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大数据修仙 > 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新人请客

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新人请客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大数据修仙最新章节!
  
  对于迈国领事馆提出的合作,郑阳市也无法怠慢,只能硬着头皮联系李诗诗——她是护理中心的法人兼负责人。
  
  李诗诗的回应,跟冯君如出一辙,她表示我们没有行医资质,护理中心其实是家政中心,所以合作什么的就免谈了。
  
  迈国人也会变通,于是表示,那就“治疗和护理”,护理也是能交流的嘛。
  
  他们甚至为此找到了伏牛省医科大,希望三方能积极合作。
  
  医科大的相关人等颇为心动,还通过关系找到伏牛省里的领导,想要促成此事。
  
  说句实话,就这一手牌,如果没有那些保密单位,喻家想拒绝,都得费点劲儿。
  
  所以李诗诗还是那个态度:不管你怎么说,我就是不跟你合作。
  
  冯君回来之后,就宣布闭关了——不是他要主动闭关,而是刘勇对外宣传说,自己介绍徐晓福治疗癌症去了,护理中心是冯君开的,而且特别抢手,走后门才能进。
  
  这年头谁还不认识两个癌症患者?其他同学也纷纷联系冯君。
  
  冯老板可是不敢应承这事儿,说我只是有点小股份,大股东是李主任。
  
  其实冯君真的愿意帮同学的忙,如果是同学的直系亲属得了癌症,免费治疗都是可以的。
  
  但有些人是帮婶子、姑父之类的求情——甚至还有邻居,冯君觉得自己照顾不过来。
  
  最关键的是,这些人不但想插队,还想减免治疗费用——倒未必是想占便宜,主要是这年头能拿出一千万治病的,真的是凤毛麟角。
  
  冯君只能把事情推给李诗诗,徒弟和员工,可不就是用来背锅的?
  
  但就算这样,还是有同学打来电话,说李主任太不近人情了,你跟她说一声,多少打个折。
  
  冯君也没办法了,闭关装死吧。
  
  第七期结束,第八期患者很快也来了,这次是一百名,没有多反而少了,原因是又来了新的护工,李南生和郝多多要对她们进行培训,等到第九期,可以收治三百名患者。
  
  收治第九期的时候,盛夏也就到了,冯君感觉时间差不多了,打算前往麻姑山一行。
  
  就在临行之前,终于传来了好消息,喻轻竹迈入了蜕凡一层。
  
  这也真不容易,三个多月才入门,耗费了天才地宝无数。
  
  做为入门奖励,冯君一视同仁地给了她一张纳物符——其实她有空间能力,是可以使用储物袋的,但是冯君就算手头储物袋很多,也不会就这么给她。
  
  太容易得到的,就容易不珍惜。
  
  除了纳物符之外,他还给了她一张精血护符,两张蜕凡期可以使用的惊雷符和烈焰符,张采歆做为炼气期的师姐,也给了她一张水箭符。
  
  其他人也都送上了贺礼,不过相较这二位就要差一点,堂堂的方壶炼气期修者陈胜王,送上的不过区区三根宁神香——这还是方壶前辈留下的。
  
  喻轻竹马上开心地表示:我也要摆宴席请客,庆贺我终于入门了。
  
  她没打算邀请其他道门的人来,就是庄园的这些人,最多再邀请她父母亲前来。
  
  不过喻志远现在有事,所以宴席定在了三天后。
  
  喻老一直都知道,洛华庄园的人有“须弥纳芥子”的手段,不过此前一直打听不到,也没有办法研究,见孙女终于弄到了纳物符,马上弄过来琢磨一番。
  
  冯君也知道,这是必然会发生的现象,其他人的纳物符,可能会瞒着家人,但是喻家人根本没法瞒得住,老爷子几乎把洛华看光了。
  
  喻老摩挲了纳物符好一阵,感慨地发话,“真是挑战三观呐,感觉比可控河聚变难多了……小竹子再给爷爷变一下。”
  
  “只能用三十次,”喻轻竹生气地嘟起了小嘴,“我已经用过两次啦,再加上你这次,就是第三次……爷爷,等我爸妈来了,再一起变给你们看好了。”
  
  她早就盘算好了,纳物符里要装点什么,她甚至还专门弄了几把精致的弓弩,等纳物符到手,她毫不犹豫地把东西装了进去,那个过程,她就没让爷爷看——这是女孩儿家的行李。
  
  喻老却是个老不修的,他怂恿孙女,“用完再找他要一个嘛,不是都说他很看重你吗?”
  
