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新顺1730 > 第一三五章 正当竞争和不正当竞争

第一三五章 正当竞争和不正当竞争


  热门推荐:
  官员怕担干系、怕死,这是个好事,最起码证明朝廷对地方还有威慑力和控制力。
  不过林允文的话,刘钰也还是不信。那么大的诱惑摆在面前,日本锁国之下特殊的贸易政策,百分之三百的利益就能冒着绞刑的危险,况且说一张贸易信牌的利诱?
  “你是真不知道啊?还是说知道但是不敢说?怕被人报复?”
  “大人,小人是真的不知道。”
  林允文低着头,也不敢看刘钰,心想知道自然是知道的,都是圈子里的事,世上还有不透风的墙?
  但所谓秦桧还有三五个好朋友呢。林允文的贸易圈子里自有几个朋友,圈内也有一个共识,那就是最好不要扯上官府。
  一旦扯上官府,很可能大家的饭碗都砸了。
  朝廷政策,向来一刀切。
  即便上头不是一刀切的政策,下面节度使督抚等执行的时候,出于懒政和不想担责任,也会选择一刀切。
  上面许是说,严查违禁物。到了下面,可能就要变成不准出海不就没有违禁物走私了吗?
  到时候固然是走私违禁物的事没有了,正常的贸易怕也是要停了。
  林允文说的大义凛然,说什么也读过书,这种事自不会干。可事实上,他是没干成,或者说没本事干。
  他没本事,自有人有本事,想办法绕开检查,把一些违禁物运到日本。
  谁要是能运过去,圈子里的人都会竖着大拇指,赞一句有本事,满满的羡慕,只恨自己本事不大,没办法偷着弄出来。
  圈子里却不会有人指着他的鼻子骂汉奸。
  刘钰当然不相信林允文的话,其实对日本的情况也不是十分清楚,不过有些道理是天下共通的。
  就日本现在的贸易政策,明显的权力寻租,但凡权力寻租,从宁波到伦敦,其实都一个吊样。
  于是问道:“那倭国如此贸易,贸易信牌的发放量有限。虽有定例……可都说不怕县官、只怕现管。想来想要得到贸易信牌,得给钱贿赂吧?”
  “是,大人明鉴。是得给钱贿赂。这贿赂也得有门路,也得找场面人。先请吃酒,场面上的掮客倒也明码标价,取贿赂的八分之一,号为过手沾沾水。一张信牌,少说也得个千把两银子使上。”
  刘钰闻言笑道:“那要是弄去了战马、兵书之类,是不是就不用贿赂了?”
  林允文以为刘钰又在诈自己,可一时间也看不透刘钰到底知道多少,又怕自己装作不知被刘钰识破认为欺骗,心里便打定了主意:该说的自然要说,只要不说具体,当无大碍。
  否则为别人担了责任,却把自己陷了进去,哪里的道理?
  “大人说的是。不但不用贿赂,倭人还有银子奖励,还多发一张信牌。”
  “嗯……”
  验证了自己的推断,这种官场上的事,全世界都差毬不多。
  大顺这边要是也闭关锁国,签发贸易执照,谁管签发谁就能富可敌国,这都是显而易见的事。但凡批文,都是一样的道理。
  要是上面有要求必须搞到某物,自然也不会再索贿,而是拿出奖励,甚至自己出钱。
  只要搞到了上面要的东西,日后这主管贸易信牌的职务不还是在手里吗?
  细水长流,官场上哪有不懂这个道理的?
  略作思索,又问道:“你们一般都办什么货啊?利润几何?就说说大宗的吧。”
  说起这个,林允文便如数家珍。
  “回大人的话。若论大宗且利高的,一是水银。在宁波置办,40两一担,到了长崎当能卖上120一担。荷兰人虽也贸易,但其难弄到水银,是故这水银都在咱们商人手里垄着。”
  “水银?嗯。好。”
  水银最大的用途,应该就是提炼白银、黄金等贵金属。
  水银如此畅销,看来日本的银矿距离枯竭还早,日本贵金属的潜力,还是巨大的。不然的话,这水银也不会卖的这么好。
  林允文不知刘钰的深意,只当是刘钰要询问一些情报,想着这些事他若不说也有别人说,又害不了别人,便又多说了几样。
  “水银之外,便是……呃,便是违禁的锌棒、铁棒。锌棒我朝特有,铁棒有荷兰人与我们争。也都是二倍的利,不过寻常人也弄不到,用的也少。倭国这些年已经不打仗了,若是再如当年战乱连连的时候,铁棒的利更高一些。”
  “白糖一担一两半,到了长崎能卖到四两多。主要都是台湾的糖,前几年台湾有人起事,这糖就贵了许多。生丝也是两倍的利。”
  这些大宗货物刘钰大致知道,说到水银其实就已经足够了。
  生丝白糖铁棒什么的,都是熟知的对日贸易紧俏货,但他关注的却是别的东西。
  打断了林允文的话,问道:“瓷呢?”
  说起瓷器,林允文的脸色有些难看,摇头道:“瓷卖不动。”
  “小人家里之前运过一批瓷,但到了长崎后,倭人有令,日后不得外来的瓷、陶等入港。没得办法,又只能运回来。”
  “倭人如今也烧瓷。荷兰人也多从倭人那购瓷。昔年江南战乱,西洋人难从我朝购瓷,倭人便趁机烧瓷,发展很快。虽质不比江西瓷,可胜在便宜。如今也有人在倭国买瓷,回来售卖,亦或是转卖到荷兰人那。”
  听的刘钰直撮牙花子,手背敲着手心啧啧道:“这他妈的,你说这么好的贸易,怎么就让倭人分了一杯羹?荷兰人既然也被允许贸易,和你们关系如何?”
