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新顺1730 > 第一三六章 争朝不争夕

第一三六章 争朝不争夕

    从林允文对荷兰人的态度上,可以看出大部分海商对于荷兰人的态度都是敌意的。
  
      整体上这也符合刘钰的设想,威廉三世以荷兰执政兼任了英国国王,缔结的英荷同盟到现在依然稳固。
  
      联法制英,这是大顺想要经略南洋必须选择的外交路线。
  
      荷兰人作为英国的同盟,正是一个必须先用来开刀的垫脚石。
  
      只可惜荷兰是新教国家,否则趁着这一次大顺很有可能禁教的机会,就能让荷兰人滚蛋。
  
      这事需得仔细计议,刘钰又问了一些关于荷兰在日本贸易的事,再多的细节林允文也就不清楚了。
  
      林允文除了会日语,也会一些荷兰语,虽然说得不算流利,基本的对话还可以做到。
  
      也算是个人才。
  
      “林允文,我本想着是要学学倭国语言的。只是看现在这样子,估计你也不敢做这西席了?”
  
      林允文心道谁人敢做?
  
      来的时候听的可不是这样的,只是听说京城勋贵家里的某位公子,不喜欢经书,倒喜欢各种夷狄学问。想着来京城混一混,日后送礼也好有个门路,哪曾想来了京城就完全变了样?
  
      真要是当西席,那不是日后翼国公见了面也要平辈论交?
  
      “大人这话,当真是说道小人心里了。即便大人非要如此,小人也不敢受,只能逃走了。”
  
      “哈哈哈……逃?逃就不必了吧。这样吧,你就在京城先住着,每年的薪酬也按之前说好的。”
  
      “你要是家里还有产业,想必也不会来。不管是混口饭吃也好、亦或是为了结交京城贵人为家族朋友找找门路也罢,跟着我这些也都能办到。”
  
      刘钰请田平取来纸笔,草拟了一个五年的契约。
  
      五年之后,若是林允文想要另谋他路,他不会阻拦。至于五年内如果林允文不想干了,或者跑了,刘钰也没说会怎么处置。
  
      虽半句未提,林允文心里却清楚,自己若是惹恼了眼前这些人会有什么下场。
  
      好在听起来这人也还是个讲道理的,五年之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也正可以跟着认识一些京城显贵,何乐不为?
  
      在契上签了字,摁了手印,合了契,刘钰便让他先下去吧。
  
      “田兄,这人就先在这住上几日。我看看找个房子,过几天把他带走。这又叨扰了。”
  
      确定周围没有了别人,田平只是挥手潇洒地表示这是小事,才小声道:“守常兄问及倭人的事,可有深意?”
  
      “有。”
  
      “妙极!既有深意,日后做事的时候,可别忘了兄弟。”
  
      他没问具体是什么意思,却显然似乎和贸易有关。
  
      虽是朋友,可如今刘钰升了龙禁,在皇帝身边,有些事就不能问的太深。
  
      这是分寸,需得把握的好,若不然这朋友情谊虽深,日后多出几分尴尬就不好了。
  
      现如今依旧兄弟相称,正是一个恰到好处的火候。
  
      “忘是忘不掉。只有一件事我可得提前说明白了。凡事……”
  
      “我懂,不必说了。凡事有成有败。只是我是信得过守常兄的运气。当日绸灯飞升,守常兄赌赢了;去奴儿干都司,又赢了。凡事都要赌,现在看来,守常兄的运气不错。我不会赌,但是却会跟赌。不过你也放心,这是你我之间的事,与我家里没有半分关系。”
  
      “好极了。那就攒些赌本吧。赌本少了,可没意思。”
  
      “放心。”
  
      两人相视一笑,就当刚才的对话没有发生过,再也不提,又说了许多闲话。
  
      说起来林允文的事也算是刘钰的一桩大事,田平这么快就给办妥了,按说心里应该高兴才是。
  
      本以为今日田平邀自己来,是要给他妹妹传递探讨日食月食的文字,来了发现不是。虽也高兴,可高兴之余还是略有些失落。
  
      说了好半天的闲话,刘钰也不太好意思直接开口问,就想着能不能旁敲侧击点一点。
  
      然而平日里他虽有急智,到这种事上却如个呆头鹅一般,这么也想不到切入的话题。
  
      试着找了几个引子,可是田平像是完全没意识到刘钰想要说什么一般,很轻松地就把话题绕到了别处。
  
      试了几次,终究不行,心里不由地叹了口气,只怕人家女孩儿可能当日就是那么一说客气客气?自己却当真了?
  
      嘘溜茶水的功夫,田平悄悄瞟了刘钰一眼,心里暗笑。
  
      他的文化水平本就高过刘钰,当日找刘钰做事,都用了个奇葩的果中侠客的典故。
  
      刘钰那点小心思,引话题的技巧,他焉能不知?
  
