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大数据修仙 > 第九百五十八章 一夜变化

第九百五十八章 一夜变化

    廖老大真的有理由骂娘——如果他知道,准蛊王是千机蜮的话,他估计来都不会来!
  
      千机蜮这种蛊虫,是相当牛叉的,非常难对付。
  
      但是对于蛊修来说,这种蛊虫是十足的鸡肋,虽然很牛叉,然而……没人知道该怎么培养!
  
      如果作为一个疯狂的蛊虫研究者,或许会很欣喜地收集几只小蛊虫来研究,但也仅此而已。
  
      至于说千机蜮的准蛊王?还是洗洗睡吧,它没可能成长为蛊王的!
  
      真的说良心话,如果知道这边的准蛊王是千机蜮,别说廖家兄弟没兴趣来,估计就连蛇王都提不起多大兴趣——成长性实在太差了!
  
      此刻这兄弟俩的心里,估计也是有无数MMP要讲。
  
      早知道是这样,就算已经来了止戈山,直接登门也会省下很多麻烦。
  
      冯君见了他俩这痛不欲生的表情,心里也大致猜出了原因,在幸灾乐祸的同时,他心里也忍不住生出了一担心:花花不会真的想培养千机蜮的蛊王吧?
  
      十天之后,天通商盟送来了两份有奴契的神魂印石,这东西使用起来确实方便。
  
      冯君也是大开眼界,神魂印石是一块晶莹的石头,有点像是玻璃片。
  
      他遵照使用说明,直接将一滴鲜血滴到印石上,用神识感知一下,发现能产生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仿佛是识海里多了一块空白区域,又像是装了一块雾蒙蒙的玻璃。
  
      冯君将印石炼化完毕之后,廖老大也滴了几滴鲜血上去,并且画了一个潦草的心形图案。
  
      然后廖老大将石片贴在额头,冯君微微驱动一下,那晶片嗖地就消失在了对方额头。
  
      再然后,冯君就能从识海的那扇窗户处,感受到廖老大的各种情绪和想法,那种感知并不是完全视觉化的,简单地说,有点像是心灵感应。
  
      只不过这种心灵感应是单方面的,冯君可以感知对方,对方却感知不到他。
  
      如果再掐上法诀的话,冯君甚至可以追溯廖老大在某一段时间的记忆,不过这记忆也是奴契生效之后的,再往前的记忆就没有了,除非廖老大愿意主动回忆起来。
  
      至于说惩治手段,皇甫无瑕随口解释了一下,说心生恶意的话,会因为奴契反噬,而冯君若是死亡,廖老大也会身死道消。
  
      令冯君感到意外的是,罗书尘对这奴契相当熟悉,他表示说,这东西是真的很可靠。
  
      原来这手段以前也曾经用于军中斥候管理,主帅可以根据反馈回来的各种情况,制定各种策略,同时还能有效地防止斥候被捉之后,导致己方信息泄露。
  
      然而,一旦下了这种东西,斥候就完全不存在个人秘密了,尤其遇到管理者比较猥琐的时候,还会有意偷窥对方的隐私。
  
      所以这种手段,后来就被别的管理手段取代,但是方法却流传了下来。
  
      因为是比较成熟的手段,所以相对比较便宜,操作也很简单,不过最难的一点在于,对方得心甘情愿地接受这个契约。
  
      以冯君控制廖老大为例,在晶片放到额头的时候,廖老大心里稍有抵触,晶片就会开裂失效。
  
      所以,这个东西不会泛滥,用得到的人也很少——如果双方都可以无条件地信任了,又何必用这个奴契来约束呢?
  
      廖老大是出尘二层,比冯君的修为还要高一些,不过这个奴契并不完全看修为,毕竟有些斥候的修为是相当高的——搁在地球界那叫兵王。
  
      只要没有跨了两个小境界,契约就能成立,也就是说,冯君甚至可以契约出尘中阶——只要对方愿意接受。
  
      出尘期的契约是五百灵石,真的不是很贵,天通还运来了几块可以契约炼气期的晶片,售价只有区区的一百灵石,问冯君要不要。
  
      冯君想了想,觉得实在没必要再买了,炼气期的修者,不听话的话,他可以杀掉也可以驱逐,如果人家听话到愿意接受奴契,他又何必去契约对方?
  
