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新顺1730 > 第二章 枯燥

第二章 枯燥


  酒入腹中,就算是认命了,也算是接受了自己的新身份。
  勋贵子弟,只要不作死,这一世就可安稳无忧。思来想去,借着那点酒劲,刘钰就想到了两个字……枯燥。
  这起点也有点太高了吧?除了皇家的人,比自己家地位更高的,也就一个高氏了。
  当年高一功传位李来亨之后,高家效前朝沐家,永镇云贵,改土归流,封的是异姓王。
  将来大顺若亡,修史的时候是要入《世家》的,那个比不了。剩下的,大顺朝拢共也没几个挂“开国辅运”称号的丹书铁券公爵。
  这么枯燥的日子,可咋过啊?昨天还在琢磨这个月工资够不够,今儿就枯燥到顶了?
  正琢磨着以后怎么渡过这枯燥一生的时候,就听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门被推开,一个十六七岁的黑衣小厮跑了进来。
  “哎呦,可找到你了三爷。赶紧回去吧,国公叫我来寻你,有急事。”
  刘钰记忆却全,认得这是自己的贴身小厮,自己给起了个怪名叫“馒头”。自己跟着自己一起读书当过伴读,是自己的心腹人。
  初来乍到,规矩却还记得。
  论及身份,馒头是仆自己是主,可馒头来找自己传的是自己父亲的话,刘钰赶忙放下酒杯起身站好,冲着小厮恭恭敬敬地回了一句“是”。
  这句“是”是回父亲的传话的,馒头虽是仆,也受得起,更不能闪避。
  京城都知道翼国公治家极严,封建礼法丝毫不乱。
  这是刘钰自小在国公府这个大染缸里的习惯,已然是习惯成自然,宗法礼教之下的礼字之严之繁,丝毫错不得。
  等回完了这一句是,又恢复了主仆身份,馒头欠着身等着刘钰问话。
  “火急火燎的,什么事啊?”
  刘钰也不急,这酒庄的饭菜不比公侯府邸的小厨,可比之前世常吃的却是高出不少,刚才喝的那杯黄酒也颇不错。前世就是个爱热闹的人,刚适应了新身份,正准备和这些勋贵子弟们吹逼喝酒,也没当个事。
  馒头也是个机灵的,跟着刘钰久了,有些话旁人不敢说他却敢说。
  见刘钰还是笑嘻嘻的,便道:“我的三爷呐,还有心思笑嘻嘻呢?国公爷可是很急,肯定是有大事啊。朝会刚散,国公就让小的来寻,务必尽快。三爷也看在我跟了三爷这么久的份上,赶紧回去吧。不然回去晚了,我可是少不了一顿训斥的。”
  听馒头说的急,刘钰心里忍不住一咯噔。朝会刚散就差人来找,这是出大事了?
  这刚觉得生活枯燥,难不成就要感触下人生冷暖,不是红楼梦的公子突逢大变被抄家的剧本吧?
  那几个一起喝酒的赶忙劝道:“既是国公寻你,那就赶紧回去吧。我们自在这里寻乐,一会若是来得及,再赶回来就是。”
  一顿饭值不得几个钱,刘钰这样的纨绔出门,早就有小厮安排了给钱买单之类的事。
  想到那种不祥的可能,刘钰也没了心情,只好冲着众人拱拱手道:“那我就先走了。”
  刚出来泉柳居的门,外面的热浪夹杂着人声,如同海潮一般扑来。
  这里正在紫禁城的西北角,自古就是繁华之地。旁边就是大隆善护国寺,当年前明正德皇帝喜欢给自己加马甲,什么镇国公、威武大将军,学佛日久,就取了个“大庆法王”的名号,罩着大隆善护国寺。
  如今几经修缮,当朝天子为了笼络信黄教的蒙古,也给自己封了个某某法王的称号,亦是法身在这护国寺里。
  加上今日又是七月初八,正是庙会时候,当真是人声鼎沸。配着秋老虎的热浪,恨不得把人掀翻。
  之前陪刘钰来的小厮都去庙会玩耍了,一时间寻不到人,馒头嚷嚷骂道:“就知道出去浪的夯货……”
  说着,自去拴马石那里牵来了一匹黑色的大走骡,扶着刘钰上了骡子,馒头自己却骑了一匹高头大马。
  刘钰堂堂的公爵嫡子,在皇城脚下不骑马只能骑骡子,大有说法。若是识货的人见了,知道如此一匹走骡,换上七八匹骏马当无问题。
  这样的骡子自出生开始就要先挑选出体格健壮的,待稍微长成,便要训练。
  要让骡子的后蹄踏着前蹄的印,走起来稳如稳水行舟,毫无颠簸,这才算是合格。
  行如妇人之碎步、乘如名士之步辇,无烈马之颠簸、无舟车之滞闷,此方可称之为走骡,养育之难,百不出一。
  皇城脚下,若是酒后不注意,纵马狂奔,有心人参上一本,可是有麻烦的。
  这走骡最是稳重,便是抽打也难奔跑,更不会发性伤人。
  刘钰那个便宜老爹是属乌龟的,生怕出一丁点差错,整天说勋贵之家最忌子孙闯祸,小厮要是让主人在皇城骑马,是要被打断腿的。
  骑上骡子,刘钰心里对自己那个便宜老爹有了个大致的印象。
  只不过,好说也是个世袭公爵,至于这么小心翼翼吗?
