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木叶之我从月亮来 > 第三十三章 在草忍村闹事的纲手

第三十三章 在草忍村闹事的纲手


  日向一族里,日向日足静静的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手指在桌子上一敲一敲的。
  这件事他反省良久,嘲笑于木叶高层单纯的心思,想要把所有的忍族解散,全部融入村子?天真,就算你们一时成功了又如何?未来的人们就不会自己发展家族了吗?
  人都是自私的,不是谁都能摈弃自身的荣耀,尤其像日向和宇智波这样血迹界限明显的忍族。
  你们终究老了,既然你们要玩手段,我就不会玩吗?日向日足想起了某位黄毛,三岁的他虽然孤零零的,但是这个本该秘密抚养的孩子,却出现在了木叶的各大街小巷当中。
  通过白眼,日向日足自然清楚的看到他身上那庞大的九尾查克拉,能成为九尾人柱力的人还有谁?既然三代想要那个孩子有个正常人一样的童年,那么,日向一族不介意去创造些缘分。
  九尾人柱力,四代之子,身份在那里,终究都会被推到木叶的顶层,甚至是火影之位,日向家是争不了火影之位了。
  但是日向家的女婿的儿子,还是很有可能的,到时候只要是白眼成为火影就行了,是不是日向的姓不重要,默默的,日向日足计划了一切。
  同样处境,宇智波也在计划着一切,不过相较于日向一族的家族权力明确,宇智波一族的人就闹腾多了,看着下面一群非常跳的族人,宇智波富岳头都痛了,我在救你们,你们知道吗?真以为现在的木叶那么好捏的吗?
  每每想到自己万花筒眼中看到的情景,宇智波富岳都吓得满身汗,或许,他是唯一一个最不看好宇智波一族造反的了。
  可惜,他太年轻,家族长老那里他就很难压制,加上他接受了三代他们给宇智波一族迁移的计划安排,让他在家族里落了很多闲话。
  慢慢的,他心也很累了,但是为了保住祖先的荣耀,他不得不强忍着,以及想到他那个惊才绝艳的大儿子,他心情好了不少。
  快了,只要自己多撑一些,当自己儿子成长后,父子两个万花筒,家族里还有谁敢说什么?木叶又还敢咄咄逼人吗?所有人,都会尊重实力。
  不过,想起三年前,整理家族密室时,看到的那些秘件,富岳也是头大,而且认定就是那群被赶出宇智波一族的叛徒就是九尾事件的帮凶,他不得不暗地里去大力追查,难得的,所有长老都一致支持。
  不管木叶里的风风雨雨,神无这里,开始了和纲手的浪迹天涯,一边享受着与静音酱相处的快乐,一边无语的应对着纲手引来的无数麻烦。
  并且时常指令牵线人偶去注意那些撒出去的‘行脚僧’,经常过一段时间就把信息收集回来。
  目前风之国与土之国之间的四十组行脚僧和火之国南部众多国家那边的五十多组行脚僧,和神无想的一样,进行很顺利,接收了不少的战争孤儿与跟随的信徒。
  神无不在乎,牵线人偶加精神球控制的傀儡武修,他们的毅力绝非常人能比,行脚僧二人组会拯救无依无靠的人,但绝对不帮助懒汉。
  一路帮人做事挣工钱,或是采药等,加上牵线人偶旁边叨叨絮絮的教导处世为人,如果能适应下来,管他什么人,神无都要了。
  其实行脚僧能收拢战争孤儿和追随者,这个神无不意外,这个战乱的世界,很多人需要心灵的归宿。
  神无更多的关注是那些被精神球操纵的,自行锻炼修武练气的实验体,可惜几十号实验体暂时还没有成功的。
  跟随纲手流浪的日子,神无有意无意的往火之国西北出溜达,这个距离自己两大组行脚僧的实验体要近很多。
  不过,神无的好日子到头了,以纲手老师的赌性,一直沦落于穷困潦倒中,神无虽然不好拿出那些在海底捞的钱财宝物,但是拿着自己大筒木一族的一些东西典当还是可以的,起码大筒木一族的布料就很高级。
  可惜纲手不让,任凭神无满地打滚,在神无嚷嚷要钱吃美食时,受不了神无数落的纲手,把神无和静音派去挣钱去了,神无一脸懵,纲手还说了,挣不了就逼迫他们俩乞讨,说这也是忍者的修行。
  神无无语,带着静音逃跑,准备去投奔某位白毛大叔,可惜被纲手阻止,狠狠收拾了一顿。
  于是神无和静音开始了当医生的经历,好在这次纲手老师并没有让跑去小村子这些,跟着静音学了几天,终于会了一点掌仙术,这片地方周围雨之国和草之国等,还是相对毕竟纷乱的,学一手掌仙术非常受忍者喜欢,赚忍者的钱好赚多了。
  这段时间纲手高兴了不少,终于有固定收入的钱赌博了,神无无语,一天天就知道赌,还不干活,看在静音酱的面子上,神无懒得管她,反正自己的烧烤串不能少就行了。
  “哟,小神无,最近医术上涨不少啊,老师说的没错吧?”