      他没有偷窥别人的爱好,甚至连偷窥廖老大的兴趣也没有,由此可见,这个奴契的作用,也确实有限得很。
  
      完成契约之后,冯君在止戈山就没有太大的事情了,而花花已经急得不得了,催促他赶紧回地球——它忍不住要大快朵颐了。
  
      带着它回地球,当然要通过好风景,红姐本来正在努力地修炼,听说他们要回去一段比较长的时间,表示要一起离开——这边固然不走字,但是那边发生的精彩,她也不想错过。
  
      四人……三人一虫出现在地球界,正是在紧挨着别墅的那个仓库。
  
      红姐从灵兽袋里出来之后,看一看四周的景象,忍不住感慨一声,“我一直奇怪,你的头发怎么会时长时短,我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了。”
  
      冯君担心她心里有疙瘩——尤其是他带着好风景去过手机位面了,于是正色发话。
  
      “这样横跨位面是非常危险的,你应该知道,我以前做过不少动物实验,说实话,如果没有梅老师的空间属性,我贸然带你过去,那真是十个你都不够死的。”
  
      红姐做事还是相当大气的,“你不用解释,我懂,梅主任已经跟我解释过多次了,我只是有点好奇,你确定采歆以后也不会有空间属性吗?”
  
      她现在已经没资格认为,自己是最棒的了,但是她的妹妹,可以是最棒的呀。
  
      冯君摇摇头,关于这个可能性,他已经推断过多次了,“我觉得可能性……很小,采歆的资质已经很强了,专心发展她的长处就很好,这世界没有十全十美的人。”
  
      梅老师却是不无挑衅地看了一眼红姐,“怎么,嫌我带着你不舒服吗?”
  
      自信是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以前的梅主任虽然也是体制中人,但是见了红姐这种社会人,都是绕着走的,也不愿意跟她发生口角。
  
      但是现在的梅老师,修为在稳步地向蜕凡六层发展,关键是只有她才能带着大家做位面旅游,就连冯君都做不到这一点。
  
      从这一点上来讲,她也是无可替代的——花花这炼气四层,都要巴结着她。
  
      “嘿嘿,”红姐怪笑一声,抬手一搂她的肩头,嬉皮笑脸地发话,“小梅梅,你现在有点膨胀了哦,体重增加了不少吧?”
  
      不过下一刻,她就面色一整,“我说,以后咱别用灵兽袋了行不行?我是真的有点受不了……居然跟蛊虫挤一个袋子。”
  
      冯君摇摇头,又看一眼花花,“暂时就只能这么做,那边廖老大还有一个灵兽袋,大不了把你和蛊虫分开装。”
  
      红姐扬扬眉头,无奈地长叹一声,“分开装也不行呀,这种感受实在太不好了。”
  
      她俩在这里聊天,花花可是等不及了,一个劲儿地给冯君发消息,“灵兽袋、灵兽袋、灵兽袋……”
  
      冯君从好风景手里接过灵兽袋,递给了它,“慢慢吃啊,别太着急了。”
  
      花花抓起灵兽袋,振翅就飞走了,快得有若离弦之箭。
  
      冯君看她俩一眼,“先回去收拾一下吧,好在这里没人。”
  
      红姐和好风景还是手机位面的打扮呢,还好这里离别墅很近,一般人也不得进入这个仓库,在冯君的探路下,三人快速地进入了后楼。
  
      冯君戴个头盔,骑着摩托车出去理发了,等他回来的时候,红姐和梅老师经过了一番洗漱,也恢复了现代装束。
  
      不过两人现在正被围观中,张采歆和古佳蕙猛然间发现,两位姐姐齐齐地进阶了一层,真是要多惊讶有多惊讶了。
  
      张采歆的直觉感比较强,她总觉得姐姐跟昨天有什么不一样——不算修为,也还有什么别的变化,可是她又说不出哪里不一样。
  
      再看一看好风景,她有点惊骇了,“梅老师你这是……马上要蜕凡六层了?”
  
      “还早,还早,”梅老师笑得合不拢嘴,她真的是很想矜持,怎奈她无论如何都“后的”不住,“还得过些时间。”
  
      张采歆眨巴一下大大的眼睛,看着她无语了,昨天你还是蜕凡四层呢,今天都是蜕凡五层巅峰了,一夜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种进阶速度,是小菜心都未曾拥有过的,今天她是彻底被震撼到了。
  
      “说什么呢?”冯君走了过来。
  
      古佳蕙嚷嚷了起来,“君哥、君哥……你对红姐和梅老师做了什么?我也要!”
  
      “安心修炼你的,”冯君一摆手,很随意地回答,“她俩厚积薄发,这不是很正常嘛?”
  
      张采歆无语地噘一噘小嘴,心说正常才见鬼了。
  
      不过古佳蕙终究修炼时间短,没有深切的体会,虽然觉得怪异,却没有那么明确的感受。
  
      花花拎了灵兽袋,嗖地飞进了竹林,将玉盒一个一个摆出来,开始陷入了幸福的苦恼中:这么多……先吃哪一个呢?
  
      它在此前吃的旱蛛之类的灵兽,虽然也有助于修为的提高,但是真的没有蛊虫对路,毕竟蛊虫是靠吞噬同类来提高修为的,就连吞食人类的精血,大部分时间也是为了生存。
  
      嘎子和王海峰等人面面相觑,心说这货从哪儿弄了这一百多只玉盒?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