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大数据修仙 > 第七百四十八章 暴走小天师

第七百四十八章 暴走小天师


  好风景和红姐都不是嗜杀之辈,但是在暹罗的时候,两人也差点跟那些混混们拼命。
  这一次,根本不是有没有胆子杀人的问题,而是两人能不能跟上冯君的脚步的问题。
  投名状?也可以这么说,因为未来的修炼,必然要涉及到资源的争夺。
  还是冯君说的那句话,你不杀人,别人就要杀你。
  昨日茅山发生的事情,就是最明显的例子——今日的洛华庄园,也可以为佐证。
  严格来说,红姐的社会范儿比较足,也敢下辣手,好风景可是正经的良家,连鸡都没杀过,偶尔还爱心泛滥,投喂一下流浪猫狗。
  她能做出这样的决定,可不仅仅是因为暹罗之行,而是她……去过手机位面。
  在那里,冯君也有一定的局面,但是她从未忘记,在冯君的家门口,就驻扎着两大势力的机构,里面更有出尘期修者常驻。
  她觉得自己必须跟上他的脚步,要不然,他一个人支撑,真的太辛苦了。
  张采歆敢站起来,还真是为自己鼓了鼓劲儿的,她硬着头皮站起来。只是想向冯君证明,我才是愿意全身心陪伴你的人。
  令她感到意外的是,不但姐姐站了起来,连与世无争的梅老师也站了出来——你有没有搞清楚,我们现在谈的是杀人啊。
  不过总算还好,这俩是冯君的女人,她这表现,也不逊色于他的女人了。
  古佳蕙有点懵,她迟疑一下,最终还是站起身来,“我还没到十八岁,交给我好了……我就问一下,可以用枪吗?”
  徐雷刚则是跟陆晓宁对视一眼,也不争抢这动手的机会。
  但是那唤作小香的女孩儿受不了啦,她嚎啕大哭了起来,“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我?我到底做错什么了?我只是出来见世面的,对谁动手了吗?”
  唐文姬对她没有太大的恶感,但也谈不上好感,此女倒是没有瓜分她的东西,但是今天她一路被押送过来,也受了这小姑娘不少气。
  昆仑出来的人,真的是各个鼻孔朝天啊。
  更别说在刚才的战斗中,她还被小丫头当作了挡箭牌。
  小天师哼一声,冷笑着发话,“搁在迈瑞肯,擅入私人领地就是死罪,而且……你没想到吗?杀人案的目击者,通常都会被灭口的。”
  “别闹了,”冯君笑着摆一摆手,然后一指古佳蕙,“那小蕙你选枪去吧……小天师,我不会把人全部灭口的,还要留下这个姓李的,给昆仑通风报信呢。”
  李崇古依旧紧紧地抿着双唇,并不说话。
  唐文姬的眉头微微一扬,不解地发问,“为什么还要让他通风报信?”
  冯君微微一笑,抬手指一指面前的收获,笑着发话,“没有人通风报信的话,怎么会有傻蛋继续来送法器呢?”
  唐文姬纵然是心情沉重,听到这话,也禁不住“扑哧”一声笑出了声。
  她侧头看一看寇老钟,发现他的脸色越发地糟糕了,于是笑着发话,“也是哦,在我们茅山面前耀武扬威,真的遇到大能,也不过就是个送宝童子。”
  寇老钟可以忍受冯君的侮辱,那是技不如人,但是见到这种蝼蚁一般的凡人,昨天的手下败将,也敢嘲讽自己,忍不住冷哼一声。
  “是不是送宝童子,你说了不算,我昆仑的宝物,也不是那么好拿的……做人还是留三分余地的好。”
  冯君饶有兴致地看他一眼,“昆仑很强大吗?”
  寇老钟冷冷地看他一眼,傲然回答,“当然,你可以尝试一下,能不能炼化九州行走印。”
  冯君直接无视了他的建议,而是继续问一句,“那也应该没有金丹吧,有几个出尘期?”
  如果对方有金丹的话,他二话不说就进入手机位面,起码要猥琐发育到出尘高阶再回来,不过他觉得,这个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
  且不说千年以来,世上再无金丹,只说昆仑如果有金丹的话,不可能放任炼气期弟子就在外耀武扬威,而且还持有昆仑的大印吧?
  寇老钟却是被他的话惊呆了,“出尘期……还几个?”
  至于说金丹之类的问题,昆仑三秀之一的他,直接无视了。
  就在这时,古佳蕙已经开始找枪了,好风景直接拿出了一把手枪递给她。
  李崇古虽然不说话,但是将这一幕看到了眼里,忍不住心惊胆战:这个庄园,难道真的是一个军事基地?撇开步枪和狙击枪不提,随便一个娇滴滴的大美女,都能拿出一把手枪?
