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新顺1730 > 第二一三章 西学东渐来不及了

第二一三章 西学东渐来不及了


  热门推荐:
  “公子这话我听明白了。这靖海宫官学,就是个池塘。一群瞎子要吃鱼,池塘里自然是有鱼的。等到哪天瞎子睁开眼了,要吃虾米、螃蟹、老鳖,这池塘里其实也有?”
  刘钰抚掌大笑道:“知我者,仲贤也!就是这么个意思。”
  “这实学与圣人之学的区别,就在于圣人之学在于怎么解读,没有圣人便没有圣人之学。而这实学,则是可以自己发展,逻辑演绎的。学了几何原本的前几卷,琢磨琢磨,天纵之才也一样可以琢磨出后几卷。所以,这实学不需要圣人这样的老师,需要的只是把怎么思考的方式学会。”
  “学了全套力学和几何微分积分的海军军官,退役之后可以演算出更多的前所未有的学问。或许,咱们若设了科学院,这科学院的第一个本土院士,便是个退下来的海军军官。”
  康不怠想着刘钰以前说过的话,问道:“陛下不是也曾说,有兴办科学院的想法吗?”
  这话让刘钰忍不住笑了。
  “话是没错。可欧拉来了,谁能听懂他在讲什么?国朝此时有几人能与之探讨三体问题、月球轨道?所以要兴办实学学堂,确保罗刹国宫廷内乱的时候,把这些人叫过来,有人可以听得懂。”
  “只有先生,却无弟子,叫他来教代数算数,无甚意义。”
  康不怠自然不懂什么叫三体问题,不过刘钰到底要干什么,他大约已经明白了。
  借兴海军之名,实际上要兴的是实学。
  想着刘钰担心要不到足够的钱,康不怠宽慰道:“公子大可放心。钱应该是能要到的。公子可知当年苏东坡评价卫青的话?卫青这样的奴才,也就适合给人舔痔。大人武德宫出身,在朝臣眼中,亦是卫青这样的幸臣、奴才,陛下非要维护,担骂名的也就是陛下而已。只要陛下有心,这事也不用公子出面,定是能做成的。”
  听起来这像是侮辱,可实际上真的是宽慰。
  刘钰心情略微放松,大笑道:“或许吧。只是当皇帝的,谁也不愿意担一个汉武帝这样的残暴的名声。谁都想做宋仁宗啊,无人愿当秦皇汉武。对了,之前我让法国人给我带来的书,带来了吗?”
  几年前法国人交货军舰的时候,刘钰花了大价钱嘱托法国人带几本很重要的书籍。
  康不怠不懂拉丁文,只能算是认识几个单词,却知道这几本书刘钰很看重,至少比操练青州军也看重。
  “带来了。我一直仔细收着呢。”
  回到房中,康不怠从一个锁着的柜子里面,翻出来了一本1725年,牛顿去世前两年出版的第三版《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厚厚的一本,约莫有个六七百页。
  刘钰嘱托过康不怠,若是这些书到了,或可找人尝试着翻译一下。
  徐光启说,欲要会通,必先翻译。
  只是这几本书翻译起来实在太难。
  “公子,我常听你说过这本书。也听你说过,这书里的内容,有不少已经教给了别人。譬如力、惯性之类的东西。公子已经囊括了梗概,现在还要把这本书都翻译完吗?”
  掂了掂手里厚重的书本,随手翻开一页,看着里面的几何图形和各种延长线,刘钰心说恐怕自己也是第一次看这本书。
  “知其然,知其所以然。不是一回事。若是只要知其然,其实学学我写的那些梗概也就罢了。但要知其所以然,最好还是看看这个牛顿是怎么推理出来的。”
  翻开扉页,第一页是哈雷为这本书做的序言。
  “请看天空的布局、神圣物质的平衡。”
  “请看朱庇特的计算,和造物主的规则。”
  “他在创万物时制定了规则。”
  “制定之后,连他也不会违反,这是他工作的基础。”
  “太阳坐在宝座上命令万物,向他降落,但天体却不沿直线奔跑。”
  “由此书我们终于知道,皎洁的月神以不等速的步子前进的原因;借由此书我们又知道,漫游的狄安娜以多大的力,推动海潮退去,倦了的海洋在身后留下海草和贝壳……”
  试着将哈雷为牛顿所做的序言诗翻译了一下,康不怠听了一会,笑道:“让我猜猜,这个狄安娜,是不是就类似于咱们故事里的望舒?嫦娥?海潮是因为月亮,是吧。公子的意思,是让我润色一下?”
