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1292 又来敲竹杠了

第1292 又来敲竹杠了

    未来大将那自然是开玩笑的话,这一片因为是庆功宴早已是被插上了一圈火把,还燃起了几大堆篝火,早已把山谷照得不说亮如白昼吧,视线也是极为清晰。
  
      但戴着伪装穿着蓝色军装的小勤务兵的身影却真的是在灌木丛中极难被发现,那还是在他们早已知晓其躲在那里的情况下,如果换成是不知情的敌人,如果不走近十米刻意搜索,自然是极难发现。
  
      这种伪装倒不是什么新鲜事,红色部队也习惯于在头上编织草环插上树枝枯草来伪装自己,可是,远没有如此方便,而且还可以增加防护。
  
      “哎呦!这个玩意儿好,比咱们的军帽可省事多了,连草帽都不用编了。刘团长,我向你道歉,我和叶团长向你保证,以后一定规定所有战士打仗的时候都戴钢盔。”“李云龙”的个性极为直爽,连认错都认得比别人快一些。
  
      “哈哈,王副团长,我要的可不是你向我道歉,我要的可是你的保证。你可不能骗我,日后再和日军作战,你和叶团长以及三位营长,都必须得佩戴钢盔。能做到的话,这杯酒我就和叶团长喝了。”刘浪哈哈笑道。
  
      刘浪之所以如此坚决的提出这个颇有些古怪的要求,是刘浪知道,这位叶团长之所以牺牲,就是被日军子弹击中头部,那个要害部位中枪,别说在那个时候简陋的医疗条件,就是在未来,那种伤的致死率也高达百分之七十以上。
  
      钢盔,虽然对正面射击的子弹很难防御,但对于从两侧射过来的子弹以及炮弹片,还是可以利用弧角产生一定保护的,可以有效的降低因为头部受伤而致死的情况。
  
      而第十八集团军战时不戴钢盔更则喜欢戴军帽,原因是战争的前期压根没有钢盔,到了中后期又是敌后作战,中国北方天冷,棉布帽子更加保暖,就算缴获钢盔也不愿意戴了。
  
      到了解放战争以及在中国北方的那个小国的土地上和美国大兵做过一场后,共和国将帅们还是认识到了钢盔的重要性,从那以后,钢盔就成了共和国红色部队的制式装备。
  
      “这个,我可以代替他们答应你,不光是772团,我386旅也会要求全旅做到这一点。”未来大将插了一句,尔后接着来了一句:“来,来,小叶敬的这个酒你先喝了。”
  
      显然,到了这个时候,这位还未忘记他的初衷。
  
      刘浪满足了他的愿望,一口干光碗中的酒。
  
      “来,来,你独立团和我386旅在这一仗不仅是配合默契,更是打出了生死之谊,为了你我两军的友谊,我敬你刘团座一杯。”未来大将这是压根不准备让刘浪缓过劲儿的节奏。
  
      “那,我也给陈大哥你提一个要求?”刘浪微微一笑。
  
      “哈哈,你倒是个操心的人,你说。”
  
      “这次晋东之战,386旅虽然装备远逊我独立团,但战斗精神却丝毫不逊,甚至犹有胜之,但我却发现有一点不足。”
  
      “但说无妨。”
  
      “386旅官兵战斗意志极强,每每冲锋之时,其连排级指挥官都冲锋在前,士气极旺,这很好。但我却看到有营级以上军官甚至副团级以上军官竟然都身处一线,我觉得,甚为不妥。”刘浪说道。
  
      “刘团长,这就是我红色部队和你们白军,哦,不,是国军的不同了,我们当官的不怕死,才能让战士们不怕死,才能打胜仗。要是当官的都怕死了,那还不是大家伙儿一拍屁股扭头都跑了?”“李云龙”又大大咧咧的插话了。
  
      如果换成别人,对于这位不停质疑,刘浪说不定还有些不爽。
  
      但这一位,不光是未来荧幕上“李云龙”爽直的个性让刘浪很喜欢,更关键的是,他还不是空口白话,而是他向来都是这么做的。从当排长开始,这位就是端着冲锋枪冲在最前面,一直到他当团长,都这个习惯。要不然也不会获得“王疯子”的称号了。
  
      之所以成为是中高层军官中仅存的那几个,不是因为他不够勇猛,而是运气足够好,几次被子弹重伤,甚至连脑袋上也挨过一枪竟然也神奇的恢复过来了,而且还没留下后遗症。要不然,日后也没有被妻妹爱上的故事了。
  
      “嘿嘿,王副团长,我问你,如果你做为指挥官,冲锋在前,结果战死了,只能是你的副手或者下一级干部来接替你的位置,但他的能力暂时又还达不到你所指挥的兵力部署,你觉得,最终的结果,会不会比你还活着的时候要更好?”刘浪微微一笑反问道。
  
