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大数据修仙 > 第六百九十七章 要求出尘期

第六百九十七章 要求出尘期

除了不想知道秘密,冯君最头疼的,就是帮了别的道友之后,该怎么收取报酬。Ww.la
  
  其实他不是很想收费,地球位面的道门,可以说一个比一个穷,他都不忍心去盘剥。
  
  有这时间,在异位面解析几个阵法,挣的灵石都是数以百计。
  
  整个华夏国道门的灵石,有没有一百块?
  
  但是帮了忙不收费的话,这也说不过去呀,冯某人的劳动,还是很值钱的——再说了,他敢不收费,那接下来他的业务会大增。
  
  恐怕练瑜伽的时间,都会因此大大地缩短,这当然是不行的。
  
  不过,真要说收不到合适的报酬,似乎也不对,冯君帮了茅山和委羽山,收获的是阴魂石和花花,都是难得的宝物,只是这两样他都是花灵石买来的,这让他感觉有点不平衡。
  
  当然,若是真说这两样东西的价格,他又相当于是用了“捡漏”的价格淘换来的。
  
  反正他的心情,是相当地复杂,最后才叹口气,“出尘期……这秘地很不简单呀。”
  
  “我也是这么想的,”关山月见他没有拒绝,忍不住暗暗地长出一口气。
  
  然后她开始解释自己的苦衷,“数百年以来,天地间的灵气一直在减少,到现在几近于无了,丹霞天已经六百多年没有出过炼气期的大修士了,更遑论出尘期……”
  
  说到这里,她看一眼冯君,继续发话,“道门的其他支脉,偶尔会个炼气期,但我丹霞天也不方便去请,到现在,道门大修士都难得一见了……天幸又出了冯道友这样的修士。”
  
  说穿了,她不太信得过道门其他支脉,而冯君这种野生的高手,又拥有比较好的信誉,实在是丹霞天最合适的合作伙伴。
  
  “找到我,未必是幸运呢,”冯君笑一笑,这一次,他决定先小人后君子,“我想听一听,你打算支付的报酬……我的价格很高,不需要我解释原因吧?”
  
  关山月沉吟一下发话,“道友是不想被琐碎事情耽误了修炼……我理解得可对?”
  
  冯君笑着点点头,“不错,我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
  
  关山月也笑了起来,“原本我还挺担心怎么开价,不过现在不担心了……冯道友是想得到一些关于地脉的典籍吧?”
  
  “呃,”冯君就算自命心理素质好的,听到这话,也忍不住摸一下下巴,“我表现得……有那么浅薄吗?”
  
  “谈不上浅薄,是我这人喜欢瞎琢磨,”关山月很会说话,她笑着表示,“我麻姑山既有洞天,又有福地,对地脉还是了解一些的,起码比王屋强……对了,王屋也有地脉的典册。”
  
  冯君眉头一扬,讶然发话,“那倒是难得了。”
  
  这话真是发自内心的,他在手机位面,都没有得到过什么地脉的典册,最多就是一些介绍,可见这地球位面虽然是末法,底蕴也不能低估。
  
  “麻姑山一共三部关于地脉的典籍,”关山月的性格有点古怪,做决定的时候,她小心翼翼,但是一旦拿定主意,也是非常敢赌的。
  
  像现在,她就有一点男人的豪爽,“三部典籍的影印件,我给你当定金,秘地里再取出什么来,咱们三七分,你三我七。”
  
  典籍的影印件听起来不算什么,但是在修者界厮混过的人,会非常明白其重要性。
  
  这有可能造就一个势力的崛起,搁在手机位面,基本的典籍被盗,那是不死不休的大仇,根本不是地球界所想像的那样,用复印机扫一遍就完事那么简单。
  
  修行界没有专利的说法。
  
  所以关山月这态度,是相当上路的,慷慨而坦荡。
  
  冯君还就吃这一套,他笑着发话,“不用了,你给我三本典籍的影印件就好,秘地里的收获也不说三七分了……我需要的,我会用合适的价格买下来,剩下的全部归你。”
  
  关山月见他回答得痛快,心里也高兴,“那好,什么时候动身?”
  
  冯君拿出手机看一下,“明天植树节,后天吧……今天还早,在我庄园里参观一下吧。”
  
  他本来还想卖弄一下,自己的庄园里有两个聚灵阵——我真不稀罕你家秘地那点东西。
  
  不过非常遗憾的是,麻姑山真的败落了,关山月这主持,既不是武者也不是修仙者,竟然对灵气的变化,没有多么明显的感知能力。
  
  总算还好,来到山谷的时候,白雾笼罩的困阵、灵植阵和大片的竹林,终于能让她感受到一些不同,于是感慨一声,“这里就是贵庄的聚灵阵了吗?”
  