  烧烤店里吃完饭时,纲手毫不恬耻的说到。
  “哼,医术有什么好,人家好几个忍者都看不上。”神无怼到。
  “嗯?我纲手的医术,竟然有人看不上?这可是忍界最好的医术体系,那些人不识货。”
  “哼,人家说我们这个麻烦,还要价很高,人家回村子咬人一口就恢复了。”
  神无说到,这是有目的的,因为这里靠近草之国,神无想起了香磷。
  “嗯?谁说的?”
  纲手暗暗皱眉,她奶奶是漩涡一族,自然知道漩涡一族中,有部分特殊的体质,可以咬一口就能治愈伤势,听神无这一说,她暗暗捏紧了拳头。
  “忘了,看到他们拒绝我的生意,有点纳闷,稍微留意一下,听到其中一个不大聪明的大傻个嘟囔。”
  纲手听了后没有表情,继续吃晚餐,一会之后。
  “嗯,你们两慢慢吃,我饱了,赌钱去了。”
  “唉?老师您才吃这一点?您是不是趁着我和静音酱出去打工,自己后面悄悄吃好吃的?”神无嘟囔到。
  “不会的神无君,纲手大人是赌性又犯了,我们要不要劝劝?”
  ……
  纲手一出门,一脸煞气的飞跃而出,附近的忍者几乎是浪忍,有忍村的只可能是草忍村,别的村太远,是不会拒绝医疗忍者的治疗的,而且神无他们要价不高。
  纲手进入草之国,这个不大的国家,她花不了多少时间,就找到一个有上忍的草忍小队,一砣子打残那个上忍,再一拳锤崩方圆几百米,那个上忍磕磕绊绊的把所有知道的都说了。
  纲手彻底释放怒火,一路如推土机一样,横推所有挡路的忍者,冲进了关押特殊体质女人的地方。
  纲手找到了那两个熟睡的母女,两人鲜红的头发,纲手在恐慌的女人身上检查了一下,确认了是漩涡一族。
  “你是漩涡一族?你怎被他们抓来的?”纲手一脸怒气问到。
  “我……我……”
  那女人磕磕绊绊半天,纲手才知道,这女人家人都死完了,因为曾经让受伤的家人咬自己就能恢复受伤的身体这件事,传到了草之国忍者这里,前两年草忍找到她,让他来村里给忍者疗伤,村子就让她和她女儿成为忍者,然后她就同意了。
  纲手表示了自己的身份,以亲戚的身份想要带她离开,去自己家生活。女人很高兴的就答应了,毕竟国破家亡的人,能有个亲戚真的不容易,而且在这里被草忍咬自己治疗,她负担过重,感觉自己的生命力越来越弱了,她知道,继续这样下去,早晚会死,而且草忍对她们母女可没说的那样好。
  纲手也不顾外面那一大批忍者,带着紧跟着她的这个女人和用幻术催眠的孩子,纲手把阴封印打开,眉心蓝色的棱形印记变成发光的紫色,以及黑色的纹路从额头蔓延,强大的查克拉喷薄而出,全身黄光氤氲,周围的草忍都吓得暗暗吞口水。
  纲手一拳打出,天崩地裂,抓住一个忍者问了他们忍村的位置,纲手就横推了过去。
  本来有侵略者,就发动大批忍者来支援了,现在看纲手这一路横推往忍村而来,草隐村无数高层和忍者就来了。
  然后,然后那些忍者以为高层会很残忍的降伏纲手这个侵略者时,那些高层却叫人停手了。
  “纲手大人,我记得我们没有得罪木叶吧?您这是什么意思?”
  “只是来告诉你们,我祖母姓漩涡!”
  一声咆哮,纲手对着这些草忍高层就是一拳过去。
  “纲手大人,有事好商量,我们草之国可是火之国的盟友,您要是再乱来,我们可得禀报火之国大名了。”
  众草忍高层狼狈的躲过,看着方圆几十米的大坑,吞了吞口水,然后急忙说到。
  “哼,有种你去试试看,你不知道我姥姥是谁吗?”
  听了这句话,草忍村的高层很蛋疼,他喵的他们自然知道纲手姬这个公主的称号,自然也就知道一点她的身份。
  这也是他们不敢动的原因,纲手毕竟是三代火影的徒弟,外加火之国大名亲戚,而刚刚结束的忍界三战,木叶村吊打了四大国,一时名声赫赫,现在动纲手,估计明天草忍村就不在了,草之国大名甚至会发文件与他们撇清干系,到时候他们在忍界就成了人人喊打的落水狗。
  不然,哪怕纲手再强,真能像现在这样在他们面前横不成?真当草忍村没有点实力?而且人家还是火之国大名的亲戚,用大名压她也没用。
  一番好说歹说,知道了纲手为这两个漩涡一族的女人而来,他们只能假装不知道,是下面的忍者乱来的,如果早知道的话肯定早送去木叶了,一众草忍高层在纲手的冷艳横眉下,不得不杀了几个替罪羊,纲手才带着女人和孩子离开,毕竟出出气可以,过头了就不好了。
  待纲手走后,几个高层才一脸煞气的集合一众上忍和领导层:
  “到底是谁透露的消息?你们管理怎么做的?……”
  漩涡女子两眼精光闪闪的看着霸气的纲手,崇拜不已,纲手问了她的名字,知道女人叫红翠,女儿叫香磷,一直不敢用漩涡的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