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新顺1730 > 第一二六章 一言为知己

第一二六章 一言为知己

    一句不爱红妆爱武装,说的古怪,田贞仪心想三哥哥果然有趣儿。
  
      再听刘钰用斗笔和北毫做比喻,轻声一笑,顿时少了几分忐忑,多了几分自然。
  
      用手扶住宽大的帽檐,仰头看了看比树冠还高的热气球,忍不住赞叹一声。
  
      “烟轻而上,故武侯有孔明灯传世。只是武侯传世千年,竟没人想到可以载人飞升。三哥哥是如何想到的?”
  
      怎么想到的?
  
      刘钰心想,自然是抄别人的,嘴上却道:“格物而知理,理通则道达。这道理是相通的,我若想不到,别人也能想到。这东西不比诗词,妙手偶得,换了心思情境是断然得不出的。或许天下别处也有想到的,也未可知。”
  
      这一番话倒是让田贞仪大为诧异。
  
      平日里田平和他说过刘钰的不少事,在武德宫里、在酒桌上,刘钰向来是特能吹逼的那种,加上添油加醋地说过一些北疆的战事,这让田贞仪以为刘钰必然是个极为自傲自负的人。
  
      这时候竟然听到这么谦虚的话,和之前幻想出的印象大相径庭。
  
      田贞仪隐隐觉得有些说不出的心情,像是秋天时候忍不住的悲伤、春来日子忍不住的畅快,不知从何而起,又难以描绘,只是隐隐觉得像是一种失落,还略微夹着一丁点恐慌。
  
      仔细追忆着刚才一闪而过的古怪心情,好像抓到了一丁点的因由。
  
      或许,听来的、想象出的那个人,并不真实。
  
      靠听来的想象的未必完美,但总有那么一两件是极为关键的。那种古怪的失落或许来自一瞬间的恐惧,担心自己想象的和事实终究相差太远,更少了那几分关键处的契合。
  
      带着这种忽如其来的失落,田贞仪尽量让自己不要再冒出这种古怪的念头,慢慢来到了硕大的热气球旁。
  
      “这就可以上去了吗?”
  
      “嗯。上去后,解开绳子就能飞高了。不过得有绳子拴着树。”
  
      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下意识就要伸手去扶一把田贞仪。手都伸到一半了,这才想起来如今可不是将来,又把手缩了回去。
  
      这要是就俩人在这,拉一把也就拉一把了,然而人家亲哥哥还在这呢,虽说关系好,这手伸出去怕也要被打开。
  
      好在藤蔓编织的吊篮不高,刘钰取来了两块石头做垫脚,田贞仪迈步到了吊篮里。
  
      绸布球足够大,拉得动三个人的重量,等刘钰跳上去后,解开了固定用的绳索,只留了一条安全绳。
  
      热气早已经升腾,绳索一断,就像是脱了笼子的鸟,慢慢越过了树冠,飞到了数十丈高的地方。
  
      没有风,被绳子拉住,也就到此为止了。
  
      田贞仪看看脚下的园林,心想这个和登山望景又不一样。奇骏之峰,必在罕有人处,只能看到奇松怪石,却不可能如这般俯瞰园林。
  
      想着自己或许竟是头几个登上这东西的人,更或许自己就真的是全天下第一个女人登上这东西,忍不住兴致满怀,脱口而出道:“俯瞰天下小,身世等空蒙。”
  
      一抒心中的畅快,听哥哥说过刘钰连词作对的水平颇为……怕叫刘钰陷入尴尬,便道:“三哥哥,我应是第一个乘此飞升的女子吧?”
  
      “嗯,是。是第一个。”
  
      听到确定的回答,田贞仪心中更是畅快,双手抓着吊篮的边缘,娇声却做豪语,忍不住冲着平坦的大地呼喊了两声。
  
      “便是许多男子,也未必真有胆量乘坐,更未必有胆识要看看飞天之后的奇景。始信须眉等巾帼,谁言女儿不英雄?”
  
