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1178章 没有遗忘

第1178章 没有遗忘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抗战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
  
  第20师团做为甲种常设师团,配属的有180辆汽车左右,而这些汽车绝大部分都配属给了第20辎重联队。
  
  只是,连刘浪都没想过还有如此美事,日本人会没有在绝望之机将卡车和油料炸毁,当他一踏足县城,带着狂喜之色的刘大柱拉着他去往东城空地上整整齐齐摆着160辆卡车。
  
  实在是火力排火力全开的“希特勒电锯”太猛了,把近500名匆忙武装上的日军担架兵扫了个尸横片野的同时也彻底打寒了东门守军的心。唯恐跑得不够快被中国人可怕的机枪追上,又哪里还顾得上去炸汽车和油料了?
  
  事实上,负责守东门的日军辎重中队中队长还真的命令几名士兵在一个伍长的带领下去炸毁汽车和储存的油料,但他并没有想到在他下达向城中撤退的那一刻,整个辎重小队最后一丝斗志就已经丢回了日本本岛。
  
  在听到中国人吹起冲锋号的那一刻,带队的伍长带着几名士兵根本连进都没进停车场,直接选择了跑路。就算违抗军令会被处以极刑,但那也得有资格活到那个时候才行,更何况中队长也不一定在中国人如此凶猛的攻势下就能活下来呢!
  
  很明智的日军做了很明智的选择的同时,也把整整160辆卡车留给了中国人。
  
  有了这玩意儿,可比刘浪先前想的光靠三蹦子将一团一营运到石门强多了。三蹦子在山路上的机动能力比日军这种五吨装载能力的大卡车强,但在公路上可就差一些了,更关键的是,石门除了日军中将川岸文三郎这厮的脑袋让刘团座颇为向往,最重要的是石门储存的物资。
  
  做为整个第20师团的大本营,肯定比井陉县城还要肥得流油吧!已经笃定“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的刘团座这会儿心里装的,已经满满的都是打家劫舍的心思。
  
  100多辆大卡车,妥妥的可以装几百吨的物资回家,抢得日寇只能光着屁屁回家找麻麻。
  
  卡车驾驶员不用操心,独立团所有官兵,在这几年的训练里,有一项重要训练内容就是熟练驾驶三蹦子。三个轮的三蹦子都能开溜吧,更何况原理都差不多的四个轮卡车?这个时期又没有设卡查驾证的警察?
  
  无证驾驶的刺刀营官兵们陆续发动了卡车,简单的操作后刘浪确定他们不会带着人员武器装备掉到山沟里,命令已经提前五分钟集结到位的红色部队上车。
  
  当然了,刘浪还是严格规定了速度,每辆卡车的时速不得超过20码。他可不想精锐的红色部队折损在车祸里。
  
  不过,参与石门之战的部队出发的时间最终还是向后推迟了半个小时,在一向谨慎的邓政委的提议下,686团和343旅旅部警卫连全部换装。
  
  步兵全部换装成纯日式装备,每个步兵连加上以前的捷克式轻机枪,装备的轻机枪数目达到12挺,以前只有步兵营才有的重机枪,现在下放到每个步兵连一挺,营部直属的重机枪连更是拥有重机枪8挺,一个步兵营重机枪高达11挺堪比日军的一个步兵大队。掷弹筒也下发到每个步兵班一具,一个排达到3具掷弹筒,也就是掷弹筒操作还不算熟练,否则,一个步兵排3挺轻机枪3具掷弹筒的火力绝对吊打日军一个步兵小队。
  
  而考虑到石门之战的特殊性,为保卫师团部日军或许会负隅顽抗,会有残酷的巷战,343旅警卫连则换装为以近战为主的冲锋枪和驳壳枪,警卫连150人,拥有花机关冲锋枪80挺,步枪50杆,驳壳枪60把,100米内的近战火力远超日军一个步兵中队。
  
  除了枪换装,跟随步兵一起的再次一分为二的独立团炮兵营携带了山炮4门,步兵炮4门,82迫击炮8门,37毫米速射炮1门,合计达到17门炮。就这炮,不说多,吊打两个步兵大队是没问题的。这还没加上主要用于防空的20毫米机关炮。而日军在石门,还有两个步兵大队吗?显然是没有的。
  
  刺刀营自然就更不用说了,半自动步枪和索米冲锋枪不管野战还是巷战火力都是吊打日军的存在,他们只需要补充弹药即可。
  
  除了每名士兵自身携带的150发子弹,跟随他们前进的一个辎重连,足足携带了各种机步枪子弹二十万发,92步兵炮炮弹400发,迫击炮炮弹1000发,山炮炮弹300发,37毫米速射炮炮弹100发,20毫米机关炮炮弹3000发,光是装卡车,都装了十车。
  
  用得知自己部队即将换装的意得志满的陈旅长的说法,就他现在的装备,别说让他去打石门,就是北平日寇的华北派遣军司令部,他都敢去触一下寺内寿一的霉头。
  
  那个嘚瑟劲儿就别提了,刺激得另外一个陈旅长差点儿自己动手抢了军火库。未来军神只得用16挺重机枪和24挺轻机枪把他给安抚下来。
  
  整个井陉县城军火缴获的重火器就这样去了一半,不过,都是聪明人,刘浪对于这帮穷怕了的老前辈们“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你唱红脸我唱白脸占便宜的行为基本视而不见。
  
