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公子实在太正义了 > 第二百七十七章 本公子果然是夫子爷爷最看好的崽!

第二百七十七章 本公子果然是夫子爷爷最看好的崽!

罗红尘洒脱离去,不愿苟活。
  
  或者说,这世间本无罗红尘,他只剩一缕燃烧殆尽的残魂,也活不下来,与其为了活命苟延残喘,感伤悲秋,不如洒脱点,不留人间。
  
  这是罗红尘的追求,亦是他的洒脱,罗鸿的拘灵遣将之术,或许能够让他意识永存人间,但是,罗红尘不需要,也不愿。
  
  天安城前,一阵微风吹拂,仿佛带着呜咽。
  
  司徒薇泪流满面,罗家人也是叹息不已。
  
  但是,没有人阻止罗红尘的行为,这是他的选择,他念头通达的选择,大家尊重他的选择。
  
  像是这等天赋绝艳之辈,都有着属于自己的追求,一如夫子,一如罗红尘。
  
  夫子愿石化镇守三界,而罗红尘亦是愿意,化作青烟不留人间。
  
  或许,这对于罗红尘而言,是最好的结局。
  
  罗鸿伫立于原地,笑了笑,大伯真是个洒脱的人。
  
  像他这种坏蛋,是学不会的。
  
  陈管家亦是飘然而下,浑身死气弥漫着,他与罗红尘算是旧识,如今也有些感伤。
  
  “陈叔,那追杀你的天人扛着天门跑了?”
  
  罗鸿看着陈管家,道。
  
  陈管家自从成为陆地仙之后,一直被追杀,都是见首不见尾的,这一次,夫子镇三界,陈管家应该可以轻松些了吧。
  
  陈天玄青衫染血,握着古剑地蛟,也是流露出了几许笑容:“因为夫子的震慑,那下三重天门跑出来的天人,暂时应该是不敢追杀我了。”
  
  不过,陈天玄很快皱起眉头:“但是,夫子虽然镇压了一尊南天门的天王,可是,规则力量亦是孱弱了许多,而且,大多数的规则力量都汇聚镇压天王和尸王,人间的规则力量其实比之前孱弱了许多。”
  
  “你可能感受的不明显,但是一旦跨入陆地仙,就会有所感应,规则的力量……便弱了。”
  
  “或许中三重的天门天尊未必感轻易降临人间,但是下三重的天门,却是会轻松悬挂人间天穹。”
  
  陈天玄道。
  
  他的话语,亦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注视。
  
  同为陆地仙的罗小北点头,道:“我也感受到了。”
  
  陈天玄用布帕抹去地蛟剑上的血液,道:“所以,我想……过不了多久,追杀我的那天门就会再现,到时候,那两尊天人会再度追杀我。”
  
  陈天玄有些无奈,倒是有些没完没了。
  
  罗鸿如今对于天下的秘辛也是了解了许多。
  
  这一次的事情,是真的变故诸多,哪怕是罗鸿都有些措手不及,本是一场浩浩荡荡的大朝会,结果,居然是夏皇在算计天下,要掠夺人间气运,还打算杀夫子,破人间规则。
  
  这夏皇……心怎么那么大呢?
  
  罗鸿站起身,白衫飞扬,因为运转万煞归一功法过度,罗鸿的肉身愈发的通透,每一颗细胞内的邪煞杂质都被榨的干干净净。
  
  整个人的肌肤都在散发着正阳之光。
  
  阴阳失调,阴缺阳壮说的便是罗鸿此刻的情况。
  
  罗鸿扫视了一眼天安城,大夏的大军,死伤了许多,如今,在夏皇陨落的时候,大夏的军队亦是崩散了主心骨,如今根本无法对罗家军队造成威胁。
  
  罗鸿没有打算在天安城久留,这儿也没必要久留。
  
  如今,天下诸多修士都赶赴往了安平县的稷下学宫。
  
  学海秘境的即将开启,亦是一场人间大事,甚至,在许多修士看来,比之大朝会更要重要。
  
  毕竟,大朝会是王朝的事情,而学海秘境的开启,却是修士的事情。
  
  “你们先回安平县,学海秘境的开启不是小事,而且……夫子这一次出手,显然是算计了很久,他或许会留下些嘱托,小鸿你作为夫子弟子,是该早点回去。”
  
  罗老爷子没有阻拦罗鸿,道。
  
  “至于天安城这边的事情,留给老夫来处理吧。”
  
