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新顺1730 > 第五十章 锁国之困

第五十章 锁国之困

用间的想法在脑子里转了三圈,可也终究只是转了三圈而已。
  
  唐人风说书并不能提供太多的大顺政治情报,在刘钰涉足之前,商人的能量不足以接触到真正的核心圈子。就以刘钰的家庭做比,翼国公并不认为商人所能接触到的最高级别的州牧、府尹和他是一个圈子的。
  
  等到刘钰基本垄断了长崎的中日贸易后,唐人风说书都是要经过审查的,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都有专门的人撰写。
  
  现在刘钰和史世用都在江户外的海面上飘着,德川吉宗亦明白近十年来得到的唐风说书的情报,估计全都是假的。
  
  况且就算之前有那么多唐人风说书,不管是刘钰之前的风说书,还是刘钰政审才能发表的风说书,都没有把大顺最基本的政治构建说清楚。
  
  跑长崎的商人,没有接触过顶层建筑,根本难以理解大顺的政治构建。正如前朝从勋贵、文臣平衡到土木堡后太监、文臣平衡的转化,若商人能搞清楚这个,有这等本事,早学那《水浒后传》的故事去海外立国自为国主了。
  
  德川吉宗也根本无从知道,大顺的靠的是皇权在勋贵、良家子、文臣之间搞平衡,而且也完全没法弄清楚那些良家子的准确定位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良家子的特殊之处,还要感谢德川吉宗口中的“南蛮”,西洋人带来了一些西洋学问,大顺太宗皇帝李过深知变革之难,故而早做准备,虽大业未成而身死,可也留下了一群古怪的“边缘人”。
  
  良家子就是那群边缘人。
  
  那群良家子学的是几何原本、学的是测量法义,学的是“阿尔热巴拉”,也学武经七书,史书通鉴,可偏偏对儒学也只是个略知皮毛。
  
  再加上故意为之的国子监和武德宫只隔了一条街的斗殴,良家子不婚科举臣,良家子自有的一套选拔系统和科举争名额卡位,导致皇帝基本盘的良家子们和科举文臣根本尿不到一个壶里。
  
  良家子在学识上可能知几何懂代数,但在经济基础上只是一群学数学的“武士”、“骑士”、“耶尼塞里”、“古莱什部族”、“罗马公民”——和士大夫的区别在于,士大夫喝的是自己兼并来的土地上佃户的血,而良家子喝的是大顺朝廷财政从全国吸的血,只靠那点土地而若无其余福利是养不出一家一个脱产士兵的。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哪怕就算假如这些良家子人人精通牛顿力学、开普勒定律、开口微分、闭口积分、绣口一吐就是半个曲线簇的包络线,只要还是跟着皇帝喝人血的经济基础,屁股决定脑袋——和历史上那些拎LV包、戴劳力士表、用万宝龙金笔、打羽毛球、听留声机、用柴油发电机、喝麦乳精、看过狭义相对论的雪山农奴主,依旧只是农奴主类似,并无二致。
  
  至于大顺的勋贵,则因为李自成、李过、高一功等人相继早崩,导致继位的李来亨太年轻。
  
  而刘宗敏又死的更早、田见秀因为仁义没烧西安的粮仓背了刘宗敏和李自成之死的大锅、谷可成战死、刘芳亮在阵斩勒克德浑时阵亡、马世耀潼关诈降失败而被屠于多铎、张鼐因为护卫李自成不利自愧而将玉玺交给李过……种种、种种。
  
  既不需要蓝玉案,也不需要诛淮阴,靠时间的魔法把那些爷爷辈里在阵斩勒克德浑之后还活着的袁宗第、刘体纯等人都熬死了。
  
  刘钰是大顺做“催化剂般存在”的勋贵,而他手底下的第一批海军军官生,则大多都是家在京畿周边的良家子。反间之计,并不好用。
  
  这些最基础的细节,德川吉宗都搞不清楚,脑中闪烁出的用间的想法,也只能往歪路子上想。
  
  将想要用间的想法说出,本丸老中本多忠良沉思片刻,便有了个大体的想法。
  
  “刘钰既在土佐大谈仁义,此人又颇有本事,若使人散播谣言,说刘钰欲占和国而自立,收买人心。只说刘钰到处,施行仁政,百姓齐呼万岁,涕泪横流欲留其为主。此人能水战、亦能陆战,又讲仁义,可以安民,和国与唐国相隔大海,若自立为主,唐主岂能不惮?”
  
