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大数据修仙 >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同人不同命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同人不同命

    符家前面的事做得不地道,但是后面补救及时,死者家属都不说什么了,仇恨也就消除得差不多了——其实修仙者就没几个怕死的,他们更在意的是,死得值得不值得。
  
      至于姓杨的上人,则是很老实地跟着季平安走,平日里连句话都没有。
  
      他这个态度,搞得季平安都有点心虚,路上就主动发问,“杨上人有心事?”
  
      杨上人则是很直接地表示,“我既然跟着来了,肯定不会坏事,不过以你的资格,还不配跟我谈这些,大家做好自己要做的事就对了。”
  
      季平安弄了一个无趣,不过生气之余,也松了一口气:你看不起我无所谓,只要你没有别的心思就好。
  
      一行人很快地来到了止戈山,季平安进了山门,那两名上人则是暂时停在山门外,留在了无忧台的院子里。
  
      按说他俩该进天通的院子休息,但是此刻的天通,连南宫有九都搬了出去。
  
      南宫有九已经接到了族里的通知,知道自己成为了三名出尘中阶里的一员,虽然他并不怎么担心自己的安危,但是他实在无法面对皇甫无瑕。
  
      此前他在皇甫无瑕面前摆足了架子,耀武扬威不可一世,他生恐她听说了后续的发展之后,在自己面前做一些怪模样出来。
  
      所以他直接搬到了阴煞派的院子里。
  
      至于说离开,那是不敢的,他相信只要自己敢这么做,都不可能活着抵达秋辰坊市。
  
      南宫有九既然不在天通住,皇甫无瑕肯定不会放两个中阶的出尘上人进来住,她和许上人都只是初阶上人,对方一旦自暴自弃,采取什么极端行动,不太好控制。
  
      皇甫无瑕倒也不是怕死的人,选择了修仙,怕是没有用的,但是毕竟有点身份,不值得为某些事情冒险。
  
      冯君从季平安嘴里得到了消息,却也没出来招呼新来的两名上人,双方相互看不顺眼,是明摆的事儿,他又何必惺惺作态?
  
      第二天他出来了一趟,然后宣布,我的实验条件,暂时还不是很成熟,你们可能需要多耽搁一些时日。
  
      杨上人忍不住出声发问,我想知道,需要耽搁多久,如果时间很宽松的话,我可以过一阵再来——我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
  
      冯君知道这位是顶缸来的,但是看到他如此地不知好歹,还是忍不住瞪了他一眼,“我说了,是三个月到半年,你要想离开,我也不可能拦着你。”
  
      “杨道友不着急的嘛,”符上人笑眯眯地发话了,“熬过这半年,你想处理什么事,我也能搭把手,既来之则安之嘛。”
  
      杨上人看他一眼,古怪地笑一笑,“是啊,我若离开,你们就危险了,若是我在,你俩就是平安的。”
  
      冯君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不过大致来说,还是隐约猜到了一点。
  
      皇甫无瑕却是直接发问了,“杨上人你这话什么意思,是有人胁迫于你吗?”
  
      真的不愧是世仇,只要有可能恶心对方,她也绝对不会手软。
  
      “皇甫会长说笑了,”杨上人看她一眼,干笑两声,“我是自愿的,自愿的。”
  
      皇甫无瑕虽然只是出尘初阶,但是见到他这样的做派,也就不管对方是中阶了——这种只差在脸上写着“我没有根脚”的货色,她也无须敬重,你自家就泄气了啊。
  
      她冷冷一笑,“大家都是自愿的,至于危险不危险的,你承诺的不算,冯山主才有发言权。”
  
      她的意思很明显:我不管你们怎么商量的,但是想要私相授受,那得问冯君答应不答应。
  
      南宫有九见状,忙不迭笑着发话,“这个……当然应该如此,冯山主说了才算的嘛,不过我们也一直很敬重杨上人,大家惺惺相惜的。”
  
      皇甫无瑕闻言,眉头一皱,不耐烦地发话,“装傻充楞?你们商量得再多,准备得再充分,问过冯山主了吗?”
  
      杨上人笑一笑不做声,他此来就做好了所有的准备,说得更明白一点,那就是没打算活着回去,所以他不需要看任何人的眼色。
  
      但是南宫有九就着急了,他心里估摸着,如果说冯山主一定要弄死一个人才肯罢休的话,十有八九就是自己了。
  
      他此前对冯君的态度,虽然都是有原因的,但是……就不许人家记恨在心吗?
  
