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不会现在没人玩QQ农场了吧 > 123 强降雨

  气象台从不骗人。
  至少在俄勒冈是这样……
  大型灾害性气候,必须提前通知民众做补给,与充足的准备,甚至要预防停电、停水的危险。
  暴雨在午夜时分,如期而至。
  噼里啪啦砸着屋顶与玻璃窗。
  李钦、瑞提亚都被吵醒了……
  “明天可能不用上班了,我看看有没有什么消息。”瑞提亚从床头柜拿来手机,最后确实了消息:“放假一天,之后的变动,需要看天气条件而定。”
  随后,二楼出现了哭声。
  乔乔被吓住了。
  李钦与瑞提亚着急的出门,发现大爹大娘也醒了。
  “不会出什么事吧?”大娘一边抱着乔乔,一边担忧道。
  大爹洒脱多了:“这房子我早就研究过,结实着呢,只不过是暴雨,不是冰雹,我倒是有些担心工地……”
  李钦一听也才反应过来。
  温室的玻璃强度,就算冰雹也可以应付。
  但现在并未安装完成。
  他有些担心:“我出去看看。”
  “还是不要了吧,风雨太大了。”大娘道。
  瑞提亚却说:“我陪李去,这不算什么,俄勒冈的雨季总是这样……”
  李钦哪里肯答应。
  但最后的结果是……
  瑞提亚不去,李钦就不许去。
  可事实上,并没有什么危险,两人拿着强光手电,穿戴雨衣出门,除了双脚很快被湿透了,上身还算干爽,这可是为了工人们在雨季作业买的最好的雨衣了。
  查看了情况,并没有任何问题,小两口这才放心折返。
  回来洗漱一番……
  既然全无睡意,风雨夜不做些什么,闲着也是闲着了。
  窗外,噼里啪啦……
  啪啪啪啪。
  ……
  暴雨持续一夜不停。
  随之到来的就是电网的停摆……
  相关消息还是李钦启动了地下库房的发电机组后,打开电视才得知的……
  尤金北部三分之一的城区停电。
  大爹看着电视吐槽:“所以,电视台给一群看不到电视的人发布警告?”
  扑哧……
  大娘跟瑞提亚都笑了。
  而温馨的大屋,并不存在任何问题。
  前段时间,李钦就做了过冬准备,预约柴油车往储备罐内输入了两吨的柴油。
  不论是发电,还是供暖都不成问题。
  而只要有电力,水源也无需操心,滤水系统对接的是老鼠溪。
  随即,尼克打来电话:“今天只能停工了,很多家庭都手忙脚乱,芭芭拉早上去了超市,多采购了一些食物,等会我会送来。”
  “辛苦了,城里情况很糟糕吗?”
  尼克见怪不怪:“常态了,城区线路老化,还要保证信息中心各大公司的机房运转,如果明天雨小了,情况就会缓解。”
  “不过看天气台的说法,未来一段时间都是中大雨,我担心的是工程进度……”
  “其实可以雨中作业,但问题是……”
  不等他说完,李钦打断道:“实在不行就休息吧。”
  气候原因没辙,他继续压榨工人,那就不是资本黑心了,而是人性问题。
  米国的现代化基建设施,年代久远,应对自然灾害的问题,束手无策,而政务职能管辖又相对分散,根本做不到积极应对。
  约莫有一种听天由命的感觉。
  漂亮米粒坚,魔幻每一天。
  尼克送来食材是中午,但没想到中午雨势开始放缓,可又在傍晚加剧……
  李钦已然不抱什么希望了。
  而下午时,养殖场的金打来电话,说明了一下那边的情况,发电机组运行,除了牛群心情躁动外,没什么问题。
  李钦赞许几句,很快挂了电话……
  这个经理有些心机,能从电话里听出讨好的意思,明里暗里是想得到一个留任的答复。
  不过……
  竞聘表格正在调查中,他不会随意给答复。
  示好没用的,我要的是靠谱的场工。
  特别是未来麻友基地建成,他的农场是百分之百杜绝一切内部风险因素的,特别是有过吸食史的人。
  “明天中雨,学校恢复课程了。”瑞提亚接到消息,有些无奈。
  却并不是对上班的焦虑。
  她告诉李钦,担心的是居住较远的孩子的上学路途问题。
  李钦没什么好办法,只能多安慰几句。
  第二天早晨。
  雨势依旧,没在俄勒冈生活过的人,很难想象天空怎么会有下不完的雨。
  但事实就是如此。
  全年降雨集中在这三个月一次性爆发,简直离谱。
  李钦都想好了今天的安排,温习一下肉牛养殖的知识,再研究一下历年波本牧业的收入报表。
  可谁想……
  在书房待了没多久,大爹着急忙慌跑了进来,一脸震惊说不出话的样子。
  李钦错愕,连忙问:“大爹,怎么了?”
  大爹苦笑指着外面:“工人们来了……”
  “啊?”李钦走到书房窗边,看到远处工地,十几辆车停泊,早前搭建的工棚,也在雨幕中亮起光晕。
  “这群家伙疯了?”
  “我去看看。”
  然而还不等他出门,尼克却一身湿漉漉的闯了进来,看到李钦也是哭笑不得……
  他没卖关子:“老乔治组织的,来了一半的工人,都是老兵那一部分,我说放假,他说没必要,不能影响进度,否则大家都不能过一个满意的圣诞节。”
  圣诞还有一个半月。
  就算工期真的延后,圣诞也会放假。
  说到底,就是托词……
  而实际意图……
  啧,老乔治是示好啊,想让那些他介绍的老伙计能端上饭碗。
  李钦深吸一口气,最终收起了过去的打算:“那就让他们干吧,这几天强降雨上班的人,计算成双倍工资,气候平静一些后恢复正常。”
  “好,我去给他们说……”尼克转身出门。
  李钦原想说不用了。
  但如果现在不表达清楚,老乔治就算有凝聚力组织力,手下的伙计难免会情绪不定……
  毕竟,最终招收的人,也只有区区两三人,其他人的付出是达不到回报期待值的。
  所以,翻倍的薪水,应该可以抚慰情绪吧?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即便大爹大娘对此都没有任何意见,人家付出了劳动与诚信,我们自当投桃报李。
  等尼克再次回来,露出了笑容:“一群老家伙们都叫唤起来了,让我转达对你的感谢。”
  工程进度继续进行……
  而强降雨也在四天后平缓下来。
  唯独太阳,始终不见。
  11月23日,中雨。
  清晨,工地开工。
  老乔治今天没开车,从强降雨作业开始,他们都是拼车前来……
  车子停稳。
  几人说笑着准备下车。
  可只是脚一沾地……
  哗啦。
  脚面竟然被积水没过,溅起水花。
  “WTF?!”
  “怎么回事?!”
  几人抬眼望去……
  远处较低洼的土地,水波粼粼,随着风雨一次次形成了小浪花,冲刷着土地,又逐渐蔓延过来……
  继续向前眺望!
  人傻了——
  “洪,洪水?!”
  “玛德法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