      “这。。。。。。”
  
      这反问句可算是把这位给难住了。
  
      他很想用一句“革命自有后来人”来反驳刘浪,确认自己不怕牺牲的决心。可是,他不能说副手和下一级干部的能力比他更强,那可就在质疑首长们选人任命的问题了。可若是能力不如他,那后来人造成的后果可就和刘浪所说的一样,要严重了。
  
      而在战场上,任何差池都造成的是成百上千的士兵死伤。
  
      他死,不可怕。可怕的是更多的士兵陪他去死。
  
      而这个问题,虽然也有人提过,但在红色部队里,素来是以“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完成任务”为口号来鼓励广大官兵,总不能对士兵说不怕牺牲,而对高级军官们说你们不能死,得躲后面吧!所以,这个问题,他从来还未如此深想过,如果不是刘浪抛出这个问题的话。
  
      不去一线,不能率领士兵冲锋,这不符合他的个性以及红色精神,但去一线,刘浪所说的也很有道理。从坐上指挥官位置的那一刻,他的命已经不属于他自己一个人的,而是麾下所有官兵的。
  
      “而且,寻军团长的事你忘了,他如果不牺牲,或许第十八集团军又多了一位战将吧!”刘浪见这些红色将领们纷纷陷入沉思,又给他们狠狠的加上了一把火。
  
      刘浪所说的寻师长,可是红色部队最天才的将领之一。年仅21岁即担任红色部队红7军团军团长,是红色部队中最年轻的军团长,比年少成名后来成为第三元帅的林还要年轻4岁当任,未来的第一大将粟大将那时也不过只是他的参谋长。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卓越的将领,在一次战斗中为抢占制高点,竟然率队冲锋,最终中枪伤重不治。而为了将倒在所有人最前方的他抢回来,刘浪很清楚的记得军史来自时任敌第2团团长战后向上司王耀武的汇报记载:“在我重机枪凶猛的火力面前,红色士兵却像是疯了一般向我部发起冲锋,成连成排的灰色,倒在重机枪前方三百米处,直到我看到有十几个红色士兵抬着一个人离开阵地,他们才停止了这种近乎是主动寻死的行为,我想,那应该是他们的高级军官。”
  
      虽然包括当时的国府部队也无法统计为抢回被机枪扫中腹部重伤昏迷的高级红色军官红色士兵战死多少人,但刘浪根据当时战场上国府军队轻重机枪的配备,以及红色士兵悍不畏死的精神,估算他们最少也付出了一个步兵排的伤亡。
  
      其勇可嘉,可是,他恐怕也不知道自己其实是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
  
      将军,不是不可以拼命,但,同样要明白自己身负之责任,不到万不得已还是首先得活着。
  
      显然,“疯子战将”很灵活,他终究还是想的通刘浪所说之关键。
  
      一时间,这位战将的脑门上冷汗涔涔而下。
  
      “所以,陈旅长,我希望高级指挥官在战时不能轻易去一线,他们应该呆在他们应该呆的位置上。他们是战士,但也是特殊的战士,他们是所有战士的大脑,手足而残尚不致命,但大脑一亡,却是全身皆亡。如果形势危急,必得大脑拿出牺牲之勇气,定然也是不惜此身。”刘浪再度说道。
  
      “好,你这个建议,我会向师长和政委汇报,如果可以,我希望写入军中条例,团旅级以上主官,不得轻易上第一线。”未来大将虽拧着眉头,但很爽快的点点头。
  
      想来,做为中国第一军校的高材生,战法向来是极为灵活的这位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只是红色部队传统如此,他反而不好提。现在有刘浪这个在晋东一战中才华横溢甚得刘师长欣赏的家伙说了,他却是正好可以提了。
  
      见未来大将答应了,刘浪的心事也去了大半。或许,因为此,眼前这四位在曾经时空中一一阵亡的优秀指挥官就能不再牺牲,为卫国战争做出他们应有的贡献。
  
      接下来,自然是继续喝酒。
  
      可惜,未来大将的野望还是没有实现。
  
      连他在内386旅6个人,倒了两对半,某酒桶还是脸不红心不跳的坐在座位上稳若泰山。
  
      “老弟,听说你明天就要给你的独立团有战功的官兵发自制的奖章?”已经有些醉醺醺的少将问道。
  
      “没错。”
  
      “不知道能不能给我386旅的有功之臣也来点儿,你知道的,老哥穷啊!对了,听说你那一等功奖章还是金子做的,是不是?”
  
      。。。。。。
  
      下一刻,浪团座倒了。
  
      这会儿,必须醉。
  
      再不醉,竹杠都要被敲破了都。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酒不醉人人自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