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新顺1730 > 第一六二章 非是养死士

第一六二章 非是养死士

“俺们虽说做不到岳爷爷那样,但糟蹋妇女也是死罪。你是怕这个莫要怕,若是还有妹妹,一并来吃粮就行。非是你们想的那样,大人招兵,也招工,还顺带着办抚育院、开义学,别太小就行。”
  
  张虎还是不太相信,可一犹豫的功夫,张大敦已经全盘说出。
  
  “军爷,若真是这样,俺家里确实还有个弟弟,还有个妹妹,妹妹小点,十岁,弟弟大点,十四,可都能吃粮”
  
  “能。你去叫来吧。”
  
  “诶”
  
  答应着,也不管张虎还要阻拦,就要起来去喊,可这才发现刚才那一番“打斗”已经耗尽了全部的力气,竟是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好在旁边的军官回头又问了问四人的名字,张大敦、张二墩、张虎、张妮,直接把名字都写上了。
  
  负责记录名字的那个士兵小声道“米爷,大人可是说要看看合格再记啊。”
  
  军官或许是想到了自己幼时被卖那一年的悲惨记忆,叹了口气道“能活到现在的,都合格。记上吧。”
  
  “是。”
  
  大笔挥舞,将四个人的名字先写了上去,有士兵盛了半碗米汤递给张大敦和张虎。
  
  半热的米汤一口就全咽了下去,眼巴巴地盯着锅里的米,可盛汤的士兵却不再舀了。
  
  “别看了,以后天天吃得饱。现在给你们半碗,那是为你们好。撑死多少个了。”
  
  张大敦咽了口唾沫,恢复了一会力气,刚要走,又被张虎拉住。
  
  张虎仰头问道“军爷,你说的可是真的真是有甚么抚育院”
  
  “那还有假我米高要是说谎,天打五雷轰。这总信了吧”
  
  张虎虽不认得米高是谁,可听着对方发了毒誓,终于信了。咕咚一下对着军官连续磕了几个头。
  
  刘公岛,小站营内。
  
  康不怠忧心忡忡,屋子里只剩下他和刘钰,这番话憋在心里有好几天了,终于忍不住了。
  
  “公子,你之前怎么折腾,只要陛下信任都好。可大人要养死士这,这是大忌啊。”
  
  刘钰神色略微有些古怪,笑道“仲贤真敢想啊,养死士我养什么死士啊”
  
  “不养死士,缘何要招募些七八岁、十岁的孩子”
  
  康不怠心说,大人又不是专门买卖人口的,这七八岁的女孩子或许能卖给老鸨,但以大人的性子也不会干这么脏的事。
  
  尤其是这些孩子最好都是父母都没了的、或是父母为了一斗粮食就卖了的。
  
  这么一来,这不是为了养死士,是为了什么
  
  刘钰淡淡道“不过教他们读书、写字,把我的一身本事传下去而已。我正大光明地办义学,可不是偷偷摸摸养死士。”
  
  听到“正大光明”四个字,康不怠这才略微放心,又不十分确定,问道“公子,办义学办义学似乎还没有专门招家里人都死的差不多的孩子的。”
  
  刘钰叹了口气反问道“若是我不管,这些孩子也是死。我要管,就二十万石粮食,够干什么的仲贤是不是怨我到现在才出手招兵还是怨我有粮却冷眼旁观不救济”
  
  康不怠摇摇头。
  
  “公子所做,亦对亦不对。我不好评判。只是我在意的不是此事,不知公子知不知道前几年出过这么一件事江苏某地大灾,某富户出面救济,当地县令以为此人必要蛊惑人心行叛逆之事,便先把这个人抓了起来。以致灾民大怒,攻破了县衙”
  
  “这件事公子就算不知,那公子知不知福建教案,耶教人趁灾救济,以致朝廷震怒的事”
  
  “但凡有灾,朝廷最怕的就是有人聚拢灾民。公子办义学,正大光明固然好,可若是有心人参公子一本,说公子豢养死士公子可知,自古以来,私藏甲胄尚可自辨,而豢养死士必死无疑”
  
  “陛下圣眷隆时,不过微微一笑。将来谁又可知当年福建耶教的事,陛下当年也是微微一笑,如今又翻了出来”
  
  刘钰哈哈大笑道“我要走的,是光明正道。靠死士的,靠几个壮士的,都是死路。那种人纵然做成了,这天下可有半分改变仲贤放心,我不是养死士,而且这义学里教的,也不是兵法、格杀、战阵之术。只是普普通通的识字、算数、天文、物理而已。”
  
  “那公子准备让这些人长大后做什么”
  
  “当先生。”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教不教儒学”
  
  “不教。”
  
  “只教西学”
  
  “仲贤这话大为不对。只在西洋有道理的,叫西学,诸如上帝天堂之说;只在东方有道理的,叫中学,诸如天人感应。那一一如一、二二如四,你就是跑到了阿美利加,那也是对的,怎么能叫西学呢那叫科学。”
  
  康不怠苦笑摇头,半晌道“那公子曾所谓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岂不是自欺欺人公子自己似乎都不信,只是为了堵天下悠悠之口”
  
