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造梦神曲 > 第438章 对不起我错了

第438章 对不起我错了

“有福,你干什么?”郑祥云回过神来急喝道。
  
  “快将人放了,怎么能在这个关键时刻自乱阵脚。”白开水劝道。
  
  两个老家伙对望一眼,皆被这一幕震惊,大出所料。
  
  秦远山死,黑魅重伤为保护方忠方朗一时间对己方造不成伤害,他们应该借机从方晴手上救下阎薇,郑有福何时被方忠收买了?
  
  更重要的是,从方朗的状态及方忠对抓住阎薇的急迫程度,显然阎薇关乎方朗的死活,若是方朗死了,那赢家岂不是方锐吗?
  
  这等机会,怎么能拱手让人?
  
  “爸!你不能向方家低头,快将阎薇交给我!”郑友拦在郑有福面前,尝试着向他靠近。
  
  “开弓没有回头箭,你给我滚开!”郑有福避开郑友,由侧面移向方忠方向,冷喝道:“方锐根本斗不过正统的方朗,只有向方朗投诚,才能保住我郑家在凡城的地位。”
  
  “做得好,事成之后我封你为郑家家主,快,将人带过来!”另一边的方忠急道,狂挥手呼唤郑有福。
  
  方晴好整以暇地看向方锐,揶揄道:“看来你那艘友谊的小船并不稳固,临阵被倒戈,这事我可帮不了你。”
  
  方锐闪身挡住郑有福的去路,目眦欲裂地盯着他,一字一顿道:“放了她,我饶你不死!”
  
  郑祥云等人也纷纷走过来劝说,大家都清楚阎薇在方锐心目中的地位,每次想伤害阎薇的人,都没有一个好下场,阎薇就是方锐的逆繗。
  
  就连阎雄,罗浩等人也忍着伤围过来劝说。
  
  然而这次郑有福是铁了心不让,大喝道:“将我郑家拉入地狱的是你,我可不想跟着你去做以卵击石的傻事,快让开,否则我就杀了她。”
  
  尖刀抵在阎薇脖子上,激动过头,已经刺出血来。
  
  方锐依然不让,似下了某种决心,定定地看着阎薇:“对不起,我错了,是我太顽固不化,是我没有相信你的话,我爱你,不掺杂任何关系,我想你,已经占满了我所有天地,哪怕是死了,我们也要在一起...”
  
  一步步靠近阎薇。
  
  “你站住,我,我杀了她!”郑有福一退再退,见方锐毫不受威胁,拿起尖刀正欲一刀刺在阎薇手臂上。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就见方锐双手结印,口念法诀向着四块白玉一点。
  
  白玉立即结出天仙净化阵,无数根星辰连线将郑有福束缚不能动弹。
  
  阎薇泪流满面,旁若无人地与方锐对视,激动得嘴唇颤抖,想说话,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一滴滴凝聚了悲伤与无尽苦涩的泪水滑落,无法诉尽此刻她的复杂心情。
  
  从郑有福的手中挣脱,忍不住跑向方锐。
  
  但就在这时,黑魅身影一闪冲向二人。
  
  “你不能伤害薇薇,我跟你拼了!”出乎预料的是,陈兰突然变成了护犊子人疯牛,不屑一顾地冲向黑魅,拦住他的去路。
  
  “哼,滚开!”黑魅冷哼一声,一掌拍出将陈兰拍飞撞到柱子上,吐血倒地不起。
  
  去势不减,冲到方锐身前,右掌拍出风刃,直轰向他的胸口。
  
  “小心!”
  
