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新顺1730 > 第十二章 搏一搏,大不了破家跑路

第十二章 搏一搏,大不了破家跑路


  回到府中,雨燕早早嗅到了酒气,赶忙叫人去内厨要一些醒酒汤,扶着醉醺醺的刘钰进了屋。
  “太太刚才差人来,说你既是去了齐国公府上吃酒,这晚上就不用去她那拜见了。只是让你早些休息,不要贪凉,夜里盖好被子。”
  “又叮嘱说既是吃了蟹,万万不可再吃柿。太太说,这几日就不要出去吃酒了,好些修养,待过几日就要去武德宫上学了,明儿可去那边陪陪她。”
  雨燕边转达着这些来自母亲的关心,一边服侍着刘钰脱了满是酒气的衣衫。
  在田平那喝的确实有点多,刘钰也忘了自己在酒桌上和田平是不是多说了些不该说的话。
  此时记不清楚,心情却是大好。
  最起码看得出,这大顺朝的泰兴皇帝,似乎还是个有开拓之心的,不至于浑浑噩噩,在这即将到来的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中不知所措。
  禁教之事,他也没有太过放在心上。
  正所谓少了张屠夫,照样吃猪肉。
  耶稣会那群人非要传教,罗马教廷那边又咬着礼仪问题不放,要是不禁教那才有鬼。
  禁教了,也不是就和西方的交流断了。且不说三十年战争已经打完,一大票的新教国家只想着做买卖,对传教兴趣不大,便是天主教里,还有个大孝子法兰西。
  那是个能把教皇抓起来亵玩的天主教国家,和中国的交流很难断。之前法国派出的传教士里还有几个法兰西科学院的院士,说是传教,实际上更多的是抢耶稣会的位置。
  记忆里,前世封闭的满清,和法国的交流也一直持续。甚至嘉庆皇帝还给法兰西第一争执拿破仑送去了一份贺礼,象牙微雕的汾阳王府祝寿笏满床。
  中途这贺礼被英国军舰劫走,还给法国的时候,已经是“陛下将于今日抵达自己忠实的巴黎”的时候。而且这个象牙微雕也是送给执政夫人约瑟芬的,汾阳王郭子仪多子多孙,祝寿时候都记不得子孙名字,算是个好头彩,但这礼物真正送到拿破仑手里的时候,似乎也挺尴尬的——别说多子多孙笏满床了,约瑟芬……半个也生不了。
  以此为鉴,倒也可知。禁教,不等于断绝和西方的交流。
  关键在于怎么交流?
  隔壁的日本也禁教,但是兰学一直存在,黑船事件时锁国三百年了,还是能抓出一大堆懂荷兰语的武士去当翻译。
  刘钰对天主教没什么好感,虽然必须承认,以利玛窦为代表的传教士确实开启了东学西渐之风,单那半卷《几何原本》,足以撑得起一个“利子”之名。
  但如今耶稣会已经腐朽,而且有文化侵略之势,禁了也好。
  就是不知道大顺禁教后该怎么继续保持和西方的交流?又能交流到什么程度?
  这个恐怕既取决于皇帝,也取决于江南士绅在朝堂施加的压力,福建教案引发的应激反应,也不知道会走到何种地步。
  这些事,刘钰此时人微言轻,管不了说了也没用,唯有想方设法往上爬才是。
  好在今日在齐国公府,自己过几日写出《西洋诸国略考》后,应该可以简在帝心。
  加上家世足够,在武德宫里的一群纨绔中也算是矬子里面拔大个,机会还是有的。
  和田平喝酒的时候,刘钰想到了一个办法。
  这个办法,既能出名,可谓是用出来后京城皆知;又可以试探一下大顺朝的底线、接受新事物的能力,也便于自己谋划自己的将来。
  正是君择臣、臣亦择君。
  要是大顺连新事物都不敢接受,足见腐朽。
  那自己还不如席卷家里的一些钱财,舍弃国公府的身份,去南洋干出一番事业。
  既要出名,而且要一出名就得京城皆知,还得是新事物,刘钰想到了热气球。
  那东西只要飞起来,保准京城皆知,皇宫震动。
  没有比飞到天空更浪漫的事,也没有比飞到天空更奇技淫巧的事,这个东西足以试出来朝廷的反应。
  最坏的结果,无非就是奇技淫巧、窥探禁宫,挨顿打,有自家祖上的功勋还不至死,无非就是坑爹罢了。
  搏赢了,证明大顺至少能接受新事物,皇帝是个开明的,自己也能快点出名。
  搏输了,大顺腐朽不堪,不能接受新事物,皇帝混蛋,大不了破家跑路,去南洋干出点事业。
  至于爹娘?才叫了一天,还没那么多感情。
  想到这,他叫来一旁服侍的雨燕,说道:“如今各处还未上锁。你去那些娘们儿那问点事。”
  “什么事?”
  “你去问问京城绸缎都什么价格?”
  雨燕是大丫头,自小在府里长大,也无什么亲人,绫罗绸缎之类的东西都是托人去买,从未出过府。但府中还有一些奴仆,那是知道价格的。
  她也不知这是要干什么,心觉古怪,却也没多问。打着灯笼,便去了上宿的地方,不到两刻钟就回来了。
  “问过啦。山西的潞绸,一匹是一两八钱;辽东的柞蚕青缎,是一两七钱。剩下的杭缎、倭缎、蜀锦什么的,都贵的吓人。三爷是要做什么?”
