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灭仇志 > 九十、步步圈套,喜忧参半

九十、步步圈套,喜忧参半


  凌无霸起了头,事情说回正题。二夫人的智商从来没和兄长父女在一个地方,于她而言,她这个过气的大哥是委曲求全,昔日的大将军是多么不可一世,如今……不过一切与她无关,天要下雨,他要嫁女都无关紧要,二夫人唯一的愿望是尹正年可以痛定思痛振作起来,有朝一日夺回山庄。
  尹龙星放下碗筷一脸郑重道:“凌小姐才貌俱全,会是个好的贤内助。当得起皓天山庄的女主人!”此言一出震惊四座,凌无霸没想到这小子这般痛快,先前还故作姿态。二夫人一脸吃惊,要是以前她还会觉得尹龙星是想拉拢将军府,可现下这么做有何意义?尹正年只是不屑,看来尹龙星也没有那么清高,自己的表妹样貌上乘,除了这个理由也想不出其他理由了。凌七凄自然一副早握胜券的样子,一切不过是她意料之中,幸福的笑容毫不掩饰地展开。
  伪装丫鬟的悠悠差点没绷住,这才和教主姐姐分开几个月就另寻新欢?可恼也!浮云率先问道:“大哥,你可曾想好?”
  尹龙星笑道:“我当然已经想好,而且思虑周全。”这下连浮云都没有话讲,凌七凄闪过一丝得意的笑,这是击败浮云后的得意之色,只不过浮云并有那方面的意思,自然体会不到这斜斜的恶意。尹龙星继续道,“我已经决定好,将庄主之位传给正年,父亲留下的最上乘的武学我也会传给正年,正年你责任重大,一定要将皓天山庄发扬光大。”
  这突然的反转猝不及防,所有人的脑子都还没转过来,包括凌无双母子。没一会儿工夫前还各自想着究竟要怎样一个契机才能从尹龙星手上夺回山庄,没想到是唾手可得,直接让位。悠悠刚上去的火苗悉数浇灭,舒服了。
  “大哥,那你……”浮云不知从何问起,尹龙星是退隐江湖还是有什么事要去做?难道是为了救自己的爹爹势必开罪六王府,所以急于与皓天山庄断绝关系?
  尹龙星解释道:“祖母猝然离世,我的恩师空梦大师与世长辞,而最爱的妻子竟是邪教的魔头?如今唯一的孩子也被我亲手杀死,胎死腹中。我这一生所剩的亲人只有正年你了,山庄迟早要交到你的手上,而我早已心如死灰,无心打理山庄,要让正年你临危受命,实在是我太自私,可我又不得不自私。”
  尹正年从小不喜尹龙星,甚至没有真心实意地喊过他一声“大哥”,如今他突然传位,盛意拳拳,句句掏心窝的话语一贯入耳,不免让人生出一丝同情。从来没有像此刻一样看尹龙星这么顺眼的。
  “你打算去哪里?”尹正年弱弱地问道。
  尹龙星笑道:“黄鹄志千里,皓鹤恋芝田。吾意亦如此,志在山水间。”这是想要归隐的意思,江湖让人疲倦,更让人厌倦。浮云接口:“千峰列溪上,修竹满檐前。樵唱归落照,僧钟鸣晓烟。大哥,我的无情小筑隐于山水间,正合适你居住。相信爹爹不介意多一位邻居。”
  看着他们一唱一和凌七凄凝固的笑容扭作一团,她是气急了。问道:“那我呢?尹龙星你答应我的。”也顾不得客气不客气,凌七凄一改往日乖巧模样,当堂喊出尹龙星全名,连一声大公子都不想叫。
  尹龙星缓缓道:“正年相貌堂堂,一表人才,又是二娘最疼爱的儿子,舅父最疼爱的外甥,你们二人实乃天作之合。你们大婚之日便是我退隐之时,黄道吉日就在月底,时间将将好。以正年你的悟性,剑法、心法完全来得及领悟。不知道正年你对大哥的安排可还满意?”