      刘钰也不知道一下子联想到了什么,哈哈一声笑了出来。
  
      田贞仪侧身望过去,眉头一蹙道:“三哥哥笑什么?可是觉得我说的不对?亦或是觉得贞仪这话可笑?”
  
      刘钰赶忙摆手,脸上的笑意却还止不住。
  
      “不不不……妹妹说的对极了。我是想到了之前听过的一个戏文,这里面有个巧处,一时间忍不住笑了出来。”
  
      许是怕田贞仪往歪了想,觉得自己有些嘲弄她“不知天高地厚、牝鸡也敢称英雄”的意思,只能清了清嗓子唱了一段。
  
      刘大哥讲话理太偏,谁说女子享清闲。
  
      男子打仗在边关,女子纺织在家园。
  
      白天去种地,夜晚来纺棉。
  
      不分昼夜辛勤把活干,将士们才能有这吃和穿。
  
      恁要不相信啊,请往那身上看。咱们的鞋和袜,还有衣和衫……
  
      一开口,自然而然地带上了一股子河南味儿,那一句恁要不相信啊的恁,更是字正腔圆。
  
      “妹妹不知。这唱词,是我无意中听来的,因着词颇有道理,便记下了。这是一曲木兰剧,只说木兰的同袍伙伴里有个姓刘的。”
  
      “可是巧了,我也姓刘。便想着亏着我乐见妹妹乘此居高远眺,若稍微有一两句雌雄之语,这可不正是应了‘刘大哥讲话理太偏’吗?”
  
      田贞仪这才转嗔为喜,奇道:“我也曾看过徐渭的《雌木兰》、亦曾读过朱国祯的《木兰将军》,这等唱词却还是第一次听过。那《雌木兰》还好,至于《木兰将军》便着实堕了下品,说甚么皇帝欲纳木兰为妃木兰以‘臣不媲君之礼’而自尽,倒是谥了个孝烈,到头来替父从军的木兰竟成了不违君臣礼的节烈妇,这意境可是远不如三哥哥唱的这一段了。”
  
      越品越觉得这段唱词大有意思,虽然文辞颇粗,可是其中道理韵味,竟是比之前所听过的木兰唱本高出了百倍千倍,实想不出何等人物能在这世道写出这样的唱词。
  
      再一想这里面的“巧”,自己也笑了起来,可不是姓刘嘛。
  
      此时方知刘钰刚才的笑绝没有半分嘲弄不屑的意思,心头那一块不安的石头便落了地。
  
      刘钰回味着这一段老调,想着最让他叹服一元纸币上的女拖拉机手的新天地,嘴角也荡出了笑容。
  
      “贞仪妹妹好胆气,我心里满满欢喜,哪里会嘲弄作笑呢?倒是这唱词的人,却不好寻,我也是偶然听之,记在了心里罢了。”
  
      “说句实话,之前并不知道妹妹有这样的胆魄,若不然,第一次飞升的时候,定是要请妹妹的。不为别的,便为日后人们追忆起天下人第一次飞升天际的时候,便会想到有个女子。也算是一桩我朝的木兰美谈了,也应了妹妹那句话:始信须眉等巾帼,谁言女儿不英雄!”
  
      田贞仪仔细看着刘钰的脸色,似乎想要看破刘钰的面皮,仔细听听刘钰说的这话到底是不是真心话。
  
      许久,这才转过头,呆呆地看着远处的虚空。
  
      心道:你既这般想,也真不枉我平日里的幻念,当真是个可引为知己的。只是我既想你为知己,却不知你在想什么,何时我能做你的知己呢?若是不知不解,为你知己也只是空幻之言,到头来我心里总念着你为知己,你却只当我是个异样女子,虽不俗,却也不过如此罢了。
  
      心里渐渐有些沉重,涌出一股甜涩的忧伤,如同咀嚼被人泼了陈醋的甘蔗。知道日后总不能时常相见,只恐连刘钰心里想什么怕也难知晓。
  
      平日里总是个乐天的人,不悲秋,倒喜秋菊万顷百花杀,今日却不知怎么,从到了这里,心里依然患得患失了两三次。
  
      心情多有一丝抑郁,使劲儿摇摇头,像是想把脑子里的这些郁结气都甩出去,恰好一阵风来,田贞仪顺势道:“三哥哥,何不把绳索解开?便乘风而去,何苦要拴着绳索,难以尽兴?”
  
