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金轮圣王 > 第四十五章 密文

第四十五章 密文


  晴芳居内,案几上的檀香缓缓燃起一线烟雾,夏妃房内充满了禅意香味,紫鸢于塌前,跪于夏妃面前,她面露难色道
  “自从得到黄大人离世的消息,公主就如丢了魂般,我们这些做下人的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哎,永安平日也算乖巧伶俐,可每每遇到黄文杰的事,她便要失了心智,真是前世的孽缘”夏妃抿一口面前茶水,将手中沉香佛珠放下:“那你们四处奔走打听,可有黄大人消息?”
  “回娘娘的话,无任何消息”紫鸢摇摇头:“现如今,公主如那失了魂一般,我们这些做奴婢的真不知该如何是好啊”
  夏妃闭目皱眉又握起桌上佛珠,在手中盘起:
  “好了,紫鸢,哀家知道了,你跪安吧”
  “诺~”紫鸢伏地跪安后离去
  待紫鸢离去,大学士李东阳从内屋走出,坐到夏妃身边
  “李大人,你看,哀家这女儿真是听不得黄大人的消息,如若听到黄大人仍在世,又要得失心疯了”
  李东阳听了向夏妃作揖道:“也是难为娘娘了”
  夏妃摇头:“李大人,造化弄人,如若不是永安已定了婚约,李大人的这个学生,哀家也是喜欢的,不想,这孩子却遭遇了如此变故”
  “此次文杰能死里逃生,还望娘娘千万保密,朝中人知之甚少,这也是黄文杰自己决定
  现今他正于全国奔走,收集刘瑾众党羽的罪证,再由密探带回给老夫,关于他的消息还是越少人知,越好”李东阳捋捋胡须道
  夏妃皱眉点点头:“今日时局,满朝文武匀是敢怒不敢言,这文弱的书生,倒是敢做这一马当先之事,哀家也是未想到的”
  两人正说着,莫名听到窗口一阵“哒哒哒”声音
  李东阳好奇起身望向窗外,见窗檐停住一只落单的白鸽,它趴在那里转动脖子“咕咕”叫着,胆怯的不敢下来,李东阳以为它被卡住,开窗去救,那鸽子却受惊,扑腾几下翅膀,飞跃而起,漂亮的羽翼撑开,“噗呲”一声腾空飞去蔚蓝天空,看着它越飞越高,消失在窗际
  李东阳和夏妃都露出欣慰笑容,半刻,李东阳徐徐道:“如若再不挺身而出,那便一世做那伏地苟活之人,这并非黄文杰为人啊”
  付云与黄文杰对接完毕后,今日刚刚返京城,便于途中被拦截,来人坐于马车内,邀请付云一同入座,付云不置可否,预转身离去,宫女紫鸢从车内探出脑袋
  “付兄弟,上来说话”
  付云一看熟人,便跳进了车内,果然永安公主端坐在内,见到付云跪拜,紫鸢让出身,留下他们密谈,马车开始慢慢走动起来
  付云跪拜完,抬头看了一眼公主,发现公主削瘦了一大圈,眼眶发黑,神色憔悴
  永安公主直直望着他,道:
  “文杰哥哥根本没有死对不对?你们为何要骗我?”
  付云望着永安一脸嗔怪的表情,神色不免躲闪
  “公主,您还是早日忘了他吧,如果打听黄大人的话,容在下告辞了”
  见他要走,永安一把握住付云:“你就是在骗本宫,为何不可告知,本宫差人去那山底寻过,文杰哥哥根本没有死,他现在在何处?”
