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603章 红色班长的绝望
不知道为什么,哪怕大辫子姑娘对刘浪恶形恶状,还把刘浪给捆成了“年猪”,刘浪竟然对她没任何恶感。
  
  这让刘浪也颇为莫名其妙,难不成死胖子骨子里还有受虐基因?把他都给传染了不成?
  
  又或许说,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就那么奇怪?
  
  刘浪也无法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干脆也就不想了,不走路还不好?虽然这坐滑竿的方式有些奇怪,但这种程度的捆绑对刘浪来说实在太小儿科了,干脆就当一种锻炼吧!
  
  于是,除了途中有三急需要呼喊一两声外,其余时间刘浪都是个沉默的胖子。
  
  唯一悲催的就是那四个身形有些瘦弱的红色战士,长期的营养不足和前期数月的大战已经让他们孱弱不堪,这会儿还要抬一个二百斤的胖子走上二百多里路,真是要了小命了。
  
  到了后来,那个叫川子的小班长也亲自上阵,最终却都在胖子夸张的体重面前败下阵来。
  
  直到两天后,顽强的红色战士们终于抗不住了,沉默的胖子被松了绑,不情不愿的开始用腿丈量着剩下的一百来里路。
  
  看着刘浪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大辫子姑娘差点儿没气晕过去,敢情她绑了这皮粗肉厚的货两天,他就爽了两天,愤愤然的拿起树枝又照着刘浪肥厚的臀部狠抽几下,刘浪抱头鼠窜。
  
  特奶奶的,幸好没带山鹰和鲁山东那两个货来,如果被他们看到神武无匹的刘团座竟然被一个大姑娘打屁股,那。。。。。。日后独立团的官兵会不会看团座长官的时候第一眼永远会落到屁股上?
  
  有些庆幸的浪团座用屁股想,也知道,那不是可能,而是一定能。
  
  大辫子姑娘压根儿就没注意以川子为首的几个红色战士的怪异眼光,反正就是觉得打眼前这个胖子,她很爽。
  
  看着刘浪逃的挺开心和大辫子姑娘气笃笃的发脾气,有些郁闷的红色班长追上去一脚踢在刘浪屁股上,“白狗子,快走,谁让你躲的?”
  
  卧槽,大辫子打打也就罢了,咋你们还跟上了?刘浪也有些不爽了,回过头看着这几位。
  
  当然了,刘浪并没有生气,他们都是老爷子的战友,而老爷子当初在根据地的战友,能活到共和国成立时候的,不超过一个班,而他给刘浪回忆描述的时候,他和附近十几个村一起参军的乡邻们,超过了一个营。
  
  这些人,很有可能都被镌刻在那座高高的人民纪念牌上,刘浪也不知站在那座碑前默然凝视过多少次。他们,都是为国家和民族献出生命的人,被这样的人踢上一脚,再不爽,也只有忍了。
  
  一路上连续经过了几个红色政权县的辖区,刘浪也是第一次真正的走进了这个时代的老区,相对于未来参观博物馆,真正走入这个时代的刘浪显然看得更加真切。
  
  不管是农民还是军队,都很贫穷很落后,但是人们脸上的笑容却很真实,红色政权给予的人人平等的理念的确是这个时代对于普通民众来说最先进的理念。
  
  物质和精神之选,绝大部分人往往都会说只有有了物质基础才会去考虑精神,这话倒也没什么错,如果连肚子都吃不饱,谁还会去关心什么平等不平等。但人们还是忽视了,人是动物,但却是这个星球上最高级的动物,他拥有其他生物没有的智慧,有了智慧就有了精神,物质,其实有些时候不光糊弄的是肚皮,也是为了满足精神需要。
  