      说到底,还是他此前的做法太强势,太不为别人考虑了,而现在,就到了他买单的时候。
  
      他冲冯君使个眼色,又招一招手,“冯山主,我有点事情跟你商议一下。”
  
      冯君是恨透了这个人的小动作,所以很不客气地回答,“有什么事儿,你当着大家说,如果不方便当着大家说,那也就不用说了。”
  
      南宫有九面色一整,“冯山主,你当初那三十万灵石,也是我送过来的,没有功劳还有苦劳,你……不至于这样吧?”
  
      你特么真够不要脸的!冯君心里暗骂,我真的宁可你没有送过来那些灵石,也不想你借此跟我套近乎——说得好像没有你,天通就要昧我的灵石了?
  
      他对这样的言论,是不会客气的,所以很干脆地发问,“你要说的就是这些?”
  
      南宫有九要说的多了去啦,但是见到对方这副模样,他才意识到,自己此前将此人得罪到了什么样的程度——当初只顾自己惬意了,却没考虑对方的感受。
  
      不过他终究是生意人,意识到不妥之后,很干脆地认栽,“我要说的不是这个,我是说……我手里有五十吨石墨烯。”
  
      无序位面那边,豪特的势力起码积攒了四百多吨石墨烯,但是随着他的势力烟消云散,很多人冲进来抢他的积蓄,石墨烯也是其中的一项。
  
      南宫家虽然跟那边有联系,也很注意收集石墨烯,但是他们能代卖的石墨烯,不超过两百吨,而已经落到南宫家手上的石墨烯,也仅仅才七十多吨。
  
      南宫有九能拿出来五十吨石墨烯来谈事,已经是相当有诚意了。
  
      当然,冯君不知道无序位面是个什么样的情况,体会不到他的诚意。
  
      但是五十吨石墨烯,搁在地球界,就又是五十个亿,这是无法抵挡的诱惑。
  
      不过冯君对南宫家的下作手段,有着根深蒂固的厌恶,所以只是无所谓地笑一笑,“这玩意儿,我确实有需求……但是,你留着自己用吧,我对跟南宫家合作没兴趣。”
  
      南宫有九闻言,怔了一怔之后马上发话,“这个价格可以商量的。”
  
      他心里很清楚,冯君以往得到那些石墨烯,其实并不容易,两千比一的兑换比,在这个位面,没有谁能甘心拿出来。
  
      他一直以为,自己掌握了对方的软肋,哪怕到现在他也认为,对方只是一种还价的策略。
  
      他的逻辑当然没有错误,冯君也确实需要这个东西,但是他却忽略了一点——冯君跟他不一样,身后没有家族的约束,没有业绩的考核,是可以随便任性的。
  
      像眼下,冯君就很任性地表示,“无序位面我只跟皇甫家做生意,你们搞到石墨烯了,可以随便卖啊,希望你们能找到买家……实在找不到买家,卖给皇甫家也行。”
  
      皇甫无瑕就在旁边站着,听到这话,别提有多解气了,她捂着嘴一个劲儿地笑,“别啊,我皇甫家赚谁的差价,也不可能赚你的不是?”
  
      南宫有九见状,闭嘴不再说话,因为他意识到了,只要皇甫无瑕在场,他跟冯君是不可能做深度交流的。
  
      符家上人的心态却是不错,头一天赶到之后,第二天竟然跟冯君提出了申请,想要进止戈山参观一下。
  
      冯君知道符家是南宫家族的附庸,还杀死过季平安的队友,不过这种事情……怎么说呢?起码他们积极赔偿了,而且为了争抢宝物而杀人,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反正他认为,符家杀人的性质,比薛家轻多了,起码是当面锣对面鼓地开杀,不像薛家那么阴险,偷偷摸摸地下手不说,找上门都还不肯认。
  
      所以冯君特许他进来,只是强调了一点:不得靠近小院附近。
  
      杨上人也申请了一下,依旧被冯君通过了,两人早从南宫有九那里得到了消息,知道某个恐怖的存在,就是停留在小院附近,他们哪里敢靠近?甚至连神识都不敢往这边放。
  
      杨上人有心事,在止戈山转悠了一个上午,然后就出了山门,符上人却是兴致勃勃地转悠了一天,还跟赤凤派的弟子聊了一阵。
  
      天快黑的时候,他找冯君来告辞,顺便就又说起了石墨烯,“有九道友希望,能跟止戈山消弭一些误会,他的石墨烯,可以一比一千换粮食。”
  
      这条件比以前强出太多了,五十吨石墨烯,以前需要十万吨粮食,现在只要五万吨。
  
      冯君摇摇头,淡淡地回答,“我没有跟南宫家做生意的兴趣,让他跟皇甫无瑕谈吧。”
  
      “谈过了,”符上人无奈地一摊双手,“皇甫无瑕压价太狠了,她不愿意交付粮食,只愿意出五万两黄金,南宫有九不能接受这个条件。”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