  付云本想拨开门帘,却被永安死死拉住手腕,他皱眉尝试甩了几下,都被永安死死牵制住,平日柔柔弱弱的永安,此时,力气极大,无奈,他再转身坐回去规劝
  “哎呀,我的公主姐姐呀,你就放在下走吧,你每次看我回京,就这样抓着我问,要是能说,我早就说了么”
  永安听他不肯就范,就开始低头装哭,付云一看,抓得头皮发木
  “我的好姐姐你别哭了呀,我真不知道啊~”
  见他依然守口如瓶,永安停止装哭,抬头一脸不悦道
  “行行行,你走吧~平日里白对你好了,哼~”
  “哦哦,那在下告辞了”付云松一口气,迅速抬起屁股就要走,但又被唤回
  “等等”永安又拦他,提起案几上的茶壶,道:“你长途跋涉回京,辛苦了,喝口茶水再走吧”
  付云嘴里道:“不用了”
  可永安不依,佯装要为他倒水,实则手一滑,伴着付云“啊”一声,一壶热茶劈头盖脸淋上了他
  同一刻,永安立即喊起来:“紫鸢,紫鸢,付小公子烫伤了”,车外紫鸢:“嗳~”了一声,一个箭步跨进车内,开始扒付云的衣服
  “呃哟,小付公子,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啊,这天冷穿着湿衣服可是要感冒的,来来来,姐姐来帮你换了吧,你别动,别动~”
  付云被两女子一个按头一个按脚的,吓得“哇哇”直叫唤,被里外摸了个遍后,永安果然在他怀里找到一份秘文,她伸着两指夹起秘文,掀开门帘就跳出了马车
  “嗳~嗳~公主,不可以看”付云刚要去追,起身发现自己被扒光了上衣,他羞涩不已,慌忙伸出双臂护在胸前,急忙再要穿衣服,紫鸢在边上看到他的狼狈相,不免掩嘴笑了起来:“好了,不要穿了,都湿了,来,这里有干净的”说着,从车内柜子里翻出一件衣服递来
  “付小公子,多有得罪了,公主也是急了,才出此下策,望谅解”紫鸢说着对付云作了一个揖
  付云原本仰起的半身,“啪嗒”一声又软软躺了下来,嘴里喃喃道:“啊吖~完了完了,这下李大人可要责罚我了”说完,又“啊湫~”打了一喷嚏
  永安看完密文回来,付云也换好了衣服,永安递回密文给付云,未开口眼框便发红:“这就是文杰哥哥的笔迹”说完,犹如返魂般,原本灰暗的眼内闪过一丝亮光
  “此书上说了文杰哥哥,他现于何处,正在做何事”
  永安再抬头蹙眉,不可置信道:“他真是好大的胆……”
  栉风沐雨,朝乾夕惕,时隔两年时间,黄文杰与吴安石收集整理了刘瑾等人16大罪证,内容真实,证据确凿,其中世人知道的不知道的,统统收集入内
  而这段时日,刘瑾也察觉,派西厂围堵暗杀,黄文杰身边吴安石也是西厂出身,对于西厂谷大用和丘聚的追杀手段,了如指掌,屡屡于危机中逃脱,这彻底惹怒了刘瑾
  同时,永安公主则四处打听,每每有了消息便奔去相会,可是,黄文杰似乎故意避而不见,总是能在永安到达前一刻离开,留下一份简信,劝慰其不要再跟随,永安几番乘兴而去,败兴而归,始终无法释怀
  直至有日,永安提前等待于黄文杰故乡陕西兴平,两人才再次相遇
  黄文杰外貌如脱胎换骨,日夜奔走,原本瘦弱纤细的身躯,却变得精干有力,四肢肌肉紧致,腰肢修长灵活,他脱下了宽袖袍服,换上方便骑行的修身服,挽起的半截袖子,从他露出的手腕看,原本白皙皮肤晒成了健康的麦色,眼神与以往的温和不同,愈发变得炯炯有神
  他见到永安拦阻于前,不免惊讶,原以为是追杀的刺客,黄文杰放下手中利剑,对永安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阳光和煦,照在他身上,原清瘦的脸孔轮廓变柔和起来,黄文杰已经从儒雅温和的公子,蜕变成了干练利落模样
  永安喜极而泣,乘黄文杰上前抚摸她头时,未顾得身边人的眼光,一把拥住他腰身,痛哭道:“文杰哥哥,不要再避开永安了”
  赶路人识趣纷纷转头回避,吴安石叹息:“大人,我们已经奔走大半河山,收集的资料已经差不多了,您就陪伴公主好好叙旧吧”说罢,他便牵动缰绳,独自骑行于前面
  黄文杰点点头,收剑入鞘,被永安紧握着手,领进马车,待紫鸢放下帘布,永安便一语不发,不管不顾的依偎上他的肩头,双手紧紧围绕他的腰,喉中发出好似小狗一般的呜咽声来,泪水在眼眶不停打转,鼻头红红,模样委屈不已
  她好像小动物一般,寻回了久别重逢主人,拼命往他怀里拱,倒是把黄文杰逗乐了,他轻轻拉一下永安紧紧环住自己腰身的手,笑道:“公主是在用双手给我上枷锁吗?”