  “回大人……我朝商人有专属的信牌,荷兰人有荷兰人专属的信牌。按说两不影响。私底下我们也有协议,诸如从日本运回的铜,我们不能往巴达维亚送。但是但凡有利的事儿,你要不干,别人就干。做买卖嘛,都是饿死胆大的,撑死胆小的。”
  “协议是定了,可还是有人往巴达维亚运铜。荷兰的商馆卖的价高,他们就按照压荷兰商馆三钱银子的价,卖给当地的私贩。荷兰人说我们不守承诺,平日里也多冲突。”
  说起荷兰人,林允文的脸色就变得难看起来。
  他不懂大势,却知道泡海的大买卖现在是越来越难做了。
  前朝还好。
  闭关之下,荷兰人不得贸易,不但请商人去巴达维亚,还多给奖励。
  现在开了关,荷兰人在广东也有商馆,荷兰人的脾气可比以前大多了,腰杆子也硬多了。
  人的悲欢并不相通。
  那些坐地的大买卖人,在岸上倒腾货的,一个个赚的盆满钵溢。
  而他们这些跑海的、拿命换钱的,论航海不如荷兰人,论南洋路线也不如荷兰人。
  荷兰人在商馆里直接拿货,对待中国海商的态度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巨变,处处限制,使得根本做不成大买卖。
  听长辈说,前朝时候运一船生丝、瓷器去了巴达维亚,荷兰人要像祖宗一样供着,收了货还请吃饭、送礼,请下次务必再来。
  现在嘛,据说去了巴达维亚,连港都入不得,稍微卡你个十天八天,再赶上台风天,就要赔死。
  荷兰人的船直接在广东装货,中国海商也是在广东装货。
  荷兰人搞货运成本,能把整个欧洲逼到限制荷兰,中国的海商真是一点都争不过货运成本。
  真搞自由贸易,谁敢跟海上马车夫比货运成本?
  东印度公司自己还想赚钱呢,在港口那稍微一操作,更是赔出一片天。
  西欧的市场份额就那么大,一船船的瓷器生丝,总不能卖给南洋土著,他们买不起,也用不了那么多。
  对日贸易上,也是让林允文这样的海商吃尽了苦头。
  原来荷兰人想要往日本卖生丝,需要过一遍闽商的手,这价就高了一些。
  宁波商人直接起航去日本,生丝的价怎么也比荷兰人的低一些,使得荷兰人根本争不过宁波商人。
  现在商馆一开,荷兰人拿到的生丝和宁波人拿到的生丝一个价。
  到了日本,宁波商人原来的价格优势没了,叫荷兰人抢走了好大的份额。
  荷兰是东印度公司垄断,但凡垄断,就有在垄断之外求存的,巴达维亚当然也有私人贩子。
  一些海商就把日本的铜、中国的丝悄悄运到巴达维亚,只想着荷兰东印度公司吃肉,自己喝点汤,和那些荷兰私人贩子私下里交易,价格给的低一点。
  结果被荷兰的东印度公司抓了个正着,借机指责中国商人违背承诺,又趁势加大了对跑南洋的中国商人的限制。
  一致对外倒是没有,跑南洋的和跑东洋的海商,自己先打起来了。
  南洋海商指责东洋海商违背了与荷兰人定下的协定,导致荷兰人现在卡南洋海商的脖子。
  东洋海商骂南洋海商废物,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自己争不过荷兰人的货运成本,却以为是东洋海商害的,那还不是荷兰人找了个理由而已?
  听完林允文的诉苦,刘钰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谁给南洋海商的自信,和荷兰人比海运成本?若是能争得过,那才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荷兰小国靠的就是货运成本一时称雄。不冤,就当是交了学费了。”
  这世上,哪有真正的自由贸易?
  大顺可倒好,倒真是一视同仁,岸上的大买卖人、大地主赚了,这些海商可是苦了。
  差距不大的时候,还能你追我赶,刺激竞争,共同进步。
  差距大了,那就不是你追我赶了,而是一边倒的屠杀。
  想要两全其美,其实也简单。
  给外国商人加重出口关税。
  大顺不存在西欧重商主义只想着出不想着进的忧虑。银子……那不都是主动送到家门口的吗?
  西欧要搞出口减税、进口加税;大顺这边就应该搞进口减税甚至免税,出口对西洋人直接买货加重税、对本国海商轻税。
  刘钰想了想大顺现在能进口的东西,越南暹罗米、军火、机械品……好像没了,这本就该是免税的东西,相对卖出去的,这才几个钱?欧洲布想要打败松江布,再给他们五十年都不一定够。
  搞真正自由竞争的货运成本比不过,区别对待加关税。
  到时候,保准叫荷兰人再回到明朝时候的态度:见了南洋海商去巴达维亚要先请吃饭、送礼物。
  开关开了几年,让荷兰人不知道天高地厚了,现在居然抖成这样。
  真是把东亚当成自由贸易的天堂了,忘了自己在欧洲是怎么混到被人想方设法地搞,哭诉自由贸易和公海航行应该是国际法的时候了。
  荷兰人自己也是精神分裂,成立了绝对垄断的东印度公司,却喊着自由贸易……那你倒是把有兵、有炮、有组织的东印度公司拆了,去自由贸易啊。
  刘钰觉得,得让荷兰人清醒清醒,认识到这个世界不是那么美好。真正的自由贸易,只在梦中。再说自己想在日本弄钱,贸易额被荷兰人抢了些,那还行?不借着官本位搞一搞,岂不是白当这么大的官了?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