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我在仙界安监控 > 第73章 苦修一年

第73章 苦修一年


  山坳内,看着拼命苦修的江佑,于长青脸色十分难看。
  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事情发生,江佑忍不住道:“师傅,有什么话你尽管说。”
  “有一个不好的消息要告诉你。”于长青轻声道,“齐凌霄下令剥夺了你这一次参加外门试炼的机会。”
  “什么!”江佑愣住了。
  接着,双目迸发出一道愤怒的光芒,嘶吼道:“齐凌霄,我与你势不两立!”
  外门试炼,是外门弟子晋升成为内门弟子的途径,每五年才会有一次。
  齐凌霄剥夺了他此次外门弟子试炼的机会,相当于将他晋升内门的路直接堵死。
  无法晋升内门,就接触不到更高深的神通法术,也得不到更多的资源,他的修为将落下更多。
  这一招,不可谓不狠!
  一旁的于长青面色为难道:“你若是想进入内门,倒是还有一个机会!”
  “什么机会?”江佑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
  “参加丹师大比,只要你能在丹师大比之中进入前十,成为一名正式的丹师,就可以以炼丹师的身份进入内门。”
  于长青说完,神色复杂的看着江佑。
  且不说江佑如今经脉尽断,无法御气控火,就算他完好无损,五行伪灵根想要成为丹师,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这条路,更难!
  但总归是有一点点希望。
  江佑心中再次燃起斗志。
  “无论怎么说,都要先打通经脉再说。”
  “没错,离丹师大比只有不到两年的时间,等你打通经脉,我们还有一年时间练习丹术。”于长青道,“届时我会把我毕生丹术,都一一教授给你。”
  看着于长青为自己尽心尽力,江佑忍不住道:“多谢师傅,江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内门,他一定要去!
  只有进入内门,才能学到无上神通,才能变得更强,才有胜过齐凌霄的机会!
  ......
  江佑恢复期间,于长青定期炼制丹药,给他送来。
  有了这些丹药补充,他的恢复快了许多,而且于长青长老还不时过来指点他一番。
  正所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有人在一旁指导,他能少走许多弯路。
  隐剑术、天河剑术和无形剑术在于长青的指导之下,威力更强,按照他的说法,内门之中有一种神通,比五行剑术厉害千百倍。
  等他进入内门之后会将一切都告诉他。
  江佑还是第一次知道,使用灵火可以炼体这个方法。
  而他身上正好有一件趁手的火属性法器,灵火鉴!
  对于这件宝物,江佑的认知仅限于用来制敌,却不曾想居然有炼体的功能。
  这宝物内含火毒,稍有不慎就可能吸入。
  不过在炼体之际闭息凝神,加上他此刻经脉受损,火毒正好难以侵入。
  正好用来锤炼罡身。
  原本,于长青打算等他修为再进一步,在丹炉之中用文火锤炼,但即便是文火,那温度也在三千度以上。
  根本不是江佑所能够承受的。
  若是他罡身大成,或许还能一试,但此刻还为时尚早。
  将一切准备妥当,江佑准备第一次用灵火鉴锤炼肉身。
  此刻他不能动用灵气,只好请求于长青长老代为驱使这件法宝,后者浸淫丹术多年,对于控火还是很有心得。
  “放心好了,只要你坚持不住,我便收手。”
  于长青修为比江佑高出一个大境界,自然不需要抹去江佑在灵火鉴上的印记。
  只是他没想到,江佑藏着这么多秘密。
  又是炼体,又是法宝。
  也对。
  没有一点秘密,如何能从一个杂役弟子一路走到这里,于长青知道,但凡能有所成就者,无不是有大气运大机缘。
  这都是江佑的机缘...
  “师傅,开始吧。”一切坐定,江佑调动体内气血之力,澎湃的肉身力量瞬间如惊涛浪涌,流转全身。
  罡身自然浮现出来,如同一排排浪花一样在他体表。
  “急急如律令!”
  于长青一掐诀,一道水桶粗的火焰朝着江佑射出,如怒龙撼地,狠狠冲击着江佑的身体。
  于长青长老不愧是多年控火的高手,手指轻轻一点,火焰居然绕成几道圆环,把江佑的整个身子包裹起来。
  如此一来,不仅前面能得到锤炼,后面也可以。
  而且火焰上上下下,温度十分均匀。
  火焰当中,江佑大声道:“温度还可以更高!”
  “嗯?”
  于长青摸了摸胸前的一撮毛,觉得不可思议,现在温度已经有一千五百多度,再高就到了两千度,已经是炼气期修士灵气护盾能承受的极限。
  江佑一介肉身,居然敢和灵气护盾一般,承受这么高的温度。
  虽然心有疑虑,但他还是选择相信江佑,一股灵气涌入灵火鉴,温度提高到了两千度。
  达到两千度温度,江佑身上顿时显露出炼铁一般的烧红色,那波浪状的皮肤也开始一点点起了变化。
  如同小蝌蚪一样,弧度变得大了起来。
  正在朝着鳞片的形状成型。
  “你还行吗?”过了一刻钟,于长青忍不住问道。
  江佑点点头:“我没事。”
  经过长时间的火焰淬炼,他四肢上的鳞片开始由黑色转为灰白,似乎在一点点褪色。
  足足过了一个时辰,江佑才坚持不住,让于长青长老停下来。
  此时此刻,江佑仿佛一个烧红了的铜人。
  透过那烧红之处看去,体内的血管筋肉全都清晰可见,一道道血气之力自血脉之中涌动,洗刷着肌肤。
  “一个时辰,就算炼气大圆满的修士,也只能坚持这么久了吧。”
  看到这一幕,于长青也不由得动容。
  不得不说,江佑给他的震撼实在太多,绝不像是一个炼气六层的伪灵根所能带来的。
  ......
  有了于长青的协助,江佑每日冲击断裂经脉,锤炼罡身。
  闲来无事,听他讲授炼丹的一些技巧和法门。
  毕竟要参加丹师大比,从现在就要打好理论基础。
  如何选药、如何控火,如何炼丹。
  丹炉有何不同,丹药分为几种,品质如何界定......
  他讲的十分细致,江佑学的也非常认真。
  丹师大比不是药师考核,是整个沧澜七峰药师弟子进行比拼,换一种说话,比外门弟子试炼更加残酷。
  栖霞峰的外门弟子试炼,也最多是自己峰上的弟子。
  丹师大比,面对的是整个沧澜宗!
  如此,一年时间匆匆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