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1467章 迎战

第1467章 迎战

    其实,就算是刘浪,也没预料到,因为他自己以身做饵想给日军海军狠狠来一棒子打疼他们好为未来两天行军的打算,竟然牵扯出了一场规模绝对不算小的空战。x23us.com
  
      战略上目光短浅的日本海陆两军在战术操作上,领先于整个亚洲乃至不输全球几大军事强国。
  
      他们,比很多人想象的都要狡猾。
  
      庞大的机群从杭州湾的海面上起飞直插云霄,不看飞机数量,仅看着下午温暖的阳光下映照着的飞机翅膀的影子就让被阴影笼罩的人们浑身冰凉。
  
      虽然没人知道这些携带着死亡炸弹的恶隼会将死亡带向那片战场,但总有人会在恐怖的航空炸弹的炽烈中灰飞烟灭,那是所有目睹日军舰载机大规模从天空中掠过的人的思绪。
  
      中国的情报部门并不是吃素的,从杭州湾到杭州一线的中国情报人员一封封急电至南京:日军起飞大批战机扑入中国内陆,而且沪西、金山卫、松山前线并没有遭遇大批日军轰炸,其目标不明。
  
      这则情报让位于南京的军事委员会诸位大佬们坐立难安,南京,在淞沪之战中算是后方,但从未说后方就一定安稳。仅距离淞沪300余公里的首都一直都在日寇停泊在海面上的航空母舰所携带的舰载机的攻击范围之内,自9月以来,随着中方空军力量消耗殆尽,不光是淞沪的天空上成为日本海军舰载机肆意翱翔的所在,就连杭州、苏州、常熟、嘉兴也笼罩在日机的阴影下。
  
      而聚集着中**事政治最高统帅机构的首都,也不那么安稳,日军早就盯着这里了,9月末那次高达50余架日机的大空袭,若不是中国空军最后的残余力量浴血搏杀,恐怕首都也被炸成了一片火海。
  
      那这一次,日军是想干什么?他们收到情报的时候,日机已经起飞超过20分钟,最慢,也会在50分钟后抵达首都上空。
  
      而此时,在南京大校机场里,除了“义勇军”的四十架战机,就剩下中国空军的最后大半个飞行大队,中国空军的灵魂人物高志航在几天前率领着中国空军所剩无几的精英们前往兰州接受红色北极熊提供的新战机。可以说,现在的几十架飞机,就是中国空中的最后力量。
  
      如果,日机只来几十架倒还罢了,但如果数量更多,恐怕为数不多的中国空军会在这场力量并不对称的空战中全军覆没。那,不光是淞沪的天空成为日机肆意妄为的所在,恐怕,整个东南的天空都会成为日军的狩猎场,中国方面将会彻底丧失祖国天空上的最后反击力量。
  
      要知道,数十万大军已经开始后撤,沪西至昆山,沪西至杭州的公路上已经密密麻麻的排满了军队,日机任何一次轰炸,或许都会造成比在前线恶战还要大的损失。
  
      中国最精锐的陆军,或许没有消耗在堪称绞肉机的淞沪会战中,反而会消亡在回家的路上。
  
      中方的高层将领不是没有远见,他们的预料是无比正确的。在曾经的时空中,总计七十五万大军,在三个月的淞沪会战中伤亡超过十万人,但从前线后撤无序最后导致大溃退,在次年的总结会上,统计的伤亡却超过了三十万,竟然有超过二十万,是战损于三百公里的回家路上。而日军海军的飞机,正是造成这个悲剧的元凶之一,极度缺乏防空武器的中国步兵根本无法躲避来自空中的威胁,撤退的公路上,遍布着中国最精锐老兵和平民的遗体。
  
      这是华夏一个时代的悲哀,但却只能默默咽下苦果勇敢面对的悲哀。
  
      没留给中国最高统帅太多的考虑时间,中国最后的空军请战,请求御敌于首都防御圈之外。首都属于空军的大校机场已经是东南战场最后的机场,如果被日机轰炸成功,中国最后的雄鹰们就算击落再多的日机,也成了回不了巢的孤鹰,没有人在经历过一场苦战之后还能再飞到遥远的杭州觅桥或者更遥远的武汉。
  
      中国空军方面的第4大队第22中队中队长乐以卿上尉奉命率队迎敌,这名在中国空军中被称为“江南大地之钢盔”的中国空军上尉在曾经的时空中战功赫赫,在这个时代同样光芒四射。
  
      他光辉的履历就是放到王牌飞行员辈出的几年后,也能在其中占有一席之地,他和他的战友们一样,驾驶的不是喷火,不是雷电,也不是第三帝国的bf-109,他驾驶的是陈旧的霍克iii型双翼战机,相对于日军此时的主力96战机,几乎落后了一个时代。
  
      可是,那个时代中国空军的“四大金刚”和他们的战友们依旧用近乎恐怖的战绩为中国空军正名,有他们在,中国的蓝天始终有人在守卫。
  
      1937年8月14日,日本空军“王牌”“木更津”航空队数架飞机偷袭杭州笕桥机场,年仅22岁的空军上尉奉命率第二十二分队迎敌,与队友共击落敌机6架,己方无一损伤,打破了日本空军不可战胜的神话。而这六架被击落敌机的其中四架,全是毁于他一人之手,那才中国王牌飞行员震惊海内外的彪悍战绩。
  
      此战后7天之内,他再次击落日机四架,一周的时间,一人击落敌机八架,被誉为“江南大地之钢盔”,与高志航、刘粹刚、李桂丹被誉为中国空军的“四大金刚”。
  
      而此时的11月,对于中国空军来说,是无比冰冷的11月。中国空军的“四大金刚”之首第四大队大队长高志航和时任第四大队21中队长的李桂丹赶赴兰州;一周前,刘粹刚率队支援晋北中日之战,因为油料不足被迫迫降,为帮僚机迫降打出唯一一颗照明弹,僚机迫降成功,但在黑夜中的他无法找寻迫降地,最终牺牲在山西高平县城的魁星楼上。
  
      中国空军此时在东南战场的王牌飞行员,仅剩乐以卿一人。
  
      第24中队拥有霍克iii型战斗机9架,义勇军方面,周大鹏亦率领24架战机升空朝着日机来临的方向开足马力疾驰。留下16架用以保护机场和首都。
  
      面对日军数量未知的来袭机群,弱小的中国空军,派出了此时他们所能动用的最强力量,迎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