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天龙之前行 > 第四十九章 乔峰

  到了第二天早晨,赵丹趁着心情不错,突然决定巡视一下兰州城。在北城喝了碗润滑甜润的豆浆之后,心满意足的赵丹起身吩咐随从付了账,便打算打道回府了。就在此时,一名气度不凡的大汉笔直的站在路中间,挡在了一行人身前。
  赵丹一见此人,不由眼前一亮。只见这人身材甚是魁伟,三十来岁年纪,身穿灰色旧布袍,已微有破烂,浓眉大眼,高鼻阔口,一张四方的国字脸,颇有风霜之色,顾盼之际,极有威势。
  伸手阻止了准备上前驱赶那人的随从,赵丹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欣赏之意的开口赞道:“好一个燕地豪侠!生得气宇轩昂,颇有孟尝遗风啊!敢问壮士来自何方?在何方高就?”却是见他衣着褴褛,以为他是一个不得志的落魄武士,起了招揽的心思。
  赵丹虽然没穿官袍,但身居身居高位已久,自有一番气势。按说一个这样一个位高权重之人主动跟一个衣衫破烂的“落魄之人”说话,那人不说受宠若惊,也会有些紧张才对。但这人却没有任何异常,仿佛看不出赵丹是个尊贵的大人物,表现得不卑不亢,只是平淡的笑了笑,不急不缓的说道:“赵大人谬赞了,在下丐帮乔峰,感激昨夜大人义释我丐帮长老吴长风,因此特来拜谢!”
  话音未落,赵丹脸色已是冷到了冰点,丐帮昨晚才和他交过手,今日竟还敢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他的面前?不禁让他有一种极其荒谬和愤怒的感觉。雷厉风行的他于是大手一挥,厉声喝道:“丐帮昨夜夜袭官府,实属叛逆!左右!”
  “在!”随从们也是义愤填膺,现在他们哪里还不明白此人是昨晚夜袭赵府的刺客之同党。身为抗击外族的铁血军士,连凶猛残暴的西夏铁骑都屡次败在他们手上。如今却在他们自己眼皮子底下,被一个民间贼寇摸到了自家大人的府上,这种耻辱,所有卫士都想着要一雪前耻。
  “拿下!”随着赵丹一声令下,众虎贲纷纷拔出利刃,一拥而上,决意一扫昨夜之耻。哪知乔峰武艺之高,超乎所有人的想象。明明众敌环绕,势单力薄,却毫无畏惧之意。也不见他使那名震江湖的降龙廿八掌(此时还没有被乔峰去繁取精,还不叫降龙十八掌),仅是使一套普普通通的罗汉拳,仍是显得轻轻松松,往往一拳便能打倒一个。不过一盏茶的功夫,竟将所有护卫统统击倒。
  直到“砰!”的一声打倒最后一个护卫,乔峰与赵丹之间,再无一人可以站立。赵丹面色凝重的看着乔峰,乔峰也毫不让步的直视着他,两人对视片刻,眼中都涌起了浓浓的战意。
  “不愧是在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乔帮主,我这些不成器的部下竟没有人能在你手上撑过一招。”先开口打破沉寂的是赵丹,他有些不无感叹的说道,此人是他见过的最强敌手。
  “赫赫有名不敢当,那是江湖上的朋友给乔某面子罢了。”乔峰仍是不骄不躁,不急不缓的答道。
  “哼,乔峰!你真是好胆!昨夜你们丐帮刚刚行了那谋逆之事,今日竟还敢出现在本官面前?莫非欺我刀不利乎?难道以为我这次还会放过你吗!”赵丹满面怒容,厉声喝道。
  一听这话,乔峰也怒了,只是也没直接表现在脸上,只是反而笑道:“呵,官字上下两个口,是否谋逆,是谁谋逆?是非曲直,难道赵大人心里还不清楚吗?”
  见他顶撞自己,赵丹更加愤怒,大声喝道:“哼,我赵丹为了这一方百姓,为了汉人的霸业,抛头颅,洒热血,面对再凶恶的敌人,也从来不曾退却一步,行得正,坐得直!何谓不忠?噢,你以为我应该忠诚于那金銮殿上软弱无能的宋君?我告诉你,我赵丹忠诚的是这坚强勇敢的大汉民族!我还告诉你,绵羊决不能亦不该统御卧虎!”