  众人见状惊呼,一切太快了,他们根本来不及救援。
  
  方锐眼中火焰蹦射而出,火焰掌调集全身的力量抬手迎击,同时左手结印引动天仙净化结束缚黑魅。
  
  也许是枯火之力耗尽,预料中的火焰刀只化出一朵小火苗。
  
  电光火石之间,砰的一声响。
  
  方锐的手还没有拉住阎薇,便被轰飞出去。
  
  “方锐!”阎薇惊呼,转身想跑去查看,却被黑魅抓住。
  
  眼看着黑魅正喘着粗气在破解星辰连线,方锐咬牙再次冲上去,又与黑魅对轰两记,都以他被轰飞告终。
  
  此时黑魅已经破开束缚,抓住阎薇向方忠逃去。
  
  “缠住他!”方锐突然大喝道。
  
  就在地面一支不起眼的树根突然快速长出根须,将刚走出两步的黑魅绕住双脚,黑魅拍出几掌将根须拍断,又移出一步,却又再被绕上...
  
  “黑魅,快啊!”方忠急不可耐地大喊,却又不敢冲出来帮忙。
  
  “今天我要将你们全杀光...”方锐几乎疯狂冲上去,砰的一声与黑魅对轰一掌。
  
  又被轰退几米,只是黑魅的力量明显减弱历害,将方锐轰退,他居然吐血了。
  
  “快,郑友去抓住方朗。”罗浩提醒道,他倒是想,奈何重伤动不了了。
  
  郑友被提醒,急忙冲上去。
  
  郑祥云皱眉想了想,冲上去将郑有福拍晕,然后与白开水一块冲向方朗,整个结就在于他的身上。
  
  “啊...是你们逼我的,别怪我大开杀戒!”黑魅狂暴起来,方锐这边人多,秦远山被杀,他又被树根绕住,坏就坏在他的风元素对于树根来说,它不怕,或许换了火还有点作用。
  
  就见他从身上取出一块红色液剂,一饮而尽。
  
  整个身体啪啪作响,几乎大了一圈,浑身灵力鼓荡,就像是地狱的杀神破囚而出般,向着郑友三人隔空拍出一掌。
  
  “不好,是狂暴!”方锐心里咯噔一下,若是郑友三人中了一掌,哪怕是郑有福与白开水两个化劲高手也绝对死翘翘。
  
  不及多想,星闪使出挡在三人与黑魅之间,双手调集全身的力量轰出两掌迎击。
  
  “砰”
  
  一声暴响,方锐如断线的风筝,被轰飞出去,血溅了一地。
  
  哪怕是身后的郑友等人,也被劲风余力掀飞出去,但还好只是受了点轻伤。
  
  实在太强了,狂暴剂让黑魅强化了近两个层次。
  
  “方锐...”
  
  “老大...”
  
  “锐哥哥...”
  
  众人惊呼不已。
  
  就在这时,原本被方朗勒住的阎薇惊叫之时,又从身上摸出了一把小刀,挣扎几下,一刀扎进了方朗的大腿上。
  
  “啊!”方朗惨叫一声,仅存的一丝理智被痛苦冲垮,右手一掌打在阎薇的脑袋上。
  
  假阎薇吃痛,拿着小刀想刺方朗的小腹,方朗抓住她的手腕,将小刀夺下架在她的脖子上。
  
  “哎呀,她,她是玲珑!”郑友听出是白玲珑的声音,回过神来惊呼道:“快,快救她!”
  
  不用他说,白开水已经率先冲出救人。
  
  白玲珑因为惊叫,才将自己的声线暴露,更重要的是,因为时间拖得太长,原本脸上的容貌正好变回一原样,一眼就能看出是谁。
  
  “想要救人?我要你们死,都去死...”方朗脸色狰狞,右手的小刀在白玲珑的脖子上一抹。
  
  “呃...”
  
  白玲珑身体猛地一震,眼珠子呆呆地向下看着血箭从脖子喷涌而出。
  
  她是爱玩,为了取悦方锐偷偷下了主意救阎薇,天真无邪的她却没想到居然对面的是死亡的结果。
  
  无力地抬眼看着远处惊愕的方锐,神色中充满了渴望,无助,以及惊慌。
  
  终还是慢慢瘫软下去。
  
  “玲珑...”白开水几乎喊破了喉咙,不管不顾地往白玲珑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