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我在东京签到打卡 > 094 签到奖励停车位,嫉恶如仇的园子

094 签到奖励停车位,嫉恶如仇的园子

    最终,林恩还是没有降低小兰的薪水,同时他也跟小兰提起,她目前的工作还是在咖啡店打工,只是不再给她结算日薪,直接转变为月薪。
  
      至于其他的琐碎事务,林恩也对她表明,在需要她的时候肯定不会客气。
  
      在这样的坚持下,小兰也只能选择接受。
  
      那么随着接下来的日常对练过后,一夜无话,转过天醒来的林恩,再度开启了新的签到。
  
      〖叮——本日签到已完成,签到奖励豪车停车位×5,签到奖励已下发〗
  
      ???
  
      这啥破奖励?
  
      在看到本日的签到奖励后,林恩顿时一阵无语。
  
      昨天是偶像事务所,前天是豪宅,今天怎么就变成了停车位了?
  
      落差这么大的吗?
  
      然而等到林恩仔细一看,却发现自己好像误会了系统。
  
      原来随着那停车位文件一起下发的,竟然还有五辆款式各不相同的豪车!
  
      各种证件一应俱全,钥匙也都出现在林恩面前,随时都能从停车位自提上路。
  
      所以……
  
      这就是所谓的给停车位附带送豪车?
  
      只是自己现在要那豪车有什么用?
  
      开车,林恩会,虽然算不上老司机,但驾驶上路完全没问题。
  
      但问题是,在这个世界还尚未成年的他,压根就没有驾驶证好么!
  
      把这豪车奖励给自己,除了放在停车位上吃灰外,还有什么用?
  
      咦?
  
      这是……
  
      就在林恩心中吐槽之际,夹在那些文件之中的一张白色卡片突然掉落下来。
  
      捡起来一看……
  
      还真是说什么来什么,刚才还说没有驾驶证呢,结果这驾驶证就一起给送来了?
  
      虽然不知道自己这个未成年的身份究竟是怎么将驾驶证办理下来的,但既然是签到出品,就断然没有假冒伪劣这一说吧?
  
      只要有了这玩意,日后大摇大摆的开车上道,完全不成问题!
  
      可惜,暂时没什么开车逛街的机会……
  
      林恩对车没什么特别的喜爱,属于可有可无的那一种,所以即使手里有了豪车,他也没有立刻开出去过过瘾的那种念头。
  
      更何况,他现在的活动范围也只在周边的小区域而已,基本都是步行即可抵达,要是连这点儿距离还要开车的话,在他看来也跟故意装逼没什么区别。
  
      林恩是个低调的人,是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所以……
  
      等以后出门的时候再考虑开车的问题吧,或者等休息的时候带小兰去兜兜风什么的。
  
      貌似今天的奖励也就只有这点儿用处了。
  
      总而言之!
  
      签到出品的驾驶证,林恩是收起来了,至于那几把豪车的钥匙,他则是随便拿上两把,记住停车位的位置以备不时之需,其余的也就没太放在心上。
  
      接下来,他是一如既往的与小兰汇合,又一起并肩上学,到了校门口与园子碰面,三人再一起走进教室。
  
      哟!
  
      稀客啊!
  
      这不是工藤新一吗?
  
      从林恩转学到帝丹高中,这也不过是第四天而已,可前三天,整整有两天都没见到工藤新一的身影,天知道这大侦探到底在忙些什么。
  
      不过今天很巧,工藤新一早就在班级里现了身。
  
      只是在他见到林恩一行走进教室,尤其看到三人有说有笑的场景,他的眉毛是不由自主的轻皱了一下。
  
      虽然同学之间相互说笑聊天很正常,可此时的工藤新一却是觉得莫名有些不太舒服。
  
      可具体哪里不舒服,他又说不上来,只能在大家各自来到自己座位后,主动跟大家打了声召唤。
  
      “早啊小兰,园子,林恩同学。”
  
      “早上好,新一。”
  
      “早上好,工藤同学。”
  
      “哼!”
  
      虽然因为昨天父亲的关系,小兰心中难免会有不愉快,但终归心地善良的她,还是没办法迁怒于自己的青梅竹马,算是强撑着给了个笑脸。
  
      而林恩这边,他本身跟工藤新一也没什么矛盾,自然可以轻松的打招呼。
  
      只是落到园子这里,她的态度可就没那么好了。
  
      小兰可以不跟工藤新一计较,那是小兰大度。
  
      但园子向来‘嫉恶如仇’,加之工藤新一留给她的印象也是一天比一天差,今番见面她要是能有个好脸色,那才叫怪事。
  
      “额……园子这是怎么了?”
  
      园子的反应,让工藤新一莫名其妙。
  
      自己是哪里得罪这位大小姐了?
  
      没有啊?
  
      “没事的,园子她……就是心情有些不太好,新一你别在意。”
  
      园子为什么是这个反应,小兰当然心知肚明。
  
      但她又不想青梅竹马和好友闹出冲突,只能选择在这个时候打圆场。
  
      “心情不好?那我给你们讲讲我昨天侦破的案子?”
  