  喻轻竹幽幽地叹口气,“爷爷,修炼的人,跟世俗是不一样的,在他们中间,我只是小字辈,刚刚入门,尤其是我得到纳物符之后,真的能体会到那种心情了……世俗就是浮云。”
  
  以前她是以家世和美貌自傲,现在终于意识到,世俗的权力真的没什么夸耀的。
  
  “你终于也变成这样了,”喻老苦笑一声摇摇头,“我还指望你给我弄两颗长寿药呢。”
  
  “我一定会努力的,”喻轻竹点点头,很肯定地表示。
  
  然后她摸出了一张符,“爷爷,这是老大给我的精血护符,你放在身上吧,能抵挡一次强烈伤害,有一个孩子带着它,从六楼跳下来,一点事都没有。”
  
  “我知道,王海峰家的那张符,”喻老点点头,他对洛华真的是太熟悉了,“冯君好像挺生气的,说把符随便给人了……你不怕他说你?”
  
  “老大那人,我已经有点了解,”喻轻竹微笑着回答。
  
  没有了对他的偏见之后,她很轻易地意识到了他是个什么样的人,“符箓随便给人,肯定不合适,但是孝敬长辈是美德,他不会生气,就算上次那件事,他也没说王海峰什么。”
  
  喻老有气无力地摆一摆手,“我老也老了,身边的保卫力量也足够,要这个没用,你还年轻,自己留着吧,如果你觉得自己也够安全,可以送给你父母。”
  
  喻轻竹笑着摇摇头,“他俩我可不敢送,随便送给一个,另一个肯定会不高兴。”
  
  那老夫妻俩也有意思,在外面都是大人物,回家吃小孩子的醋。
  
  喻老眼珠一转,出声发话,“那你就再跟冯君要一张嘛。”
  
  喻轻竹哭笑不得地摇摇头,“那怎么可能?精血护符……那是用老大的精血画出来的。”
  
  “用血画的?”喻老吃了一惊,又拿起符箓仔细看一看,“好家伙,我还以为是红笔画的,真是人血啊?难得居然没有氧化……怪不得他不肯多收徒弟,血流不起呀。”
  
  想一想之后,他又出声发问,“用别人的血画这个符,效果是不是会差一点?”
  
  “应该是吧,”喻轻竹对此也不是很确定,“反正我连画都不会画,算了,我再去修炼一会儿,看能不能提升。”
  
  别说,玄阴体质还就是那么神奇,入门非常地难,但是一旦入了门就快了。
  
  也许是前期的积累实在太厚了,两天之后,也就是宴会前一天,喻轻竹再破一小阶,成功地晋阶了蜕凡二层。
  
  张采歆前一阵已经炼气三层了,但是见到她这种妖孽一般的晋阶速度,也是吓了一大跳,“不会以后每次都这么快吧,太吓人了。”
  
  次日,喻志远夫妇赶到了,共同庆贺女儿终于修炼入门。
  
  喻总的庆贺是发自内心的,因为喻家对女孩儿的要求不高,有自己的事业就好,不一定要从政,也不一定要经商。
  
  但是喻总的爱人就有点淡淡的怅然,她也知道洛华很神奇,老爷子在这里活蹦乱跳不说,只说那治疗癌症和脑梗康复,也造福了多少人。
  
  然而,这终究不是正经营生啊,一个女孩儿家,将来能发展到哪一步,道姑吗?
  
  夫妻俩来了洛华庄园之后,喻志远找冯君聊天去了,她却是陪着女儿,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直到傍晚温度降下来,在院子里散步的时候,她看到了那栋传说中的白色小楼。
  
  “轻竹,这就是那后来建的玉石小楼,羊脂白玉筑成的?”
  
  “是啊,”喻轻竹笑着点点头,“别看离得这么近,我也只近距离看过一次。”
  
  喻轻竹的母亲有点讶异,“为什么不让靠近看,怕被偷吗?”
  
  “老大可不差这一点钱,”喻轻竹笑着回答,“大概算个标志性建筑吧,除了老大自己,平时也只有张采歆偶尔能进去,里面放了不少功法,功法比玉石值钱多了。”
  
  做母亲的皱一皱眉头,“怎么他收的徒弟,全是女性?”
  
  “不是呀,”喻轻竹侧头看她一眼,很认真地解释,“只不过男徒弟大部分是武修,都比较能打,其中一个差一步就是先天高手了。”
  
  做母亲的觉得说话太费劲了,“我想去看一看小楼,是不行了吧?”
  
  “我老爸都没去看过呢,”喻轻竹笑着回答,“等我晋阶炼气了,跟老大要个奖励,带你和我爸去参观一下玉石小楼……对了,还有爷爷,爷爷也没接近过那里呢。”
  
  搁在五天前,她是断不敢这么说话的——三个多月都没入门。
  
  但是自打迈入蜕凡一层,两天后又晋阶蜕凡二层,没有什么比这迅速的进步,更能提升信心的了——喻轻竹本身也是一个很自信的女孩。
  
  做母亲的讶异地看女儿一眼,“跟他学习,还能有奖励?”
  
  “当然啦,”喻轻竹冲着母亲神秘地笑一笑,“老大是个大方人,回头我给你们看些好东西。”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