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1451章 最后的金山卫

第1451章 最后的金山卫

金山卫,并没有像日本人想的那样轻易就占领。
  
  62师的表现,甚至出乎中国统帅部的意外,从获知日军从金山卫开始登陆的那一刻,云集军事委员会的高级将领们其实已经将金山卫的守军当成了弃子。
  
  那些在第三帝国战地记者眼中的“小草”无论如何顽强,其实,在大人物的眼中,已经注定了被牺牲,他们所有的牺牲,只是为已经进驻松江县城的第42军再争取半天的时间罢了。
  
  这不是大人物们冷酷,而是,有舍才能有得,相对于位于日军包围圈中的数十万精锐,别说金山卫一万守军,就是松江县城的第42军甚至正在紧急驰援松江的第67军和独立团以及第23集团军警卫团,合计超过四万多大军,也是从下达军令之始,就是可以被舍弃的棋子。
  
  而这一点儿,除了底层的官兵可能还不清楚,各师各旅乃至各团主官们其实是知道的。换做是他们坐上那个位置,可能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几万人死,几十万人生,这道选择题,是再简单不过了。
  
  大人物们,学会把个人感情抛在一边,从而做出最合理的选择。但战争,不是考试,亦不是下棋,输了,可以重来一遍,棋子还是原来的棋子。而战场上的那些小人物,是有生命的,他们有血有肉,有思维有情感以及牵挂。
  
  他们完全可以在发现自己被上层那些大人物遗弃或者是说已经完成战斗任务的时候选择撤退,哪怕是当了逃兵,那也是属于小人物们的选择。
  
  没人,愿意死去。躺在江南冰冷的泥地上,死去。他们,也想再看看爹娘,再看看这片蓝天,嗅一嗅家乡油菜花开的味道。
  
  可是,日本人不给活路了啊!一群群土黄色的鬼子在炮火中和机枪的扫射倒下,却仿佛怎么也杀之不尽,依旧犹如蚂蚁一般的日本鬼子在士兵们的视野里源源不断的从大船上坐上登陆艇向岸边驶来。
  
  从清晨到黄昏,一支又一支预备队被面无表情的湘军将领投入战场。小人物们从开始对死亡的恐惧已经变成了麻木,在众多战友的身体被日寇炮火撕得粉碎以后。死亡,在这片可怕的战场上已经不再让人恐惧。
  
  不管是日本鬼子死还是自己死,那都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
  
  湖南,虽然距离淞沪还很远,淞沪丢了,还有南京,南京丢了还有徐州,徐州丢了还有武汉,武汉之后才是长沙。湖南伢儿们由长沙一路行至淞沪,早已经不是两眼一抹黑的乡里娃了,他们走了小半个中国,走了小几千里路了。
  
  可是,这些没怎么读过书的乡里娃们依旧感到了彻骨的恐惧,这么多鬼子,如果都进了中国,中国还有活路吗?哪怕家距离这里再远,他们的坦克车和大炮也是开得过去的吧!尤其是在看到诸多同乡就这么死去,吃着辣椒长大的湖南伢儿们眼珠子都红了。
  
  等到下午的时候,日军登陆作战依旧进展不大,或许是松井石根向大本营狠狠告了海军孙子们一状,日军海军的飞机出动频率明显增多了。
  
  整个金山卫的上空的日军轰炸机几乎就没有断过,为数不多的炮兵们只得用最短的时间开炮然后寻找掩体撤离,而日军海军舰载机为了歼灭那些阴魂不散的中国炮兵甚至对村庄进行了轰炸。还好,方圆二十里的居民们早在战端开启之前就逃离了家园,不愿意走的也基本被62师官兵们用枪逼着离开。
  
  房子被炸毁了,人员的伤亡虽然不是太大,装备也没有损失多少,但炮兵却被牢牢的给压制住了。就算他们想顶着来自于天上的威胁继续炮击,那也是不能的,在中方指挥官眼里,炮,永远比人命重要的多。这是很悲哀的事,但却被所有中国军人所接受。
  
  因为,中国穷啊!如果炮没了,以后就没了,就得有更多的人去战死。
  
  至于最前沿的阵地,则是被十几艘护卫运输舰的巡洋舰和驱逐舰用舰炮给反复的犁了几遍,等到第三波第四波预备队冲上阵地的时候,其实早已经没有什么阵地了,除了一个个大弹坑以外。
  
  第三帝国战地记者甚至从望远镜中看到了中国军人干的一件极为“丧心病狂”的事,虽然这件事他基于人道主义并没有详细记录在他的回忆录中。中国军人在沙包尽毁,面对日本人冲锋的时候,竟然选择用阵地上战死的同僚的遗体垒成工事,将重机枪和轻机枪放在其中对敌人进行射击。
  
  (注:这并不是作者杜撰,事实上在淞沪罗店之战,也就是川军第26师和日军反复拉锯的战场上,失去工事的川军就用战友遗体垒成工事向日寇射击,击退日军数次,大量毙伤日寇。那是华夏历史上最壮烈的一幕,真实的体现了中华军人以我血肉卫华夏的铮铮誓言。第26师,能站着走出战场的,全师仅余600,战损率达百分之九十以上,随后的松江之战,领命支援松江的他们最终仅能出兵127人,但他们,依旧赶赴战场。请为他们致敬。)
  
