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大数据修仙 > 第七百九十八章 拉锯战

第七百九十八章 拉锯战

冯君五人所在的城墙,位置其实相当突出,否则守军不会专门放一个炼气九层在这里。
  
  哪怕他是散修。
  
  但是世界上的事,就这么不讲理,他这个庚字千人队里,炼气高阶有十人,他所在的位置的重要性,应该是排名前三——严格来说是排第二。
  
  但是荒兽攻打的是排名第三的突出部!
  
  它们不打排名第一的白岩口,这个很好理解,就算不打那里,那里的守军也只能枕戈待旦不敢有丝毫懈怠。
  
  但是不打冯君这里,反而打第三,这就有点……好吧,只能说冯君的运气还算不错。
  
  夏平安比较活跃,前出三里地,斩杀铁皮蝎一只——其实死没死大家都不知道,反正他是被一堆灵兽追杀了回来,连鞋都掉了一只。
  
  幸亏他是先天高手,会飞,终于带着轻伤返回。
  
  当然,这得多亏冯君接应了一下,直接两刀斩了过去。
  
  除了夏平安,季平安也受了点伤,同样也不是很严重。
  
  他不是在这个突出部受的伤,而是在路过被攻打的地方,出手支持了一下,受了轻伤。
  
  相较他俩,冯君是相当地老实,绝对不会主动挑事儿,就是一个字儿——“苟”。
  
  第四天,灵兽们的进攻终于全部展开,重点还是那十二个突出部,但是其他突出部也受到了攻击,冯君这一处的压力骤然大增。
  
  五个人面对几十只灵兽的围攻,还有成百上千只的嗜铁蚁,打得也相当辛苦。
  
  最苦恼的是,除了近战,灵兽们还有远攻的技能,甚至那旱火龟之类的,还能放出“重力加强”之类的术法,一不小心中招,移动速度和战斗动作,都要受到极大的影响。
  
  而季平安一个劲儿地大喊:“稳住,一定要稳住,控制灵气的输出,手里的符箓不要随便用……除非你的符箓很多!这场战斗要持续很久!”
  
  当天下午,开始有灵禽出现在战场,数量不是很多,但是毫无疑问,战事的烈度开始加强了。
  
  冯君他们所在的位置,也受到了灵禽的袭击,跟灵禽相配合的,还有远程攻击。
  
  三里地之外,甚至出现了一只灵猬,对着他们发射长刺。
  
  这只灵猬比冯君曾经遇到的那只,身体要小一半,但是气息反而更强大。
  
  不过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凡俗界的灵气要差很多,出现在那里的灵兽,多半要孱弱一些。
  
  面对这样的攻击,冯君也不好留手了,不但给自己使用上了防御符,同时也展开了玄元刀法,而不是此前一直在用的《百战刀法》。
  
  着了急的话,他也会使出惊雷符,至于落雷术,他不会轻易使用——这里回复灵气是很受限制的。
  
  见到他使用符箓,别人也不说什么,只能暗暗感叹,果然不愧是炼气高阶,使用符箓一点都不心疼。
  
  正经是惊雷符一出,其他四人马上抢攻——遭受到雷法攻击之后,灵兽普遍要僵直一下。
  
  不过就算这样,一天下来,五人也才只斩杀了四只灵兽,倒是重创了不少,但是他们无法追出去斩杀——出去容易,回来可就难了。
  
  跟其他地方的战斗一样,此处斩杀的最多的是嗜铁蚁,不过嗜铁蚁这种小家伙,不但数量繁多身体坚硬,杀起来很困难,身上也没有什么好的材料。
  
  嗜铁蚁的躯壳坚硬,但又没有硬到极点,没有多少价值,只有口中的腺囊,可以分出带有腐蚀性的毒液,勉强值得采集一下。
  
  最坑的是那四只灵兽,有三只的尸体跌落到城墙下了,仅有一只灵兽尸体落在了城墙上,那是一只迅雷豹。
  
  迅雷豹的左耳被割了下来,其他三只灵兽尸体,只有一条黑线蛇,被夏平安抢了回来,剩下两只,直接被其他灵兽分食了。
  
  总之,今天他们这个防守点的功勋,就是杀死两只灵兽,至于他们的战绩远超这个数字,别人也是认可的,但是没办法,能计入功勋的就只有两只灵兽。
  
  总算还好,两只灵兽身上,还有不少好东西,可以拿走换灵石,否则凭着那些到手才能算的功勋点,用来征召修者,还真不太好用。
  
  不过由此可见,夏平安说可以帮冯君去割灵兽的耳朵,也是相当有诚意的承诺了。
  
  当天下来,冯君他们这五人里,又多了一个伤员,一个炼气初阶中毒了,金色蝰蛇的毒,虽然他有灵气护体,还及时服用了解毒丸,但是此毒极为猛烈,起码要三天才能痊愈。
  
  那么接下来的两天里,他基本就是废人了,可以激发一些符箓,但不可能近身战斗。
  
  冯君建议,实在不行把这人送下去好了,换个健康的人来,哪怕是高阶武师都行。
  
  高阶武师起码还能玩一玩近战,这位别说玩近战了,连自保能力都没有,一旦灵兽攻城,别人还得分心保护他,根本是多了一个累赘。
  
  五个人防守一个突出部,已经很辛苦了,哪里抽得出人来当保姆?
  
