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新顺1730 > 第八十章 开个小洞

第八十章 开个小洞


  待刘钰出了行营大帐,李淦不由伸出手揉了揉听的有些头疼的脑袋。
  办法是否真的可用,现在难说。可有了之前攻堡的事,对于刘钰的一些鬼点子,李淦已然是信胜于不信。
  只是这种行事风格,和天朝制度大为不合。
  蒙古和罗刹国贸易的事,倒还好。虽然于礼不合,但毕竟罗刹是异邦,不是朝贡体系之内的。
  做的时候,还可以遮遮掩掩,叫人不知道就行。
  反正蒙古和罗刹也不读四书五经,他们也不能写文章批判,就算批判也批不到点上。
  可对朝鲜的办法,可就纯粹是要让天下震动的。
  按刘钰的说法,要让朝鲜开埠,开海禁,但只允许大顺商人在朝鲜进行贸易,其余国家如想在朝鲜进行贸易,需要朝鲜以及朝鲜的宗主国共同同意方可。
  驻派专员在朝鲜开埠港口。一旦朝鲜人和大顺商人发生了冲突,则应交由驻派的专员审理,而非是交由朝鲜方审理。
  允许大顺商人的船队在朝鲜近海航行,如果遇到风浪可以前往朝鲜的港口躲避。朝鲜方征收的关税等,应与宗主国进行商定。
  剩下的就不提了,单单是这几条,恐怕就得惊掉天下读书人的下巴。
  这叫宗藩体系?
  仁义何在?
  礼法何在?
  千年体系一贯以之,从没有这样的宗藩体系。如此一来,与蛮夷何异?
  朝鲜人可是读四书五经的,这种事一旦宣扬出去,必然是士林震动,以为纣桀之君。
  这等同于宗主国自己认为“传统的宗藩体系要完”。
  这是周天子自毁礼乐。
  李淦不傻,看得出这一套操作下来,朝鲜和大顺的宗藩关系会更加稳固。
  而且大顺可以轻易地操控朝鲜的内政和经济。
  借着如今朝鲜内乱的机会,朝鲜一方完全有可能接受这样的条款。
  但这种事绝不可能做。
  就算适当增强一下对朝鲜的控制,也绝对不会按照刘钰说的这些条款。
  “朝鲜、喀尔喀、罗刹、准噶尔……都赶到了一起,乱成一团。天朝如今第一次要以宗藩朝贡体系之外的外交方式,去面对一个毗邻接壤的大国。难不成在他看来,这宗藩朝贡终究是不能持久的?”
  越想越是急躁,越想越是心烦,拈着手指揉了揉眼角,近侍赶忙奉上了吕宋来的玫瑰金丝熏。
  轻挑了一点,用鼻子猛力一嗅,闭着眼睛爽快地打了两个喷嚏,这才清醒了一些。
  帐内的自鸣钟也叮叮当当地响了八下,夜已经有些深了。
  出去小转了半圈,仰头看了看与京城大不一样的星空,望着比在京城要高出许多的北斗天极,直到仰的脖子有些酸痛,这才回到了大帐。
  坐在案几旁,对着空白的宣纸,也不提笔,就那么傻愣愣的坐着。
  许久,叹了口气。
  “你想把这屋子捅个大窟窿,朕却只能在窗户纸上戳个小洞。”
  …………
  贝加尔湖南岸的色楞格河河谷。
  二百名大顺京营精锐仪仗、二百名参加过大北方战争或者第三次俄土战争的俄国老兵,彼此对视着站成了两排。
  京营精锐腰间挎刀,身后背着沉重的火绳枪。
  对面的俄国人拿出来撑场面的精锐,则都背着燧发枪。
  双方的士兵站在道路的两侧,一直通向河谷地的几处大营帐。
  这几年伴随着彼得大帝的改革,改革的阵痛之下,俄国的平均身高已经降到了一米六二,老五营挑选出的关西大汉个子也不矮,双方站在那旗鼓相当。
  营帐内,一场别开生面的谈判正在进行。
  齐国公一句话不说,侍从不断地给他添茶水。
  对面的萨瓦伯爵也是一句话不说,不断地在那吸烟。
  千里之外战斗还在进行,这里的谈判从未停歇,但是双方都一句话不说。
  最开始,大顺对俄开战,俄国使节团的全权特使萨瓦伯爵有心吓唬吓唬齐国公,想要先声夺人,就向齐国公发出了邀请,示意继续谈判。
  但实际上他根本不知道该谈什么,只是想要吓唬一下,羞辱一番不敢来的齐国公。
  齐国公也不是被吓大的,自是带着护卫就来,来了之后也不说话。
  每天早晨十点钟往这一坐,开始喝茶。
  中午吃饭,下午三点钟再来,继续喝茶。
  既然前面开战、后方继续谈判的意见是瓦萨提出的。
  齐国公每天按时卡点来喝茶,萨瓦没什么可谈的,也只能每天按时卡点来抽烟。
  互相静坐一个来小时,下班吃饭。
  这一次谈判,本来是俄国人想要越过边境问题,直接选择入京商定通商的。
  俄国人觉得边境问题暂时没必要谈,已经成为了既成事实,还有什么可谈的呢?
