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1371章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第1371章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不过此刻,并不是疯狂提速进攻的日军和有些沉默的中国守军是这片天空的主角。
  
  在中国守军于数万中国民众的眼皮子底下将日军两翼佯攻的数十名扛着炸药包的爆破兵打得尸横片野之际,人群中走出十几个穿着中式青色旗袍,盘着中式发髻,脸上却不着粉黛的女子。
  
  这些女子都身形曼妙,一看就不是寻常人家的女子,但个个却是神色庄重朝大楼这边微微一福,这搞得民众们有些莫名其妙。这些个女人是想搞什么?
  
  有眼尖的,不由大吃一惊,这些女人中,竟然有两个是上海大世界的台柱子,是大上海娱乐圈中有名的角,一个月能出场一次就算是不错,就连一些大佬见她们,说话都得客客气气。没想到,今天竟然不施粉黛抛头露面跑到这个危险的地方来了。
  
  这地方当然危险,别看日军不敢用飞机丢炸弹不敢用重炮轰击,但枪弹无眼,当两军打出真火来,谁也不敢保证就没有子弹不飞过来。可以说,站在河边的数万人就算是看热闹,那可也不和后世的看球赛一样,那是拎着脑袋在看热闹。没看租界的那帮日不落帝国的驻军们都躲在工事后面探着脑袋在看嘛!
  
  但这帮平时只有非富即贵大佬出现她们才会出现的大明星们怎么跑这儿来了?
  
  “各位乡亲父老,自七七事变以来,从华北到淞沪,日寇一再犯我河山,欣闻我国军将士于此地和日寇对决疆场,小女子等手无缚鸡之力,无法助将士们提刀守卫家乡,别无长物唯有歌喉尚可,故特来献歌一首,以激励前线将士奋勇杀敌,复我大好河山。”领头的一个面如皎月,身材婀娜多姿的女子脆声吼道。
  
  数万民众沉寂片刻,爆发出一片掌声:“好!”
  
  对于这些娱乐圈混的女子,他们这些多为贫苦阶级的人谈不上好感,但也说不上恶感,两者其实是井水不犯河水犹如两条平行线的生活,如果不是战争出现,基本不会发生任何交际。但在这一刻,他们却是有一个共同的身份——中国人。同一个身份做着同一件事,为对岸和日寇苦战的中华军人加油鼓劲。
  
  必须大声喊好!那声音,可比在大剧院里喊好要高多了,直上云霄。
  
  “鼓来!”领头女子一声断吼!
  
  想来也是早就准备好的,几名大汉抬着一张大鼓直上苏州河南岸防波堤,防波堤放不下那张足有八仙桌大小的大鼓。七八个青年学子从人群中奔出,以肩膀扛起大鼓。
  
  领头女子除去鞋袜,在女子们的簇拥下踏着青年人的肩膀上得鼓面,顿足几下,随着“咚咚咚!”鼓声闷响,再度吼道:“今日,百米之外我中华之军与日寇血战疆场,我等中华之民便以青年为鼓,女子为槌,送君一首《大刀进行曲》”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二十九军的弟兄们,抗战的一天来到了!
  
  抗战的一天来到了!前面有东北的义勇军,后面有全国的老百姓。
  
  咱们二十九军不是孤军,看准那敌人,把他消灭!把他消灭!冲啊!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杀!”
  
  已经由著名作曲家麦新在8月因为有感于第29军长城之战和七七事变创作而出,并在9月于上海大剧院演出过的《大刀进行曲》对于在场的中国人们来说也不算陌生。
  
  清脆的女声先完整的歌唱一遍,整个南岸鸦雀无声,包括租界驻军,无不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身穿中式旗袍盘着中式发髻的美丽女子,就在哪个以中国青年为鼓架的大鼓上怒踢双脚敲击鼓面。“咚咚咚”的战鼓声中,只听她用尽生平最大力气怒吼:“大刀……”
  
  “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聚集在她身下大鼓边的女子们齐齐怒吼。
  
  相对于对岸的枪炮声,她们虽然已经竭尽全力,但声音依旧显得孱弱。
  
  可是,中国人,不止她们这十几人,是很多人。
  
  “大刀……”
  
  “向鬼子们头上砍去。”
  
  “大刀……”
  
  “向鬼子们头上砍去。”
  
  先是几十人,继而几百人,后来便是几千人几万人。
  
  数万人随着那名女子以身做槌敲击的节奏,纵情狂呼:“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声音之隆,就连先前四行仓库守军制造的惊天一爆也略有不及。
  
  就连距离此地已有十几公里远的日军上海派遣军司令官松井石根都疑惑的抬头向这边张望,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
  
  人群之中,身着青黑色长袍的杜月笙猛地握住了自己的拳头,指甲刺破了皮肤,殷红的血从指缝中缓缓流出,他也恍然未觉。他没想到,身为始作俑者的他,或者是说,身为执行者的他,也会被这一幕感动至此。
  
  他知道,从这一刻开始,整个上海,不,整个中国,都会同时怒吼着一个声音,“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遥望东南,上海地下皇帝的目光中有感激有敬佩亦有惊骇,他实在不知道那个曾经在他看来只是凭借运气登上一团之长宝座的地二代胖子的脑子里为什么能装着这么多匪夷所思的主意。
  
