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特种兵之纵横天下 > 第178章 无奈之举
    躲在船舱里的人们受够了没有阳光的生活,此刻看到阳光照射进来,顿时都是惊喜的从地上爬起来,争着朝舱口挤过去,想爬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让阳光晒在自己身上。
  
      司晓曼也惊喜的要爬起来,但很快就被韩枫拉住了:“傻妞,别出去。”说着还拉着她朝最里边躲了躲。
  
      司晓曼不知道韩枫为什么这么做,但知道他一定有自己的道理,只能忍着心里对阳光的渴望,跟着他往里边缩了缩。
  
      而那些人争着抢着挤到了舱口处,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往上爬,可是第一个人的头刚伸出去,就听见“梆!”的一声,一根木棍狠狠地砸在他的头上,这家伙叫了一声便被砸的倒了下去,头上已经是鲜血淋漓。
  
      第一个人被砸得倒了下去,后边的人却还是不管不顾的朝上爬着,上边的人拿着木棍砰砰又是几棍,又有几个人被砸的头破血流的滚了下去。
  
      “住手!住手!”黑人手里拿着长刀在那里大声叫了几声。
  
      接二连三的倒下去了几个人,后边的人终于意识到了可怕,停在那里不再敢往上挤了,但都是眼巴巴的看着上边,流露着对阳光和新鲜空气的渴望。
  
      上边的人很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大声叫着:“都老实点,安安静静的呆在那里不要动,叫到谁谁才能出来!明白吗?”
  
      下边的人一听还有机会出去,一个个眼睛里流露着兴奋,激动的一个劲点头,希望这好事能轮到自己头上。
  
      一个黑人把头伸进底舱,在那些渴盼的人脸上一一滑过,最后终于停了下来,把手指向了一个皮肤微黑的岛国女孩身上:“你,出来!”
  
      其他人的眼睛顿时集中在了这个幸运的岛国女孩身上,眼神里充满了羡慕和嫉妒。而这个身材娇小的岛国女孩也兴奋的从后边挤了过来,激动的挤到舱口,往上爬了两步,便把上边的黑人伸出手拉住手臂拉着拉了上去。
  
      其他人还在等着下一个名额的时候,黑人却用脚一踢,砰的把舱门关上了,底舱里重新陷入了一片漆黑中。那些人叹了一口气,失望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而司晓曼此时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扭回头看了韩枫一眼,韩枫点了点头,叹了口气。
  
      不多会儿,就听到上边传来了女孩子哭泣和尖叫的声音,正是刚才幸运的被黑人选中,上去透气的那个岛国女孩。
  
      不仅有岛国女孩的叫声,还有那些黑人兴奋的笑声,那声音就像是野兽看到了自己的猎物,兽性大发的样子。
  
      毫无疑问,他们选中那个女孩上去,并不是真的要给她什么沐浴阳光和呼吸新鲜空气的机会,,而是航行了这么久,他们要找个女人来发泄自己的兽性而已!
  
      司晓曼脸色变得愠怒,她没想到,在这条船上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但看看周围的男人,却一个个无动于衷,好像这件事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一样。
  
      都是一群冷漠无情的家伙!
  
      司晓曼扭头看看韩枫,韩枫明白她什么意思,指了指自己的伤口,意思是自己伤势未愈,不可能为了一个岛国女人去冒险的。
  
      司晓曼一咬牙就站了起来,她要勇敢的站出去,制止这些混蛋们的禽兽行为!也让这个船舱里的那些所谓的男人们看看,面对女人被侮辱的时候,他们应该做些什么!
  
      可是她刚站起来,就被韩枫一把抓住了手,使劲的就拽了下来。
  
      “你想干什么傻妞?!”韩枫低声呵斥说。
  
      “你说我要干什么,难道让我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可怜的女孩子被那帮禽兽们给糟蹋了?你可以做到,但我做不到!”司晓曼这话并不是对韩枫有什么成见,韩枫做的一切她都看在眼里,甚至还为了救她受了那么重的伤。
  
      她说这个完全是冲着船舱里那些无动于衷的男人们,而且那个女孩子不可能是一个人出来坐船偷渡的,这船舱里一定有她的同伴,但她的同伴也和别人一样无动于衷,这就让司晓曼无法接受了。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是站起身大声说的,为的就是让那个和岛国女孩一起出行的家伙听。
  
      但是让她失望了,舱板上岛国少女凄厉的叫声:“雅蠛蝶……”还有黑人兴奋而淫邪的浪笑声此起彼伏,而船舱里的人则都是低着头坐在那里无动于衷,那个和少女同行的人始终没有站起来。
  
      “好了,傻妞,别惹火烧身,我们现在的任务是回家,不要因为别的小事坏了大事。”韩枫说着拉住她的手使劲把她拉了下来。
  
      司晓曼挣了一下,韩枫的手臂有力的把她搂在自己怀里,根本挣脱不了。
  
      “听话,别动。”韩枫压低声音在她耳边喝了一句。
  
      司晓曼还在挣扎,韩枫无奈之下,张开嘴轻轻在她的耳根咬了一下,司晓曼本来挣扎的身子一下子就酥软了下来,软绵绵的靠在韩枫的怀里呼吸急促。
  
      这妞的耳根就是她的要害!那天晚上韩枫就发现了她这个软肋,并且差一点就把司晓曼给吃了。
  
      而现在,生死关头,他不得不再次使出这招,要不然这妞犯起楞来要命呀。
  
      司晓曼此刻羞恼交加,但无奈自己的身体却不听使唤,她用牙齿咬着嘴唇用文字哼一般的声音说着:“混蛋,你不得好死。”
  
      韩枫也知道自己的手段不够光明,只能一边低声在她耳边说着:“对不起,我这也是没办法。”一边继续自己的柔情攻势。
  
      终于,十几分钟以后,浑身酥软的司晓曼瘫软在那里说着,紧闭着眼睛,韩枫则是在那里愧疚的:“对不起,等上了岸,随便你怎么来,哪怕用刀杀了我都成。”
  
      司晓曼躺在那里,脸红的像一块红布,用哭一样的声音说:“混蛋,你想得美!想死没那么容易!”
  
      又过了几个小时,,舱门再次打开,这次下边的人已经不再挤着往那边跑了。
  
      “噗通”一声,那个岛国少女被人从上边丢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