  既是这么小心翼翼,应该不会是自己想的那样,穿越过来就要享受个“世事无常、突遭横变”的剧本吧?
  这样想着,心里倒是放得开,眨巴着眼睛看看四周的风景,心说就算是家里出了大事,就看看这古代的风景,也特么值了。
  爱咋咋地!
  远处几个人正在庙会门口唱着莲花落,唱到兴处,越发卖力。
  “隋炀帝无道行事凶,弑父夺权理不公。他欺娘戏妹把伦理来丧,他鸩兄图嫂把那纲常扔……”
  围的人不少,可都是白瓢党,看的热闹,要给钱的时候却都一哄而散,亦或是催着喊再来一个。
  卖烟嘴的、磨剪子戗菜刀的、耍把式捏糖人的……乱哄哄的人群挤得水泄不通。
  好在过了隆善寺,人就渐渐少了。一株当年三宝太监亲手栽下的老槐树在路口遮出了一大片阴凉,这条街就是三保老爹胡同,前朝永乐年间三宝太监的府邸旧址。
  过了老槐树,就是前朝的浆绛房浣衣局,魏公公的对食客氏就死在这里。都传闻这里阴气重,平日里也没什么人。
  既是前朝的浆绛房浣衣局所在,定是靠着水的。旁边就是什刹海,再往北便是积水潭。
  刘钰的家,大顺朝的敕造翼国公府,就在积水潭旁边,算是京城中最好的公侯府邸了。
  毕竟京城缺水,除非在积水潭附近,否则没办法弄大花园。
  原本是前朝定国公徐允祯的府邸花园,大顺入京后,徐允祯被拷掠而死。再后来克复京师,天下鼎定,李来亨就把这里赐给了刘钰的祖先刘体纯,敕造了翼国公府。
  因为刘体纯是张献忠的结义兄弟,孙可望、李定国、艾能奇等人都叫他一声二叔。
  最终招纳西南、无伤云贵,晋王不悲、秦王非叛,也是刘体纯的大功。
  故而特许引御河水绕公府花园,实打实的荣恩无限,翼国公府更是建的辉煌大气,占地极大。
  胯下的骡子竟也识途,眼看着快到家了,蹄子迈的也比之前快了几分。骑着骡子的刘钰忍不住叹了口气,心说是福是祸终究躲不过。
  这里已经可以看到自家的大门,离得老远,就能看到干干净净的巨大石狮子。
  三间开的朱红色大门,两旁列坐了十八个衣着华丽的门迎。
  带着金漆的兽面锡环彰显着公侯身份,也时刻提醒着刘钰大顺终究是个封建王朝,走的还是礼法规矩那一套。
  换汤不换药。
  朱门、金漆、十八门迎、三间开大门……这不是有钱就可以的,没有公侯品级搞三间大红门金漆兽环,是为僭越,罪不当死也是流放三千里到松花江去戍边。
  而在朱门金漆之上,还有个九五之尊的皇帝,那才是个最可怕的存在。
  偌大个京城,除了紫禁城用明黄色的琉璃瓦,其余人家都是青灰色的瓦,为了就是彰显出富贵和庄严,用整个京城百万人做绿叶衬托。
  刘钰还没适应屁股坐在国公公子位子上的生活,肚子里还是一肚子前世所学所思带来的愤懑不平,全然忘了自己如今这身份已不是陪衬的绿叶。
  国公一族,纵还不是最精华的蕊,但做个拱卫蕊的花瓣总是够格的。
  他的屁股还没坐“正”,满肚子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不爽。
  想着这些脑臀分离导致的不爽事,从角门进了府,早有小厮过来牵走了骡子喂养刷洗。
  馒头贴到刘钰身前,小声道:“三爷,国公就在外书房。是福是祸,若有了结果,早点告诉小的,也省的小的担惊受怕。”
  顺着馒头的目光看去,映入眼前的便是个大约二三十丈长宽的空地。
  再往前有一道仪门,这仪门原名桓门。后来因为避宋钦宗赵桓的讳,取《左传》中“有威而可畏谓之威,有仪而可象谓之仪”一句,改桓门为仪门。
  仪门,即为礼仪之门。外来客人要在这里驻足,整理衣衫,正扶衣冠,然后才能进门。
  外书房在仪门和大门之间,平日里是他爹见低级客人、幕僚门客的地方,不可能放在有女眷的仪门之后。
  这二十余丈的空地,东边是家族祠堂,西边就是外书房。
  空地两侧种着一些花草,被打理的很好。
  初凉时节,秋花正灿,映出一条细卵石铺出的小路,几个粗使丫鬟正在外书房门口。见了刘钰,赶忙迎过来,引着刘钰去了外书房。
  推门的刹那,刘钰深吸一口气,心说……爱咋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