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想当曲爹的我被迫营业 > 第三章 来了一群曲爹.

第三章 来了一群曲爹.


  (这点开始就是全新的了,欢迎铁汁们提提两个开头的意见。)
  当天晚上的七点。
  苏木已经签了合同半个小时后。
  在节目组的有序组织下,初评级舞台要开始了。
  值得一提的是,刚签约的苏木在九十名学员的入场环节时,那可是狠狠地机智了一次。
  他终于翔遁了。
  遁了足足两个小时。
  最后还是被阳导又气又恨铁不成钢的从厕所里逮出来的。
  这样,成功的避开了初评级舞台入场的镜头。
  想要摸鱼,且摸鱼成功的苏木很满足,乐呵了好一会儿。
  而负责入场流程的一个工作人员,却很委屈。
  特别是轮到一刚来新人苏木入场,迟迟没人,只好让下一组学员入场,被副导演狠狠地批斗一顿后。
  工作人员小李,觉得自己太卑微了。
  这事儿能全怪他吗?
  但凡他带个脑子,也不相信有学员参加这种节目会用...遁避开镜头的。
  就算是现在,他也更相信是苏木这位学员是刚签约太紧张,或者吃坏肚子了,蹲了两个......
  额,好吧,他承认了,这刚来的选手有点特殊。
  ......
  “哎呀,肚子可真是不舒服呢。”
  被赶鸭子上架,下午还在协会的小花园吹风现在却成为一个什么学员,一屁股坐在节目录制现场的苏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是吗,我...我带了很多很多药,同...同学你需要吗?”
  本来只是小声嘟囔着玩的苏木,听到旁边人的搭讪。
  立马警惕的转过了头,身子本能的往镜头对着的另一方向偏了偏。
  然后,一脸假笑的摇了摇头,连话都没说。
  没看初舞台之前,不确定那些是种子选手之前,他苏木,不想和任何人有过深的交谈。
  万一碰到个狠人,网友强炒自己cp。
  导致自己被爱屋及乌抬进第二轮,那岂不亏大发了吗。
  这可不行,现在开始有镜头了,一切得谨慎,连摸鱼都要足够谨慎稳健。
  他可是一个稳健的美男子。
  那主动递话的年轻人看到苏木摇头,也没什么意外,只是憨笑的点了点头,然后也安安静静的转过头去。
  嗯...这人看起来没什么出道像。
  苏木浅浅打量了一下眼前人的脸蛋,是有这样的想法。
  长得倒是不丑,相反,挺帅的。
  不过,帅得有点憨憨的。
  没有很惊艳。
  属于如果性格或者哪一个方面不讨喜,基本第一轮凉凉的那种颜值。
  这让苏木放下了心。
  如果自己旁边坐一个,初评级舞台表演后的高位人员,那岂不是自己的镜头也连带的要多一点了吗。
  那可不行。
  坐在舞台最角落,只用关心旁边人水平的苏木,看到长得有些憨帅憨帅的同桌,他现在挺安心的。
  已经开始往自己一轮游,这良好的走向靠了呢。
  不错不错。
  这边苏木在感慨,那边的录制已经彻底开始了。
  耳机里传来一阵响动,看似副导演,却一天到晚做着导演事儿的阳原的脸色顿时严肃起来:“学员已经就位,各部门准备,节目录制倒计时还有十分钟,五分钟后请第一位老师准备登场,主持人再试一下麦……”
  “灯光组就绪。”
  “摄像组就绪。”
  “音响组就绪。”
  各部门连续的汇报声接连响起,主持人的声音也传了过来:“声音没有问题,导演最好再派个人来开这屏幕,这入场的大屏幕操作太复杂了……”
  “后勤组去一趟。”
  阳导演吩咐的同时紧张的看向时间,当时间定格到晚上六点整,他深吸了一口气:“下面开始倒计时,五,四,三,二,一!”
  倒计时结束!
  《我,创造》开始!
  ......
  “偶像,是为人所崇拜、为人所学习的存在?偶像是心中崇拜的象征物?偶像是盲目且不加批判加以崇拜的对象?”
  “不,不是,我们不定义偶像,我们只是偶像的搬运工。”
  “欢迎来到...我,创造。”
  电子屏幕从中间划开。
  创造营的第一位导师,兼职主持人,再兼全民制作人,千呼万唤始出来的重量级大佬,边念着台本边出场了。
  不需要互动,不需要炒热气氛,虽然已经有过简单的一次见面,但全场依旧直接呈现出最原始的沸腾。
  云州唯一一个身为曲爹也登顶歌王的存在。
  在云州音乐界资历,综合实力稳稳前五的大佬。
  咕嘟。
  梁齐,第一位导师便是凉皮老师。
  连同苏木都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
  在文娱半边天的世界,请来了这样的大佬...除了牛皮,别无他说。
  舞台上。
  今年才四十岁出头的梁齐向观众挥了挥手,台下更加沸腾!
  不愧是官方都重视的节目,第一个评委就这么吊!
  竟然来了一位曲爹兼歌王,来兼职这次比赛的pd加导师。
  “第二位...”
  作为兼职主持人的梁齐继续介绍着。
  第二位评委是一位叫春的姑娘。
  艺名春,原名徐春,她比梁齐的成就还狠,竟然拿了四次的影后,被称为云州有史以来最强的超级影后,是云州目前票房最高的电影里的核心女主,今年已经五十岁了。
  第三位评委叫吴亚子。
  这位是来自白州的,号称白州最强的舞者,连续三次登上《最后的舞台》争夺舞王头衔,夺下一次,白州舞坛大佬之一。
  而最后一位,还是是云州的,是活着的乐坛神话,曲爹王渊......
  看似和凉皮老师同为曲爹,却不一样。
  因为,王渊老师几十年乐坛生涯中,教出了两名曲爹,数名金曲家......
  这是多么恐怖的存在,相当于他一个人可以直接影响三个曲爹和一群曲爹之下的金曲家。
  虽然有些夸张,但曾经被戏称云州乐坛半壁江山的事迹,已经足够说明这尊大佬的了不起了。
  这是位连节目组规定的见面会都能说不来就不来的大佬。
  一群没有提前消息的学员,都彻底沸腾了,有几个脸都涨红了,兴奋到手舞足蹈:“王渊老师是我心目中最吊的曲爹之一,他是所有云洲人的骄傲,没想到他居然来了!”
  看着全场的疯狂,和震惊。
  如果不是有记忆,真的很难想象一个幕后作曲人竟然真拥有比台前的明星还要庞大的威望,也只有华星可以给作曲人如此规格的待遇了吧?
  文娱乌托邦,真的名不虚传。
  不过,那又和我这要成为咸鱼王的男人有何关,一定得赶紧出营。
  没人能打断他成为咸鱼的道路,亦没有人能阻拦他出营的脚步。
  耶稣来了都不行,他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