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万古大剑尊 > 第3章 这只是开始

第3章 这只是开始


  正在烈天阳心思澎湃之时,家族中的一名仆人来到他的房间之间,门也不敲,一脚把门踢开,“烈天阳,宗主要见你。”
  烈天阳在烈家,身份卑微已经到了如此地步,就连一个奴才,也敢对他大呼小叫,气焰无比嚣张。
  “狗奴才,滚出去!”烈天阳暴喝一声。
  来人被他的气势吓了一跳,但随即恢复过来,眼前这个人,只不过是烈家的三流子嗣,即使是有身份的奴才,都不把他放在眼里,自己没必要怕他。
  “天阳小子,我是奉宗主的手令,来召你过去。你要不服,就是对宗主的忤逆,就是挑衅烈家的规矩。”
  烈天阳冷笑一声,“哼,规矩?你一个奴才,就敢冲我大呼小叫,这就是烈家的规矩吗。既然说到规矩了,那我就让你明白明白,究竟谁才是这里的主人!”
  砰的一声。
  那个奴才在毫无防备之间,就被烈天阳从屋子里面踢飞了出来。
  “小子,我是宗主贴身家奴,你竟敢打我。”那个人飞身而起,就要和烈天阳拼命。
  不过烈天阳,怎么会给他这个机会,还没等他站稳身形。烈天阳的一只手,就已经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给我跪下!”
  真气灌注在烈天阳的手上,让他的手仿佛有千斤之重,死死地压在拿个奴才的肩膀上。
  如此巨大的力量,那个奴才压根没有来得及反抗,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那个奴才依然不死心,用力咆哮着,“小子,你敢让我跪在你的面前。我要到宗主面前告你一状,告你藐视族规,侮辱宗主。”
  烈天阳冷笑一声,“我最恨的就是搬弄是非的无耻小人,看来今天不狠狠的教训你,你是不会悔改的——咤!”
  烈天阳一声断喝,那人终于再也承受不住他手上的巨大力量,趴在了地上。
  见他趴在地上,烈天阳并没有就此罢休,一只脚死死地踩在他的脸上,“现在你知道什么是规矩了吗?”
  此时,他终于见识到了烈天阳的手段,连忙告罪求饶,“阳少爷,是奴才我有眼无珠,这次你就饶了我吧。”
  “饶了你可以,不过你刚才说宗主召见我,为什么事情?”
  “听说是武少爷告了您的状,所以宗主才要召见您,据说——”
  “据说什么?”
  “据说是为了惩罚,以儆效尤。”
  烈天阳暴怒,“好一个以儆效尤,我倒要见识见识,他们用什么理由惩罚我。”
  望着烈天阳魔神一般的神色,那个奴才,从心底感到丝丝寒意,“阳少爷,这下您该放了我吧。”
  烈天阳狞然一笑,“现在知道告地求饶了吗,晚了。”
  说完烈天阳脚下用力,一声闷响,直接将他的脑袋踏碎。
  灭掉那个奴才之后,烈天阳没有去见宗主烈狰,反而转向药庐。
  药庐是家族存放丹药之地,烈天阳要想得到丹药,那里是必去之地。
  烈天阳脚下如风,人如风飙,片刻之间,就已经来到了药庐之前。
  药庐地处烈府深处,背傍高山。此时,虽然意境是傍晚,但是药庐之中仍然烟雾袅袅,显然,族中长老正在忙着炼药。
  烈天阳脚步不停,一脚踏上山脚下的石阶。
  就在他的一只脚踏上第一级台阶的时候,忽然一阵罡风扫来,直袭顶门,力道颇大,有开山裂石之威。
  伴随袭击而来的,竟还有赫赫风声。
  “不好!”
  烈天阳急忙刹住身形,挥拳格挡,拳风所到,撕扯着空气发出尖锐的呜咽声。
  铛!
  瞬间,一声金石相交的声音传来。
  两股巨大的力量冲击之下,罡风肆虐,吹动着烈天阳的衣服,发出猎猎声响。
  流云大陆上,常以一马之力来作为衡量力量大小的标准。常言道,铁蹄踏山河,怒马如龙,可见一马之力如何之大。
  而刚才这一瞬间的碰撞,足足有十马之力。
  十马之力,产生的风波,使二人的头发飘荡起来,仿佛平地生风,瞬间扬尘。
  “来者何人!”
  烈天阳高喊一声,“烈家二十三世子嗣烈天阳,来药庐求药。”
  那个声音并没有因为烈天阳是烈家人而变得客气,反而更加严厉,“烈奴奉命守卫药庐,没有宗主的手令,我不能放你进去。”
  在流云大陆上,丹药是维持一个豪门家族的根本所在,所以向来是为禁地,守卫森严。
  烈天阳自然没有宗主手令,更何况他心知肚明,就算此刻他去求烈狰,也不会得到他的首肯。
  索性,今日就闯一闯这个禁地。
  烈天阳神色一厉,“同是烈家子嗣,我不想伤你,让开。”
  烈奴见他要硬闯,“胆敢擅闯药庐禁地,死!”