      妹妹让他传递的书就在手里。
  
      平日和刘钰固然是朋友,这时候妹妹的哥哥的身份还是占了上风。
  
      只觉得妹妹有红拂之气,有点上赶着的意思。
  
      自己作为哥哥,是要试探几下的,也好看看刘钰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今儿的事,本来请刘钰的时候就可以直接告诉刘钰是倭语的事办妥了,可他偏不说。
  
      进门的时候就观察了一番刘钰的神态,心里略微有了数。
  
      如今听着刘钰在这引话题,促狭心起,故意装作听不懂。
  
      每一次刘钰引出两句,他就故意装傻绕开,心里却也暗暗高兴。
  
      如今见也逗的差不多了,再逗下去,只怕刘钰的性子厚着脸皮直接问,那就不好了。
  
      等茶喝到一半,这才一拍脑袋道:“对了,差点忘了个事。我妹妹喜好一些天文学问,正有些问题要请教请教守常兄。前些日子听说守常兄拔了头筹选为魁首,也还说以守常兄的学问,自该是选上的。”
  
      刘钰手里的茶杯微微一抖,心里砰砰一跳间,盖和杯之间发出轻微的一声响。这声响差点让田平憋不住笑。
  
      起身去把一本书取来,刘钰赶忙伸手接过,嘴上却道:“哎呀,当日贞仪妹妹起过的,可我竟是忘了。该打,该打。呵呵呵呵……”
  
      “呵呵呵……”
  
      田平嘴上陪着笑了几声,心里也是呵呵笑了一声,心道好一个忘了。
  
      …………
  
      回了家中,刘钰也没先看田贞仪关于日食、月食、岁差等问题的思索。
  
      像抖钱包里的硬币一样,把那本小册子翻转过来,猛摇晃了一番。
  
      只盼着能落下一两张信纸。
  
      然而并没有,好在册子不厚,虽然没有标点符号,但也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了,一目十行地扫过去,把所有关于天文学和数学的内容都抛到一旁,终于在后面几页找到了一行小字。
  
      像是无意中随笔记下的,大意就是记录了一下当日一起乘热气球飞升的游记,也没有半句私情蜜意的话。
  
      只说说听闻刘钰唱木兰辞,偶有所感,遂以诗记之,题女中丈夫。
  
      君不见木兰女,娉婷弱质随军旅。代父从军二十年,英奇谁识闺中侣。
  
      又不见大小乔,阴符熟读谙陵韬。一时三篇同指授,不教夫婿称豪雄。
  
      ……当时女杰突闻名,每恨古人不见我。始信须眉等巾帼,谁言儿女不英雄。
  
      从这一页开始,就不再是单单的天文学和数学问题。
  
      读完了这首小诗,正琢磨着该怎么回信儿,或是继续往后翻翻的时候,就听着小厮跑过来,说是他爹让他去一趟。
  
      把这本小册子仔细收好,脑子里还在记诵刚才那首小诗,晕乎乎地去了书房。
  
      行礼拜见了父亲,刘盛屏退了左右。
  
      “钰儿,陛下今日召见了我。说了些琐事,又提了一嘴正事。海军的事,你很上心,是吧?”
  
      “是。”
  
      “嗯……陛下让你准备准备。”
  
      “准备什么?”
  
      “题目啊。当日在天佑殿,你不是侃侃而谈,说是要让武德宫教授航海一科吗?让你准备一下选拔的题目。”
  
      刘钰愕然,有些不敢相信。
  
      “这么快?”
  
      刘盛反问道:“怎么,快还不好?太宗曾言,只争朝夕。陛下又是如此性子,争朝夕之事,自然紧着朝而等不到夕。此事我也不懂,我也不问,不想问也不该问。倒是今日封了你抓的那几个罗刹人一些从六七的芝麻小官,看来这事是要做了。”
  
      虽惊,但这事可算是惊喜,本以为这件事又要拖延很久,想不到这么快就办成了?
  
      皇帝这急性子,似乎也不完全是个坏事。
  
      “父亲,这事儿就这么简单?”
  
      “武德宫的事,是陛下的私事。外人本就插不进手,也不敢插手。便如前朝内监,皇帝想要用哪个太监,或者今儿想让太监学论语,明日却改了孟子,难不成还要问问大臣?”
  
      刘盛倒是毫不客气,直接把武德宫比成了前朝太监。
  
      刘钰嘿嘿笑了两声,刘盛正色道:“此事有什么可笑的?你哥哥也曾在武德宫上过学,但那不过是勋贵们搭着陛下的学堂去学些学问,不做睁眼瞎罢了。和你哥哥不同,你是武德宫出来的,是陛下的家臣、门客、养的士,而不是九州天子的臣子,你可明白这其中的区别?”
  
      “是,儿子明白了。只是按父亲这么说……”
  
      看看四周再无他人,刘钰胆子也大,直接自嘲道:“这事儿,算是我进了御马监?”
  
      “勋臣防、文臣恨,所有根基皆在陛下信任与恩赏。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