  但是季平安苦恼地一摆手,“这个不行啊,他要是肢体残疾了,可以送下去,区区的中毒……以往有很多人故意自伤,所以他这种情况,下不去的。”
  
  炼气初阶闻言,心里这个火大,“我怎么中毒的,大家都看到了,季队长你这话什么意思?”
  
  季平安倒是没有生气,只是淡淡地回答,“我们四个都可以为你证明,你不是自己弄伤自己的……但是没用,规矩就是规矩,战场上讲的是令行禁止,不讲人情。”
  
  “握草他个大爷的,”这位开口怒骂,“这特么不是让我等死吗?”
  
  大家都能理解他的心情,也没人计较他爆粗口。
  
  夏平安迟疑一下,递过去一张金甲符,“老刘,我也是个穷鬼,一点心意。”
  
  其他两人见状,也各给了老刘两张符箓,这就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情谊了。
  
  冯君是修为最高的,想一想之后,他拿出十张惊雷符,递给对方,“将就着用吧,除了防御,你也可以帮着厮杀。”
  
  十张惊雷符,其实也没几个钱,但是考虑到灵兽入侵,可能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大家都是能节省就尽量节省,而且用屁股想都知道,秋辰仙坊各种物资肯定都已经大涨了。
  
  季平安见状,讶异地看冯君一眼,“你也多留点,日子长着呢。”
  
  “没事,”冯君呲牙一笑,“这符是我画的,对我来说还真不算啥。”
  
  夏平安闻言,眼睛顿时就是一亮,“那你还有多少惊雷符?我能不能用黄金买?”
  
  冯君看他一眼,笑眯眯地发话,“夏先天武技强悍,使用惊雷符岂不是舍本逐末?”
  
  “这倒也是,”夏平安傲然点点头,脸上笑成了一朵花儿,心说这可是来自炼气高阶的赞赏啊。
  
  季平安听得则是暗暗翻个白眼,心说你个夯货,人家冯君连玄元刀法都会用,你还真以为自己的武技强悍了?
  
  当天夜里,灵兽开始了夜间的袭扰,虽然效果不是很大,但是这么一折腾,守卫的修者也得不到很好的休息。
  
  大家都知道,这是灵兽再次加大了攻击的力度,心里越发地警惕了起来。
  
  不够冯君却是借着夜晚骚乱的时机,悄悄地尝试了一下,能不能退出手机位面——这几天的战斗中,他多次想试着退出,终于是硬生生忍住,憋得别提有多辛苦了。
  
  他这么一试验,别说,还真的退到了地球位面。
  
  这一刻,他终于放下心来,能退出就好,最糟糕的,也不过是打不过逃回来。
  
  然后他就在洛华庄园里休息了两天,别看他在城墙上没怎么动手,但是两军对阵产生的杀气和压力,对个体的影响实在太大了。
  
  休息了两天,正好第二批“相思入梦”优化完成,冯君也没有招大家来尝鲜,而是把它收了起来——大战进行中,他不想让自己产生懈怠的心理。
  
  但是就在进入手机位面之前的一刻,他的心情还是受到了一定的影响——张采歆又晋阶了,成功地进入了蜕凡八层……
  
  资质好,也不带这么显摆的!冯君悻悻地点进手机。
  
  接下来的一天,战况前所未有的激烈,到了下午的时候,甚至有荒兽开始亲自进攻。
  
  一只赤焰鹫和一条无鳞地蟒联手,破开了庚字队的重点防御,虽然有出尘期的援兵及时赶到,但是带庚字队的出尘期身受重伤,不得不撤了下去。
  
  偷袭的两只荒兽,却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赤焰鹫吃了两记冰焰刀,地蟒也被城墙上的灭灵弩杀伤了,但是在灵兽们的拼死救护下,终于成功撤回。
  
  庚字队的队长,是第一个失去战斗力的上人,守军立刻又给这里安排了一个出尘期。
  
  这名出尘期是铸剑峰祁家的名宿,名唤祁毋生,祁家位列铸剑峰七大家族之一,族中也有金丹真人,此人虽然只是出尘初阶,但是自有一番气度。
  
  祁毋生原本是支援部队里的一员,接过庚字队的指挥权之后,马上召集各百人队的队率来开会,商讨对策。
  
  他从后方讨了一百名援兵补充队伍,这也算能力的一种体现,同时他问大家,是不是该放出一批云柱——没办法,被集中攻击的地方,压力实在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