  他当然知道,这帮将军们不是要占他刘浪的便宜,独立团有自己的装备体系,除了子弹,这批日式装备他完全用不上。129师这是已经考虑到了战后各方利益分配的问题。
  
  晋东前线可是有高达十万的中国军队,除了129师和第十七师,尚有独立团所属已经在今天抵达前线的川军第22集团军,隶属于中央军的曾万钟的第三军,西北军孙连仲的第26路军,冯钦哉的第27路军。
  
  这一战如果功成,不管是独立团还是129师,谁也不能独吞这个功劳。想独吞的,都将成为众矢之的。
  
  打仗的时候,若不是逼到一定的份上,恐怕大家伙儿没那么积极迎着日军的炮火拼了小命,但分功劳的时候,将军们还是很能赤膊上阵的。谁敢动他的那份奶酪,人家就敢拼命。
  
  那玩意儿可不光是什么物资什么缴获,而是一个名头和面子,谁都愿意成战胜之将而不愿意做败军之将不是?当然了,晋东一战,这帮国军将领们倒也没人掉链子。
  
  不管是现在这个时空还是曾经时空,不管是中央军还是西北军还是川军还是晋绥军或是红色部队,纵死伤惨重,也依旧在死战。说实话,没有南线的重兵防御,没有娘子关正面防线硬抗死顶,没有十七师付出的巨大牺牲诱敌,刘浪就算是诸葛在世,也是无法打出如此辉煌一战的。
  
  换句话说,这场战役的胜利,还真不是独立团和129师两支部队就能获得的,那也是晋东前线十万大军的战果。哪怕他们其中大部分人都还蒙在鼓里,根本不知道自己就这样躺赢了。
  
  红色将领们正是深知这一点,所以才借着加强火力继续战斗的由头,将重火力装备先分上个七七八八,到时候,就算前线司令部的头头脑脑们有意见,谁还能把这些武器再追回来不成?
  
  反正直到现在,在未来军神的提议下,两军一天加上大半夜的战绩都还没有向晋东前线司令部汇报,或许等到明日天亮所有战斗已经明朗化,第20师团从师团长到小兵都已经在劫难逃,需要全线大反攻的时候,才会将战斗汇报报至司令部。
  
  凌晨2时15分,刘浪率领着警卫排和刺刀营还是开着三蹦子打头,后方隔着两里路,陈旅长率领着他的343旅警卫连及686团2200人则全体以30人一辆汽车的规格坐上了70多辆卡车,辎重连人员连各类辎重装了10辆车,空着40多辆,总共130辆卡车从公路浩浩荡荡地开往石门。
  
  而由张儒浩率领的另一支负责潜入日军炮兵联队防线的部队,却也没有想象中掩饰行踪,两个壮丁营连队其实就是蓝军的第一第二中队,全部日式军装及装备,带着五车罐头和五车各类补给加上一部分人员乘坐的三辆卡车,共计十二辆卡车在步兵左右随行下大摇大摆的沿着公路开往娘子关前线。
  
  极为标准的日军辎重部队行军方式。
  
  “反战同盟”副秘书长小泉同志则一身日军少尉军装意气风发的坐在第一辆卡车驾驶室里,在大日本帝国军队混了好几年才搞了个上等兵,没想到一加入中国军队,就穿上了少尉军服,虽然现在还是个假的。但刘团座可是承诺过,这一仗打完,他的军衔就是中华革命军少尉,他将亲自给他授衔。
  
  未来大将则率领一个步兵团和三个步兵营的大军紧随其后,所有重装备都由剩余的十八辆卡车运输,四十里山路,他们将在四小时后抵达三十里外,然后抛弃各类辎重进山,就等着那支全员穿上日军军服就如同日军一样的友军打开日军防线缺口全军直扑日军炮兵联队防线。
  
  当听到刘浪在三年前就已经组建了一支从服饰到装备再到语言和行为模仿都类同于日军的蓝军部队时,未来大将都已经没话说了。
  
  从三年前就开始算计日本人,这种程度的未雨绸缪如果都还打不了胜仗,那还真是见了鬼了。
  
  一盏盏明亮的车灯将整个庞大的车队存托得犹如一条鲜活的巨龙,在山路上蜿蜒而行。
  
  坐镇井陉县城负责总指挥的未来军神站在井陉县城外六里地雪花山主峰,亦是第17师第五连全军覆没的山头上,看着这一幕,亦有些忍不住眼含热泪,心潮澎湃。
  
  冲着被工兵们寻找到的埋葬着绝大部分第17师第五连官兵遗体的防炮洞位置行了一个庄严的红色军礼,并赋诗一首:
  
  “万军血战娘子关,炮火雷鸣烟雾间;
  
  烈士英灵还驻足,同观子弟复河山。”
  
  这首诗,在数十年后,被镌刻于雪花山主峰第十七师抗战英烈纪念碑之后。
  
  第十七师师长赵寿山去世后请求将自己葬在乏驴岭主峰,他既可以伴随乏驴岭数千战死之麾下,亦可遥观雪花山主峰。而数十年后已进入耄耋之年的西瓜每观之,必泪涌如泉。
  
  他的兄弟们,终究没有被遗忘,不仅仅只是他的娃。
  
  共和国,不会忘记,中华民族,亦不会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