  “夏家完了,但是,大夏的基业还在,大夏王朝以这样的方式崩塌,倒也算是好事,省去了不少战争,让百姓可以免于战火,也算是很好的事情。”
  
  罗老爷子道。
  
  他的目光深邃。
  
  他要流下来处理天安城的事情。
  
  罗鸿点了点头,对于这些事情,他不太懂,也懒得去懂,交给罗老爷子才是最正确的,罗老爷子毕竟是镇北王,威望还是有的,天安城的秩序很快就能掌握下来。
  
  至于大罗王朝吞并大夏基业的事情,应该已经成为定局了。
  
  罗鸿伸了个懒腰,朝着抱着地藏剑,纯钧剑,天机剑的小豆花招了招手,尔后,将刚刚杀了夏皇所得到的皇权剑抛了过去。
  
  “喏,飘雪剑随大伯随风消散,再给你一把。”
  
  小豆花抱着剑,顿时认真的点头,灵动的眸子精亮无比,感觉自己身上的压力巨大。
  
  皇权剑乃是神兵,蕴养这等剑,小豆花自然有压力。
  
  罗鸿很想凶小豆花一句,不过看着脸色煞白,楚楚可怜却又精神干劲十足的小豆花,想想还是算了。
  
  这愚蠢的小豆花啊。
  
  难道是他罗鸿的心变软了吗?
  
  当然,也是因为这一次罗鸿获得了大量的罪恶,也不差在小豆花这儿抠抠搜搜的。
  
  罗鸿摸了摸下巴,尔后,朝着罗老爷子告辞。
  
  袁瞎子等一品强者,也都留在天安城,相助罗老爷子,天安城中毕竟还有不少夏家的残存势力,罗老爷子少不得需要施展一些雷霆手段,自然需要一些强者助力。
  
  陈管家亦是留下替罗老爷子镇场子,而罗小北则是跟着罗鸿,一同离开了天安城。
  
  ……
  
  流光横亘过天穹,速度快若闪电。
  
  云层在翻涌,在云层之上,罗鸿,罗小北,小豆花,圆合圆尚两位大师亦是纷纷伫立着。
  
  他们并没有立刻回归安平县。
  
  而是降落在了望川寺之前。
  
  如今的望川寺,仍旧封闭了山门,整个无量山都弥漫着恐怖的压迫。
  
  让人喘不过气来,哪怕是罗小北这等陆地仙,亦是感觉到非常的压抑,那是规则之力所带来的压迫。
  
  夫子镇压南天王以及尸王,催动了恐怖的规则力量。
  
  罗鸿面色苍白,满头白发刺眼夺目,轻轻咳嗽了一声,白衣翩然,朝着无量山踏足而去。
  
  圆尚圆合两位大师跟在罗鸿身后。
  
  望川寺的山门遥遥在眼前,夕阳悬挂,洒下漫天的金黄。
  
  罗鸿踏足石阶,登临了望川寺演武场。
  
  他看着眼前的一切,眼眸微微一缩。
  
  望川寺演武场,数万武僧盘坐,法罗大师为首盘坐,还有一位位罗鸿之前未曾见过的气息强横的老僧,他们亦是盘坐着,身上的气机佛蕴席卷,化作一尊金身佛像,镇压着谛听雕塑。
  
  “阿弥陀佛。”
  
  法罗大师感受到有人来。
  
  睁开眼,徐徐起身,双掌合十,来到了罗鸿的身前。
  
  “罗施主,许久不见。”
  
  法罗大师轻笑。
  
  罗鸿亦是朝着法罗大师微微躬身。
  
  罗鸿没有靠近谛听雕像,远远的观望着,可以看到,一道又一道规则秩序锁链中,夫子所化的石像,眺望着人间。
  
  “这是夫子留给罗施主的。”
  
  法罗大师伸出手,递出一个玉瓶。
  
  他知道瓶子里是什么,不过他没有贪婪留下,夫子的东西,他也不敢贪。
  
  这一次,夫子一人镇三界的举措,是真的震惊到了他们这群望川寺的和尚。
  
  作为协助地藏镇守地狱,望川寺的僧人们很清楚镇压地狱的辛苦和难度,而夫子不仅仅镇压地狱,更是镇压人间,天门,何等伟岸的举措。
  
  罗鸿微微一怔,接过了玉瓶,扫了一眼,一股冲霄的生命气机和血腥扑鼻而来。
  
  “这是天王血,珍贵无比……”
  
  法罗大师道。
  
  天王血液,尽管被规则力量抹去了大多数的威能,可是其中所蕴含的生命力量,亦是极其浓郁,简而言之,可以看成是浓缩的生命精华。
  
  脑海中,邪神二哈慵懒的为罗鸿解惑了一句。
  
  夫子是怕他消耗太多寿元来催动邪神,所以,才给他备好天王血。
  
  罗鸿收入了储物页,不禁有些感动。
  
  他果然是夫子爷爷最看好的崽!
  
