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配音天王 > 第189章
        为什么又能爆?
  
          画面有种加滤镜的MV效果,柔光几乎无处不在,运镜的流畅度和大特写的运用更上一层楼。
  
          更大的原因在于,在绝症、失忆和误会三宝之外,男女主的爱情,还多一层互相救赎的深刻。
  
          两人由始至终的命中注定,某种程度上甚至和《想见你》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从第一部讲述男女间的喜欢和追求,上升到对人生目标的追求和两人间互相影响,互相成长的爱情观塑造。整部剧的内核,都融在直树这段放在今天也仍然值得拿出来一看再看的台词。
  
          婚姻,不应该是你我生命中的唯一,我们应该去发展,更多不同的可能,我不希望婚姻是用来束缚我们彼此的。
  
          这也是当时偶像剧里非常罕见的,不同于大部分偶像剧把重点放在叙述求爱过程,而是去深挖大团圆结局之后,诚实地面对婚姻和现实的困惑。
  
          虽然这一时期的偶像剧大部分都离不开追求真爱终极目标,但创作者们通过人设、剧情细节等调整和变化,不断地为传统偶像剧创造新惊喜。
  
          但真正让人对台剧刮目相看的却是创新剧,《白色巨塔》虽然远比不上日版的经典和震撼,但已经是一次不得了的尝试。
  
          打破对于医生这一崇高理想的美好,也让人见识到医院里权力的尔虞我诈。
  
          甚至已经能见到在后来《麻醉风暴》和《我们与恶的距离》的那些掷地有声的追问。
  
          没有人是真正在替这个环境著想,媒体拼命报导不是为了正义,只是为了要制造新闻,而那些想改革的人,却都不是在位置上的人,在位置上的那些只想着如何在这件事情中自保,同时利用这次机会清除异己。
  
          你们都希望他死,大家都希望他死,但是民主法治是用来讨好人民,讨好媒体的吗?
  
          不难发现,其实突破都在打破偶像剧多年在医疗、司法和爱情等题材营造的一片美好的愿景。尽管爱情题材仍然占据最大的份额,这些宁可冒险也要跳脱出虚幻爱情的创新剧和求新求变的创作者们的努力。
  
          没有这个时期的他们,很可能就不会有台湾偶像剧的下一次复兴。在这一时期除爆款众多的繁荣景象,戏外演员间的竞争,也是媒体和观众乐此不疲的谈资。
  
          一年一度的金钟奖作为唯一权威的颁奖礼,每年奖项归属总会掀起一轮骂战。
  
          《流星花园》拿下唯一的大奖最佳导演奖后,偶像剧用了8年才在金钟奖的大奖里占据一席之地。
  
          08年林依晨VS陈乔恩的视后之争。
  
          《命中注定我爱你》也创造历史成为首部拿下最佳作品的偶像剧。
  
          谁才是台湾偶像剧一姐的争论成为台湾偶像剧辉煌史的不可磨灭的部分。
  
          就算那么多年过去也从未休止。
  
          如果说林依晨和陈乔恩是实力和运气的较量,那么09年的金钟奖,周渝民和赵又廷的视帝之争则更富戏剧性,两人都凭借《痞子英雄》入围。
  
          周渝民当时呼声最高,因为突破以往偶像剧里的忧郁贵公子的形象,塑造出玩世不恭却内心藏有伤痛过往,忍辱负重的陈在天。
  
          赵又廷是第一次出演电视剧,尽管表现可圈可点,但仍有生涩,结果却跌破所有人的眼镜。
  
          视帝由赵又廷拿下,他在得奖感言里称周渝民大哥,他爸赵树海还在台下拉起周渝民让他接受称赞,百般推搪之下周渝民只得拍起手。
  
          尽管得奖还是得看天时地利人和,但当时这一幕,足以载入台湾偶像剧史册。
  
          但谁也没有料到,如此繁荣过后,便是下坡路的到来。而且竟来得如此之快。尽管4年后周渝民凭借非偶像剧《彼岸1945》如愿捧回金钟奖最佳男主角。
  
          但台湾偶像剧,也早已不复当年的辉煌。短短四年,浮沉挣扎,灵光一现。
  
          尽管产出量一年比一年多,但口碑收视双收的偶像剧却几乎没有。
  
          过去台剧卖大陆版权,单集最多可到近百万元,现在单集已经跌到30多万。
  
          台剧的不吃香是从大陆观众的视野扩展开始的。美剧、日剧、韩剧有更精良的制作和更丰富的类型。大陆的自制剧,也开始迎头追上。
  
          甚至内地引进的台剧逐年减少,那边引进的大陆剧却逐年递增,占据三大台的黄金播出时段。
  
          别说大陆观众不看台剧,连台湾观众自己都不怎么看!
  
          更重要的原因,来自行业内部。一个片特效可能要找国外,武打指导找韩国,一个好的摄影师却没有档期,演员又都要到大陆去发展。
  
          人才外流,片酬和发展空间成为人才流失的主要因素,导演和制作人都纷纷选择出走。
  
          到大陆发展的陈乔恩,17年收入8.3亿新台币,这个收入电视台一年都没法达到那么高。
  
          林依晨原本一集电视剧的片酬约40万新台币,但在大陆一集片酬可以到200万足足翻五倍。
  
          Top级别的能北上的北上,不能北上仍然在拍的还是那批人,合作来合作去也是一样的人在轮流交换。观众失去新鲜感,自然而然地就提不起兴趣看剧。
  
          别人都不断地投入大量制作费以提高电视剧的质量,但对于有着100多个电视台的台湾来说,竞争激烈,经费有限。
  
          在制作成本日益上涨的当下,道化服、布景美术能做到的升级非常有限,自然无法与投入成本高、制作越发精美的大陆剧和日韩剧相比。
  
          那些虚幻的浪漫爱情戏码和狗血桥段早已无法满足观众的口味,在网络不断发展之下,多得是欧美日韩大陆剧可以选择。
  
          就这样被打入冷宫。
  
          可这两年变了,一改简陋的制作,蹩脚的故事,陈腐的套路。
  
          穷则思变,台剧的变革,已经在悄悄酝酿。
  
          是的,植剧场!
  
          内容不只是爱情,还拓宽到悬疑、恐怖和文学改编范畴;
  
          没有新演员?直接以老带新!
  
          《想见你》的许光汉和颜毓麟,《我们与恶的距离》陈妤,《谁先爱上他的》谢盈萱,都是通过植剧场才被更多观众熟知。
  
          加上和网络平台的大量合作,解决一部分资金短缺的问题。但归根到底真正能留下观众和成功输出的,还是作品本身。
  
          无论是制作,还是题材,或是内核上看,台湾偶像剧早已不是你认识的那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