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新顺1730 > 第一二五章 红装武装

第一二五章 红装武装

    一旬的时间转瞬即过,六月天里荷花清鸣蝉燥,也少了西边来的风沙,正是个出去游玩的好日子。
  
      距离上舍秋考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大顺军克复京城是在农历的七月二十三,正是李过生前重组的孩儿军武德宫的班底儿率先登城,故而之后秋考也一直在这一天。
  
      大早的,刘钰便带着几个小厮,携着玩闹用的热气球,去了城西北的清华园附近。
  
      这是前朝外戚武清侯李伟建的园子,不是后世的清华园,而是在后世的北大西边一点。
  
      刘钰和田平约好了在这里相见,附近有齐国公府的别院,附近别院颇多,确是一处更高赏景的好地方。可惜附近无高可登,望儿山与香山都有些远,看不到附近的园景。
  
      号称前朝第一园的清华园如今已经荒废。
  
      崇祯年间为了问勋贵要钱,槐宗拿袭武清侯李国瑞开刀。结果李国瑞舍命不舍财,吓病死之后,勋贵外戚们到处造谣说崇祯这么搞肯定有祸子孙,没几天儿子就真死了。
  
      这清华园也就沾了怪力乱神的晦气,新朝之后,无人问津。
  
      京城缺水,刘钰祖上那是有联络大西余部,在李过李来亨即位时候站队绝对正确的功劳,这才得以赐了前朝徐允祯家的旧宅,在京城里有了个偌大花园。
  
      其余勋臣没有积水潭这样的好地方,得了天下后一个个也学会了“附庸风雅寓情山水”,把个后世的昆明湖、此时的瓮山泊周边占了一圈。
  
      除了晦气的清华园无人问津只说留给天家方可压得住,别处如今都是皇亲国戚亦或是勋贵们的别院,脂膏遍地血汗沁荷塘。
  
      刘钰来得早,便在后世的北大清华那转了几圈,心说曾经进去转转还得预约,老子如今纵马在上面跑几圈也没人管。
  
      狠跑了几圈,这才过了瘾,远远就看到了两辆马车朝这边驶来。
  
      田平除非极为特殊的情况否则绝不会骑马,乘车而来也属正常,倒是后面还跟着一辆车,这就有些古怪。
  
      纵马到了田平旁边,回头看了看后面的那辆马车,却见马车的小窗上被一只手从里面挑开了帘子,光线的缘故虽看不清晰,隐约可见一双眼睛盯着自己。
  
      马车里,田贞仪轻挑开布帘,看着刘钰投过来的疑惑目光,不经意地相触,却也没有挪开目光。
  
      依稀可见,还是孩童时候一起玩闹过的模样,只是比以前高大了许多。
  
      骑在一匹雄壮的白马上,身上穿了件淡青色的细丝衫,额间系着一条抹额,发髻也只是包了一条青巾。算不上唇红齿白,相反脸色大约是去岁征战的缘故,略有些黑。肩膀宽硕,脚上穿着一双黑色缀银丝兰的靴子,手里轻拉着缰绳,很快把目光挪开了。
  
      放下布帘,田贞仪心道:刘家三哥哥倒是比之前黑了些,这也难怪了,风雪尘沙的,若是不黑,倒是古怪了。
  
      刘钰也没看清楚里面是谁,控着马绕到了田平身边,故意使坏用马蹄子吓唬了一下田平,这才跳下来,随手拍了拍鞍子。
  
      “田兄,这后面的车里,是谁?莫不是哪家的小姐,怨不得舍得花个千把两银子,原来是拿这事儿来博美人一笑?倒还真舍得花钱。”
  
      这话声音不大,田贞仪在车里却还是听到了。啐了一声,心道也是个爱调笑的,说的什么话。
  
      转念又想,若真是有人只为博人一笑便做出这样的奇物来,那笑过的女子一定会记得一辈子,倒也不负一世知心了。
  
      车外,田平见四周还有些跟着刘钰的小厮和一会儿要拉风箱鼓气的壮汉,便小声道:“别瞎说,是我妹子。之前喝酒的时候不是和你说过吗?非要吵嚷着来看看。我父亲又是个溺她的,临去罗刹之前也说随她的性子。”
  
      听到是田平的妹妹,刘钰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一个模糊的身影,耳鬓厮磨胡闹的年月已过了十余年,这些年也少有交往,早就忘了是什么模样。
  
      倒是隐约还记得名字,知道女孩儿家的名字不好叫外人听到,也赶忙对刚才说的话道了个歉。
  
      “是我胡诌了,对不住了。”
  
      这声道歉的声音倒大,刘钰心里也多好奇,心说田平这妹妹倒是有趣儿,也算是个有胆识的,能够在这样的时代出来看看热气球,这女孩子,有点意思。
  
      赶忙叫人把热气球充起来,点了火,将绳索盘在了旁边的一株大树上。
  
      田平叫小厮从车里取出来一些酒和冷肉,吩咐道:“这没你们的事了,且去远处吃酒去吧。”
  