  “罗施主,如今夫子镇守三界,但是却是以碎‘学海’书册为代价,这使得学海秘境展露于人间,对于稷下学宫而言,未必是好事。”
  
  “罗施主还是早日回学宫吧,如今的稷下学宫,或许会成为天下人的目标。”
  
  “而且,如今人间的规则大部分被夫子用来镇压人间,接下来一段时间,对人间而言,既是机遇,也是灾厄……”
  
  法罗大师目光深邃,他似乎看穿了许多,抬起头,叹了一口气。
  
  罗鸿闻言,不由一凝,这些老一辈的存在,懂得东西很多,罗鸿还是虚心请教。
  
  法罗大师双掌合十,诵念佛号。
  
  “地藏秘境本该是我佛门镇守,地藏菩萨八千年如一日,镇守地藏秘境下的地狱,只不过,如今地藏菩萨坐化,而得了地藏传承的罗施主本该代为镇守的……”
  
  法罗大师深深的看了一眼罗鸿:“而夫子如今这个举动,实际上是为罗施主镇守地狱,为人间争取时间……”
  
  “天人觊觎人间气运,因为人间气运能够帮助他们破境……”
  
  “而如今,人间规则大多数被夫子引导来镇压天王和尸王,规则力量衰弱,天尊级别的天人或许不能轻易降临人间,但是,下三重天门的天人出入人间,阻隔将会变得极弱。”
  
  “待得夫子所带来的威势逐渐的消弭,人间将迎来天门悬挂的岁月……”
  
  法罗大师道。
  
  他抬起头,看着夕阳无限好的天穹。
  
  徐徐吐出一口气:“罗施主应该知道,人间有不少修士为了求长生,选择飞升天门,他们其实化作了天门后的长生客,化为了天人……因而诸多圣地,王朝,国家的背后,都有天人的影子……曾经夫子镇压人间,那些势力背后的天人不敢降临,但是如今,夫子化石,规则孱弱,或许……天门将会悬挂,会有天人入人间的情况出现。”
  
  法罗大师的话语,让罗鸿眉毛不由一挑。
  
  “望川寺也是圣地,那望川寺背后也有天人?”
  
  法罗大师苦笑。
  
  “有的人无惧死亡,但有的人却是不愿死亡。”
  
  “贪生怕死之辈,这个世界从来不缺。”
  
  “为了生,许多人都会做出不可思议的事情,飞升天门又如何?”
  
  “望川寺自然也有……八千年来,也有不少陆地仙,无法坦然接受死亡,所以飞升天门,成为真佛。”
  
  “天门之后有佛,这是必然,有的是望川寺的佛,有的是上古便飞升天门的佛,他们已不是人间佛,与我等理念不同。”
  
  “甚至,数千年前,全盛时期的地藏菩萨,曾与西天门的西天王交手,西天王……便是一尊佛。”
  
  “这都是望川寺古籍中的记载。”
  
  法罗大师道。
  
  “但是同样的,规则力量的孱弱……亦是人间修士的机遇,或许会真正诞生超越十境的陆地仙。”
  