  听这二人的哑谜估计中间有不少故事,只怕此时尹正年说出拒绝的话得不偿失,事关庄主之位和令全武林骄傲的剑诀,思索再三尹正年诺诺道:“长兄如父,一切全由兄长做主。”
  “兹事体大,婚姻大事向来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好的是两位高堂也在。不知道二娘和舅父的意见是?”尹龙星思虑周全,把所有人看透。二夫人凌无双巴不得尹龙星赶紧走,正年赶紧接手皓天山庄,而凌无霸更简单,妹妹是亲妹妹,女儿是亲女儿,尹龙星走了那意味着皓天山庄就是他凌家的囊中之物,自然不甚欢喜,哪有不答应之理?
  凌七凄自知无法改变局面,一声身体不适草草退场。凌无双这些时候对这个外甥女越发不满,初见时乖乖巧巧,甚至有些唯唯诺诺,可这些时日来心思不简单,步步为营,尤其是这下像是委屈了她似的。
  最大的事情也已经了结,对于尹龙星来讲已经没有什么遗憾,若再能帮助浮云救出百里万年就更加圆满了。众人陆续离席,各自盘算着心中的小九九。悠悠一回到房间立马本性暴露:“可憋死我了,现在的女子都是这么不要脸的吗?人家不要她她还能倒贴上去?可笑!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个什么德行,还想和教主姐姐共用一个男人,哪怕教主姐姐不喜欢这个负心汉了,那也轮不到这个臭女人!真是大快人心!”悠悠对今日尹龙星的表现很是满意,只不过要把山庄拱手相让,真是不值得。
  “好了,好了。你这么打趣人家?都是姑娘家,何苦为难彼此,小心隔墙有耳。”浮云嘴上这样讲,心中也是说不出的畅快,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凌七凄她望了一眼就不喜欢,或许是相互之间不喜欢产生了磁场。
  心经据说还在那个女人手里,悠悠不想理却又不行,看来得找个时间探探底。
  晚间十分尹正年便去向了尹龙星的院落,他早就对归一剑诀迫不及待。尹龙星也早就预料到他会来,比想象中慢了些,看来猴急的性格改进不少。佑龙将尹正年带往北苑,那里宽敞,没了练功房自然就是练武最好的地方。尹龙星没有废话,让尹正年使出全部所学的归一剑诀招式,果然只是徒具其形,不过短短时间内能悟到这种地步,已经算是难得。
  所有的剑法都需搭配内功心法才能发挥最强大的力量,归一剑诀尤其,尹龙星将剑诀的秘籍交给尹正年,开始讲解:“天下剑法,分式庞杂,万变不离其宗,皆归于一剑以伤人,是谓归一剑。不拘于形,不泥于式,剑随意发,剑随心动……”尹正年听得格外认真,全身心体悟,配合剑招果然大有精进。尹龙星也是诚心传授,一旁观之指出各种错误,为正年解惑、矫正。或许此时是他生活在皓天山庄最快乐的日子,从来不曾有过的兄友弟恭,但愿这一刻可以永恒。
  不知不觉天竟蒙蒙亮,正年却还有倦意,似是要将博大精深的归一剑诀一次性学完,尹龙星告诫道:“武学之道循序渐进,欲速则不达。记住,不可冒进,归一剑诀学无止境,故称为创剑。因为它永远没有最后一招,也就意味着一百个人修习归一剑诀会出现一百套归一剑法,剑法的威力最后全靠悟性决定。今日先这样,回去休息吧。”尹龙星带着命令的口气,以往尹正年肯定会很不爽,但这次他没有,因为所学匪浅,或许他的大哥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
  欧阳若连着赶路,却也不疾不徐,看看风景,玩玩山水倒也惬意。来了京城和悠悠一样,玩一圈要紧,犹记得当时悠悠教他画过一个属于神教的暗号,或许有用。一个小孩拿着信封去到雷声寺门口,交给了开门的士兵一溜烟就没影了,他也很害怕,要不是对方给的报酬多,他才不敢跑到这个鬼哭狼嚎,奔雷闪电的地方。
  士兵将信件交到了里头,缪世广拆开看到神教暗号,吓得信件抖落在地,被巫弦月和悠悠支配的恐惧怕是这辈子都无法挥去。
  “废物!”黄华老祖一声嘲讽,手掌微微翻动,信纸犹如受到牵引直接落入手心,鲜红的手掌发出灼热之力,信纸无火自燃,瞬间化为灰烬。“人呢?”这一句不怒自威地问,吓得士兵吱吱呜呜的讲着“没看见”,果不其然还没反应过来,士兵眼睛一冷,便失去了光明。闻得老祖一句:“没看见,要着眼睛何用?”