  至于说这美女身上明显也有储物法器,他都懒得惊讶了,就他的观察而言,储物法器在洛华庄园,真的就是大白菜一样,几乎是人手一份。
  古佳蕙不想用手枪,“梅姐,我想远远地干掉她,手枪距离太近,溅出什么脑浆子之类的,会让我做噩梦的……人家还在发育期呀。”
  “知道自己小就好,”梅老师笑眯眯地收起了手枪,“那就专心发育,少考虑大人的事。”
  徐雷刚和陆晓宁两眼望天,就当是听不到了,他俩哪敢掺乎师父的情事?
  不过古佳蕙还就找上了这两人:她有点搞不清楚狙击枪和五六半哪个更好一点。
  徐雷刚积极地推荐五六半,这枪的后坐力小,巴lei特哪里是小女孩儿玩的?
  他能猜到,师父让古佳蕙出手,也是想借古家的势力,掩饰杀人的事——虽然武林里杀人,一般很少会报到官府,但是准备得充分一点,并不是什么坏事。
  所以他认真教古佳蕙该如何瞄准,如何射击,甚至还问她,“要我帮你拍一段视频吗?”
  但是小香实在忍受不住了,她已经被列为了被杀的对象,对方竟然还在讨论如何上膛、瞄准……甚至如何补枪。
  她终于扛不住,彻底崩溃了,她嚎啕大哭,“为什么是我,呜呜……为什么是我啊?”
  “不为什么,”冯君淡淡地发话,“谁让你是长老的女儿呢?不杀你,好像我洛华庄园怕了你昆仑,没事……你老爸马上会来帮你报仇了。”
  “我不是长老的女儿,”小香摊在地上,声嘶力竭地大叫,连走光都顾不得了,“我爷爷是长老,但是他已经死了,死了很多年了,我母亲是凡人,父亲也不是炼气期。”
  她这个长老女儿的身份,是寇老钟捏造的,为的就是让冯君他们投鼠忌器,这一刻,她真的是恨死寇师叔了——我明明可以送信,你却偏偏让我送死!
  李崇古见她哭得伤心,忍不住叹口气,“好吧,杀我好了,让小香送信……她确实不是长老的女儿,只是故长老的孙女,你们杀了她,也无法更加激怒昆仑。”
  古佳蕙愣住了,她眉头一扬,“你倒是敢作敢当,原来昆仑还是有男人的,师父……能不能放他一马?”
  冯君默然,有担当的汉子,他也很欣赏,但是昆仑公然闯茅山的道场和洛华庄园,这是犯了修道者的大忌,只杀一个人怎么够?
  哪怕是茅山不计较,洛华庄园也丢不起这人。
  他正盘算呢,却听到李崇古轻叹一声,艰涩地发话,“小姑娘你不用夸我,身为昆仑弟子,维护昆仑荣誉义不容辞。”
  他这么说并没有嘲讽小香的意思,那只是个小丫头,他只是想告诉对方——昆仑不可辱。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也想活,但是维护昆仑荣誉,他责无旁贷。
  “去尼玛的昆仑荣誉,”唐文姬一跃而起,身子前蹿,手中长刀一闪,口中厉喝,“你还是多谢你师叔赐刀吧!”
  血光一闪,人头落地,李崇古的双眼兀自睁得老大。
  他尚存的意识有点茫然:这年头,说实话的代价这么大?
  唐文姬手中长刀一伸,刀尖直指他的头颅,然后冷笑一声,“你昆仑飞扬跋扈欺压同道,还有什么荣誉可言?”
  茅山小天师暴走了,未经冯君允许,就又杀了一个人。
  她认为自己有杀人的理由,你昆仑的荣誉,是建立在践踏我茅山荣誉之上。
  冯君的眉头微微一皱,他觉得小天师有点激动了,当然……杀也就杀了,谁让那厮没眼色,不会说话呢?不过他还是说一句,“小天师,你多少尊重一下我这个主人。”
  唐文姬一转身,双手持刀刀尖向下,单膝跪倒在地,“文姬无礼,愿受大师任何惩处。”
  她手中的长刀,兀自在向下滴血。
  “算了,”冯君有气无力地摆一下手,“这女娃娃身子娇弱,我看她未必能完成报信的重任,要不这样吧……小蕙。”
  不等古佳蕙出声,小香没命地叫了起来,“我能完成,我一定能完成。”
  冯君懒得再理会她,“小蕙,事情交给你办了……至于这个寇老钟,谁先看起来?”
  “我来吧,”徐雷刚和陆晓宁齐齐出声。
  就在这时,一阵“吱吱”的尖叫声响起,冯君看一眼远处的花花,“那行,交给你了,别弄死了……咱还等着骗法器呢。”
  “吱吱~”又是一阵尖叫声,是个人就能听到叫声里的欣喜。
  完蛋!寇老钟只觉得眼前一黑:握草,合着这妖精,是人家养的宠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