需要用这种目光看着我吧,我又不是人民币,是这样的芷萱,公司有意安排你上今年的春晚,不知道你对此有什么想法,如果你没有其他紧要的事情,我个人还是希望你能服从公司的安排。“
  林峯也没想到三人都用那种目光注视他,好像自己就会做出什么惊爆的事情一样,只好把安排章芷萱上春晚的道出来,说这是公司对她的安排,其实最主要还是林峯的安排。
  对章芷萱这个女孩,他是非常用心的去栽培,尤其是她还有着精湛的演技傍身,不把好她培养成公司里不可或缺的演员都不罢休。
  ”啊?上春晚,我能干什么?“
  章芷萱大惊,头脑顿时有些懵了起来,老板让自己上春晚,问题是去干什么啊,总不会让自己去演戏吧?
  她也是从小看着春晚长大的这一批人,上春晚那是对一个艺人的无尚荣耀,有机会当然是要上了,曾几何时,自己不也梦想着能登上春晚舞台嘛,这就要实现了吗?
  不会是做梦吧?
  要知道那可是春晚大舞台呀,多少人求而不得的事情,老板居然让自己去春晚,只是自己去春晚能干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