  法罗大师笑道。
  
  罗鸿点了点头,尔后,没有再多说什么。
  
  法罗大师后撤数步,伽坐于地,开始诵念佛号。
  
  望川寺的佛光,宛若极光,在上空闪烁不已,如彩幕垂落,笼罩山巅。
  
  夕阳映照其上,洒在这群盘坐于演武场上的僧人身上,使得他们一个个都宛若化作了金身佛陀。
  
  罗鸿远远的眺望着夫子石像,看了许久。
  
  待得日落西山后,便与罗小北等人,一同离开了望川寺。
  
  圆尚和圆合两位大师,没有离去,他们选择回归望川寺,盘坐演武场,化作诸多金身佛陀中的一员。
  
  ……
  
  仙光涌动的昆仑宫之上。
  
  霞光万千。
  
  齐广陵立于摘星阁前,眺望着望川寺的方向,不由的有几分感慨。
  
  夫子……真的强。
  
  人间最无敌。
  
  以凡人之躯,算计地狱,人间,天门的三位至强者。
  
  昆仑宫的掌教,也被算计了,被一同封印在了地藏秘境中。
  
  昆仑掌教留下锦囊本就是以防万一,现在这个“万一”真的发生了。
  
  掌教算计夫子,而夫子亦是在算计掌教……
  
  都是老阴货啊,齐广陵感慨不已,夏皇……也只不过是掌教算计夫子的一把刀吧,当然,夏皇其实也知道,但是夏皇觉得自身实力够强,可以打破一切算计。
  
  最终证明,他想多了。
  
  夏皇……还是太年轻。
  
  掌教,天人……都不是夏皇所能驾驭和控制的。
  
  齐广陵看着古老的锦囊,便打算开启,想看看掌教留有什么后手。
  
  不过,就在他即将打开锦囊的时候,动作顿时止住。
  
  齐广陵眉头一簇,盯着锦囊,另一只手抬起,掐指一算。
  
  嗯?
  
  齐广陵眯起眼。
  
  身上的鹤袍纷飞,眼眸闪烁几缕精芒。
  
  远处。
  
  闻天行回来了,带着北斗秘境的符箓回归,七枚玉石符箓飘荡在他的身边,散发着璀璨的星光。
  
  夏皇死了,宁王逃了,昌盛的了六百年的大夏王朝,终究还是被夏皇给玩崩了。
  
  闻天行没有再留在天安城,天安城的司天院将成为过往云烟。
  
  “院长。”
  
  齐广陵飘然落下,闻天行则是朝着他微微躬身,将七枚符箓收起,递给了齐广陵。
  
  这是北斗秘境,亦是血雨原的开启方式。
  
  其中蕴含着大秘密,乃是昆仑宫的大秘密,自然重要非凡。
  
  闻天行感慨不已,夏家没了,夫子镇守三界,掌教好像也被困住了。
  
  “天行,这是掌教留下的锦囊……你打开来看看。”
  
  齐广陵捋了捋胡须,一手托着玉石符箓,一边将锦囊递给了闻天行。
  
  闻天行不由一怔。
  
  不太明白齐广陵为什么不自己打开锦囊,既然是掌教所留,应该很重要才对。
  
  不过,闻天行也没有想太多。
  
  抚了抚衣襟,正色的接过了锦囊。
  
  尔后,两指将锦囊打开。
  
  就在闻天行打开锦囊的刹那,一道血光骤然从锦囊之中迸射而出,刹那间漫入闻天行的眉心。
  
  齐广陵的眼角止不住的跳动!
  
  艹!
  
  特么的果然是老阴货!
  
  老子就知道!
  
  幸好贫道机灵!
  
  齐广陵立刻后撤数步,微微躬身,高声道:“恭迎掌教。”
  
  嗡……
  
  昆仑宫大坪之上,一股无形的气浪涟漪席卷开来,像是沉睡的恐怖存在缓缓苏醒。
  
  闻天行握着锦囊,眉心有一个血莲花的印记逐渐成型。
  
  徐徐睁开眼,一股沧桑,冰冷,深邃的眼神,让黑夜下的昆仑宫都骤然一亮。
  
  闻天行看着鞠躬九十度的齐广陵,淡淡的看着,俯瞰着,嘴角抽了抽……
  
  不愧是把夏皇给坑死的齐广陵。
  
  趋吉避凶的手段倒是很厉害。
  
  “锦囊被打开,看来……我的主身被夫子封印了,南天王还有地狱的一尊尸王应该也被封印……”
  
  “好一个夫子,好一场大算计。”
  
  闻天行冷冷的笑了起来。
  
  齐广陵直起身躯,而闻天行亦是将锦囊抛给了他。
  
  齐广陵犹如拿着个烫手山芋一般,犹豫不决。
  
  “放心吧,安全的了。”
  
  闻天行道。
  
  齐广陵笑了笑,倒是没有纠结,从中取出了一张玄黄符纸。
  
  那是掌教留下的话,以及接下来的计划。
  
  “嗯?”
  