      刘钰却摇摇头。
  
      “妹妹胆气大,可我胆子小。如今不比当日,当日我不怕死,今日却怕死了。这东西,是有风险的,会死人的。”
  
      这话说的古怪,田贞仪心有不解,问道:“当日比今日,多了什么、少了什么?”
  
      “嗯……当日我只是个不能袭爵的次子,今日我却是入了上舍的勋卫。当日敢冒死,因为非冒死不能遂志。如今不敢冒死,非不死不能遂志。”
  
      “人固有一死,若是当日初飞,或可重于泰山;而今日乘风,那就轻于鸿毛了。也不怕妹妹笑话,我倒想说一句:舍我其谁?”
  
      田贞仪自然知道,孟子的这句话,还有上面一半。
  
      如欲平治天下,当今之世,舍我其谁?
  
      “这样吧,便在此做一诺,他日若遂志,再请妹妹一起乘风起。便是死,倒也无憾了。只怕到时候妹妹却出不得门了。”
  
      前半句说的还好,后半句就有些撩的意思了,吊篮上的人都听得懂,只是全都装听不懂。
  
      田贞仪心里被前半句所染,又被后半句所动,饶是平日里脂粉堆里机变无双,这时候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也不知是刘钰有心说的那句撩语,还是自己自作多情,更不好去问清楚,心里只能像是爬过了个蚂蚁。
  
      好久,才压下去非要隐着旁敲一下那一句的冲动,避开了真正想说的,化作无知不懂的笑,顺着话道:“好啊,君子一诺,泰山可移。待三哥哥遂了志,咱们再乘风而游。”
  
      又吹了一阵风,田贞仪再也没提半句乘风起的话,默默地欣赏着下面的风景,心里涌出一丝丝轻快,只觉得虽不知刘钰到底想要什么,难为知己,可大丈夫当如是,心有天下事。
  
      待天色渐渐中午,终于熄了火,慢慢飘落下来。
  
      就在旁边的园林旧景中做夏游野餐,田贞仪也没再赋半句诗。
  
      临走的时候,田贞仪的半只脚都踏到车上了,忽然问道:“三哥哥,听说你颇通西学。我平日里也观星为乐。对于日食月食事,却还有些不懂的地方,待过几日,叫哥哥捎与你,你帮我看看哪里不对,可以吗?”
  
      “行。”
  
      “嗯。”
  
      再没说话,做了个别,就上了马车,也没有再掀开布帘。
  
      田平自去和刘钰道别,等回到了家里,田平这才问道:“日食月食,你懂得比我都透,哪有什么不懂的?”
  
      田贞仪咯咯一笑,也不扭捏,大方道:“你整日说他少懂诗词,难不成我要写诗词叫他品评联诗?”
  
      这话说的既大胆,也有几分泼辣,倒像是红拂女的胆气,田平一笑,正要离开,却听妹妹又道:“不准和他说我刚才说的话。他若问我的事,也不准你说。我自有纸笔。好哥哥,这话也别和父亲母亲大哥大姊说,妹妹求你了。”
  
      田平应声,心道傻妹妹,真以为我一下子就拿得出千两银子?真以为父亲当日非找他做事,捧他起来就真是一心为国、只为勋臣众计深远、而无为子女的私意?只是没想到着实超出意料,扶摇直上而非是缓缓而升,如今反倒不好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