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木叶之我从月亮来 > 第七章 六道仙人的后裔?

第七章 六道仙人的后裔?


  “灭世之劫是什么?我们能活下来吗?”
  叶仓小心翼翼的问道,她现在都快忘记自己的遭遇了。
  “不可视,不可查,已知的所有预言里,没有一个预言里谈及灭世之劫后的事情。”
  “所有预言?有很多预言家吗?”
  叶仓睁大了眼睛,对预言未来这种事情好奇不已。
  神无虽然很想装杯的说,你面前就是,但想想还是算了。
  “我仅知有三四处,因为没有看到未来,所以我们不得不出世行走,希望能追寻一些渺茫的希望。哦,还有,此言你最好保守如瓶,不可外传。”
  “先生,为什么呢?既然是灭世之劫,应该告诉更多的人,才能有更大的力量啊。”
  “你果然没有慧根!这个世界人心人性如此复杂,你确定知道的人多了不会更加暴乱吗?先不说人族,这个世界水深着呢!
  各大圣地;远古之神遗留的神器;曾经差点灭了忍界的极乐之箱;被封印的魔物以及域外之物;还有用意不明的界外魔神窥视,以及一些不知道存不存在的维度世界。
  有时候不得不感慨,无知是福啊,知道的越多,反而会更害怕,或许,我们应该庆幸,人类居然能活到今天。”
  叶仓不知不觉中,嘴巴都张大了,难以想象自己一天内遭遇这么多,还能以这么荒谬的模样过着。
  神无没有给她震惊的时间,把早已准备好的一个卷轴留在桌子上,起身准备离开。
  “我该走了,就看你能走到哪一步了!”
  “老师,您,您要走了?”
  叶仓慌张的起身,看着眼前的人给她留下一个卷轴,她立即称呼为老师,她已经算是一无所有了,她很想得到收留。
  “老师二字就免了,我做不了老师了。”
  神无被她搞得有点懵,摆摆手拒绝了。
  “老师,求求您,让我跟着您吧,我只有自己一个人了。”
  叶仓立即下来对着神无跪拜道。
  “你的未来,不在我这里。”
  “老师,求求您了,学生现在只剩一个人,不知道该怎么办,而且我又笨,希望老师收留。”
  然后把桌上的卷轴拿在手里,望向神无哀求道:
  “老师您既然给了我这个知识,请您留我在您身边服侍您,然后教导我吧!”
  “你已经是成人了,要学会成熟点,未来需要你的人很多。我们的缘分已尽,或者说,我与人世的缘分已尽。我已经不是活着的躯体了,沿着我该走的路,每一步都在走向地狱。
  我要去做的事情,于这个世间而言,或许是罪。如果你怜悯我这个可怜人的话,代替我去看尽未来吧!那是我最大的愿望了。
  于你的卷轴,乃是一卷兵书,虽然‘兵’字煞气太重,很多时候代表死亡。但是你一定要记住,兵法之道,亦是为人处世之道,你努力的学习吧,未来还有更多需要学习的,这条路,你不会孤单。”
  叶仓在神无的拒绝中,撕心裂肺的哭着,看着神无一步步离开。在神无要消失的尽头,叶仓一声哭喊而来:“老师,您叫什么啊……”
  “吾名,鬼谷子!”
  ……
  神无坐着飞行傀儡离开,胸口莫名的有点堵,唉,被叶仓这傻白甜女人搞得,有点感动的说。神无有些后悔不是本体过去了,不过想想而已,如果是本体过去,嗯,可能就是另一番情景了。
  到达火之国境内后,神无又换上了烧包的白袍,以及笼罩全身的透明轻纱,大筒木桃式的装饰,神无有些喜欢,逼格满满啊!
  几日里不知道遛了几波忍者,还是没见着自来也,或者说自己想见到的,唉,妙木山和龙地洞的那些家伙难道不知道月之大筒木吗?
  不过神无高看那两个圣地了,人家对忍界几乎是不鸟的,自个在圣地里快活着,在乎你们人类那点事干嘛?