  冯君笑着点点头,“前面有石径小路,关道友如果有兴趣,可以下去感受一下。”
  
  他的话刚说完,关山月身边的女弟子惊呼一声,“看,那只乌鸦在刨土哎。”
  
  在刨土的乌鸦,自然就是乌大王了,它的老大花花去了伏牛山,看管异位面的修者,那灵植阵的工作,就只能由它来担任了。
  
  像它现在做的活儿,其实是松土,但是它没有花花的修为,就只能用爪子刨土了。
  
  总算还好,老大虽然走了,它依旧不敢懈怠,然而,在这样阳光明媚的春天里,它居然不能出去撩拨其他的乌鸦,心中的苦闷可想而知。
  
  所以它一个劲儿地刨刨刨,感觉是在发泄什么,不过因为速度惊人,别人看起来,就觉得有点失心疯的意思。
  
  冯君见状笑一笑,“这乌鸦,跟我洛华庄园也算有点缘分,折腾劲儿不小。”
  
  关山月闻言,却是眼珠一转,“不知贵庄园对于收徒,是如何规划的?”
  
  一只乌鸦的折腾劲儿都不小,没准……会成为灵禽?
  
  “收徒嘛……”冯君沉吟一下发话,“暂时没有收徒的计划,这种事情……随缘了。”
  
  这话说完,跟关山月一起前来的男子笑着发话,“请教前辈,这乌鸦会不会近水楼台先得月?”
  
  冯君沉吟一下回答,“它是有它的缘法的,但是成不成……那就另说了。”
  
  “咦,”关山月这次是真有点吃惊,“也就是说,乌鸦都可能修炼?”
  
  冯君波澜不惊地回答,“天地生灵的事情,谁说得准呢?”
  
  如果别人这么说话,丹霞天三人绝对会认为,他是在胡说,但是他们刚刚跟冯君谈完,亲眼眼见到他了他的表现。
  
  撇开他对金丹的疑惑,也不说他不在意“出尘期入秘地”的要求,只说他对北河道长的态度,就足以证明很多问题。
  
  北河道长是大名鼎鼎的养气期高手,身后还有王屋的支持,可就算是这样的人物,冯君也不过是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呦,王屋还有养气高阶的修者?
  
  这样的人物,敢说这乌鸦自有缘法,肯定不会是无的放矢。
  
  所以三人就算进了竹林,还是忍不住频频侧头看向灵植阵。
  
  不过,关山月虽然没有修炼过,眼光还是有一点的,“冯道友,冒昧地问一句,那一片都是灵植吧?”
  
  “没错,”冯君坦坦荡荡地点头,随着在地球界的根基越来越稳,他也不会再严防死守一些事情,“前一阵弄到了一批灵植,就种在了这里。”
  
  里面好像有很大的人参呢,关山月心里暗暗嘀咕,不过这话,却是不能再问了。
  
  三人来自麻姑山,对茂密的竹林并不太意外,不过那女人还是拿出了手机,然后侧头看一眼冯君,“请问冯前辈,能拍照吗?”
  
  对方有礼貌,冯君自然也会投桃报李,他摇摇头,笑着发话,“真的是抱歉了。”
  
  麻姑山三人在聚灵阵里感受了一下,身在阵中,哪怕是一点修为没有的人,也能感到明显的神清气爽,更别说那男子还是一个初阶武者。
  
  三人这一停留,就待到了天擦擦黑,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第二天植树节,倒也不必多说,不过中午的时候,出现一点小意外,李强居然打电话给王海峰,问能不能在这里取几个景,好做植树节专题。
  
  他是今日郑阳的摄影师,有这样的需求,倒也正常。
  
  王海峰肯定拒绝了他,不过令王教练心生警惕的是,李强说了,你们洛华庄园现在的美誉度很高,不少人都在说,那里的植树造林搞得不错。
  
  事实也是如此,今天植树节又适逢周末,有好几户人家开着车来,想进入庄园。
  
  门卫肯定是把人挡在了外面,并且解释这里是私人承包的,不对外开放。
  
  有两户人家,对此还颇为不满,大意是我们来帮你们种树,你们居然不领情,也真是过分——以前你们不这样的嘛。
  
  两个门卫根本懒得理会,连生气都没兴趣。
  
  还是前面那句话,对周围的村民来说,这么大一座山在这里,还不就是让人进的?
  
  一般而言,只要是别赶着羊进山,别拿着斧子来砍树,几个人进山捡一点枯枝野果啥的,没人管你——当然,天天来也不行。
  
  也就是冯君看得严,才会有这些规矩,以前李宁承包的时候,都不怎么管的。
  
  大抵来说,这还是一些小花絮,第二天一大早,冯君带着关山月等人,直奔麻姑山。
  
  这一次开车的人,居然是徐雷刚!
  
  (更新到,昨天好惊悚,差点破功,所以更得晚了点,大家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