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木叶之我从月亮来 > 第三十二章 日向一族的手段

第三十二章 日向一族的手段


  “所以,就像对付宇智波一族一样?你们这样做能让村子和平吗?能让他们心甘情愿的融入吗?”
  自来也说到,之前对宇智波一族进行迁移和监控,就让他很不理解了,这样只会增加村子内部矛盾而已。
  “你懂什么?你但凡去仔细了解一下,但凡出点力,我们几个老人至于这样束手束脚的吗?”
  志村团藏吼到,他早看实力强大,但是却每个正形的自来也不爽了。
  “老头,你也是这个意思?宇智波的情况还不算教训吗?这样只会增加村子内部的不安稳。”自来也看着三代问到。
  “哼,你根本不知道宇智波一族的危险,九尾之乱就是证明。”
  听了团藏的话,自来也闭嘴了,三年前的九尾之乱,看着九尾眼中的三勾玉,自然知道九尾被控制了,这也是后来压迫宇智波,村里没有任何人反对的原因。
  虽然宇智波富岳发誓不是他们家族做的,甚至带着木叶高层和众多忍族族长到宇智波密室,从秘件中拿出那个他们也是刚发现的秘件给三代他们看。
  看到千年前宇智波一族的分裂,有部分族人自立为大筒木一族,证明不止宇智波家族有写轮眼,加上那个大筒木是被宇智波驱逐的,与宇智波有仇,这次九尾事件就是有拖宇智波一族下水的想法。
  众人都不是笨人,就算宇智波富岳没有这个证据,以宇智波一族的表现,都不太像是九尾事件的幕后黑手。
  三代他们也猜测不是宇智波一族,只是现在宇智波一族孱弱,明面上连个万花筒都没有,想借此文章做事而已。这些忍族族长也聪明,本来和宇智波就关系不好,也知道三代的打算,自然不会出来当出头鸟,才有了宇智波被迁移到村子边缘的事情。
  虽然借口不错,但是却让宇智波与村子的隔阂更深,众多忍族看似被敲山震虎了,其实三代也感觉到,那些忍族与他越来越陌生了。
  但是箭在弦上,既然已经拿宇智波开刀了,那么另一个大族日向一族,他也不会放过,借着这次的时机操作一下,彻底打压木叶最强的两族,那么,平民忍者才能得到更好的发展,就能更顺利的完成老师的心愿。
  几人把计划透了一下,互不看好,自来也懒得搭理这些恶心的政治阴谋,鸟都不鸟他们出村去了,他决定一直去寻找预言之子。
  “猿飞,你也太放任他了,你看看现在都成什么样了?”团藏气愤的吼到。
  “好了,让他走吧,远离我们的计划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万一,我们失败了,也不会牵扯到他身上,等我们落幕后,他能更好的接任,而不至于木叶的权力落到那些忍族手里。”
  三人听了三代的话,一时寂静,好像这个安排也不错,哪怕团藏也觉得这步后路真是棋高一手。
  接下来的几天,三代雷影一看木叶的犹豫,竟然没有果断的审查他的人,那么霸道的他自然不放过这个机会,继续派人施压。
  而日向一族懵逼的看着木叶高层奇葩的操作,什么叫做我们日向一族影响了木叶和云影村的关系?可能会导致战争?希望日向一族向云影服软一下。
  而云影村更过分,要求木叶高层和日向家交出杀人凶手,并派兵驻扎边境。而三代和长老团则以木叶虚弱为由,主张和谈不易起兵,一步步的压迫日向一族。
  “兄长,村里这明显就是挤兑我们日向一族啊,云影村已经如此过分了,而三代他们尽然没有表示,这是想除掉我们吗?”
  夜里,日向一族,会议室里,两兄弟和日向长老们商议着。
  “从宇智波一族的情况看,三代他们早就想对我们大族动手了,只是没想到对付我们竟然来得这么快,还以为现在木叶孱弱,他们不会有这个魄力,到底小看三代了。”一位长老说到。
  “族长,我们该怎么办?”
