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我家弟子都有隐藏身份 > 第二百五十三章 纪平生:终于轮到我了吗?

第二百五十三章 纪平生:终于轮到我了吗?


  “我明白了。”
  赤正阳沉默片刻后,说道:“以后回皇城的时候,我会提这件事情的。”
  说出去后,他突然感觉一身轻松。
  未来可以毫无顾忌的研究新品种的。
  “一言为定。”
  秋新蝶看到赤正阳答应下来后,露出了笑容,感觉压在心头上的重石消失了,轻松无比。
  插播一个app:完美复刻追书神器旧版本可换源的APP--咪咪阅读www.mimiread.com。
  这样就可以毫无顾忌的玩女人了吧?
  秋新蝶笑眯眯的说道:“北州的丹药市场我可以让给那个可怜虫,不过最后的情况还是看你们纪宗主的合作。”
  “这就与我无关了。”
  赤正阳神情平淡的说道:“传达完毕,在下就不多留,先告退了。”
  “这就走了吗?”
  秋新蝶眨了眨眼,咧嘴笑道:“不打算跟重要的未婚妻多交流一下了吗?”
  她虽然是这么说的,但却没有丝毫挽留之意。
  赤正阳目光冷漠的看了一眼秋新蝶,就像是在看陌生人一般:“重要的未婚妻,有我的种子重要吗?”
  秋新蝶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冷声道:“夏夏,送客。”
  她心中暗骂,这个男人孤独终老吧。
  “四皇子,请。”
  夏夏侍女老老实实的走到门口,替赤正阳打开了门。
  “不用送了。”
  赤正阳摆了摆手,消失在了她们的视线里。
  屋内。
  “太好了大小姐,四皇子同意解除婚约了。”
  夏夏侍女走到秋新蝶身边,满脸喜悦之色的说道。
  “是啊。”
  秋新蝶脸色平静,她的目光紧紧地盯着桌子上的玉盒,心中莫名其妙的升起了一股挫败感。
  虽然目的达到了,但心中却异常郁闷。
  娘的。
  本姑娘输给了大米种子?
  “大小姐,你不高兴?”
  夏夏侍女看出了秋新蝶的心情,小心翼翼地问道。
  秋新蝶斜了一眼夏夏侍女,脸上的烦躁渐渐消失,换上了充满恶意的笑容。
  “来,夏夏,跪下,帮我脱鞋。”
  ---------------
  赤正阳从赤凰商会走出后,望着人来人往的街道,长长的舒了口气,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了下来。
  “这个女人,性格太糟糕了!”
  赤正阳摇了摇头,背后的内衫都在无意间被汗水浸湿了。
  感觉这个秋大小姐和二师姐,应该能合的来。
  “接下来就是等宗主过来了吧。”
  赤正阳想着,随便找了赤凰商会附近的客栈住了下来,等待着纪平生到来。
  赤正阳暂时解决了自己的麻烦。
  但他还不知道,上清宗中还有一个更大的麻烦在等着他。
  而纪平生也不知道,他最亲爱的弟子们也给他找了个大麻烦。
  还是两个。
  他这几天一直在回春宗待着,时而睡觉,时而给吕和金灌输一些赚钱的经验和手段。
  综合一下来说,他俩就差抵足而眠了。
  今天。
  作为监工的纪平生依旧呆在山顶上望天,短短的几天里,他感觉自己吸了一个世界的烟尘,毒量约等于一天抽了五百万包香烟。
  不过他的付出也并不是没有回报的。
  至少在他的视线里。
  那两千多万的灵石逐渐变成了药材,而药材又变成了丹药。
  现在就差一步,就可以将这些丹药再次转化为灵石。
  不符合能量守恒定律的转换。
  在添加了数道人工和时间后,两千多万的灵石将成倍成倍的增加。
  一想到这里,纪平生就忍不住开始幻想了起来。
  突然有了钱,第一时间该做什么。
  “是不是要将上清宗翻新一下?”
  纪平生坐在桌子前,单手支撑着下巴,神情怔怔的喃喃道。
  将上清宗从里到外装修一次需要多少钱?
  我是不是要给自己盖一间恢弘的宫殿,来容纳我未来的三千后宫?
  青铜大殿要不要涂上一层陨金?
  索性拆了用陨金重建更好吧。
  那个假的紫金圣座也要换了。
  然后在找一个精通阵法的大能,设计一个护宗大阵。
  就叫乾坤五行三十六天阴阳归源大阵如何。
  纪平生一开始妄想就停不下来了,甚至连承包商都找好了。
  “真武宗的副业就是干这个的吧,交给他应该能便宜一点。”
  “然后......”
  “然后......”
  纪平生突然咂了咂嘴,脸上露出了一副无聊的模样。
  没意思呦,好想玩幼鲲呐。
  越是没意思,越会有人来烦。
  “纪兄,纪兄好消息啊!”
  进城采购的吕和金突然跑了上来,一脸坏笑的凑了过来,神经兮兮的说道:“纪兄,你猜孤北城里发生了什么?”
  纪平生斜了他一眼,漫不经心的猜测道:“陨石坠落灭了城?”
  “不对。”
  “孤北城主意外怀孕?”
  “不对。”
  “那就是你意外怀孕了?”
  吕和金面无表情的看着纪平生:“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纪平生翻了个白眼:“我在这里监工了好几天,吃了满肚子的烟尘,那还有心情好好说话了?”
  “嘛,也是。”
  吕和金也不管纪平生的态度了,嘿嘿一笑道:“是赤凰商会,赤凰商会被那群平民逼的将价格降到了我们甩卖时候的价格,现在正在含泪卖药呢!”
  “纪兄,不得不说,你的家人们真给力啊!”
  赤凰商会倒霉,吕和金就开心了,虽然不至于赔钱,但也赚不到什么钱了。
  他刚刚看到王掌柜的脸色,都快黑成漆了。
  纪平生用鄙视的目光看着幸灾乐祸的吕和金。
  但不知为何,他突然感觉自己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难道我的快乐,可以建立在别人的痛苦身上吗?
  “最后一批药材也买完了?”
  纪平生问道。
  “嗯。”
  吕和金点了点头:“灵石全都花光了,现在手里除了这些药材以外,就剩下灵丹了。”
  “那还等什么了。”
  纪平生挑了挑眉头:“之前你不是派人把留影镜送到了真武宗主,神交大师,王副城主手里了吗,看到留影镜中的画面,他们现在肯定已经组织好人手,迫不及待的等着我们了。”
  吕和金说道:“那我现在就找人把丹药给他们送过去?”
  “赚钱不积极,脑袋有问题。”
  纪平生的手指点了点桌面,沉吟道:“你让你们的人带一句话,这是第一次分销合作,销售收入先给他们留一成,后续合作的细节等下次在谈。”
  “一成会不会太少了?”
  吕和金提出质疑道。
  “不少了。”
  纪平生摇了摇头:“这是销售收入,又不是净利润,他们懂的。”
  “我知道了。”
  吕和金也不再多说什么,直接下山安排人手去了。
  待到吕和金走后,纪平生也从靠椅上站了起来,舒舒服服的伸了一个懒腰,又深深的吸了一口烟气。
  “差不多该去千北城了吧。”
  纪平生喃喃自语道。
  “和金兄,准备准备,我们出发了!”
  纪平生冲着山下喊道。
  他要拉着好兄弟当盾牌,一起冲击赤凰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