  “玩。”
  随口答了一句,也不知道这潞绸、青缎哪一种合适?
  “你明儿拿些钱,去那边叫人出去,一样给我扯上一匹,我且看看。”
  “是。”
  平日里刘钰也不碰钱,对钱没有兴趣,屋子里的钱都是雨燕看管着。
  她也不知道刘钰是要干啥,想着刘钰说玩,也只当个玩笑,便应下了。
  扒拉着手指头算了算,一个直径四十米的热气球,展开算一下表面积,便有五千平方米。
  简单的公式。
  吓人的数据。
  一匹丝绸的规格是四丈长、一尺八宽,一匹丝绸的面积也就八平米。
  五千平米的绸布,略微一算就能知道,自己这个计划至少需要六百匹丝绸。
  此外,还需要一定数量的明矾,用于浸泡一部分丝绸用于防火。
  再加上燃烧用的油脂之类,这又是一笔钱。
  就打最便宜的潞绸、青缎,估摸着也得个一千两?
  自己平日里没什么进项,在武德宫上学,朝廷倒是发些禄米,可那还不够自己平日出去吃顿饭的。家里一个月给他个五两银子的月钱,吃穿用度都在府里,笔墨纸砚车马枪药也都走家里的公账。
  母亲心疼这个小儿子偶尔再给点,平日钱倒是够花,问题是真要一下子拿出来千八百两银子,好像也不太够。
  看着刘钰在那扒拉手指头,嘴里嘟囔着钱数目,雨燕便问道:“三爷要用钱?”
  “嗯呐。房子里有多少现钱?”
  “六十三两。”雨燕如数家珍,又道:“平日里三爷待人宽厚,也有些丫头借了钱去赌,丫头们手里还有个七八十两。”
  六七十加七八十,一百五十两?
  “怎么这么点?”
  “还说呢。三爷平日里花钱大手大脚,玩笑的时候别人都是抓一把钱赏了,三爷却是赏银子。三爷又没有什么进项,只是每个月有些月例银子,武德宫每个月再发一些,却也不多。平日三爷又好买些西夷玩意儿,手指缝里如何留得下银子?”
  回回一想,倒也是。自己平日里对丫头们不错,花钱也大手大脚的惯了,自己用的东西虽都是上等货色,但也没办法变成现钱。
  这和自己需要的一千两,差的有点多啊?
  “三爷,若是真用钱……倒是可以去太太那挪用些。但若是挪用,最好是当着大奶奶、二奶奶的面提。若不然悄悄去和太太说,太太是心疼你的,可就怕隔墙有耳,到时候叫人听了去嚼舌头。”
  语言嘴里的大奶奶、二奶奶,也就是刘钰的两个嫂子。
  上一世就是个普通人家,可最起码的兄嫂家里事还是明白的。
  雨燕的意思是要借钱别偷着借,当着两个嫂子的面说,免得到时候人家嚼舌头。
  小儿子偷偷摸摸抠唆妈妈的钱,大嫂二嫂知道了,肯定会闹腾,这是个简单的道理。
  想着自己天天都要“晨定昏醒”,两个嫂子也得服侍母亲吃饭,母亲手里除了走公账的钱,私房钱和嫁妆还有的是,似乎这钱也很好解决。
  他娘的,国公公子就是爽,最起码不用为钱的事操心。虽说自家的钱都是封地庄园的农夫血汗,亦或是高利贷的血肉,不知道逼死了多少人,但有钱花真是异常爽快。
  嗯了一声,心情不由大好。心情好处,便扯子嗓子便嚎了两句《朝阳沟》的词牌。
  “约瑟公,你坐下,咱俩说说心里话,知木匠你成亲后,娶的就是玛利亚。她没过门就怀了娃,知道你心里有牵挂。孩儿他爹竟是谁,你每天每夜睡不下……”
  唱到兴头上,便伸出手照着在床边站着雨燕的浑圆处来了一巴掌。
  脆响之余,惊得雨燕浑身一抖,却也不敢叫出来,生怕被外面的几个丫头听到了不好。
  “睡觉!”
  刘钰心满意足,搓了搓手指,倒头便睡去。
  只留下满脸通红的雨燕站在床边,不知所措。
  心里扑通扑通地乱跳,手里捏着个擦汗的纱巾子,缠的手都有些发白,兀自咬着嘴唇,似是在回忆刚才的那一下脆响,身体忍不住抖了一下。
  只想,今儿早晨三爷吃完酒回来,便有些不对劲,看自己的眼神就怪怪的,以前可绝不会这样。
  心中早就盼着水到渠成,早早把这个通房丫头的位子坐实了,也算是有了个之后的依靠。
  也曾听那些年长的妇人说过许多面红耳赤的事,也非是不懂,可就是拉不下脸来。
  今儿算是个机会,看样子三爷心情正好,酒也喝的尽兴。
  只是自己这几日却不是时候,只怕过了这几日,又没了机会……
  心里既羞,又急,乱如麻,又像是有个小虫子从刚才被拍的地方往身上爬。
  手里的纱巾不知道被绕了几次,终究轻放下沙帐,退了出来,愣愣地盯着外面的灯烛发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