  “只是,用间或可除去刘钰,时间却恐来不及,只能算是提前下毒,日后发作,或许就算他能大胜将来也不免死于猜忌。然而这只是九世复仇之策,非是保国之法啊。”
  
  “况且,殿下,若战中用间,必要久战不分胜负,方有可能战时换将。可以土佐之事来看,恐难有久战不分的可能啊。”
  
  说来说去,不管是用间,还是用二虎竞食拉荷兰人下水,最大的问题就在时间上。
  
  如果大顺那边是早就准备充足,只等着琉球这件事找个由头,那很可能开战就在眼前,不管何等计策,似乎都来不及了。
  
  德川吉宗思索片刻,咬牙切齿道:“就算来不及,也要用此间计。刘钰此人,老夫深恨之。此人狡如狐、残如狼、毒如蛇、眺若隼,更有之前欺骗,若不除此人,实难解恨。”
  
  “此人对我邦了解颇多,只怕唐国征伐的幕后黑手,亦必是此人。纵一时战败,待日后除掉此人,未必不能复仇。”
  
  “越王勾践,亦有尝粪之辱,然卧薪尝胆,二十年终复大仇。尔等可牢记此故事。”
  
  几个重臣都听得出来,也不知道刘钰在信上还写了些什么东西,以至于将军大人似乎对这一战的前景完全绝望,现在就开始考虑将来隐忍复仇的事了。
  
  本来给众人带来了一抹希望的大冈忠相在众人的沉默中,眼神猛然透亮起来,禁言道:“殿下,刘钰既以阳谋明示,无非就是他复刻土佐的事,可能做,也可能不做,但因为可以做,所以本邦多有忌惮,不得不被他牵着鼻子走。哪怕他可能只是恫吓。”
  
  “既如此,我们何不效仿?”
  
  德川吉宗问道:“如何效仿?”
  
  “殿下,唐人若是早有准备,只是在等琉球事做个理由,那么必有兵力调动,总会有蛛丝马迹。”
  
  “若唐人并未早有准备,那么邀荷兰人二虎竞食之计,就来得及。”
  
  “若唐人早有准备,那么就可以说,荷兰人在给本邦的风说书里,已经发现了唐人的调动——只要调动,便不可天衣无缝——只说荷兰人已经准备出水军助战。”
  
  “正如刘钰的阳谋,是可能做、可能不做,但可以做到;那我们也是一样。既不可能天衣无缝,那么我们的话可能是真,也可能是假,但荷兰人确确实实可以对唐人水军造成威胁,所以他必不得不防,正如我邦不得不防他可能在别处登陆复土佐事一般。”
  
  既是大冈忠相的二虎竞食之计,算是此时唯一的希望,他又借刘钰信中吓唬德川吉宗的阳谋为引,似找出了问题的关键。
  
  几个重臣顿觉似乎可行,可再一想,本多忠良便问道:“那刘钰狡猾如狐,如何肯信?荷兰人每年参觐一次,只在春日,如今通译已返。若是荷兰人在,刘钰多半会信;可荷兰人既不在,他便难信啊。”
  
  “江户又向来不准南蛮人久居,昔日唐谍史世用,因是唐人,方可逗留。荷兰人与和人所生子女,亦全都赶到离岛。刘钰岂能不知南蛮人面孔?”
  
  大冈忠相早已想到这一点,自信满满。
  
  自锁国令颁布以来,幕府视西洋书籍如洪水猛兽。明朝崇祯七年,有文人刘侗写了一本《帝都景物略》,刘侗可不是天主教徒,就因为《帝都景物略》里有很小的一个篇幅描绘了一下京城的天主教堂,于是这本书就被封禁了。
  
  至于徐光启等人的书,因为天主教徒的身份,更是只要发现就要烧毁,长崎船只携带徐光启等人的书,通通焚烧。
  
  到德川吉宗时代,德川吉宗比较喜欢荷兰学问,所以适当地有所松动。这种松动,便给了大冈忠相可以操作的机会。
  
  “殿下,之前您尝说:吾闻世有兰书,惜未曾读焉。若能观一二,则无憾矣。遂有臣下进荷兰书,然只能看懂图画,却不得其中文字。殿下便遣儒生青木昆阳、侍医野吕元丈习读荷兰文。”
  
  “何不使青木昆阳以荷兰语,做伪书一封?”
  
  “刘钰既知本邦诸多事,当知本邦锁国,不可能流传荷兰文字。他见荷兰文,便必然相信。”
  
  “他若相信,若准备就绪,必不敢贸然发动,定要去先找荷兰人问个明白。如此错了风季,便要明年。”
  
  “如此,殿下可趁这个机会,以重金贿荷兰人,再允其贸易,荷兰人必会相助。”
  
  人心算计,本在计略之中。
  
  锁国之政,竟是祸兮福之所倚,反倒因为锁国更加深了荷兰伪书的可信性,因为大冈忠相换位思考了一下,若站在刘钰的角度,知道日本锁国,便觉得日本不可能有人懂荷兰文,所以这封荷兰书信,必是荷兰人所做。
  
  “妙极!”
  
  德川吉宗拍手叫好,心想正是如此,遂连忙叫人去吧青木昆阳叫来。
  
  并不知道当初刘钰抢了他的《番薯考》,还把刘钰当成好人的青木昆阳,本没有资格参与这种核心圈的军政大事。
  
  等忧君忧国的青木昆阳弄清楚了这个计策后,心中不禁叫苦,面露苦涩。
  
  “将军殿下……我虽有心研读,可兰人参礼,只在春日逗留数日,一年一次而已。我亦有公务在身,不能潜心,是以……”
  
  “是以虽懂几个荷兰文,却也只限于日、月、龙、竹、梅、天、地、人而已,会写25个字母,至于以荷兰文作信,实不能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