  永安依然不松手,反而更加用力抱住他,嘟着嘴道:“就是~就是~让你再也不能离开我”
  黄文杰被她勒住,双手撑着墙,脸上却露出了宠溺笑容:“好了,永安,放开我吧,我们聊聊吧”
  永安发现黄文杰被他挤到了角落,可是,这会儿不抱着他,难以弥补他两年时间的空缺
  “文杰哥哥,求你不要再躲着我了,好吗”
  这句话一直从永安口中重复,这两年来,他日夜奔走,躲避追杀,就为了完成心中所愿,对于永安他真的无暇顾及,可眼前永安深情如此,最终仍是会被她打动的,眼看快要完成事业,黄文杰才刚刚得以松了一口气,就被永安追到
  “公主,文杰此行,得到了不少同僚支援,虽然过程惨烈,同僚也死伤无数,但是好在众人齐心协力,助我将刘瑾罪行编辑成册,但愿你父王看后,能洞烛其奸,弃他不用,再让贤良归朝……嗯~”
  还未待他说完,永安上前捧住他脸,好像小狗般一顿猛亲,亲的黄文杰无法说话,一阵头晕目眩,跟着她一起翻滚到了地上,亲完,永安满脸责怪望着他:
  “文杰哥哥,为何你要答非所问,旅途遥远,行程凶险,事业难为,这些永安都知道,可永安只求常伴你左右,为何你不答我话呢?”
  黄文杰被她行为惊到,公主不理会继续爬上他身,趴在他胸口耍性子,黄文杰无奈抬手扶额道:
  “哎……永安,你依然还是不爱按常规行事啊,你是金枝玉叶怎可和我们做这些凶险之事?”
  “不就是对付那阉人么,本宫不怕他,如若我陪伴在你左右,看他还敢动你分毫?他要敢再欺负你,看我不打他个稀巴烂”永安说到激动时,一下从他身上撑起,骑坐于黄文杰腰支,挥舞起她的小肉拳,黄文杰一愣,这让他略感羞涩的姿势,公主居然坐的心安理得,脸上还是一副大义凛然的神色
  看着她一本正经的表情,黄文杰不免笑出了声,永安犹如明媚春风,扫去了他这些时日的疲惫
  “文杰哥哥,你笑了,笑了是不是同意的意思呢?”永安弯腰双手撑在他头两侧,两人双目对视,近到可以感受彼此的鼻息
  望着永安细腻饱满的脸颊,一双明眸秋水盈盈,长长睫毛闪动,跟着她的眼波流转在黄文杰的脸上
  黄文杰忍不住伸手去捏捏她的脸,再将她轻轻拥入怀中,对于她的问题,他心中还是无法应允,他不能让公主跟着自己一起漂泊
  永安被他抱住,顿时全身酥软,也就跟着一起享受这难得的片刻宁静
  车外,吴安石敲敲窗口道:“大人,前面就是黄府了”
  “噫?黄府,是指你家吗?这里是文杰哥哥的故乡吧”永安从他身上爬起,好奇的掀开窗帘往外看去
  窗外,吴安石和紫鸢同骑一马,看黄文杰也探出头来,吴安石劝说道。
  “黄大人,此次可要回府?之前我们未有完成大愿,每每路过,都不入家门,现今最后一份密文已在返京路上,可要回去见见贤儿?”
  黄文杰望着家方向,神色凝重,许久他微微启齿:“那就回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