  是的,第三帝国战地记者仅仅只是看到,在战友飞溅的血肉中,中国军人热血喷洒在自己的阵地上,但他并不知道,在死者为大传统精神延续的华夏,将战友已殁之躯垒成工事的中国军人心中之痛。战友已经牺牲,但他们却还要用他们的尸骨阻挡日寇的枪弹,还要让他们再为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尽自己的一份力。
  
  可以说,选择这么做的中国军人,几乎都是流着泪在向日寇射击,直到自己倒下,直到自己也变成工事的一部分。
  
  战场上的中国军人,流着血流着泪在英勇作战,望远镜里的中国指挥官亦泪流满面。
  
  战至黄昏,已经达到了军事委员会给出的阻敌时间期限,他已经可以选择撤退而不用担心违抗军令。更何况,前方不断战损的将士,那可都是他湘省的子弟兵。率军由长沙出发的时候,他可是向欢送的父老乡亲们承诺过,要把他们的父亲、儿子和丈夫带回家。
  
  但现在,他已经失言了,最少有百分之六十的兵就倒在前沿阵地上,连进入野战医院的资格都没有了。如果,他现在选择撤退,除了在登陆作战中损失颇大的日军会咬牙切齿的衔尾急追或许会造成更大损失外,这名著名的湘军将领则想的更远。
  
  在五十公里外的松江,第42军正在倾尽全力构筑阵地,可是,他们要抵挡的是远比他们面对的还要多的多的日寇。是的,能下到滩涂上的日军,最多不会超过两个步兵联队,但松江面对的,或许是
  
  一个师团还是两个师团,甚至是三个师团?一想到那个后果,湘军将领的头皮都不由有些发麻。无疑,川军第42军就算构筑了比他这里要完善的多的工事,但所遭遇的压力,却高得多。
  
  而且,做为高级将领,他知道,松江守军领的军令是:在松江阻敌三日夜等待援军抵达。或许,到了这个生死存亡的时候,军令不军令的已经不重要,无外乎就是从将军到士兵把命都丢在阵地上,可松江对于已经开始大撤退的淞沪大军之重要,完全超过了生命。
  
  第42军全军覆灭不过万余人送命,但松江若失,则数十万淞沪大军极难有人逃得脱包围圈。数十万中华最精锐之师若丧,那在短时间内中国将很难再组织如此多的兵力阻挡日寇南下。
  
  到那个时候,就算他带着剩余的将士回到家乡,又能怎样?家乡已经被日寇铁蹄践踏,家已经不在,等待儿子丈夫父亲的亲人们又会身在何方?
  
  咬着牙、红着眼,将手枪拍在指挥部石桌上的湘军将领命令前线:继续阻敌至深夜12时,敢退者,杀!言退者,杀!作战不力,丢失阵地者,杀!
  
  “三杀令”令中国军人在不可能的逆境中一次又一次顽强的守住阵地,他们用战友之身垒成堡垒,他们用自己当成可以移动的炸药包,浑身绑满了手榴弹,躲藏在泥地里,当日军辛辛苦苦从大船上运下的坦克车蹒跚着开至战场前沿,那些“活着”的炸药包就会将坦克变成一坨冒着“热气”的废铁。
  
  从日军海军的掠过滩涂低空对中国阵地用机腹机枪猛烈扫射的舰载机往下俯瞰,那中国阵地前沿一堆堆黑乎乎冒着“热气”的废铁就犹如一坨坨
  
  那是,一位返回航母的日军海军舰载机中尉向他的舰长亲口描述的,不过这一次,没有海军传统式的对陆军马鹿们的嘲笑,唯有一脸的慎重。
  
  中国人,很明显没有任何可击毁装甲的重武器,唯一有威胁的山炮也被在乡野中不断在天上巡逻的同僚们压制的极少向滩涂阵地发动攻击了。
  
  可是,摆在他视野里被击毁的装甲车,最少也有二十多辆。
  
  日本海军中尉只看到了结果,便感到了惊悚和慎重,但他并不知道,每一辆装甲车被击毁的背后,是超过十名甚至二十名中国军人的战殁。
  
  日军的步坦协作虽然很渣,但并不代表你就可以毫无顾忌的抱着炸药包冲向坦克并将之送上天。首先得有人吸引装甲车的火力和随行日军步兵的注意,藏身于泥地里的士兵才有机会和装甲车同归于尽。
  
  日军不擅夜战,但并不是说不敢夜战,流血流痛了的日军同样打出了真火,不计血本打出的照明弹将中方阵地照成一片白地,战斗从黄昏一直延续到深夜。
  
  一直到湘军将领命令坚持到的凌晨,在趁着日军舔舐伤口的时候,中方守军收缩兵力,缓缓后撤,但留下的一个负责阻敌掩护主力撤退的步兵营,直到天亮,也未见有人归队。
  
  在二十多里外等候的湘军将领,一夜之间青丝变霜华。
  
  哪里来的什么主力?一个步兵师,守卫阵地一日夜后,两个半残步兵团加在一起,也不过一个团的兵力。主力,都丢在了金山卫。
  
  最后那个步兵营,虽无人能退回,但他们,又将日军生生挡在滩涂上半夜。据有躲在海边树林里的渔民们后来描述的,中方阵地的枪声,一直到清晨,日寇数十架战机和十几艘舰艇舰炮悉数出击,才彻底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