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大数据修仙 > 第七百三十八章 杀人如麻

第七百三十八章 杀人如麻

    冯君听到这话,总算明白了,自己遇到的,是彻头彻尾的一帮暹罗人渣。
  
      其实地陪也提过这种情况,曼谷龙蛇混杂,又不禁枪,国外游客一不小心,就会陷入一些陷阱,不得不破财免灾。
  
      像这出租车司机就是,他看中的就是冯君携着两个美女,从购物中心里出来,手上大包小包还拎着不少,下意识地就认为他有钱。
  
      这还亏得是冯君把不少东西都收进了储物袋里,否则更不知道他会怎么想了。
  
      所以他将人拉进小巷子里,行那抢劫的勾当,对方若是不服,他们还准备了毒pin栽赃——不给钱?那你要做好蹲牢房的准备。
  
      冯君对此并不是很清楚,见到对方威胁说,要栽赃自己,心里就做出了决定。
  
      但是在此之前,他还是想问一问,“真的不是有人找你们,要对付我的?”
  
      “哦?”格洛克手枪的男子眼睛一亮,“你竟然这么富有……要让别人对付你?”
  
      “真是不会沟通!”冯君一抬手,一拳就将此人打得贴到了墙上。
  
      没错,就是贴到了墙上,此人距离墙壁,还有五六米远,被冯君一拳轰了出去。
  
      这位撞到墙上的时候,身上的动能依旧不小,将墙壁都撞得晃了两晃,总算还好,没有把墙壁撞塌。
  
      其他人见状,直接懵逼了,院子里可是有十余名男人在的。
  
      曼谷这个地方,不是普吉岛那种旅游休闲胜地,只看大街上那些亡命的摩托车骑手,能感觉到这也是一个快节奏的都市,没有那么慵懒。
  
      但是事实上,并不是这样,曼谷的闲人也很多,如果能逮住冯君这种肥羊,一单就够起码半个月的花天酒地了。
  
      走私犯派出四个司机,一天也才收五千泰铢,一个月十五万,这些人从冯君身上搜出的现金,就价值四十多万泰铢。
  
      这种暴利买卖,养十几个闲人,实在再正常不过了。
  
      一拳打出去,冯君的身子一闪,拳打脚踢之下,众人纷纷倒地。
  
      院子中的十几个人里,有三人是持枪的,但是他的身形移动太快,有人想开枪,也要担心会不会被误伤。
  
      冯君并没有先抢一把枪什么的,因为他用枪并不是很熟练,虽然在手机位面用过几次,但那是狙击枪之类的,比较考验稳定性,对枪感的要求不高。
  
      而且他也担心,抢了枪之后,对方有了顾忌,没准就会把主意打到红姐和好风景身上。
  
      区区十来秒钟的时间,他就将人全部打倒在地,然后一弯腰,捡起了一根铁棒。
  
      这些人除了枪之外,还有冷兵器,砍刀匕首之类的,但是他只捡了铁棒。
  
      然后他走到出租车司机面前,手持铁棒一指,冷冷地发话,“说,谁派你来的?”
  
      司机被打得头晕眼花,闻言大喊一声,“开枪啊。”
  
      他说得倒是很轻巧,别人也想开枪呢,然而一长一短两支枪,都被冯君夺了下来,扔到了地上,格洛克手枪倒是掉在那名疑似首领的人身边,但是此人已经晕过去了。
  
      “真不老实啊,”冯君呲牙一笑,手里的铁棒就砸了下去,只听得“喀啦”一声,司机的左腿顿时被打断了,白生生的骨头碴子从皮肉里穿了出来。
  
      “啊~”司机惊天动地地大喊一声,抱着断腿就在地上打起滚来,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样。
  
      这动静绝对不小,但是此地本来就是藏污纳垢的场所,周边的邻居早就习惯了这里各种惨叫声,没人会因此而多事。
  
      冯君心里也是这么估计的,所以他轻笑一声,“想起来了吗……谁派你来的?”
  
      话音未落,就听到“砰”的一声闷响,他的身子顿时一晃。
  
      “冯君!”红姐在车里大喊一声,抬手去抢好风景的手枪,就要开门下车。
  
      梅老师一把拽住了她,“他肯定没事,别下去添乱。”
  