  直到一天晚上,神无一边遛着背后两个忍者,一边想着自己是不是该隐身了?毕竟最近追自己的忍者越来越厉害了,白眼还发现一些忍者竟然在不少地方布了阵等自己,神无暗暗吐槽了声‘傻缺’。
  恍然间神无一呆,立马停下,直瞪瞪的看着下面追来的两人,月光下两人一身夜行服,带着木制面具,堪堪看出是两女忍者。
  至于神无停下来,是因为猜测到两人的身份了,因为其中一女忍者怀中抱着一头猪,神无还知道那头猪叫‘豚豚’来着。带着项链的粉红猪仔,只此一家,暂时别无分号。
  神无从数百米高空,离开飞行傀儡,强行催动储存于体内的月球巨型转生眼查克拉,暂时达到了悬浮空中的效果,神无决定要装X了。
  而地上的纲手看着追了一小会的神秘人,以为可能无果时,没想到神秘人尽然停下了,看样子还是准备下来找她们两的样子。
  最近一段时间,神无这个天上飞的白眼简直有点吸睛,很多地方都在议论,经常流连于赌场的纲手,自然听了些信息,刚开始不信的,后来悄悄到几处木叶忍者驻扎处问了一下,没想到竟然是真事。
  而且木叶里的日向一族可是到火影那里办了极高报酬的委托,毕竟事关白眼,纲手偶然从那些被神无甩开的忍者里打听到后,真就让她遇到了。
  可惜神无的飞行傀儡很高,而且飞得快,让她几乎没有什么办法。
  纲手和静音两人一脸惊讶的看着从空中悬浮而下的神无,实在有些冲击。月光下,一个全身宽袖大白袍,周身披着透明的轻纱,高高的木屐,白长发白皮肤白眼睛的孩子,周身泛着淡淡的金光,没想到神秘人是这么一个卡哇伊?
  到近她们二十米左右时,以纲手影级的能力,自然感知到眼前人不是傀儡,是真真的活人,也没有变身术,也不是分身,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真的模样,以及那金身的查克拉,质量之高,纲手平生仅见。
  双方之间尬对了一会儿,一阵夜风吹过,神无先开口了:
  “汝!六道仙人的后裔?为何血脉如此淡薄?请让你们族长来见吾。”
  一开口,神无就装上了,什么血脉淡薄什么的,神无瞎说,反正只要不是千手柱间那种,都可以冠上血脉淡薄的说辞,想来千手一族妥妥的大筒木阿修罗之后,称为六道仙人之后也没问题吧?
  只是,让神无无语的是,揭下面具的纲手竟然用一脸懵的样子看着自己,难道她不知道千手一族的来历?不对啊,宇智波一族有一个石碑传承,知道一些事情,千手一族不至于没有吧?
  而另一个女子则是来回在神无和纲手之间看,显得不知所措。而纲手也懵了,怎么一开口就是六道仙人?那不是传说中的神话人物吗?这孩子的话要怎么接?
  “我就是我们一族的族长,你有什么事?”
  纲手反问到,想先看看从话语上能否套出什么,而且纲手暗暗警惕四周,以及一直预测神无的战力,实在是浮空飞行这种事有点冲击,以及那高质量的金色查克拉,需要警惕,还有旁边那个飞行傀儡好像也不赖的样子,纲手暗暗估算着动手的成功率。
  “如此血脉淡薄之人竟是族长?汝之一族没落了吗?看来吾只能去找写轮眼一族了,汝,告诉吾写轮眼一族的方向。”
  神无故意用写轮眼刺激纲手,倒也不怕她发飙,没遇到自来也,遇到纲手,已经是第二好的情况了。
  “写轮眼?你有什么目的?”
  “堕落之人啊,世界之巅的思维,不是汝有资格问的!”
  几句话下来,纲手很纠结,按以往的脾气,早上来给你一砣子了,但是眼前这个孩子,还让她拿不定主意。
  “你为何拥有白眼?你是日向一族的?”纲手继续问到。
  “无礼之人,不要拿吾大筒木一族与那堕落的背叛者相提并论。”
  神无严肃的说道,并非常生气,嗯,神无都为自己的演技点赞。
  “大筒木一族?”
  纲手想了半天没有半点头绪,而且还称日向一族为堕落一族,看来应该有些联系。
  就在双方尬冷的时候,静音怀里的豚豚,粉红色的小猪蹄居然搞了一串烧烤在啃,神无眼睛顿时被吸引了过去,然后,再也离不开了。
  天可怜见,几年来虽然神无吃得那叫一个高级,但是在味道上就不说了,全都是泪,刚刚没注意,现在被豚豚吸引后,才发现静音外袍里面拿着一大把烧烤串。
  而豚豚刚开始是和纲手静音一样非常惊讶于神无的,可能种族属性,它忍不住静音手里烧烤串的诱惑,正准备表示吃个串子压压惊的意思,没想到神无的白眼直勾勾的看着它的烧烤串,让它不知道是先护食的好,还是先躲进静音衣袍里面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