  让剧院名伶在战场上带领民众高声歌唱,将民众和军人的抗日决心提至最高,他是怎么想到的?想起昨日刘浪电报于他,提出这个建议,他这个掌控着数家大剧院的大老板还有些犹豫,让歌女去战场上献唱,将灯红酒绿搬上战场会不会被愤怒的民众给赶出来。但现在看来,却是高明得不能再高明的一招。
  
  数万民众的歌声,虽然到后来仅留一句,但就那一句,却是吼得连他都热血沸腾,只想跟着他们一起,振臂高呼:“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在场的中国人都相信,自己绝不会忘记这一天,百米外是将士和日寇浴血拼杀的战场,而那名身姿曼妙原本高不可攀的女子,却以己身做槌,以雪白之足怒敲战鼓,带领着数万人高呼着“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那,究竟是怎样的一种风情,又是怎样的一种壮烈,让人就算是回想,也忍不住浑身战栗。
  
  战栗至热泪盈眶。
  
  那是中国男人和中国女人共同奏响的对日寇不屈的战曲!男人不屈,女人,亦说,不!他们的孩童,也同样,用稚嫩的声音说,不!
  
  他们不知道,从这一刻起,他们的后代,在数十年后,亦会对倭寇之产品,说,不!
  
  祖先的仇,不能忘!
  
  刚刚将自己心爱的象牙烟斗从地上捡起来的斯马莱特准将再次被山呼海啸般的中国民众歌声震得将本就折成两半的烟斗丢在了地上,听着耳边传来的犹如惊涛骇浪一般的歌声,日不落帝国准将对站在自己身边的法兰西和美国两国上校说了一句:“日本人,这次办了件蠢事,当四万万中国人团结起来,这世上,就没有国家能击败他们,包括我们。”
  
  斯马莱特可能没想到,他真的是一语成谶,这场战争的结局不光是日本人败了,多达五十几个国家在世界警察的率领下和新生的共和国在那片冰雪之地鏖战三年,胜利也并没有属于他们。贫穷但团结的共和国以一己之力将所谓的联合国挡在了国门之外,从那一刻起,这世上再无任何一个国家敢小看中华民族。
  
  他们最大的胆量,也就敢在海岸线边上轻哼着“我就蹭蹭不进去!”因为,一旦进去了,恐怕就出不来了。被共和国在北方的冰雪中狠狠教训过一顿的世界警察这方面可是很谨慎的。小三和小猴子也用鲜血向世界证明过,中国人一旦狠起来,连自己都怕。
  
  高亢的歌声响彻云霄,楼外的日军脸色难看至极,可他们语言实在太过贫瘠,只能“八嘎!八嘎!”的乱叫,在骂人这一点儿上,中国随便派出一个省的小孩童,都能在骂战中占得上风,谁让小日本从中国唐朝偷师学艺的时候没学好,偷回去个鱼生吃法就一直当宝一样流传到现在,那玩意儿其实连中国人自己都忘了。
  
  楼内的中国人却是个个激动得热泪盈眶,个个跟打了兴奋剂一样嗷嗷叫着要杀鬼子,如果不是瞅着日军还有四辆坦克车,雷雄这样的冲动型差点儿就拔出大刀翻身冲回去真的来个“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了。
  
  还好,他已经不是个大头兵,是个率领着140多人的连长。
  
  日军的四辆89坦克已经抵近到100米的位置,四门57毫米坦克炮也已经开火两轮,将街垒上的沙包炸得沙土横飞,甚至还有一发炮弹正中窗口的沙包工事,打出了一个大大的黑洞,一挺轻机枪也被炸坏,两名射手直接被炮弹炸飞,鲜血染红了沙包,进攻日军的淫威一时无两。
  
  仓库中的守军不是没有射击,但无论是轻机枪还是重机枪打在坦克上只是火花四溅却对这种装甲厚度达30毫米的坦克毫无作用,甚至对于藏在其后的那些日军步兵也无可奈何。
  
  差不多300米的距离,也就几名日军步兵被跳弹击伤,惨叫着倒在一边然后被日军的救护兵给拖走,但这,已经是大楼正面守军的唯一战果了。
  
  “都给俺躲好了,瞄准小鬼子的步兵打,小鬼子的坦克有机关炮招呼。”已经退回楼中的雷雄目睁欲裂怒吼着。
  
  话音未落,一楼和二楼的四个沙袋工事里探出长长的机关炮炮管,正对着日军队列。
  
  “咚咚咚!”可怕的闷响声在战场响起。
  
  尹藤善光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如纸。
  
  中国人的机关炮,不仅还在,而且,比先前还多了一门出来。更可怕的是,他们一直藏着,直到坦克进入了100米的距离才开始射击,在那样近的距离,坦克,就是个大靶子,想逃都逃不了。
  
  战场上已经检验过,89中型坦克30毫米装甲,在500米以内,不仅抵挡不住中国人37毫米战防炮,也抵挡不住20毫米机关炮
  
  他现在只希望,坦克带着步兵继续快速前进,抵近中国人机关炮的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