      冯君一转身,却见到那首领手持格洛克手枪,正用极为怨毒的眼神盯着他。
  
      见到冯君转身,好像没什么事情,首领二话不说,再次扣动了扳机。
  
      冯君抬脚一踢,地上一块半砖飞起,正正地砸在首领胸口,
  
      首领身子一歪,一口鲜血喷出,再次昏迷了过去,手里的格洛克手枪虽然又响了一声,但是子弹却不知道飞到了哪里。
  
      “我还是太好说话了啊,”冯君又是一笑,身子前冲,手里的铁棒狠狠地砸下去。
  
      “噗”地一声轻响,那首领的头颅猛地炸开,就像一个破裂的西瓜,红的白的溅得到处都是。
  
      这才是冯君选择铁棒的本意,刀也能杀人,但是看起来绝对没有铁棒杀人来得震撼。
  
      常年刀口舔血的主儿,未必能被刀伤吓到,可是目睹铁棒的杀伤力,除了那些常年战乱的地方,一般人很少能够接受。
  
      冯君是有意不处理这三支枪,他想看一看,对方拿枪是吓唬人,还是真敢对着人开枪。
  
      如果对方是冲天鸣枪,他或者还会考虑一下,该如何处理这些人,既然是对着他开枪了,那他再下死手,是心安理得。
  
      他连着砸破了三个人的脑袋,到了第四个人的时候,那人没命地叫了起来,用的居然是汉语,“饶命,饶命……我们只是想抢点钱。”
  
      是华夏人?冯君眉头微微一扬,“真没有人雇佣你们?”
  
      “真的没有,”这位涕泪横流,语无伦次地发话,“我们就是那个、那个……绑肥羊。”
  
      冯君叹口气,他可是记得,这厮是出手把自己往外拽的人,“你身为华夏人,居然帮着外人坑害同胞,良心不会痛吗?”
  
      “我父亲可不是华人,”这货的脑子确实有点不清醒了,连这话都敢说出来,然而下一刻他就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马上出言补救,“我是被我母亲带大的,从没有坑害过同胞!”
  
      冯君倒是有些相信,这厮是被母亲带大的,否则身在异国,不可能掌握这么流利的汉语。
  
      但是后面那句,那就是呵呵了。
  
      所以他手起棒落,直接将此人敲晕,然后走到下一个人身边,继续用英文发问,“是谁雇佣你们对付我的?”
  
      看到他终于不手起棒落杀人了,这帮人渣终于定了一下心思,但是好多人已经吓得大小便失禁了。
  
      但是事实上,冯君没打算放过任何人,已经杀人了,还差再多杀几个吗?
  
      他只是不想把这里闹得太过狼藉,反正立威的话,有三条人命已经足够了。
  
      接下来的问话,大家都很配合,或许以前他们认为自己是烂命一条,但是见到三个破烂的西瓜之后,他们终于意识到,其实活着才是最好的。
  
      不过非常遗憾的是,大部分人都表示,这仅仅是一场意外。
  
      倒是那个拿着毒pin栽赃的家伙够机灵。
  
      他的英语说得不太好,但是表达清楚意思还是没有问题,“大人你打算指证谁?我们的首领有可能联系任何人……也许就是他做的,我们都可以为您作证。”
  
      说到这里,或许他是担心冯君理解不了,居然还画蛇添足地解释一句,“反正他已经死了,不可能做出辩解。”
  
      “求生欲望……真的很强烈啊,”冯君轻喟一声,一棍子又打晕了对方。
  
      问到最后,他也没有得到新的线索,于是他终于大致确定,自己只是运气不好,遭遇了偶然事件。
  
      然后他将所有人一一杀死,只留了两具尸体在当地——其中就有那个会汉语的家伙。
  
      其他的尸体,他取出一个凡人版的纳物符装了起来,他觉得把这些人带到手机位面,都是浪费能量点,这些人渣实在不值得。
  
      这院子里原本十几号人,只剩下了两具尸体,还有打斗的痕迹和脑浆、血浆,暹罗警方一定会很头大吧?
  
      他一点都不同情这些警察,这是他们自找的——如果不是你们不作为,曼谷会乱成这样吗?
  
      反正只要他把出租车司机的尸体带走,再把车开走,短期内很难有人找到他的头上。
  
      当然,在做这些之前,他肯定是要先探查一下“附近的摄像头”。
  
      正如他所料,四周就没有摄像头,做这些勾当的人,哪里会自找麻烦,留下自己的罪证?
  
      处理完尸体,他也没有着急离开,而是再搜索一下附近的物品,这才意外地发现,在一个上了锁的小屋里,不但有一些黄金首饰,还有一些海luo因。
  
      他一脚就踹开了门,在里面收获了大概有两百多克黄金,其中还有一根金条。
  
      跟黄金在一起的,还有十来万泰铢,不过冯君分文未取,这点钱不看在他眼里,他不喜欢任何的麻烦——哪怕这些钞票大部分是旧钞。
  
      倒是那些海luo因挺有意思,装在一个大塑料袋里,里面又分成若干个小包,就跟栽赃他的小包一模一样。
  
      小包也不是很小,起码不是专供吸食用的那种包装,每一包有十克左右,基本上都是“分销商拿货”的级别。
  
      这个可以拿走!冯君收了起来,他在华夏国的基业越来越大,什么样的手段都得准备一些。
  
      就在他在屋子里继续搜查的时候,猛然间,门外传来了摩托车的轰鸣声。
  
      (更新到,谁又看出新的月票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