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不是悟空传 > 第十个故事群英盛会

  翻过了炙热的火焰山,越过了泥泞的沼泽地,度过了千魔混战的乱世,开拓出了一条光明和平的通宽大道。一路的艰辛,一路的危难都没能阻止众人坚定西行的决心。终于,在多年后的今天,四人跨过了三万五千里的荒漠,来到了域外繁城。
  “师傅,今天是什么节日啊?”望着拥挤入城的芸芸众生,八戒啃着菠萝支吾着道。
  “猪,你能不能在吃的时候不说话,或者在说话的时候不吃。”悟空斜瞄了眼一脸难看吃像的八戒忍不住说道。
  “咳,吃我所想,说我所望,关你猴子屁事。”自从那次为战牛魔王被暂时恢复记忆后,八戒的智力就得到了长足的提高,虽然还不及前生万一,但也不再是当年浑浑噩噩的傻猪了。
  “帮你开了窍就了不起了啊,看老孙照打你!管你以前是什么元帅!”悟空举棒欲打。
  “住手!”玄奘及时地阻止了这场同门斗欧,虽然这种场景在取经路上无数次地出现过。
  想阻止悟空和八戒二人只有玄奘的话才管用,互瞪了一眼,两人都不说话了。
  “此处应该是西方国界了,此城应该就是著名的波澜城了。”玄奘拿着世界地图翻看着。
  “波澜城?师傅,你别骗老猪不识字,我可开窍了。”八戒指着城楼上高悬的城牌提出了异议。
  十丈城楼,上挂石匾,镶刻三字:楼兰城!
  “不,不可能啊。古楼兰早在千年前就消失了,而且也不在这个方位啊。”玄奘瞪大了眼睛疑惑不解道。
  “但事实就在眼前。师傅,虽然老孙不懂得人间的事,但我也知道这楼兰早在千年前就受九曜之力影响而消失了。”悟空托着下巴偏着头道。
  “既来之则安之。”玄奘收起了地图,高声道,“进城看看。”
  城内,人声鼎沸,磨肩擦踵,拥挤的人群几乎将街道都堵得水泄不通。客栈酒店自然没有了空位,连街边摊位都站满了如潮的游人。
  “请问今日是何节日,有如此多的人进城啊?”玄奘挤到了最前面,向着一名老者问道。
  老者大约有七八十岁了,回眼望了玄奘一下,似乎惊异道:“你竟然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你,你不是楼兰人?”
  “贫僧大唐玄奘,特去西方取经……”玄奘话还没说完,那老者便像遇到了怪物那般惊恐地向后退去。
  “这,这有外人!有异族人!”老者高喊着,脸色已变得苍白。
  “什么?有外人?”本来的人声鼎沸如连锁反应一般,迅速平静了下来。众人都向玄奘处张望而来,眼神里同样充满了恐惧。
  “贫僧只是过路的,并不想诸位会如此反应,贫僧这就告辞了。”玄奘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忙向后退去。但路全堵死了。
  “抓他去见首领!”众人一起高呼着,人们如浪般向玄奘冲来。
  “悟空!”玄奘高喊着徒弟的名字,但却没有回声。
  束手就缚的玄奘被押到了城中的监牢。在被人粗暴地推进黝黑的监狱后,他见到了熟悉的徒弟们。
  “你们早到了啊。”玄奘不知该说什么,只好打了个招呼。
  “这都要怪那只猪,趁着人多施展咸猪手,结果被人认出是外族人,然后就押到了这。”悟空无奈地道。
  “你们不是会法术吗?先逃出去再说。这里处处透着奇怪。”玄奘探视着周围的石墙不安道。
  “如果能用法术,我们也不会被抓来了。”悟空摇着头道,“本来老孙想以土遁逃走的,但刚一运真气便感到有一股巨大的力量袭来,结果非但没用出仙术,反而连反抗的力量也没了。”
  “这种力量类似于某种逆元之力,可以违反世界规律,打破万物法则。”八戒忽然灵光一闪,记起了一些知识片段,“但到底是什么力量,现在我也想不起来了。”
  “如果多些是非果就好了。二师兄就一定有办法了。”老沙自从得知那只猪竟是当初大名鼎鼎的天篷元帅后,对其崇拜之情溢于言表。
  “那现在我们怎么办?”玄奘望着铁窗问。