      众人也都是看惯了眼色的,哪里还能不懂,一个个谢过后,自提着酒肉去了远处。
  
      等人都走完了,后面的那辆马车里才走下来一个女孩儿,也不是那种娇软无力的,故不用侍儿扶着下车。
  
      一下车,刘钰顿时愣住了。
  
      十七八岁的年纪,若说脸上模样,刘钰长在公府里,着实也算得上有资格装一句“脸盲、不知美丑”了。
  
      终究是齐国公的侍妾生的,齐国公又是个老色批,为了纳妾防止天主教入侵后院,攻击起来天主教着实早早站了队,在蒙古的时候也是饥不择食,但真正娶到家里的自然不差,生出的女儿又能差到哪去。
  
      只是这穿着打扮,着实让刘钰感到意外。
  
      天鹅般的脖颈上缀着很明显的巴洛克风格的拉夫领,就是俗称把头装在盘子里那种。只是经过了改良,没有那么夸张,用了缀着白色蕾丝的花边包住了脖子,只在颔下系了一个蝴蝶结。
  
      头上戴着一顶很华丽的太阳帽,略垂下一些白色的天鹅绒丝巾,上面插着一根做装饰用的大羽毛。
  
      上身穿的是一件西洋式的戎装袍子,一条装饰用的蓝色绶带从肩膀斜垂到腰间,腰间缀着一口很华丽但显然是装饰而非打仗用的短剑。
  
      下半身是裤子,而非裙子。
  
      略略惊诧之后,刘钰也明白过来了。
  
      这一会儿要飞到天上去玩,若是穿着裙子,纵然知道那吊篮是可以挡住视线的,但心里总会不好意思,所以故意穿了这么一套西洋传教士传过来的衣衫。
  
      哪怕没人看,飞到高处也着实不好穿裙子。
  
      这种衣衫刘钰也见得多了,他母亲还有一副“cosplay”的油画,穿着一身米兰板甲,脖子上的拉夫领比眼前这个更夸张,朝中的西洋画师给画的油画。
  
      朝中油画画的最好的是个米兰人,汉名叫郎世宁。只不过这西洋画被文人看不上,只说“西洋人善勾股法,故其绘画于阴阳远近,不差锱黍。但笔法全无,虽工亦匠,故不入画品”。
  
      按刘钰的理解,这句话的大概意思就是:照片是艺术吗?把油画用光影往照片的方向去画,只能算是工匠,可没有笔法和艺术气息。
  
      倒是像刘钰这样的勋贵家庭,因为大顺皇室故意挑唆他们与文官之间的隔阂,艺术欣赏水平只能算是附庸风雅级别的,远没那么高,对于这些能画出阴阳远近的油画还是可以接受的。
  
      他家里也有好几套西洋人的戎装,母亲有板甲戎装半身像、姊妹也有几套洛可可早期风格的直径三四米的鲸须撑裙。
  
      有时候后院姊妹聚会饮酒的时候也会品品洋酒,穿一身西洋女子的衣衫取“饮葡萄酒必以月光杯”之意。
  
      这一身衣服惊不到他,但敢把这一身衣裳从后院的cos娱乐穿到外面,着实有几分勇气。
  
      再一想之前田平让那些人都离开,似乎也更有道理了,叫外人看着可能会嚼舌头。
  
      下了车,刘钰年纪大一些,田贞仪落落大方地走到了刘钰身前,双手抱拳,放在胸腹部中间,右手在上,左手在下,双腿微屈,头微微低下,道了个标准的汉人万福礼。
  
      刘钰也急忙还礼,两人平辈,头要低到和屁股一样高。荀子曰,平衡曰拜。注为头与腰如衡之平。
  
      “真是麻烦三哥哥了。”
  
      “呵……不麻烦,不麻烦。这东西既做出来,本就是叫人用的,束之库房,便和没有一样了。都说飞天之愿,我是盼着这东西将来人人都盼着试一试的,也算是引人好学。学问枯燥,好学者寡。譬如喂药,总要掺一些蜜糖的。”
  
      他也没说什么虚言,怎么想的便怎么说。当初做出这东西的时候本就有这个目的,学问确实枯燥,以道为器,方能引人入胜。
  
      很真心的一句话,却让田贞仪心里想到了许多,心道三哥哥这话说的当真有理,只是这话却似话里有话。喂药喂药,难不成三哥哥也觉得,这天下病了不成?
  
      再看刘钰对她这一身古怪的打扮没有半分蹙眉惊奇,心中也颇安慰,只道自己平日里猜想幻出的他,倒也真的没错,果然是个不会在这种事上惊奇的人。
  
      如笼中的鸟,总会幻想外面的世界,施加了过多的美好,似乎只有暖阳春风湛蓝空,却无寒冰风雪万里霜。
  
      平日里听田平说了许多刘钰的故事,今日便故意穿了这么一身,却要试他一试。如今竟和她想的一样,心里自有一份满足。
  
      见过了礼,田贞仪咯咯一笑,说道:“若是别人见了我这一身打扮,多半要说伤败风俗。平日里听二哥说三哥哥与众不同,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话音既落,刘钰脑子几乎连转都没转,顺嘴就来了句“华夏儿女多奇志,不爱红装爱武装。”
  
      “贞仪妹妹这番打扮,飒爽英姿。今日既是来玩这飞天的玩意儿的,这一身正合适。便如书写字画,字不同,笔便不同。若簪小楷,却不用狼北毫,反倒是尺长的斗笔,那可就不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