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大数据修仙 >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花招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花招

全部消失……就是字面的意思。
  
  今天凌晨一点,装了定位器的电器,开始一点一点地消失,一点二十左右彻底消失。
  
  负责监控的人瞌睡了,就打了一个盹长时间的监控,是很无聊的,大名鼎鼎的《三体》,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创作出来的,大家都管那叫“摸鱼”,没说是失职。
  
  所以听起来,他的责任不算太大毕竟还有监控录像的嘛。
  
  当他在一点半醒来,发现二十几个信号器消失不见的时候,马上就汇报了上级。
  
  上级第一时间表示:你这属于重大渎职行为,先停职吧。
  
  这位觉得自己有点委屈:我实在困了,打个盹嘛,不是还有录像?
  
  录像确实有,能显示出来,那些信号点,是分批次消失的,甚至他们能大致定位,这些信号点在洛华仓库里,大概是位于哪一片。
  
  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东西到底是怎么消失的?
  
  从一点到一点二十,消失的过程长达二十分钟,在这个过程中咱们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
  
  如果监控者能及时发现异常情况,哪怕监控中心距离现场好几百公里,一级一级命令传达下去,也很有可能堪破对方是使用了什么手段。
  
  对于这种可能性,洛华庄园外面的安保也许会怒骂:麻痹的,带种的你来堪破一下?
  
  但是……渎职就是渎职,原本是存在一些可能的应急方案的,你这么一搞,就没有了,你不渎职谁渎职?
  
  好吧,不说这个可怜的工作人员了,镜头转回洛华庄园。
  
  事发在凌晨一点半,秘书在一点四十就接到了通知,奈何……喻老休息了。
  
  喻老一般是从九点睡到早晨六点,睡眠质量也不是很好,时常要起夜,但是秘书就算照顾他起夜,也不会说这件事万一让老领导睡意全无,导致身体或精神疲惫,这锅算谁的?
  
  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再也无法挽回了,连观察具体经过都不可能操作了,那就……等第二天早上,再跟老爷子汇报吧。
  
  喻老愣了好一阵,才出声发问,“也就是说,信号没有移动,原地不见了?”
  
  秘书点点头,“据我估计……可能是他使用了那种储物设备,导致信号阻绝。”
  
  他知道老爷子不愿意承认超自然现象,但是只有两个人的时候……真的没必要装。
  
  喻老的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好半天才发问,“那他为什么逐次收取那些电器呢?”
  
  秘书一晚上没睡,相关的情况也分析了一个差不多,“也许是……他的那个储物器材,本身的容量有限?”
  
  这个答案非常贴近真相,但是喻老相当不满意,“好吧,就算他那个……那个东西容量有限,那他为什么能一次接着一次地收呢?他收走的东西,又去了哪儿呢?”
  
  这个问题证明,老爷子的思维逻辑还是没有问题的,不能随便糊弄。
  
  秘书的脸上就有点汗珠了,“这个……也许跟距离有关?”
  
  必须承认,这个答案也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喻老就陷入了沉思里,“他把这东西收走可以,但是就算是一个港口,也是有吞吐量的嘛,他把这些东西吐到哪里去了呢?”
  
  这个东西,没有人能回答他,良久之后,秘书才憋出一句话来,“也许……是外星人?”
  
  喻老很无语地看他一眼,“算了,看看早饭开了没有。”
  
  洛华的早饭,是相当有规律的,六点半开始,八点半结束当然,这是指小餐厅,工人们是在大餐厅里的。
  
  小餐厅里的伙食强于大餐厅,最关键的是一道大米粥那是灵米熬制的。
  
  大米粥是有数的,而洛华小餐厅用餐人数是不固定的,喻老每天起个大早,跟个人作息固然有关,但是跟他想吃大米粥也很有关系,
  
  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吃了这碗大米粥,跟在竹林里待一天的效果差不多。
  
  到了他这个岁数,什么东西好,什么东西不好,那不是舌尖上的感受,而是真的懂了。
  
  所以他一般都是吃两到三碗有人帮他抢的,还时常有人来不了,食堂就是这样。
  
  不过今天他去吃早饭,发现人不是很多,于是问一句,“小采歆没有来?”
  
  因为某些缘故,好风景和红姐是经常缺席早餐的大家都懂,但是张采歆很规律的。
  
  李诗诗回答一句,“她不是买锂电池吗?最近出现了点问题,昨天她就出去了。”
  
  喻老嘴角一抽抽,真的是不好意思再问了。
  
  张采歆遇到了什么问题呢?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她最近一直在零散地购进锂电池,对于她这种行为,庄园外的安保们真的是欲哭无泪。
  
  想要假装不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想要拦着吧,也没谁敢去阻拦他们观察洛华庄园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张采歆在庄园里的地位,谁还不清楚?
  
