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剑宗旁门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倒霉元婴的下场

第一百七十三章 倒霉元婴的下场

苏礼龟缩在地底之下两千米,给自己挖了个洞穴存身。
  
  他从没有觉得自己在地下就会一切平安,只是拖延时间罢了。
  
  有肉肠去报信,相信自家师父师祖会带人来救他的。
  
  忽然间,他只觉得寒毛直立,那是危险临近的感觉!
  
  他意识到自己依然被盯上了之后,头顶的岩石就一下崩塌向他轰然压迫而来。
  
  这是远超一般的冲击力,甚至能够超出金丹真人的应变速度……却是那为散修元婴在做法!
  
  好在苏礼的应变甚至超过大多数金丹真人。
  
  他只是念头一动,早就在身上准备好的金刚符法就已经发动。
  
  玄黄的真气护盾出现在他的身前,并且被加持了重钧真意。
  
  苏礼的重钧真意给这金刚符法带来的其实并不是绝对的强度增强,而是整个法术的韧性。
  
  其实那头顶岩石崩塌在散修元婴的法力加持下甚至如同陨石天降也不为过。可是苏礼的金刚符法却只是被压迫得不断收缩而不是直接崩溃。
  
  而这收缩的过程中自然存在着时间上的拖延,这就给苏礼赢得了应变的最佳时机。
  
  他左手掌心出现六转六劫的强化符印,然后一下盖在了右手手背的金刚符印上。
  
  下一刻,这金刚符法就得到了极致增强,那是三十二成强化,也即是增强了三点二倍!
  
  这已经是接近金丹圆融境的防御力了。
  
  那岩石崩塌压迫下来竟然是被死死顶住……毕竟那散修元婴隔空传递来法力又经过地面层层削弱没那么强了。
  
  只是苏礼感受到的压力正在不断增大,那是因为那散修元婴正在快速靠近之中。
  
  但是苏礼又多坚持了一会儿,让那元婴觉得自己能够将他擒住……
  
  这是个错觉。
  
  因为哪怕是当苏礼感觉到自己脚下的地面都被那法力给封住了的时候,他却一个渡厄遁法直接身体虚化消失原地……
  
  没错,他用土遁在地下穿行只是一种迷惑人的手段,他最拿手的遁术可是不讲道理的‘渡厄系列’遁法!
  
  哪怕他脚下的地面已经被压制得无比密实,可是他的身体却是能够直接穿梭而过并且瞬间来到极远的地方。
  
  随后他又使用土遁,营造出一种他仿佛会瞬移一样的错觉……
  
  那散修元婴的确是被骗过了,没有系统传承的散修哪怕是到了元婴期也没有多少见识。
  
  他的元婴来到苏礼原本所在的那个地下空间,感应先前标记的气息已经又到了地下更远的地方,当即暴怒地又要追去……
  
  他知道自己这么做很不妥,但他就是无法忍受这样被戏耍的感觉。尤其还是被一个剑宗小辈在戏耍!
  
  这一次他干脆不再企图用法力来封住苏礼的行动了,而是直接元婴穿梭,想要以最快的速度来到苏礼的面前……
  
  然而苏礼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滑溜,每当他感觉自己靠近的时候就会马上遁走,着实令他抓狂无比。
  
  在地面之下元婴虽然也能穿行,但是他不通土行遁法所以哪怕是元婴穿行也是困难重重远不如地面上便捷。
  
  但就算如此苏礼也是好几次都差点被追上了。要不是他最后以万树花开的神通制造能量藤蔓阻挡那元婴的话……
  
  万树花开,这门神通赫然是连元婴应付起来都有些麻烦的存在!
  
  因为它的内核之中五行俱全,所以元婴要破这门神通都只能强行破坏……虽然苏礼释放的法术藤蔓对于元婴来说也就是稍稍一个停顿的功夫,但这却足以让他再次逃出升天。
  
  “我想知道,你还能逃到什么时候!”这散修元婴说着狠话,其实却是已经想要撤退了。
  
  他和苏礼这一番追逃已经耗费了两个多时辰,他的本体那边虽然有所布置,但是总觉得有些心惊肉跳。
  
  而恰恰在这个时候,他感知中苏礼的位置忽然间就消失了!
  
  他的元婴呆立片刻,然后立刻向上方急速穿梭……他要回到自己的肉身中去,那种心惊肉跳的感觉越来越严重了!
  
  当他从地面穿出的一瞬间,看到自己的肉身还安然无恙地呆在那里,立刻心中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然而就在下一个瞬间,他直觉的一个充满了至阳纯火气息的大阵将他给当头兜住了!
  
  随即他那元婴之躯只觉得心头一阵抽痛,却见一尊大鼎从旁边轰然飞落,将他的肉身直接给碾成了肉泥!
  
  “剑宗余孽!!”他惊怒无比,但却只能徒劳地看着周围一个个人出现……
  
  苏礼的师祖蘅玉仙子率先走出,一巴掌拍在那大鼎之上,那大鼎就瞬间缩小落入她的手中。
  
  而后又一人从后方出现,伴随而来的是散修元婴头顶六面阵旗闪闪发光。却是孤栀子以及他的六阳离火阵锁住了散修的元婴……
  
  再然后是一只黑背白腹的狗子迈着骄傲的步伐走了出来,在这元婴的脚下抬了抬后腿……
  
  蘅玉仙子和孤栀子瞬间有种捂脸的冲动,但还好忍住了。
  
  随后又是一道遁光出现,孤棹子则是带着自己的徒弟从地下穿出。
  
  一群人将这散修的元婴给团团围着,也令那元婴脸上的神情越来越显得惊恐、焦躁乃至可怜。
  
  元婴之体说强也强,但是说脆弱也真的是脆弱。
  
  至少对于此时这散修元婴来说他是根本不敢去触碰周围的那些阵旗……六阳离火阵的阵法威力足以将他在顷刻间化为灰烬。
  
  而且他不过是元婴分神境修为,没了肉身的元婴最多只能在外单独存在七天。
  
  他的下场将只有三种:其一,立刻寻求一具躯壳夺舍,还可苟延残喘。但此生难以寸进。
  
  其二,尽快投胎转世。元婴投胎还是有大概率能够在八岁之前从胎中之迷中觉醒过来。
  
  其三,七天一过,既没有转世也没有夺舍,那么元婴沾上死气,他就只能成为孤魂野鬼一类……
  
  那么他现在还有什么选择呢?
  
  “剑宗的各位,老道这厢有理了……我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他选择认栽,然后只求剑宗的这些人看在他这么配合的份上能放他去投胎吧……
  
  “没有误会,只是我剑宗宗主刚好大病初愈需要一味灵药补补身子……我看就你吧!”蘅玉仙子凶残地笑了一下。
  
  她决定将这元婴炼成灵丹给自己的道侣服用。
  
  “我知道那些邪魔外道的布置和计划!”散修元婴连忙想要表现自己的价值。
  
  “这些到时候我们搜魂即可……剑宗之外的一切修士,都不可信!”蘅玉仙子发起狠来真的是心有够绝的。
  
  但对此周围众人没有一个有异议……剑宗,已经被伤得太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