  扫了一眼。
  
  齐广陵顿时眼眸微微一缩。
  
  ……
  
  安平县,稷下学宫。
  
  书山散发熠熠光芒,这一夜……注定是难以平静的一夜。
  
  刘县令走出了县衙,看着那散发无边威能的书山,还有书山之上一片仿佛笼罩在璀璨霞光中的宫阙,以及那瀚海浮沉的声音,嘴角一阵猛抽。
  
  这安平县……怎么就没有几天安静的日子啊?!
  
  他这县令当的……实在是太难了。
  
  送走了个罗鸿,现在学宫也来作妖了!
  
  刘县令的眼光倒是也不差,看的出来,如今怕是稷下学宫的学海秘境开启了。
  
  天安城的战斗他不知晓,他只知道天安城正在举办大朝会,大朝会啊……那是几个王朝间的互相争锋,气运的争夺,是人间大事。
  
  大罗王朝也参与其中了,刘县令对此是不看好的,毕竟,以大罗王朝的底蕴……参加大朝会,简直是送福利。
  
  安平县中的百姓们也都各自走出了房屋,对于这一幕,则是见怪不怪了。
  
  这些日子,安平县对于各种异象浮现,接受能力都变强了许多。
  
  而安平县得到了罗家黑骑的接手后,早已经变得固若金汤,安全无比。
  
  若是在罗家铁骑的守护下,他们都没有安全感,那他们真想不到世间还有什么安全的了。
  
  刘县令走上了城墙,他的身边跟着一位又一位的捕头。
  
  赵星河挎着墨刀,横眉冷对,严肃无比的伫立在城楼之上,他凝重的看向安平县外。
  
  心头有沉重无比的压力。
  
  刘县令上了城楼,正打算询问些什么,下一刻,面皮子一抖,差点震惊的把舌头给咬了。
  
  轰隆隆!
  
  夜空被撕裂。
  
  一位穿着皇袍,头顶火焰不休的火炉的男子踏空而出,强大的气机,仿佛要让天下朝臣。
  
  “大大……大周天子?!”刘县令震撼不已。
  
  尔后,更让他震撼的是,一位又一位陆地仙横亘而至,地平线尽头,一位又一位一品强者于大地上飞掠。
  
  一位绝美华贵的女人,御着一柄龙雀交织的宝剑横空。
  
  大楚女帝!
  
  刘县令浑身在颤抖,特么的……
  
  他忽然有点想辞官。
  
  回家种种白菜吧。
  
  不然……他怕自己那一天心脏受不了,一命呜呼了。
  
  他这县令……太难了。
  
  赵星河亦是面色压抑无比,一身黑甲的罗厚亦是登临城头,蹙着眉头,怡然无惧的盯着大周天子和大楚女帝,还有不少交织在强横气机之中的陆地仙。
  
  “诸位……稷下学宫于此,大家还是收敛为好。”
  
  罗厚刚带领着黑骑入了江陵府,百姓们尚未安顿好,便发现了稷下学宫的异象,所以飞速赶赴而回。
  
  哪怕是他,亦是压力巨大。
  
  到底发生了什么?
  
  学海秘境为何突然毫无预兆的开启?
  
  而且还来了不少强者,平日里难得一见的强者,一品二品的高手,就有几百位了,更逞论那些隐匿于空中云层中的陆地仙。
  
  大楚女帝和大周天子扫了一眼城墙之上的罗厚。
  
  对于罗人屠,他们倒是没有太过于轻视,主要是他生了个好儿子。
  
  罗鸿在这一战中,杀夏皇,更是打的天尊退回天门,霸道无双,尽管是消耗寿元,借助外力,但依旧值得强者忌惮。
  
  “学海秘境吞噬了人间七分气运,我等只是来要个说法。”
  
  金帐王庭的大汗,淡淡道。
  
  对于罗厚,他可没有什么好脸色,这家伙的罗人屠之名,都是杀胡人杀出来的。
  
  罗厚闻言一懵,吞噬了天下七分运?
  
  这天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知道天安城正在进行大朝会,他还准备带着黑骑赶赴而去呢。
  
  结果,大朝会好像结束了……
  
  他罗厚……错过了什么?
  
  大周天子,大楚女帝,金帐王庭的大汗皆是盯着学海秘境的入口,可以看到,入口处,有规则在交织着。
  
  强大的规则力量,释放着恐怖的死亡威胁。
  
  让几位强者纷纷色变。
  
  “有规则之力阻拦在学海秘境入口处!”
  