  “其实,无外乎三代他们想要我们一族白眼的力量而已,他们在等我们服软。”
  日向日足皱着眉头说到,其实他倒是不拒绝给村子提供些白眼,安排几个分家过去。
  但是家族里长老们对于之前战争中,木叶没有保护好一位宗家的白眼很有意见,致使白眼流落雾隐,成为日向一族巨大的耻辱,事后木叶也不重视,也不帮日向出头报仇,那么日向自然怨气就很大了。
  我们出力了,你们却不帮我们,那好吧,现在大家谁都不帮谁,所以木叶没有一个白眼可用,想用日向家忍者?火影你过来谈啊,至于给不给,看心情喽。
  反正也瞄准了忍界大战,木叶孱弱很多,自然不敢来强的,没想到三代不顾现在木叶的孱弱,竟然施压日向一族,让他们有点猝不及防。
  日向日足公式化的和长老们谈,他还年轻,压不了这些长老,毕竟都是他长辈,也懒得和他们争辩,意气用事,反而让日向一族也难以消耗,毕竟,时代变了很多了。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扯着,坐在里面的日向日差像想到了什么,一咬牙说道:
  “族长,各位长老,既然三代不公道,我们也拉他们下水如何?木叶,可不止几个家族而已。”
  “哦?日差,说来听听。”
  听到日差的话,几位长老回头问到。
  “木叶不止我们日向一个忍族,先前的宇智波一定怨气很高,而众多小族肯定也不愿意自己家族解散,只是三代还没有对他们出手,他们就先看看局势而已。
  既然三代施压我们,我们就示弱,弱到所有人都看不下去,只不过会让日向一族的颜面大损,不过,我保证,成功后日向一族立马脱离困境,而木叶永远欠我们日向家一个人情。”
  “哦?日差,赶紧说来听听。”
  “对对,赶紧的日差。”
  几位长老来了兴致,立马问到。
  “我和兄长是双胞胎,外人难以分辨,既然木叶担忧战争再起,而云影村又咄咄逼人的要杀人凶手,那就拿我的尸体给云影,既堵住了云影的口,也让三代他们针对日向的计划失败,还不得不欠下一个人情。”
  “不可,日差,我们日向家还没到这个地步。”
  日向日足站起来,对着日差吼到。
  “兄长,这是我的选择,我的意志,兄长您还年轻,我们日向一族忍得起,也等得起。”
  “不要再说了,今晚到此,都散了。”
  说完他就走了,他不认为木叶真敢要他们日向家的人命,日向家可不是泥捏的,他也不赞成日差的想法,到底是自己的亲兄弟,大不了到时候他压迫一下家族长老,给木叶送几个日向忍者。
  “各位长老,我意已决,麻烦您们和兄长说一下,拜托了。”
  日向日差对几位长老说到。
  他真不在乎性命吗?他当然在乎,但是因为仅仅晚生了几分钟,就被刻上了笼中鸟,而现在自己的儿子,也被刻上了笼中鸟,一辈子飞不出这个笼子。
  他希望自由,这个选择,是他对命运最后的反抗,也是,为了自己的儿子,为日向宁次铺路。到时候日向家会看在自己的牺牲上,照顾日向宁次,而且村子也不敢薄待自己的儿子,自己的儿子哪怕被刻上了笼中鸟,也将得到更大化的自由。
  拜托几位长老后,日向日差回家,与自己四岁的儿子日向宁次玩耍了半夜,看着沉睡的宁次,日差留恋的看着许久,缓缓的出去了。
  日差派下人给兄长带了张信,然后于自己的房间里,握着匕首自裁了。
  第二天,惊人的消息传来,日向家杀了云影使者的人自裁了,尸体送来给三代火影处置,然后就走了。
  三代等人和云影使者懵逼的看着一切,云影村使者拿着图纸过来,看着和图纸上一模一样的人,懵了。这个画像是他们从死去的同伴脑中搜索的记忆得的,如果没搞错,这是日向族长才是,本来他们也是做做样子,知道了木叶与日向的间隙,趁机闹一闹而已,最多拿点好处,没想到……,难道日向换了族长?
  不说他们震惊,日向一族可是一路光明正大的来,现在整个村都知道了,而且阴险的交给三代,那意思好像不是怕了云影,而是完成三代的任务一样。
  现在这件事的性质全变了,从木叶高层打压日向一族,变成了三代害怕云隐村,从而逼迫日向一族。
  而三代几人现在头痛欲裂,脸色难看无比。村里一时暗流涌动,尤其是某个红眼病家族,聚集一起开会,众人都不知道该高兴老对手遭了殃还是该同病相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