  “等。”悟空坚定道,“等他们想通了,自然就放我们了。”
  三人闻言齐晕。
  楼兰的首领并没有让他们等很久,不过半日,他便要求提审犯人。
  雕栏玉砌的宫殿,青石高筑的令台,黄玉宝座,上坐一魁梧巨汉。
  “底下可是私闯我国的外来人?”巨汉洪钟般震耳的声音响彻在大殿之上。
  “我们是外来人不错,但我们也没犯法啊。”八戒抢先道。
  “那我问你们,你们是如何进得这幻城的?”巨汉继续问道。
  “也许是那场大雾吧。”玄奘想起了两天前,他们在沼泽尽头竟然遇上了一场超级大雾。随着半天的摸索,他们茫然中便来到了这里。原来以为应该是到了波澜城,谁知竟闯进了传说中的楼兰。
  “大雾?九曜神器竟又震动了?”巨汉嘟囔了一声后对四人作出了审判,“入幻城者杀。众士官准备行刑。”
  没有了法力就没有了反抗权,师徒四人闯过了重重难关,却没料到竟要死在幻城中。
  就在四人一筹莫展,只好等死之时,一声黄鹂般的脆音将四人从刀斧下救了回来。
  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美丽的少女,本应天真年龄的她脸上却透着愁容。
  “公主,他们是外族人。应该立刻处死。”巨汉躬了下身道。
  “处死?就如同当年处死他一样?”公主的玉靥上浮现着淡淡的伤思。
  “这是幻城的规矩,这是九曜的法则。我们无可奈何。”大汉略一迟疑,无奈地答道。
  “既是法则就按法则办吧。你应该不会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吧。”公主幽幽道。
  “幻城的群英盛会。与会之人只要可以破百欲便能成为祭使。”
  “那就让他们参加吧。”公主指了下玄奘四人。
  “可是,这没有先例……”
  “而法则也没规定不可以由外人参加啊。如果他们失败了,自然是死,但如果成功了就可以执掌九曜,你们怎能杀祭使?”
  除了楼兰王,公主的命令就是一切。既然法则没规定外人不可以参加盛会,于是,玄奘四人莫名其妙地参加了原来只有楼兰人参加的典礼。
  黄金大殿上,挤满了参加盛会的楼兰民众,除了误入的玄奘师徒。
  神色疲惫的楼兰王无力地挥了挥手,开始了十年一次的掌曜盛典。
  玄奘代表四人率先站到了比试台前,望着远处的楼兰公主微微一笑。
  昨晚,夜色缱绻。
  “明天的盛会,你要赢,你要阻止逆元之力的继续前进。”公主淡然道。
  “为什么?如果真如你所言,幻城本就是逆元之力筑成的,那力量的消失就代表着你们的消失。”玄奘道。
  “没关系,千年来,幻城的人民都生活在虚幻里,不知道饥饿,不知道寒冷,甚至没有任何感觉。我们只是一具具千年干尸而已。其实我们早该死了。”
  “让该消失的都消失,你真得那么想吗?”
  今日,金碧辉煌。
  玄奘作为代表率先开始了比试。千年来,楼兰一直重复着这种仪式,重复着九曜的法则,成为了完全的提线木偶。今日,来了一个外人,挑战楼兰的法则,纵容他的竟然是楼兰的王族!
  “一切是该结束了。”望着玄奘定然的样子,苍老的楼兰王知道是该了结一切的时候了。
  西行之路在继续,昨日的故事永远归于了昨日。
  “师傅,你在想什么?”悟空推了下依然在发呆的玄奘。
  “我在想那天楼兰的盛会。”玄奘微笑着道。
  “他们竟然要师傅过百欲关,谁不知道师傅是得道高僧,还有什么欲望怕人控制啊。”八戒不屑道。
  “现在为师唯一的欲望就是妄念天下无幻。”
  九曜法则破坏了,由其制造的幻景也随之烟消云散。苦苦挣扎了千年的古人得到了安息,但世间幻境却永远不会消失。
  在幻城消逝的那瞬间,玄奘似乎感到了从未有过的伤心。千年来,楼兰人都惧怕着外人来打破九曜法则,但其实他们早就腻烦了。在消失的那刻,他分明看到了满城民众放松的笑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