  只是被齐国公胡搅蛮缠了许久,在礼仪问题上寸步不让,终于拖到了大顺准备好了开战。
  开战的消息传来,齐国公早就知道,萨瓦伯爵却无准备,一时间忙乱了手脚。
  紧急汇报给彼得堡,消息来回需要一两个月的时间,萨瓦伯爵在彼得堡的指示到来之前,想到了恐吓。
  谁曾想齐国公对这种恐吓毫不在意,你说谈,我就谈,谁不敢来谁孙子。
  拿出渑池会的架势,双反各出二百人的护卫,约定在边境地区的色楞格河河谷见面。
  见面地点五里外,双方的主力部队各自集结,摩拳擦掌。尽量避免冲突,却又都做好了一旦接到命令就发动进攻的准备。
  齐国公和萨瓦在帐篷里每天静坐,士兵在外面随时准备开战,那些勘界的业务人员却不能静坐。
  这一次俄罗斯科学院的大批数学系的学生也都来到了这座边境小城,他们的专业很适合勘界。
  这些学生的教授很有名气,俄罗斯科学院此时的物理学和数学教授是伯努利,就是那个流体力学伯努利方程的伯努利。
  这些学生在来之前,也听说了一件事:13岁考上大学、19岁就发论文的欧拉,就要前往彼得堡做他们数学系的教授了。俄罗斯科学院终于要开始教微积分了,并且在今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俄国数学的水平都是世界一流,人才辈出,这无可争议。
  科学院的学生总是狂热的,即便热切地盼着回到科学院继续钻研数学、去见一见那位年纪轻轻就已成名的欧拉教授。但想到边疆问题,仍旧热血澎湃,冒着风沙每天勘界、绘图。
  他们的教授很可怕,俄罗斯科学院也很可怕。
  即便是刘钰这样的穿越者,此时面对伯努利、欧拉,心里还是虚的。哪怕后生了三百年,数学水平也差得远,不敢比,那是能心算微积分的猛人。
  大顺这边也拿出了几乎全部的数学测绘人才家底。
  那些跟随传教士绘制过经纬度地图的小吏,除了一部分跟着刘钰去东边勘界,剩下的全都跟着齐国公来到了这里。
  如今难解决的,还是东线,也就是从斡难河、石勒喀河向东的黑龙江段。
  西边俄国人看似有优势,可也清楚,当年准噶尔部北攻喀尔喀蒙古时,喀尔喀部没有选择投俄还是选择了南下求援,西线的边疆就已经基本固定了。
  这里不是东边那样的半无人区,蒙古部落的人口还是不少的,俄国现在也无力对抗大顺炮兵步兵加蒙古骑兵的组合。
  两边真正要谈的东西,还是在东线。
  俄国人心里也没底,不知道大顺在东边到底是怎么个意思;齐国公这边更没底,他来的时候,来一张东线的地图都没有,直到收到了快马送来的汉化过的白令“送”的地图,齐国公才算是松了口气。
  前期好在有刘钰出的主意,死咬着礼仪问题不放。果然逼着萨瓦伯爵主动反驳,在称呼问题上扯了几个月的皮。
  萨瓦以为这是东方帝国的傲慢,直到开战的消息传来这才恍然大悟。
  趁着这几个月时间,跟随齐国公来的绘图小吏们,抓紧绘制了西线边界的地图。
  到现在,双方在西线的勘界已经做得差不多了,大顺这边至少还懂一些绘图学,不至于被人太糊弄。
  一方是跟着伯努利学数学的前途无量的学生;一方是跟着传教士学N手绘图学的小吏,虽然在数学水平上差距不小,可勘界绘图这种事倒是区别不大。
  看似吓人的俄罗斯,其实也暴露了它的脆弱:西化才刚开始,人手不够,连科学院里的数学系学生都要拿出来顶事儿。
  可脆弱之余,又露出了狰狞:创立不过十年时间,俄罗斯科学院就能结出第一枚果子——发现了质量守恒定律、铺垫了现代化学基础、创建了莫斯科大学、完善了俄语语法和修辞学的渔民之子,罗蒙诺索夫。
  而大顺……还在补几何原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