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美利坚纵享人生 >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生病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生病

可能是16号洞那一杆败光了人品,接下来几洞杨橙犯了好几个低级失误,最后被彼得弗洛尔追了上来,二人都以74杆的成绩拿下了并列第一WwW.КanShUge.CO
  
  乘车返回接待庄园的时候,两位‘冠军’获得者同乘一辆车,彼得开玩笑道,“jason,你是不是故意谦让?最后几洞大失水准。”
  
  杨橙自己也很无奈,尤其是17栋,几次推杆都没能送球入洞,气得他差点折断了球杆。
  
  “恭喜你了彼得,74杆的成绩即便放到职业赛场,也能拿到一个不错的名次。”杨橙违心道。
  
  彼得不无得意,“也许是你的运气被我抢走了,柏树点的球场我每年都要玩几次,但今天是我发挥最出色的一场,我还要谢谢你,没有一个好的对手,很难激发出最佳的状态。”
  
  杨橙懒得说这茬,反正也不是正规比赛,他的胜负心没那么重,虽然最后几杆大的确实很丢人。
  
  微风习习,吹在脸上好不舒爽,彼得弗洛尔忽然转移了话题问道,“你跟汉密尔顿的事情谈的如何?”
  
  杨橙略感诧异,“你知道我们谈的事情?”
  
  弗洛尔耸了耸肩,“我在黑石集团放了几亿美元,也算是他们的大客户了,你来之前我跟汉密尔顿闲聊了一会儿,他说你准备收购希尔顿集团。”
  
  杨橙没有刻意解释,含糊其辞,“有这个意向~”
  
  弗洛尔换了个姿势,视线飘向远方,“不如算我一个,怎么样?”
  
  杨橙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了半天,追问道,“你也对希尔顿集团感兴趣?”
  
  弗洛尔微笑点头,“能源生意越来越不好干了,石油天然气争不过埃森美孚,发电也发不过通用电气,这两家最近一齐向我施压,我快撑不住了,我想着反正年纪也大了,趁机套现赚一笔也不错。”
  
  杨橙顺势道,“然后投资一家稳定的公司品牌,以后优哉游哉的过着退休生活?”
  
  “是这样,希尔顿集团恰好是我看中的目标之一。”弗洛尔肯定道。
  
  杨橙若有所思,同时被埃森美孚和通用电气这两尊巨无霸打压,可以想象弗洛尔的日子过得有多么艰难,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有心情玩高尔夫,这份抗压能力值得杨橙学习。
  
  不过同情归同情,他可不准备给自己培养一个竞争对手,于是他试探道,“彼得,你准备拿下控股权?”
  
  谁知弗洛尔连忙摇头,“怎么可能,我可没兴趣再去运营一家集团公司,当个有话语权的小股东即可,关键是我也没那么多钱去控股希尔顿。”
  
  弗洛尔的自嘲并没能降低杨橙的警惕,据他所知,德克萨斯能源集团的实力相当不错,话又说回来,没点实力又怎么可能被那两家巨无霸盯上呢。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家坐落于德州的能源公司市值在100多亿美元,旗下不仅拥有德州的几块大油田,还有天然气运输管道以及风力发电厂,可以说以一己之力影响了全德州人民的日常生活,这种能源公司利润一向很稳定,身为能源公司董事会主席,弗洛尔持有超过10%的股份,套现10几20亿问题不大。
  
  这么一算的话,彼得弗洛尔的实力好像不比自己弱,这下麻烦了,双方资金实力对等的情况下,凭空增加了许多变数。
  
  彼得从杨橙那张渐渐凝重的脸上看出了一丝端倪,笑着安慰道,“放心,我不会跟你争第一股东之位的,我没兴趣。”
  
  杨橙眨了眨眼,他可不会把真实意图透露出来,至于弗洛尔争不争话语权,这事他还不在意,反正股份到手后会在第一时间转给伊藤家族,他们之间爱怎么争怎么争,跟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一时间杨橙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先行推托,看看事情进展再说。
  
  回到庄园后,彼得弗洛尔表态要请客,拿了好成绩自然要表示一番,他跟杨橙平分的赌金,还买不到一瓶好酒,大家也都不缺这点小钱,没人会有意见。
  
  吃过晚饭后,杨橙和瑞兹直接乘机回了纽约,这一趟可以说是白跑了,实质性的东西根本没谈出来,这让杨橙很是郁闷。
  
  从温暖如春的加州回到冰天雪地的纽约,温度的骤变,再加上心气不顺,杨橙竟然染上了风寒,清鼻涕一个劲儿的流,到了睡觉前不出意外的发起了高烧。
  
  老约翰叫来了私人医生,给杨橙打了针退烧药,效果也没见多好,倒是起到了安眠的作用,沉沉的睡了过去。
  
  然而这一夜杨橙睡得很不安稳,虽然在后半夜退了烧,但身体里总感觉有团火在烧蚀着他的心,老约翰安排了女佣轮班在杨橙身边守候,帮忙用凉水擦拭身体降温,总算没让病情更严重,到了第二天上午已经完全退烧,就是感冒的后遗症还在影响着他的精神状态。
  
  换上了厚实的睡衣下到客厅,刘芸没去上班,关切的问道,“怎么样?要不要把医生再叫来看看?”
  
  杨橙精神萎靡,但不想让老妈过多担心,强打起精神摇了摇头,“不用,好多了,再吃点药就差不多了。”
  
  刘芸叹了口气,也没多说什么,吩咐老约翰把一直在火上熬着的鸡粥盛一碗过来。
  
  本来没什么胃口,但老妈的心意不能辜负,只好勉强自己吃了一碗,之后无论刘芸怎么说死活都不吃了。
  
  “你这孩子也是,身体好的时候壮的像头牛,几年都不带打个喷嚏,结果这一病就是猛地。”刘芸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明明心里急的不像个样,嘴上却还在吐槽。
  
  杨橙躺在沙发上,眼皮子半抬不抬,苦笑了一声,“老妈您还是去上班吧,我这没事,不还有老约翰照顾呢吗?”
  
  守候在一旁的老约翰附和道,“是啊夫人,这里有我呢,而且jason的烧已经退了,应该不会有大问题。”
  
  刘芸没好气的瞪了杨橙一眼,“别废话,我上不上班不用你指挥。”
  
  杨橙无语,懒得跟这老女人一般计较,看向老约翰,“公司有没有打电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