  但是不拦着,就让她这么一次又一次地往里送电池?这也……不合适呀。
  
  于是他们通过有关方面,跟郑阳的锂电池商家打个招呼,一次性购买多组锂电池的,你们最好弄个实名认证之类的。
  
  张采歆听说这个消息之后,昨天就和姐姐出去,处理此事去了。
  
  中午时候,安保们接到了通知,说洛华的人已经决定租用消防推荐的仓库,并去现场查看了,打算在招标之前付库房定金。
  
  他们之所以通知这边,主要是不知道该怎么操作了该不该接下这个单子?
  
  安保们商量一下,说你们先按现有的思路操作,不过这个定金呢,最好让他们早点交。
  
  消防这边当然愿意促成这一单,也想让红姐他们早点交,但是……不太现实啊。
  
  社会你红姐在警方也是认识不少人的,这一次消防方面占理,背后又有人撑腰,才敢壮起胆子为难她一下由此可见,冯君对喻老怨气那么大,真没有冤枉他。
  
  不过已经为难成这样了,他们还要求提前交定金,那不是没事找事吗?
  
  “红姐的飞机票”名气可是老大了,谁也不愿意去尝试。
  
  他们的这种心态,很快又被安保们得知了,于是有点无奈,“怎么感觉,洛华庄园又在耍花招呢?这种煎熬日子,咱们还得过多久啊。”
  
  事实证明,他们的猜测一点都没有错,张卫红两姐妹得了消防的许可,可以大明大方地联系各个锂电池的生产厂家了。
  
  一旦有了接触,她俩把需求一说,没有哪个厂家不重视这个单子,毕竟是三个多亿、四个亿的生意。
  
  重视和重视也是不一样的,有些厂家表示一定认真地参与这次招标,还有厂家当下就表示,可以飞过来了解一下客户需求。
  
  事实上,锂电池行业的圈子也不大,此前就有人听说了,郑阳那边有一笔大单子,客户曾经接触过几个厂家,但是被消防叫停了简而言之,这件事情应该是真实存在的。
  
  红姐他们被监控久了,其实也有些反监控的意识,既然熟悉了那些厂家,于是就躲了起来换了电话,继续跟几个意向强烈的厂家交流。
  
  别说,还真有那些不怕死的厂家,为了这笔大单,愿意跟洛华私下交易。
  
  现金交易?可以!规避消防的监察?也没有问题!
  
  说到底财帛动人心,厂家所在的地区,也是需要GDP的,而且现金交易虽然是违规的,但是这笔钱可以用在很多不好做账的地方,只要是一个公司,就有类似的需求。
  
  很快地,张采歆就敲定了一家意向强烈的,决定现场去看一看。
  
  这家公司的产品还是不错的,但是进入市场比较晚,大蛋糕都被那几个巨头瓜分了,就只剩下一些零散的客户,还要跟其他厂家竞争。
  
  最要命的是,这家公司作为高科技企业,以前享受过地方的扶持政策,那是要政策给政策,要补贴给补贴,还有银行贷款。
  
  现在产品出来了,公司也成为了地方的明星企业,却是迟迟打不开局面,这让厂家情何以堪?领导脸上怎么挂得住?
  
  一共有三家企业飞来郑阳,跟张采歆谈判,这一家是最有诚意的。
  
  因为他们考虑到了洛华的境况,竟然在当地找了熟人,人托人偷偷地联系上了张采歆。
  
  这家公司表示可以不要定金,就配合洛华做定制,也能配合躲避消防检查,但是车一旦进了伏牛,那就超出了他们的控制范围,得洛华的人自己想办法了。
  
  当天晚上,冯君驾着光阴梭,直接去了那家公司所在的城市,并且将自己的手机放在了洛华庄园以前他没这么做,只是因为没有遇到足够重要的事情,不想暴露这种应对手段。
  
  谈判进行得非常顺利,对方也是全程不带手机,倒是允许用卡片机记录下整个经过。
  
  谈妥之后,当天晚上冯君就带着张采歆回去了,别说庄园外的安保,就连内部的喻老一行人,都没有意识到,他俩曾经离开过。
  
  然而接下来,安保人员还是意识到了异常,又是一段时间过去了,说好的招标,怎么迟迟不见动静呢?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