  “仲贤又错了。”
  
  刘钰一摆手,反问道“春秋之儒,与汉晋之儒,一样吗”
  
  康不怠摇摇头。
  
  “那汉晋之儒与唐儒、宋儒、元儒、明儒一样吗”
  
  康不怠再度摇摇头。
  
  “所以啊,实学改变天下,圣人之言解释天下。”
  
  “既然当年剃发易服都能讲出道理,那么实学大兴之后的天下,大儒们当然也能解释出道理。我讲不通道理,但我知道天下改变之后,定有人能讲出道理。到时候的道理难道不是中学为体吗”
  
  康不怠恍然道“所以公子以为,现在天下无体”
  
  “不是我以为,而是真没有。自明末到如今,思潮纷纷。以耶补儒者有之、欲求复古井田者有之、欲兴实学者有之、欲论宇宙之道之气者有之。纵然朝廷说要兴永嘉永康之学,然而永嘉永康之学到底是什么,都还没争明白,怎么能算是天下有体呢不过是顺路而滑罢了。”
  
  康不怠不再追问。
  
  或许是为了让康不怠彻底放心,刘钰招呼刚才有些激动的康不怠坐下,笑道“仲贤先生,我问你个问题。”
  
  “公子请讲。”
  
  “如果我办义学,招富户子弟,那么学的这些东西,既不能做官,也不能科举,富户会来吗”
  
  既然不能科举,不能做官,康不怠笑着摇摇头。傻子才会来。
  
  “当然不会。”
  
  “好,那如果我招穷户,众人想着学学这些东西,认几个字,不做睁眼瞎总是好的。可学到了十三四、十四五,能干活了,穷户还能让孩子继续上没用的学却不去干活养家吗”
  
  康不怠这才明白过来,点头道“是了,不会,到时候必然会让他们下学养家。做家里的活。”
  
  “对啊,那么到时候就算打起官司,难道如今大顺有律法说不上学违法吗”
  
  “哈哈哈哈哈公子说笑了,历朝历代,也没有不上学违法的说法。到时候自然是要让那些孩子听父母的。”
  
  “对喽,所以呢,我就只能招全家基本死绝的。仲贤这回可算放心了”
  
  康不怠也是一笑,表示真的放心了。
  
  自今年灾荒以来,康不怠眼中的刘钰一直冷眼旁观。
  
  他倒是不怕刘钰养死士,而是怕刘钰现在就养死士,而且一下子要招三四百孩童,这就殊为不智了。
  
  灾荒期间,岛上照常练兵,大海上照常贸易。
  
  军营里歌照唱、休沐时蹴鞠等比赛照常进行,似乎完全不关注外面的灾荒。
  
  直到五月份确认今年是大灾,冬小麦无望、夏粮也几乎没可能成活之后,这才开始出面招兵。
  
  连那些正在训练的海军都上了岸,参谋班的学员们照着胶东的地图州县,制定了行军、扎营、沿途运粮、收拢、集结的一系列计划。
  
  大军出动,迅速布满了招灾的各个州县,按照参谋班制定的计划,按部就班地进行招兵、招人、招义学学子、招垦耕人的计划。
  
  招兵一万,其中陆军九千、海军一千。
  
  招以工代赈的长久雇工七千。
  
  招垦耕男女两千户。
  
  招契约长工一千五百男女。
  
  招义学学子五百。
  
  刘钰甚至没出面,让参谋班的制定计划,选拔了各个候补军官中的有才干者,分别统领各个方向的迁徙。
  
  何地汇合、何时汇合、何地运粮、何地集结,全程都没主动部署,就是负责审核了一下。
  
  告诉他们这是一次考核,将来是否授官以此作为一番评价。
  
  之前囤积的二十万石粮食,这一番招兵也不过耗费了三万石。
  
  一旦兵招募完成,入了军籍,就是吃皇粮。
  
  威海附近有专门的兵粮仓,那是朝廷专门为胶东的军队准备的。
  
  之后还要养活这些军籍之外的万余人,就得靠积存的剩余粮食。
  
  之前刘钰还派了人去了一趟良家子的各个村社,招募了一批没资格袭良家子身份的营学中舍学子,现在还没到,但想着年纪应该都是些半大小子。
  
  这些半大小子可不能给口吃的就能应对,这些人得开一笔钱,当然皇帝和朝廷是不出这笔钱的,只能靠刘钰来出。
  
  从过完年到五月,康不怠所见的刘钰除了忙着军营训练的事,就是闷头在写东西,也不知道在写些什么。
  
  现在想想,或许是义学的读本也未可知。
  
  想着这一次招兵之后,威海卫和刘公岛总算有了个大军驻扎的样子,康不怠也算是放下心来,距离五年之期可没多久了,但愿剩下的时间真的能把一支大军训练出来。
  
  这几天忧心刘钰要“养死士”的担心总算稍微放下,正要每天例行公事一般帮着刘钰写奏折和“给人看的日记”时,外面有人来报。
  
  “大人,文登州州牧白大人求见。”
  
  刘钰冲着康不怠点点头,康不怠迅速把奏折和“日记”收好。
  
  “请。”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