  话落,四道寒光从那人身后闪电而出,犹如四条索命蟒蛇,呼啸而至。
  烈天阳修炼魔神灭世诀,就算是在傍晚时候,也能视物。目力所及之处,四根寒光凛凛的月牙禅杖,向着他的头上呼啸而来。
  这是药庐的四个护法,修为之高,已经在炼真四重之上。
  “找死!”烈天阳暴喝一声,身体化出四道残影,同时奔袭向四人。
  烈天阳速度之快,眨眼即至,八根手指,同时探出,插向四人双眼。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烈天阳会瞬间出手,竟然还可以后发先至。
  四个身形同时一收,身形同时陡然移动,将烈天阳围在当中。四条月牙禅杖横扫而至,仿佛一座活的牢笼,把他困在当中,犹如困兽。
  四个人各站一个角落,将烈天阳的进退之路,全然封死。
  四个人心思灵动,配合默契,令人胆寒。
  “你原本可以活着离开这里,但是现在,一切都晚了。”
  月牙禅杖带着死亡气息,挥然而到,要把烈天阳四分五裂。
  “想杀我,你们还不配!”
  烈天阳仰天长啸一声,将体内真气逼迫出体外,形成一道无形气盾,暂缓月牙禅杖的巨大的力量。
  砰!砰!砰!砰!
  四声闷响传来,月牙禅杖生生地砸在了烈天阳的身上。
  气盾将禅杖的力道一滞,烈天阳体内真气流转,大喝一声,“开!”
  禅杖犹如受到巨大力量反弹,豁然向上弹去。
  四个僧人的身形被禅杖一带,纷纷东倒西歪。烈天阳乘机冲出他们四人的包围。
  一旦脱离险境,烈天阳暗道一声,“好险!”
  刚才的情形千钧一发,他被四个人逼入死角,只能生生承受四个人的合力一击。
  四人一击不中,并未就此止步,再次冲向烈天阳。
  就在四人围攻而上的时候,烈奴的身形忽动,犹如闪电,后发先至,已到烈天阳的面前。
  “下去!”
  烈奴出手刁钻,势在夺命。
  伴随着钻心剧痛而来的,还有一声咔嚓嚓骨头碎裂的声音。
  烈天阳身如纸鸢,向后坠落。
  半空中的烈天阳,陡然一提真气,身形如锤,从空中坠落下来,重重的砸在地上,两脚深陷入青石当中。
  此时,就在他的肩膀上,一丝若有若无的黑色气息环绕。烈天阳明显感觉到骨髓深处伤势正在缓缓愈合。
  一呼吸间,已经恢复如初。
  烈天阳摇了摇肩膀,动作灵活,毫无滞涩之感。
  那一丝黑色气息,正是来自他体内。
  竟然可以自愈,魔神灭世诀神奇至斯,这倒是出乎烈天阳的意料之外。
  不过随即,他便释然。在此之前,他身如焦炭,都能枯骨再生,更何况是这种小小的伤势。
  烈奴看到烈天阳毫发无损倒是吃了一惊,刚才的一记重拳,已经用上了他的十二分力量,又是突袭而来,就算是一匹烈马受到这样的攻击,也要骨断筋折。
  但是烈天阳,竟然毫发未损。
  烈奴虽然久守药庐,但是对烈家的情势了如指掌。烈天阳是天纵奇才已经是过时的神话,这是全族上下谁都知道的。
  可是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烈奴,你只不过是一个奴才,奉命看守药庐。所以刚才你偷袭我,我可以不怪你。但这是最后一次,如果你还不让开,今日,药庐,就是你的埋身之地。”
  烈奴神色一狞,“我说一个昔日的废物,现在怎么这么张扬。原来是服食了丹药,恢复了力量。”
  烈奴能被委派看守药庐这样的重任,心思剔透远超过常人。一见烈天阳当前这副气势,就已经猜到在他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他见烈天阳来闯药庐,就断定他是服用了什么厉害的的丹药。而且这种丹药,不能断,这才让他甘冒家族之大不韪强闯药庐。
  “你已经是家族弃子,就算再强大也不管用,废物始终就是废物。”
  烈奴平日受烈家宗主烈狰重用,烈家一般的二流子弟他都不上,更何况是烈天阳这种落魄如草的人。。
  所以,他才会口出狂言。
  在他看来,羞辱烈天阳这样一个人,正是显示他的威严的大好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