      “我跟你们说,昨天我碰到的案子可是相当有趣,你们猜猜凶手是什么人?我……”
  
      应该怎么说呢,工藤新一这家伙,他的情商真的已经低到让林恩无法吐槽的程度。
  
      在听到小兰的话后,他压根就没去考虑过园子的心情为什么不好,反而自顾自的觉得,只要听他讲讲自己侦破的案件,或许园子的心情就能好起来。
  
      毕竟他就是这样的人嘛。
  
      前天被平冢静老师一通收拾,可是把他给郁闷的不行,等到昨天侦破了新的案件,心情不就立刻愉快起来了吗?
  
      只是这一次,工藤新一是真的算错了。
  
      他不提起这个案子还好,听他这一说,就连小兰的脸色都开始变得难看了起来。
  
      这算什么?
  
      故意在打脸吗?
  
      “够了!工藤新一!”
  
      小兰还是太善良,即使她现在也觉得有些不愉快了,可终究还是没有爆发出来。
  
      但园子不一样,她可不会像小兰那般有诸多考虑。
  
      怒从心头起的她,也不管这就在教室,还有那么多双眼睛在看着,当即一声怒斥打断了对面的工藤新一。
  
      而这,也无疑让工藤新一一脸懵逼。
  
      “我……我怎么了?”
  
      平时工藤新一每每对自己侦破的案件夸夸其谈,小兰和园子即使再不喜欢听,却也没有这么失礼的打断过他。
  
      这让本来开了个头,正值兴奋的他,顿时挠头了。
  
      “侦破了本该属于毛利叔叔的案件,你是不是觉得很威风?很神气?”
  
      “可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么做到底会引发什么后果?”
  
      此刻的园子才不管工藤新一是个什么反应,她现在就是有一肚子的话憋着,不吐不快!
  
      指着工藤新一的鼻子,园子是卯足了劲儿,好一通的怒喷。
  
      然而对面的工藤新一呢,却依旧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侦破我的案件,跟毛利大叔有什么关系?”
  
      耳听到这句话后,别说园子,就连林恩都有些忍不住了。
  
      心说工藤新一也不是傻子啊,说话之前怎么就不知道过过脑子?
  
      “工藤同学,关于你昨天侦破的案子,我也有所耳闻。”
  
      “难道你就真不知道,那个案子原本是小兰父亲经手的?”
  
      忍耐不住的林恩,终于开口提醒了工藤新一一句。
  
      只是……
  
      “我知道啊,可那又怎么样?”
  
      “反正毛利大叔也破不了那个案子,我推理出真相,找到证据,把案子破了有什么错?”
  
      这孩子……
  
      纯铁憨憨一个,真的没救了!
  
      在听到工藤新一的反问后,林恩选择放弃。
  
      摆明了,人家压根就没将毛利小五郎放在眼里。
  
      可问题是,就算毛利小五郎真是废柴一个,不看僧面看佛面,你多少也得在乎一下小兰的脸面吧?
  
      哪怕是装的,你是不是也稍微能装那么一下?
  
      结果倒好,工藤新一连装都不愿意装一下,这下搞的就连好脾气的小兰,她都禁不住紧紧攥起了拳头。
  
      “是呢,我爸爸的确是个差劲的侦探,真是多亏了新一你呢。”
  
      众目睽睽之下,揍工藤新一一顿是肯定不可能的,但小兰那紧紧攥住的拳头,却不自觉的朝着桌面完成了重重一击。
  
      在没有修炼气劲之前,小兰的一拳就能砸碎电线杆,现在跟林恩修行了气劲,那可怜的课桌自然不可能承受这一击,当即四分五裂,瞬间报废在当场!
  
      那么也正是这一幕,可是把工藤新一给吓了个够呛。
  
      作为多年的青梅竹马,他当然能察觉到,小兰是生气了,而且还是很生气的那一种!
  
      如果被这一拳砸在自己身上,保不齐就是一个骨断筋折!
  
      但问题是……
  
      自己究竟那句话说的不对,惹得小兰这么生气?
  
      直到现在,工藤新一都还没认识到自己到底哪里犯了错。
  
      明明他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行了小兰,跟这种人生气不值得。”
  
      “我觉得毛利叔叔有一句话说的对,人家可是大侦探,不是咱们这种人可以高攀的起的。”
  
      “从今以后啊,咱们还是躲着人家工藤大侦探走吧,免得被人家瞧不起!”
  
      小兰是真生气了,但此时的园子,却反而不像开始那般怒火充盈。
  
      可接下来那阴阳怪气的语调,却让本才刚打完哆嗦的工藤新一深深皱起了眉毛。
  
      这今天究竟是怎么了?
  
      小兰和园子怎么都很不对劲儿?
  
      自己到底是哪里不对,找到到了她们?
  
      感觉自始至终都很正常啊。
  
      难道是出门没看黄历,今天诸事不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