  智慧人类对精神的需求绝不低于物质,甚至要远高于物质,有些时候,甚至还要高于生命。
  
  至少,刘浪能从身边那几个红色战士的眼神里,看到了一种叫做信仰的东西。
  
  一个有了魂魄的军队,无疑是这个世上最可怕的军队,哪怕他们手中的武器很差劲。
  
  一共五个红色战士,除了做为班长的川子拿的是一杆破旧不堪连枪栓都是用麻绳栓着的老套筒,其余四个拿的有猎枪有鸟铳,甚至还有个干脆就拿着一杆标枪,腰里插着一把刀头微勾的柴刀,这也算是全副武装了吧!至少在白刃战的时候,他比一般人还多一把刀,能占些便宜。
  
  如果,他们能多些更先进的武器,或许,他们在一年半以后不至于败的那么惨,或许,他们还能多保留点儿精锐北上陕北可以狠揍小鬼子。
  
  刘浪透过这几个衣衫褴褛的红色战士,仿佛看到了那条被染红的湘江,那是老将们心中永远的痛,就连刘浪的爷爷,也从未对刘浪提过那次战役半个字。
  
  “白胖子,你看什么?我可警告你,像你这种人,我们可以不经上级请示,就枪毙你的。”川子被刘浪有些迷茫的眼神看得浑身汗毛一竖,抬起枪口对准刘浪,厉声吼道。
  
  刘浪给他此时的感觉,就像是一只刚从打盹中醒来的老虎。
  
  刘浪突然龇牙一笑。
  
  不知为什么,他在这些红色战士身上看到独立团新兵连的影子,他们现在还是菜鸟。
  
  “嘿嘿,大哥,枪不是你这么用的。”
  
  在红色班长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在他瞳仁里就看到两米外的胖子脚步一错,身形就像一条滑腻的泥鳅,奇异的一扭,就转过身向他袭来。
  
  白狗子要狗急跳墙。红色班长反应很快,右手食指迅速扣上扳机,左手拉动枪栓,只是当瞄准时,却发现狗急跳墙的胖子身形又是奇异的一扭躲到了大辫子姑娘的身侧,他如果要开枪,第一个打中的必定不是胖子。
  
  “英子姐,快躲开。”红色班长大急。
  
  话刚刚出口,却看到刚躲到英子身侧的胖子伸出一根黑乎乎的东西。
  
  他怎么会有枪?红色班长脑海里浮现出不可思议,他们明明在他身上搜过的,或许就在这个念头刚刚升起的时刻,他那具在战场上锻炼数月的身体却是不由自主的向一边扑倒。
  
  在枪林弹雨中训练出来的肌肉记忆让红色班长几乎已经脱离了菜鸟的范畴。
  
  在对方以英子为掩体的情况下,他只能选择先躲避,而不是和那个该死的胖子对射。
  
  在身体刚刚稳住平衡,努力的想将枪口继续对准敌人的那一刻,一只白胖胖的大手猛然出现在红色班长的眼前握住了枪管,猛的一拽,一股巨力袭来,让猝不及防的红色班长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痛苦的失去了自己的武器。
  
  继而,就听见“砰”的一声枪响,接着又是一声,再一声,连续三声,每声枪响的间隔绝对不超过半秒,如果不是知道胖子所用的枪是自己心爱的老套筒,红色班长甚至以为他抢的是一支冲锋枪。
  
  没有第四声枪响,因为红色班长知道,他一共就压了三发子弹,那是他击毙一个白狗子排长之后,排长给他的奖励。
  
  完了,他杀了自己的三个战友,红色班长拼命想反抗,却被一只大手死死按住,虽不重,但竟然让他浑身发麻,连一根手指也动不了,甚至,他连嘴巴都张不开,哪怕他想大喊,大家伙儿和他拼了,却连一个字也喊不出来。
  
  红色班长痛苦的闭上双眼,心中万念俱灰。
  
  他知道自己的战友为什么没有开枪,因为,他们那三支鸟铳里,根本就没有子弹,鸟铳极容易走火,不是在战场,谁又舍得把宝贵的子弹就那样给浪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