  “大汉民族...”听完赵丹铿锵有力的话,乔峰有些呐呐无言,这种理念是他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一时间有些消化不了。但是尽管他现在有些不太认同,却不知怎的,竟有些热血沸腾之感。
  “无论如何,乔某人今日来此,乃是专程谢过赵大人昨夜对我兄弟的不杀之恩,现既已谢过,乔某告辞!”心已乱,乔峰也不欲多呆,一拱手告辞,就要转身离去。
  但事已至此,赵丹怎能容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当即大声说道:“既然来了,那便留下吧!”随即挺身而上,一掌击向乔峰,其掌势如风般迅捷,如雷般刚猛,赫然便是巫玺赐他的秘籍上的武功【风雷掌】。
  好个乔峰,虽是落了后手,无势可依,却也丝毫也不怵。大啸一声:“来得好!”,反身一拳打去,拳掌相接,“嘭!”的一声,劲风四溢,两人脸上均是红光一闪,各退数步。
  不过一掌,已然可以看出乔峰武艺高出一截,但赵丹却反而战意更见暴涨,他从来都是一往直前,这种硬碰硬的打斗简直让他热血沸腾,欲罢不能。于是又喝一声:“再来!”使了招“风随雷鸣”,双掌齐出,一掌刚猛堂堂正正,一掌迅灵待机而动,待到乔峰身前,却又雷掌变风掌,风掌变雷掌,转换随心,攻敌不备。
  乔峰所学,大多也是刚猛的武术,但他天纵英才,却往往能推陈出新,任何武功都能使得刚柔并济。两人相斗,正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你一掌,我一拳,打得痛快淋漓。
  如此打到数十招,赵丹终究比不上乔峰自幼习练内力,一口真气没有续上,输了一招,被乔峰一拳打在胸口,连退数步。所幸乔峰也不乘胜追击,垂手而立。
  赵丹喘了口气,与乔峰对视一眼,竟不约而同的相视而笑。他直起了腰,大喝了声“痛快!”,随即又有些惋惜的说道:“唉,乔帮主何至于此,有如此武艺,却不入军伍杀蛮子,只在江湖好勇斗狠。”
  听了他这话,乔峰却大笑一声,说道:“赵大人所言谬矣,我丐帮上下,虽是江湖人士,却也热血爱国,宋军抗击异族的战阵之旁,又哪次少了我丐帮诸位豪杰的身影?”
  赵丹一愣,也笑道:“这倒也是,少爷也曾说过,‘奇兵之功,决不差正兵分毫也,所差,不过位置不同’。”说到这里,似乎想到了什么,又叹了一口气说:“可惜了,你们丐帮太过愚忠,竟妄图行那诸葛孔明之事,去扶那烂泥般的刘阿斗。”
  极为可惜的看了乔峰一眼,赵丹脚尖踢起地上的一柄长刀,抓在手中说道:“乔峰,我最擅长的,还是要说这刀法了,如果你只是刚刚这水平,今日恐怕是走不脱了,一定要注意了!”
  乔峰晒然一笑,说道:“既如此,我也要全力以赴了!”扬掌以待,所摆出的,赫然便是丐帮绝技,降龙廿八掌的架式!
  见他已经准备好,赵丹“锵”的一下拔出长刀,一个疾步斩向乔峰咽喉,刀法使得一气呵成,端是十分狠辣,出手既要人性命。乔峰见了这一刀,不禁喝了声采,双掌齐出使了招双龙取水,一掌抬上去别赵丹的刀脊,一掌按向赵丹胸膛。
  赵丹用刀已入大师之境,见他出掌迎向长刀,已知他必是要别自己的刀脊,心中再赞一声,手腕一扭,刀锋变斩咽喉为斩手掌同时左手变雷掌接上袭向自己胸膛的那掌。
  乔峰避开刀锋,和赵丹两掌相接,“嘭”的一声,直打得赵丹连退十数步。赵丹感到一股巨力袭来,随即左掌麻木,就感觉再也使不出力气来一般,眼中不由露出一丝骇然,他还从未遇到过如此掌力。
  “降龙廿八掌?”想起了这个名头,赵丹双目放光的问道。
  “不错,正是降龙廿八掌。”乔峰笑了笑,有些自豪的说道,他一直为自己在丐帮的地位感到荣耀。
  “乔峰,你的掌力确实雄厚,虽然不甘心,但我确实得承认我的刀气目前还无法劈开,你走吧,这次是我败了。今日之后,我的部下不会找丐帮的麻烦,但丐帮若还是这样愚蠢,我决不轻饶!”赵丹斩钉截铁的说道,让人毫不怀疑他的决心。
  “既如此,就此别过,但临走之前,我也有话要对赵大人说,若被我丐帮豪杰知道赵大人和你的部下做了危害大宋百姓的事,我丐帮与你必势不两立!”乔峰放下这句话,转身就走,再不停留。
  看着乔峰即将消失的背影,赵丹显得十分凝重,随即却又笑了笑,低声说道:“人说南慕容北乔峰,看来还是小窥了你啊,乔峰,你比那慕容复,可不是强了一点半点啊,普天之下,恐怕只有少爷能够击败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