  金帐王庭的大汗面色难看。
  
  他猛地取下了背后的猎天弓,骤然弓拉满月,恐怖的力量在弓弦之上迸发。
  
  下一刻,化作一道恐怖的箭矢,朝着那学海秘境爆射而去。
  
  然而,尚未靠近,便被规则力量给泯灭了!
  
  “果然,夫子哪怕石化镇三界,依旧是留有后手,有规则在,五境以上的陆地仙都别想着踏入。”
  
  王庭大汗,一箭便试探出了规则力量的强弱。
  
  “五境以上不得入?那老夫初入一境,倒是可以试试!”
  
  天穹之上,有一位老人淡淡一笑,一步踏出,压缩空间,瞬间出现在了安平县东山上空,朝着那春风小楼走去。
  
  然而……刚刚靠近。
  
  一股规则之力扫荡而下,这位陆地仙的肉身,瞬间被抽爆。
  
  鲜血扬洒在天穹之上。
  
  不过,这位陆地仙的意志海所化的意志之躯倒是没有爆碎,惊魂未定的退回。
  
  大周天子淡淡道:“稷下学宫历来都只能以意志之躯进入,你欲要以肉身踏入污浊学海,岂不是在找抽?”
  
  这话一出,倒是引起了不少人的嗤笑,显然在嗤笑那位着急的一境陆地仙。
  
  学海秘境的规则都不了解,就准备强闯。
  
  而许多陆地仙已然盘坐虚空,打算意志之躯脱离肉身,踏入学海秘境,获得大机缘。
  
  忽然。
  
  天地间有淡淡的咳嗽声响彻。
  
  不少人止住了意志之躯离体的动作,面色微微一变。
  
  许多人抬起头,却见一道金色的剑芒横空而过,将黑夜都给照亮,那是……皇权剑!
  
  夏皇的皇权剑!
  
  大夏王朝的神兵!
  
  而大家的目光却是都落在了皇权剑的上方,那儿,三道身影伫立着。
  
  罗小北肉身魁梧,武仙甲覆盖其上,冷冷的俯瞰众人。
  
  小豆花抱着剑,挺胸,收腹,抬头,提臀努力展现剑侍的气质,不给公子丢人。
  
  而罗鸿脸色有着病态的苍白,满头白发于黑夜中无比刺眼,正阳之气滚滚冲霄,与皇权剑相映成辉。
  
  罗鸿御剑而来,而且御的是皇权剑。
  
  目的不言而喻,自然是震慑!
  
  罗鸿御剑而过,悬于安平县的上空,他盘坐在剑上,一只手的手肘搭着腿,抵着微微扬起的下巴,另一只手搭在膝盖上,手指轻点,扫视着在场的诸多强者。
  
  嘴角上挑:“诸位……夫子还没死呢,学海秘境还是我稷下学宫的秘境,你们不等主人同意,就急着往里闯,是不是……太不要脸了点啊。”
  
  罗鸿?!
  
  诸多强者眼眸一凝,纷纷止住动作,凝重的看着罗鸿。
  
  “罗鸿,夫子镇守三界我等亦是佩服,不过……如今人间七分气运被学海秘境吞噬,我等亦是要讨个说法……”
  
  一位陆地仙凝重道。
  
  而罗鸿则是瞥了这位从未见过的陆地仙一眼,笑了起来:“一个野生的陆地仙,天下气运……关你屁事?”
  
  此人顿时一滞,恼怒不已。
  
  而罗鸿亦是扫视众人,看向了大周天子,大楚女帝,王庭大汗等强者,开口。
  
  “学海秘境何时开放,待本公子回去与师兄们交流下再通知诸位。”
  
  有心急的陆地仙,顿时冷冷道:“罗鸿,你非夫子,代表不了稷下学宫。”
  
  “你拦阻不了我等。”
  
  罗鸿眼眸不由一凝,看向了这位陆地仙,抬起手,皇权剑骤然浮现在他的身前。
  
  手指轻叩剑身,皇权剑顿时金光璀璨。
  
  “半只脚超脱十境的夏皇都被本公子打死了……”
  
  “你说本公子拦不住你?”
  
  “你谁啊这么嚣张?天王?”
  
  罗鸿笑道。
  
  而话刚说完,他的背后,邪神二哈的虚影顿时浮现,裹挟在一片神秘的黑雾之中,有放大的鼻孔朝着众人,俯瞰诸众。
  
  安平县外,顿时寂静无声。
  
  PS:求月票,求新鲜出炉的推荐票哇!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