  刘钰的翻译,既没有平仄,也没有格律,而且完全就是白话。这样的书印了之后,只怕文化人都不会去多看一眼。
  但刘钰找康不怠帮忙的原因不是这个。
  “润色是要润色的,但主要是把什么朱庇特啊、狄安娜啊什么的,都换成常人可以理解的神祗。还有像是‘他在创万物时制定了规则,制定之后,连他也不会违反,这是他工作的基础’这样的内容,用什么‘道’啊、‘理’啊之类的词汇变通一下。”
  单就这句话看来,康不怠觉得这并不难。但既是要翻书,需得先定一个基调。
  “公子要我润色倒是不难。难的是公子要的基调是什么?”
  “呃,基调就是翻译一下序言,新做一个序。你就想办法往永嘉学派的‘物之所在、道则在焉’的方向上去靠。这本书,就是解释月亮为什么那么转、星星为什么不落下来、水为什么往下这样的道理。只是道理,没有什么水至善之类的感慨。”
  康不怠听懂了,大概明白了刘钰的意思。
  “公子,这本书这么重要吗?你肯定是没时间的,关键是这本书拿过来之后,我要找一些通晓一些学问,懂一些拉丁文的人,尝试翻译,然而……他们根本看不懂。”
  “看不懂?”
  刘钰有些愕然,他实际上也没看过这本书,只是多闻其名。
  翻过扉页和前面的序言,翻到了第一章,看了一会,刘钰自己也懵了。
  开篇第一章,就是几何概念上的极限、微分和曲线切线等内容。
  因为写这本书的时候,微积分还未成型,但这里面的内容又必须用到极限、切线、几何、圆锥曲线等内容。
  闷头读了一阵,刘钰揉揉脑袋,心道这书就算印出来,也不会引领什么风潮,因为他看第一篇第一章就头疼,可想而知这本书就算印出来那也跟天书似的。
  这不是说神话牛顿超前于时代,而是因为他个人领先了时代,用的数学工具还是旧时代的,天才地用旧时代的学问解出了微积分的内容,这种晦涩真的是难以名状。
  本以为这本书就是讲讲力学引力什么的,刚刚还在和康不怠在那说什么知其然知其所以然。
  等自己真正看到之后,想了一下,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书……现在翻译了,确实是卵用没有。
  “得了,这书我看暂时也别翻译了。我想简单了。翻译了不是没用,而是有翻译这书的精力,远不如干点别的。回报率太低。”
  “徐光启说,欲求会通,必先翻译。我看用在这时候,已经不合适了。欲求会通,另起炉灶吧。”
  “自小就让他们学实学的内容,不需要知道所以然,只要知其然。不要跟着西洋人的脉络走。等以后谁学成了,再翻译吧。”
  把这本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扔到了一旁,揉了揉看了一会就觉得有些头疼的脑袋,盘算了一下,觉得还是前世的义务教育课本的路线最适合现在的大顺。
  不要讲什么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只要先让更多的人知道地球是圆的、万有引力是常识。
  不要讲什么深邃的思维方式,只要先让足够的人学会这些东西,里面自然会有学到高深的去探索更深邃的内容。
  本想着要尝试着走一走“西学东渐”的路线,可翻了几页这本书之后,刘钰已经彻底放弃了这个想法。
  技术可以西学东渐,能抄就抄,能翻译就翻译。
  科学搞西学东渐,要渐到百年以后。
  就算把这本书翻译完,扔到江南,也翻不起一丁点的水花。
  常有人觉得,若是把这几本书翻译了,便可摆脱落后。可现在看来,实在是不太可能。
  第一章就能劝退绝大多数的士大夫,因为想要看懂第一章,得补几何、圆锥曲线、极限这些东西,而学这些东西极耗时间,科举又不考,这书只怕也就能在小圈子里流传流传。
  这也不怪,便是得了菲尔兹奖的丘成桐,也曾表示过,牛顿的这本书太难懂,读起来头疼。
  几何原本是将近两千年前的东西,用这个西学东渐还行。
  可渐的深了,科举又不考,也实无人能学这么深。
  新的知识,还是不要搞什么西学东渐了,直接另起炉灶。
  自小让一些人在封闭的环境内,接受崭新的世界观,比西学东渐让士大夫们自我转变,容易的多。
  原本刘钰就有这样的想法,在看过牛顿的这本书之后,更是坚定下了决心。
  思索片刻,自己提起笔,闷在房间里三四天,写了一些内容。
  待写完之后,递给康不怠道:“仲贤兄,你之前应该没接触过这些知识。但就这几页纸,你看看,觉得能看懂吗?”
  好奇地接过那几张纸,康不怠默读着上面的内容,的确是前所未有的学问。
  “……万物是由原子组成的……一个大球是原子的核,外面的小球叫点子,就像是月亮绕着地球旋转一样……”
  仔细读过之后,康不怠点点头道:“这个是能读懂的,大概也能明白。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要是自小就这么学,那长大后便认为此为天理,不可更改。如果自小就学的话,学成之后,想来也没有别的说法能打动他们,让他们更改想法。”
  “公子这是要学白乐天?每做新诗,必要给无知老妪先读?”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