  “不如你把自己的耳朵割了吧?我进来这许久都没有发现,要这耳朵何用?”欧阳若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房梁上。
  黄华先是一惊可也飞快出掌,阴阳之力搅动气流,旋击而上。欧阳若转动戴着大宝石花戒指的手指,只一下竟将掌力散去,隐隐还感觉寒气逼人,来人武功之可怕不言而喻。黄华可没那么容易认输,回旋而上,狂掌交叉互措,欧阳若环柱躲闪,瞥眼瞧见那印在柱上醒目的掌印,心道:小瞧这牛鼻子老道了。
  架势已经摆好,欧阳若不愧为九指魔狼,匍匐大柱,似狼等待时机全力一搏。黄华出完一掌根本无地站住脚跟,不得已又落回地面,没想到对方却能抱柱腾空,轻功相当了得。
  欧阳若脚一蹬,整个如箭攒射,顷刻便至眼前。似爪似掌的武功极其阴寒,一层层薄霜悄然落下。黄华从未见过这般武功,不敢再轻易接招,高手过招一但心有怯意便已输了一半。欧阳若双掌出数十道指力一齐而出,破坏力极强,竟在青石地板上刮出不浅的划痕。黄华向来不可一世,退让不是他的风格,哪怕有退让也只是为了看清对方的招式。
  凭借着武当的身法加上出其不意的阴阳掌果然让人眼前一亮,欧阳若想不到他还会武当的武功,四掌数次相交,凌厉的掌力竟使一旁观战的缪世广承受不住而不自觉地退后。
  随着最后一掌相触二人再次分开,相隔三四丈,这下倒没有人立刻再出手。都是受了对方强劲的内力手不自觉的抖动,需要集气凝神。黄华有些受伤,毕竟阴阳掌一阴一阳,承受不住雪魄大法的寒冰之力,怕是一段时间内一只手掌用不了了。
  智言暗中观察许久,他认准欧阳若还要休息一会儿,此时是绝佳的机会,出其不意偷袭一掌。这掌使出了毕生功力,重重打在欧阳若身上那一刻自觉以为立了大功,谁知寒气随掌心慢慢传入,及时撤掌已然晚矣。整条手臂像是被冰冻,没了知觉,此时若是有人还他一掌,他的手臂必然像是碎冰一般零落一地。
  欧阳若转身笑道:“多谢你一掌将我体内的寒气逼了出去,痛快啊!”
  中了这一掌智言怎么都没想到对方居然完好无损,实力强劲世所罕见。黄华也恢复了行动力,只不过还不足以再出掌,闹了这么大动静势必惊动王爷,也不知来人的来意是?这下大事不妙。
  欧阳若幸灾乐祸道:“黄华老祖,传闻武功放眼江湖都能排上前三前四,可惜遇到的对手总是数一数二,今日一见果然所言不虚。哈哈哈……”
  无情的嘲笑气的黄华眉毛竖直,可又无力还击,其他人死了似的站着一动不动,真是妄为江湖中称颂的高手。左苍穹从暗处走出,可还没到欧阳若身旁便被喝住:“你这老头站那得了,不用过来,你的毒已经暴露。”
  左苍穹大骇,原来脚下的薄霜早已变得漆黑,想暗中施以毒手的计谋得逞不了,只好娓娓道:“阁下武功高强,老夫生平罕见。不知道如何称呼?来此又所谓何事?”
  “都说雷声寺高手如云,在下一时技痒特来领教一二。水平可以呀,怪不得连刀魔都身陷其中,有这般武功还想着偷袭得胜,不怪的刀魔失手。”欧阳若一口一个刀魔,众人立即警觉起来,莫不是刀魔的朋友?这下可棘手了。
  这雷声寺风口呼呼的,隐隐伴着雷声,甚是奇特,欧阳若还没细想个中缘由,闻得微微的“兹兹”声,运足功力便是反手一掌,霎时间电闪雷鸣,风寒凌冽,却都没有打到对方。欧阳若望着背后烧焦的土地,惊讶不已,这是正宗的五雷轰天掌,居然真有人能练成。雷神站定,看着身后的冰柱同样佩服,一招便将大柱冻住,阴寒的内力非比寻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